正文 第二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二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季冕吃完饭后拿起一瓶矿泉水口口地喝, 喝完便躺在前排座上, 眉头深锁, 双眼紧闭, 不知在想些什么。

    林乐洋有心找他话,刚开口就被方坤打断, “不要吵他, 他在心里模拟排演接下来要拍的几场戏, 这是他的习惯。”

    话回来, 方坤已经很久没见过季冕这副模样了。最初入行的时候,季冕总会认真对待每一场戏, 开拍之前必定会反复思考并酝酿情绪, 然后以最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进去。正是靠着这份认真和执着, 他的演技才会提升到今这种程度。

    但也正是因为他提升得太快, 爬得太高,近几年来, 他对演戏早已失去兴趣, 一场戏能不功不过地拍下来就好, 再也没有以前那种全情投入的热切。他在原地踏步,而且完全没有继续前行的动力,所以才会转到幕后。

    方坤对他的现状感到焦虑和痛心, 却没料当他再次认真起来, 竟会是因为一个新人。肖嘉树的赋有那么可怕吗?可怕到连季冕都受了刺激?

    林乐洋只给季冕当了几个月的助理, 之后便进入大学读书, 并不知道他还有这个习惯, 于是安静下来。休息二十多分钟后,车外传来罗章维的喊声,“开拍了,开拍了,大家各就各位!”

    季冕立刻睁开眼睛,放下袖子,穿上西装,大步朝片场走去,期间不看任何人也不一句话,表情十分严肃。林乐洋被这样的季冕吓住了,愣了好半晌才追上去,身后依稀传来方坤的嘀咕,“果然受了肖嘉树的刺激,搞这么大阵仗。”

    受了肖嘉树的刺激?这话怎么?林乐洋想到了一个可能,脸色微微发黑。

    肖嘉树吃完饭重新化了一个妆,站在罗章维身边等待开拍。接下来他的戏份很少,只要扮一扮尸体就好,大部分时间都没事干。若在以往,他早就搬来一张懒人椅,躲到哪个安静的角落打游戏去了,现在却目光炯炯,跃跃欲试。

    看见季冕走过来让化妆师弄湿他的西装外套,肖嘉树的视线立刻黏上去,季冕走到哪儿他的脑袋就转到哪儿,像一只锁定目标的狼狗。

    季冕飞快瞟他一眼,眸光有些复杂。当导演喊了一声开机后,他脸上的柔和迅速褪去,变为冷酷。

    下面的戏份讲的是凌涛的死对头屠彪并不知道凌峰被注射了新型毒.品ebola和艾滋病病毒,他也是受人陷害,成了别人报复凌涛的一把刀,否则也不会大摇大摆地跑到凌氏集团来谈判。但凌涛并不管这些,无论如何,弟弟是在屠彪手里出的事,他就要屠彪付出代价,于是在地下停车场杀死了对方。

    场记打了板,演员们开始表演。之前试图用凌峰背叛集团这件事作为筹码威胁凌涛代理新型毒.品的一众元老不敢再话,陆续告辞。当他们的车子开走后,屠彪才骂骂咧咧地从电梯里出来。

    “妈的,凌涛简直就是个疯子,连自己的亲弟弟都杀!走走走,赶紧走!”他知道自己要倒大霉,却已经晚了,刚走出电梯,一群黑衣人就拿着机枪对准他们扫射,所有保镖均被打死,唯独留下他毫发未伤。

    季冕从阴影里走出来,慢慢解开领带,表情看似平淡,眼底却透着疯狂。屠彪吓尿了,噗通一声跪下,又是磕头又是求饶,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模样比犯了毒瘾的凌峰还狼狈。

    看到这里,肖嘉树不禁目瞪口呆。我靠!这个剧组简直是藏龙卧虎啊!连一个不起眼的配角都能有这种演技!他碰了碰身边的黄子晋,悄悄比划一下大拇指。

    黄子晋用手机打了一行字:这位是付明磊老师,专业反派,在业内有金牌配角之称。不光他,之前扮演元老的几位也都是演技一流的老戏骨,你以后多跟他们学学。

    肖嘉树拿出手机回道:我似乎明白什么叫做演技了。演什么像什么不叫演技,演什么是什么才叫演技。

    黄子晋笑眯眯地揉了揉树苗的脑袋。

    肖嘉树还想自己的感受,却在看见季冕的表演后完全失去了反应能力。只见季冕绕到屠彪身后,用领带死死勒住对方脖颈,牙齿用力咬合,以至于下颌角突出两块肌肉,显得他面目狰狞,状如恶鬼。屠彪剧烈挣扎起来,他也不断施加力道,额头、脖子、手背爆出许多青筋,像是某种濒临变异快要发狂的野兽。屠彪的挣扎越来越无力,不断踢蹬的双腿终于瘫软,在地上留下许多凌乱的划痕。

    季冕这才松开领带站起来。

    “cut!”罗章维干脆利落地喊道,“这条过了,情绪很到位,保持住!道具师在哪儿,上血包,趁季冕还没出戏赶紧拍下一条。”

    道具师答应一声,然后抬了一个人偶上来,外面套着屠彪的衣服,胸腹等处藏着许多血包。扮演屠彪的付明磊老师连忙爬起来,看了看自己暗中抵住领带的几根指头,感叹道,“季冕,你刚才是动真格的啊?你看看我这手,都快被你勒断了。”

    “抱歉付哥,拍完请您喝酒。”季冕揉了揉太阳穴,表情有些复杂。刚才那场戏他太认真了,但感觉似乎不错?

