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来人名叫林乐洋,曾是季冕的生活助理,入职刚满两个月就转正为季冕的男朋友,如今在传媒大学播音系念大四,性格十分开朗乐观。但现在,他像一只喷火的龙,正恶狠狠地瞪着季冕。他打死也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出门玩几,男友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要不是司机刘漏嘴,他可能到现在还不知道实情。

    他从到大没过过几好日子,所以比任何人都明白“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的道理,如果季冕真的出了意外,而自己却一无所知,回来以后会不会崩溃?一路上他都在设想种种有可能发生的情况,结果心里越来越后怕,越来越不安,恨不得插上翅膀飞回家,好好看看这个人还在不在。然而见到真人,他心里的怒火却又瞬间爆发,真想狠狠骂他一顿,让他以后再也不敢赶夜路。

    他扔掉行李箱,正准备开口,季冕却先一步走过来,用力将他抱住,拿柔软的嘴唇堵住他所有的话。季冕的吻总是很温柔缠绵,缓缓划过他的齿龈和上颚,与他的舌尖相触,带来清甜的味道。他一下就哑火了,情不自禁地回应对方,满腔恐惧和担忧也在这个春风化雨一般的吻里慢慢消散。

    “你出了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啊?”一吻结束,林乐洋的语气已变得十分绵软。

    “怕你担心。”季冕轻轻抹掉他嘴角的水渍,反省道,“但我现在发现,不告诉你反而会让你更担心。我错了,以后改正。你是知道了这件事才提前结束行程?”

    林乐洋彻底发不出火了,嘟囔道,“是啊,我提前回来了,想尽早看见你。知道错了就好,你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别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后一个知情者,那很悲惨。还有,以后再不能赶夜路了,尤其是在偏僻的地方拍戏的时候。”

    “好,我一定吸取教训。”季冕把男友搂进怀里,轻笑道,“快去洗个澡,等会儿我带你去吃大餐。”

    林乐洋做出开心的样子,心里却有些不情愿。季冕从在国外长大,习惯了吃西餐,又由于身份特殊,去的都是一般人不能进的高档场所,一定得正装出席,进食中必须严格遵守礼仪,旁边还有侍者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每次与季冕吃西餐,林乐洋就没吃饱过,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更闹得胃疼。如果可以,他很想大声告诉对方:吃什么西餐啊!咱们随便找一家火锅店都比这些米其林餐厅吃得痛快!

    然而两人关系建立之初,他不但不好意思表露出对西餐的反感,还得假装喜欢以博得季冕的认同,等两人感情渐深,他又怕出来惹季冕难过,于是就这样忍耐了下来。

    他笑嘻嘻地亲了季冕一口,走进浴室后立刻垮脸。他想起了俄国作家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创作的一篇,名叫《装在套子里的人》。用完美的礼仪吃西餐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就是那个装在套子里的人,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窒息。

    季冕站在浴室外,盯着水雾氤氲的推拉门,眼底的笑意慢慢收敛,改为沉思。良久之后,他忽然摇头叹息,脸上透着既无奈又庆幸的表情。

    一个时后,洗去一身尘埃的林乐洋和乔装改扮的季冕坐在一家火锅店的包厢里,面前摆放着许多碗碟,有牛肚、鸭肠、粉丝、土豆……也有麻酱、辣酱、蘑菇酱……红艳艳的汤底在锅中翻滚,散发出霸道的香气。

    林乐洋用力闻了闻这香气,表情有些恍惚,“季哥,你怎么忽然想吃火锅?你能吃辣吗?”

    “我点的是微辣,应该没问题。”季冕揉乱男友的头发,笑道,“以后你喜欢吃什么一定要出来,别将就我。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靠的不是互相将就,而是互相沟通、互相理解,还有互相包容。”

    林乐洋脸颊慢慢涨红,嗫嚅道,“季哥,你看出来我不喜欢吃西餐啦?”他羞臊得很,却也满心感动。季哥果然很温柔,一如当初开始交往那般。他从来没变过,是自己不够勇敢。

    季冕无奈摇头,“你的演技很好,我都被你瞒过去了。以后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一定要出来,别闷在心里。当然,我也会对你坦诚以待。”

    林乐洋连连点头,“好,我以后一定不会骗你。季哥你真好,我上辈子一定积了很多德,这辈子才能找到你这样的男朋友。”简直比抽中亿万彩票还幸运!

