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爱你怎么说正文 第一百三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他没做过亏心事, 自是不认,但他的父亲却决定私了,并给了女生一百万精神损失费。何毅虽然没坐牢, 罪名却落实了, 家人嫌他丢脸,很快将他送到了美国, 之后便是那场惨烈的车祸……

    刚重逢没几的朋友, 从此便人永隔,叫肖嘉树如何能够接受?他记得自己发疯一样跑进事故现场, 发疯一样抱住好友的尸体号啕大哭。他从来就不相信那些莫须有的罪名,他知道自己的好友一定是被冤枉的。

    事实证明他的推测没错。他发现好友出车祸之前在打电话,并录了音,一道带着金属质地的女声冷笑道, “何毅,谁让你救我?我当初根本没被人占便宜, 我们喝多了, 在一起玩儿呢!要不是你, 我那晚上不知道过得多开心……我肚子里的孩子不知道是谁的, 给那些王八蛋打电话,他们一个都不敢认, 我爸妈一定要我出来, 不然就打死我, 我有什么办法……我认识的人里你最蠢, 也最有钱, 我不找你找谁?那晚你扶我回酒店房间的监控视频就是最好的证据……你恨我?哈哈哈哈,你蠢你还不承认!你妈一定要我把肚子留到四个月大,方便以后验dna,好证明你的清白,是你爸服你妈让我打胎,还给了我一百万让我们全家搬走,不要被你妈找到……他知道你没强.奸.我,但他就是要让你身败名裂……你自己亲爸都想整死你,你还跑来骂我是罪魁祸首,何毅,你真可怜……”

    谈话到这里便结束了,然后是一阵惊动地的撞击声。何毅受不了刺激,心神失守之下误踩油门,狠狠撞在桥墩上……他好不容易找到李佳儿的联系方式,本想激她出实话并录音,然后交给对自己大失所望的父亲,却原来父亲一直都知道他是清白的……

    肖嘉树把录音复制下来,不眠不休地听了一晚上,眼泪都快流干了。他不明白某些人为什么能坏到那种程度,可以对救助自己的好心人下手,甚至于残害自己的血脉。

    当何毅的亲人来美国办理丧事时,他偷偷把录音发给了何母,原以为这样就能让好友瞑目,哪料何母竟心脏.病发,昏倒过去,人还没醒就被送进了一家疗养院,是得了抑郁症。从那以后,何母便消失了,只留下何毅的坟墓孤零零地留在异国的土地上,甚至没能迁回祖国落叶归根。

    又过几年,肖嘉树才通过母亲的人脉打听到何父移民去了澳大利亚,他在那边早就有了家室,二儿子只比何毅几个月……

    知道得越多,肖嘉树就越是不甘心。这些年他总想找到李佳儿,让她为当年的事付出代价。看见她利用受害者的身份博取周围人的同情;看见她把自己塑造成一个坚强、乐观、积极向上的新时代女性,他觉得恶心极了,也愤怒极了。

    但他的教养不允许他用过激的手段报复女性,所以只是阻断了李佳儿的前途,并没有进一步的行动。与此同时,他也不想翻出那些不堪的往事,让死去的好友受到外人评判。他生前问心无愧,死后也应该获得永恒的宁静。

    这件事到此为止……到此为止……一首摇滚终于结束,换成了舒缓的鼓点,肖嘉树才压下满心戾气,慢慢站起来。但他刚踏出一步,嗓音疲惫的男歌手便开始吟唱,歌词既沧桑又悲凉,一瞬间激起了很多回忆,有好的也有坏的,但坏的在渐渐褪色,只留下好的永远珍藏在心底。两个男孩手拉手一起上学;躲在高高的大树上,你一句我一句地畅想未来;高个子的男孩每都会骑自行车带矮个子男孩回家,不心摔跤的时候,他会把男孩抱进怀里,轻轻抚摸他脑后的黑发……他们不是兄弟,却胜似兄弟。

    男歌手还在悠悠吟唱,肖嘉树却连站都站不起来。他缩在墙角,头埋入双膝,哭得像个孩子,哭得停不下来……

    ---

    方坤发现季冕一直皱着眉头,脸色很不好看,不由问道,“是不是头疼了?我叫医生来看看?”

    “不,不是。”季冕摆手否认。

    又过十分钟,季冕开始频频按揉太阳穴,终于忍无可忍道,“你去楼梯间看看,我好像听见……”但他话只了一半就打住,然后靠倒在枕头上,并微不可查地松了一口气。

    “你听见什么了?”方坤环顾四周,莫名道,“病房里很安静啊,你该不会耳鸣吧?”

