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十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肖嘉树强忍疼痛喝完了奶油南瓜浓汤,回到办公室却得知自己被炒鱿鱼了,几名助理正在帮他收拾东西。看见同事偷偷摸摸看过来的目光,他觉得委屈极了,却也明白自己擅作主张封杀李佳儿的行为触碰了季冕的底线,他会做出这种反应无可厚非。冠冕毕竟是他的工作室,他想签约哪个艺人就签约哪个艺人,旁人没有置喙的余地。若不是他欠了修叔一个大的人情,这件事未必能办下来。

    肖嘉树并没有对季冕产生任何不满,接过助理递来的纸箱子便离开了公司。

    “你这就走了?”助理似乎十分意外,试探道,“你不上去找总裁帮你调职?”

    “不了,再见。”肖嘉树摇摇头,直接乘坐电梯去了负一楼的停车场。这件事本来就是他做得不对,又哪里好意思去修叔那里告状?炒鱿鱼便炒鱿鱼吧,改再去找一份新工作。怀着乐观的心态,肖嘉树回到家,继续宅在屋里打游戏。不过这次他学乖了,没敢再吃垃圾食品,每只喝白粥,口腔溃疡这才开始痊愈。

    数后的早上,肖定邦看着坐在餐桌对面的弟弟,忽然开口,“你最近好像很无聊?要不要来肖氏上班?”

    “啊?”肖嘉树正专心致志地啃鸡腿,听见这话一时回不过神来,瞠目结舌的样子有些傻气。

    “不了,树刚回国,让他先玩玩。”薛淼微笑拒绝。儿子刚回国的时候她的确想让他留在肖氏好好干,但被老爷子和肖启杰狠狠敲了一闷棍之后,她忽然就想通了——与其让儿子继续留在肖家这个牢笼里,没有自由没有骨头地过一辈子,不如放手让他去飞。

    肖定邦深深看她一眼,随即盯着弟弟,“你也是这样想的?什么都不干,整玩?”

    “没啊。”肖嘉树不明白大哥为何会安排自己进入肖氏,爷爷和爸爸不是坚决反对吗?但他并未被这个上掉下来的馅饼砸晕头,认真想了想,解释道,“改我自己去找工作,不一定要进肖氏。我发现别的行业也挺有趣的。”

    “是吗?”肖定邦颔首道,“一切以你的意愿为先,有什么想法记得告诉我一声。”

    肖嘉树拿不准这是哥哥对自己的试探还是关心,但依然乖巧地应了。坐在主位的肖启杰没好气道,“回来几个月了,只知道玩,什么时候才能懂事。你哥十八岁的时候……”

    薛淼听不下去了,把筷子用力摁在桌上,冷笑道,“树回来的时候我想让他去肖氏上班,你让他拿着股份老老实实在家待着。现在他老老实实在家待着,你又骂他不懂事,只知道玩。肖启杰我问你,你到底想怎样?”

    肖父,“我只是这么一,你激动个什么劲?这孩子整把自己关在房里打游戏,饭也不出来吃,我怕他把身体熬坏了。我也是关心他。”

    “你关心他个屁……”也不知是不是到了更年期,薛淼的脾气越来越大,当着两个孩子的面就跟肖启杰吵了起来。肖嘉树赶紧扒了几口饭,然后跑回二楼的房间。肖定邦则人如其名,定力十足,认真吃完早餐才徐徐开口,“还有十分钟,赶紧吵,吵完了我们还要去市政大厅参加招标会。”

    脸红脖子粗的肖父,“……”

    薛淼拿起餐巾擦了擦嘴角,再抬头时已一派优雅贤淑,“不好意思啊定邦,阿姨失态了。我看你吃的不多,招标会不知道要开多久,你再吃点,免得等会儿饿肚子。我让李去车库拿车。”她对这个继子并没有多大意见,更没有厌恶或虐待,该关心的、该照顾的,平时都做得一丝不苟,但无奈继子早已懂事,与她亲近不起来,生活了二十年也只是面上情而已。

    “谢谢阿姨,我吃好了。”肖定邦礼貌推辞,然后对肖父道,“走吧。”肖启杰这才气哼哼地站起来。

    父子俩前脚刚走,肖嘉树后脚便跑下楼,一边跑一边穿外套,看上去很焦急。

    “你去哪儿?”薛淼追在后面问。

    “季冕出车祸了,我去看看。”他话音未落,人已经坐上跑车开远了。

    ---

    vip病房里,季冕头上缠着一圈纱布,正面无表情地看着手机。方坤走过来将手机抽走,责备道,“你都脑震荡了,还看什么新闻?快躺下休息。你出车祸的事修总已经压下去了,不用担心。”