    “那还差不多。你快别话了,免得情绪跑掉。”付明磊打趣几句也就算了,哪里会真的与他计较。

    肖嘉树目光炯炯地盯着季冕,心脏狂跳。我的妈,刚才吓死个人了!比来比去还是季冕的演技最厉害,足以吊打这些老戏骨。他才三十出头啊!怎么能这么优秀?

    季冕似有所感,飞快看他一眼,然后走远了一些。

    人偶准备好之后,罗章维再次喊“开机”,季冕就顺着上一镜的剧情,站起来猛踹已经被勒死的屠彪的尸体。一群黑衣大汉站在他周围,纷纷低下头不敢乱看。他的脸庞很平静,找不出半点愤怒或悲伤的情绪,一脚接一脚,仿佛只是在重复一个简单的动作,但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瞳仁早已被黑暗占据,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人性可言,甚至连兽性都没了。他现在依然是一个人,而不是所谓的魔鬼或野兽,但这个人已经死了,伴随着弟弟早已冷掉的尸体死透了。

    藏在人偶衣服里的血袋被踢破,迸出许多鲜血,洒在地上,也洒在季冕的鼻梁和额头,令他俊美无俦又冷酷至极的脸庞显得邪戾无比。

    站在一旁观望的工作人员噤若寒蝉,而付明磊则摸摸自己的脖颈,感觉皮肤有点发凉。这哪里是在演戏?这是实打实地虐尸啊!季冕的演技似乎更厉害了,放眼娱乐圈,还有谁能与他相比?

    施廷衡定定看了好一会儿,然后无奈叹息。季冕不愧是季冕,这场戏里表达出的疯狂和绝望能把观众吓哭。若是换他,或者国内任何一个影帝级人物来演凌涛,都无法做到这种程度。他身上散发的恨意几乎能透屏而出。

    肖嘉树悄悄往黄子晋身边靠了靠,并搂住他一条胳膊,却在罗章维石破惊的“cut”声下差点跳起来。罗导,话之前能不能先打个招呼?快吓尿了啊!

    罗章维:“好,这条过了!季冕,你回来了你知道吗?”

    这句话旁人听不懂,季冕和方坤却一清二楚。什么回来了?曾经那个把表演当做生命去看待的季冕回来了。他巅峰状态下的演技莫过于此。

    “入戏了而已。”季冕淡淡摆手。

    “保持住啊!千万保持住!肖嘉树,赶紧把你的脸弄脏,下一条准备!”罗章维风风火火地喊道。

    工作人员立刻调整几台摄像机的位置。化妆师把假眼泪、假鼻涕和假血涂抹在肖嘉树脸上,打趣道,“你看看你,哭就哭,干嘛要流鼻涕,弄得我们还得给你调制假鼻涕。你恶不恶心?”

    “自己流的鼻涕不恶心。”肖嘉树摆摆手,等妆容画好之后便走到季冕身边,不好意思地道,“季哥,我有点重,你没问题吧?”以前不觉得如何,但现在,他一靠近季冕就耳根发烫、脸颊发烧。季冕让他好好演戏他不听,还自诩演技一流,真是太不要脸了!与季冕的演技一比,他之前那些本色出演算什么?根本连一丝一毫的技术含量都没有!

    被季冕带入戏之后,他面对他总有种局促感,隐隐还有些激动。美轩姐的对,与季冕同台飙戏果然是求也求不来的机会,他太棒了!

    季冕定定看他一眼,眸光有些闪烁,好半晌才道,“我没问题。”

    肖嘉树揉了揉通红的耳根,这才去了。扮演保镖的壮汉将他抱起来,默默走到一边。

    扮演尸体只要闭上眼睛就可以,似乎没什么难度,但肖嘉树刚体验到拍戏的乐趣,又哪里会松懈?他想:就算是扮演尸体,我也必须拿出百分百的演技,不能呼吸过重导致胸膛起伏,也不能胡思乱想导致眼珠子乱颤。万一我没演好,不得连累季哥出戏?不行不行,一定不能拖他后腿,他可是神坛上的男人!

    徐徐朝人偶走去的季冕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捂住脸低声叹息,然后莫名其妙地笑起来。

    罗章维顿时急了,连忙喊道,“季冕,快别笑了,保持住情绪!弑亲这场戏眼看就要无ng收尾了,你们再努把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