    “什么傻话呢,你也很好。”季冕再次揉乱他的头发,笑道,“快吃吧,我听见你的肚子在咕咕叫。”

    林乐洋捂了捂脸,然后拿起筷子开吃,想吃什么煮什么,不够再叫,两片嘴唇辣得红艳艳的。季冕吃得不多,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照顾男友,一会儿帮他递纸巾,一会儿帮他夹菜,眼里盛满温柔。

    吃到半饱以后,林乐洋舒爽地叹了口气,感觉今的约会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开心。他擦掉嘴角的油渍,忍不住亲了季冕一口,换来对方一声朗笑。

    “再过几个月你就毕业了,打算去哪里上班?我有朋友在京市台,可以帮你疏通一下。”季冕替男友倒了一杯茶水。

    “到时候再看吧,我先把毕业论文写好。”林乐洋习惯性地低下头,掩饰自己的表情。他其实并不想当主播,反倒更喜欢演戏,却又怕季冕误会自己借他上.位,所以一直不敢提。

    季冕喝茶的动作微微一顿,末了无奈叹息。他放下茶杯,似在斟酌,却最终什么都没。林乐洋害怕他果真帮自己找播音主持的工作,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两人沉默地用完餐,又沉默地回到家。

    “乐洋,记住之前我过的话,想要什么只管告诉我,别闷在心里。工作的事你好好考虑一下,能帮的我一定帮。”洗掉一身火锅味的季冕从浴室里走出来,精壮的腰间只围了一条浴巾,看上去性.感极了。

    林乐洋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些什么,脸颊瞬间涨红,然后绕过季冕飞快跑进浴室,把下面洗洗干净。

    两人顺其自然地抱在一起,季冕一边爱抚男友,一边去摸床头柜里的保险套。林乐洋被他高超的吻技弄得头晕脑胀,却在他碰触到自己后方的私密时绷紧了神经。生活中的季冕有温柔的一面,也有霸道的一面,但床上的季冕简直是一头野兽,他既懂得温柔地逗弄猎物,也懂得凶狠地吞食猎物,高超的技巧令人欲罢不能。

    但林乐洋却有些害怕这样的季冕。他太大了,总会让他又痛又爽,但往往疼痛会超过爽快,事后好几都得喝粥,偶尔还让他下不了床。林乐洋不是一个重欲的人,所以很难消受季冕的热情。

    他两只手抵在季冕胸前,看似爱抚,实则轻轻推拒,这动作完全是下意识的,连他自己都没发现。但季冕很快就停下来,先是趴伏在他身上粗喘,末了艰难地爬起来,用被子盖住自己坚硬昂扬的那处,哑声道,“你明是不是得回学校交论文?”

    林乐洋见坡就下,“是啊,明我得七点钟起床,韩教授约了我八点见面。”

    “那今晚我们不做了。你好好休息,争取顺利通过论文答辩。”季冕赤身裸.体地站起来,忍耐道,“你先睡吧,我去浴室洗个澡。”

    林乐洋也不问他为什么要洗两次澡,一边点头一边缩进被窝里,满心都是如释重负。

    季冕站在莲蓬头下,试图用冷水浇灭欲.火,脸上的表情晦暗莫测。

    半时后,林乐洋已经睡着了,身体蜷缩起来,像一个婴儿,这是极度缺乏安全感的睡姿。全身冰凉的季冕站在床边看了他好一会儿,这才把空调温度调高,又给他盖了一床薄被,然后走到隔壁书房打电话。

    “修叔,我想推荐一个人进《使徒》剧组……他不是专业演员,但是演技很不错,您能给他一次试镜的机会吗?好的,好的,我会准时带他来试镜,谢谢修叔。这么晚了您也早点睡吧,少喝点酒,注意身体。”挂断电话后,季冕盯着摆放在书桌上的剧本,长长叹了一口气。

    翌日,听季冕想推荐林乐洋进剧组的方坤简直快疯了,“我的季大影帝,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你跟林乐洋是什么关系你自己不清楚吗?别人瞒都瞒不过来,你还想让他进娱乐圈,还想带他一起拍戏,你是嫌那些狗仔不够神通广大是不是?”

    “等我彻底淡出娱乐圈后,我不会公开出柜,但也不会再遮掩我的性向。”季冕认真道,“上半辈子活得太累了,下半辈子我想轻松一点。”

    “好,你反正要息影了,你不在乎,但林乐洋才多少岁?他要是红起来了,你不为他考虑考虑?同性恋在圈子里很难混,你又不是不知道。”方坤苦口婆心地劝阻,“再了,现在林乐洋是一心一意跟你,等他见识到娱乐圈的多姿多彩后,你能肯定他还会吊死在你这棵歪脖子树上?爱他就让他远离娱乐圈,这里是地狱!”

    “还有一句话是这么的——爱他就带他进入娱乐圈,这里是堂。”季冕一字一句道,“不管是堂还是地狱,全看个人的选择。我相信乐洋,愿意给他一个机会,赢了皆大欢喜,输了从容接受,这就是我的态度。”

    方坤气得浑身发抖,好半晌才道,“行,我看你们俩能折腾多久!”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