    “刘和陶呢?他们没事吧?”季冕顺势躺下,闭上眼睛。

    “他们没事,只受了一点擦伤,昨晚就出院了。”方坤满肚子话想,看见他疲惫的模样又憋住了。刘和陶真是吃错药了,竟然跟交警保姆车是被飞碟撞下山的,害得交警不但把他们拉去做酒精检测、尿检,还做了精神方面的检查。同时季冕也受了连累,昏迷当中也做了血检,唯恐他吸食毒.品。狗屁飞碟!这个借口太扯了!如果检查出什么问题,一定要炒掉那两个糊涂蛋。

    方坤满心郁闷,却没料季冕忽然开口,“他们没喝酒也没吸毒,那飞碟我也看见了。”

    “啊?”方坤惊骇道,“我刚才有什么吗?”

    “你没什么吗?”季冕睁开眼,表情莫测。

    “我了?我没?”方坤糊涂了,随即告诫道,“你可千万别再飞碟的事了。交警现场勘查过,那地方根本没有撞击的痕迹,也没有飞碟,只有保姆车的刹车印。刘应该是超速了,这才轮胎打滑掉下了山。”再往飞碟身上扯,明的头条准是季影帝精神失常。

    季冕定定看他一眼,沉声道,“你帮我叫一个护士过来,我头痛。”

    “好。”方坤连忙摁下呼叫键。

    几名护士立即跑进病房,一个给季影帝检查头上的绷带,一个给他测量血压,脸都红红的,表情既激动又羞涩。她们还是头一次在现实中遇见季影帝,本人比屏幕上帅一百倍!宽肩、窄腰、大长腿,男性荷尔蒙简直爆棚!啊啊啊,要晕了!

    她们拿出笔记本,结结巴巴地请季影帝签名,微微颤抖的指尖泄露了内心的激荡。季冕十分配合,既签了名,还合了影,自始至终没露出不耐烦的表情。这家医院的vip病房常有达官贵人入住,保密功夫一流,不怕消息外泄。

    人一走,季冕便露出轻松的表情,仿佛搬掉了心头的一块大石。

    方坤调侃道,“你脾气也太好了,明明是病人,却得伺候这些护士,又是签名又是合照的,难怪头痛。你要是睡不着就看几部电影,我给修总打个电话。他昨晚上一直守着你,早上五点才走。”

    “不用打扰他,让他好好休息……”季冕话没完,方坤已经出去了。这间病房在走廊的尽头,出了门左转就是楼梯间,相隔不超过五米。方坤在楼梯间里打电话,躺在病房中的季冕却能听见他的声音,偶尔一两句,不像与人交流,倒更像是内心旁白。他起初并不觉得奇怪,待意识到这家医院的隔音设施非常严密后,脸色开始慢慢泛白。

    修总对季哥真是好啊!要不是年龄对不上,我都会以为季哥是修总的亲儿子。方坤一边感慨一边走进病房,却见季冕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怎么了?我哪里不对劲?”方坤抹了把脸。

    “你刚才嘴唇没动?”季冕沉声问道。

    “没啊。我又没吃东西,嘴巴动什么?”方坤觉得莫名其妙,继而悚然一惊,“季哥,我待会儿让医生帮你做一个脑部检查吧。”我怀疑你脑子被撞坏了。

    季冕嘴角抽.动一下,似乎想什么,却又没能开口。他取下挂在床头的病历,认真看起来。

    ---

    季冕毕竟曾是自己的上司,他出了车祸,肖嘉树怎么着也要来看一眼。但他刚走到病房门口就遇上了李佳儿,对方一只手抬起准备敲门,一只手抱着一束百合花。

    “是你!”看见肖嘉树,她连门都忘了敲,红着眼眶开口,“我听是你在封杀我,为什么?我以前根本就没见过你!肖先生,我们能谈一谈吗,我想我们之间有误会。”

    肖嘉树焦急的表情被阴沉取代,一字一句道,“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我只问你一句话,你还记得何毅吗?”

    “何毅?”李佳儿手里的百合花掉在了地上。她惊疑不定地看着肖嘉树,几秒钟后竟然掉头跑了。

    本来还有一大堆骂人的话想喷的肖嘉树,“……”他心里憋着一口气,既吐不出来又咽不下去,看见地上的花,忍不住狠狠踩了两脚,发现来来往往的护士正用怪异的目光看着自己,连忙把花捡起来扔进垃圾桶,随后躲进楼梯间。

    他耳朵上还戴着耳机,正在收听最近下载的歌曲,摇滚歌手歇斯底里的呐喊令他积压在心底的戾气一瞬间全都爆发了。他顺着墙根滑坐在地上,脑海中全是黑暗的记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