    “应该是耳鸣,不过现在好了。”季冕疲惫地摆手,也不知想到什么,表情变得很难看。

    与此同时,稍后赶来的修长郁推开楼梯间的门,愕然道,“还真是树啊。你怎么哭成这个样子?”

    “修、修叔,嗝……”肖嘉树不想再哭了,却控制不住自己,一边话一边打嗝,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修长郁吓了一跳,连忙掏出纸巾给人擦脸,沉声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出来修叔叔帮你解决。”

    “没、没事,我就是听歌听哭了。”肖嘉树连忙把耳机拿掉,胡乱擦了一通脸。他现在既狼狈又羞臊,恨不得挖个地缝钻进去。

    “什么歌那么催泪?”修长郁原本还有些不信,拿起耳机一听,不由笑了,“原来是这首歌,难怪。”身为“也曾哭过的听众”之一,修长郁实在不好什么,只能把惨兮兮的子带进公共洗手间打理仪容。

    “都这么大了还躲在楼梯间里哭,幸亏是让我看见了,不然别人非得笑死。树啊,你跟你妈年轻的时候真像,你妈遇见难事表面看上去很坚强很镇定,背地里却常常躲起来哭,有时候是台,有时候是车里,被我发现了还死不肯承认……”想起往事,修长郁低低笑起来,眼里却满是酸涩。

    “我妈也爱哭啊?”肖嘉树顿了顿,然后飞快改口,“不对,我干嘛要用也字,我才不爱哭。我今是特殊情况。”

    “好,你不爱哭。你跟你妈真像,都比较嘴硬。”修长郁忍俊不禁。

    肖嘉树,“……”

    洗完脸,眼睛却还有些红肿,肖嘉树不得不掏出一副墨镜戴上,这才跟随修长郁去探望季冕。病房里来了几位访客,都是影帝、影后级别的大咖,正气氛和乐地着什么。看见修长郁,他们连忙站起来打招呼,态度十分热情。肖嘉树嗓子都哭哑了,情绪也很低落,于是不想话,更不想应酬,走到床边,默默冲季冕点头。

    “你来了,坐。”季冕定定看他一眼。

    “嗯。”肖嘉树挨着病床坐下,打开酷狗,循环播放刚才那首歌。这种行为近乎于自虐,让他又痛又悔,却没办法停下。如果不是他做事不谨慎,私自把视频发给何母,也不会害得她情绪崩溃。他控制住了自己的面部表情,内心却哭得像个孩子。有些事真的忘不了,也不能忘……

    季冕轻轻按揉太阳穴,用前所未有的温和嗓音道,“想吃苹果吗?我帮你削一个?”

    肖嘉树隔着墨镜看他,然后摆手,像石头一样僵硬的下半张脸令他看上去又酷又拽,欠扁极了。方坤心里暗暗骂了一句死子。

    季冕仿佛听不懂拒绝,依然削了一个苹果递过去。肖嘉树不得不接下,在一口一口认真啃苹果的过程中,心底的悲伤竟然不知不觉被冲淡了。他关掉酷狗,摘掉耳机,把光秃秃的苹果核扔进垃圾桶,然后坐回原位,继续隔着墨镜看季冕。这人好像没受什么重伤,只是脑震荡,这便好。

    “最近有什么打算?要是没事干就回公司?上次辞退你是我欠考虑,我向你道歉。”季冕沉默片刻后道。

    为什么要向我道歉?是我干涉了工作室的正常运作,该道歉的人是我才对。你眼瞎识人不清,那是智商问题,与对错无关。这样想着,肖嘉树便摇头拒绝了。

    季冕,“……”

    综上所述,企宣助理并不是一个轻省的活,相反,它需要极强的综合素质才能脱颖而出。肖嘉树一条一条比照,然后绝望地发现:要经验,自己没有;要媒体资源,自己也没有;要中文文字功底,早早出国的自己更没有;唯一能够胜任的大概就是谈判能力和组织能力。然而就连这两条也是不确定的,因为他毕竟没做过这方面的工作,不知道能不能开发出相应的潜力。

    原来就连“助理”这样一份听上去很简单的工作,想要做好也如此艰难,那自己又凭什么一毕业就进入肖氏担当要职呢?自己能不能胜任?有没有那个能力?肖嘉树盯着电脑屏幕,淤积了好几个月的心事一下就散尽了。之前那些“载誉归国,继而大展神威,最后让爸爸、哥哥、爷爷对自己刮目相看”的幻想,在此时此刻全都付之一笑。

    做人不能好高骛远,还是脚踏实地好一些。他一边摇头暗叹一边注册了一个微博账.号,取名树苗并关注了季冕,然后关上电脑,在忐忑和期待中入睡。翌日,他早上七点半就起床,吃过早餐换了一套崭新的西装,然后对着镜子梳头。

    “妈,当明星助理应该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能比明星本人还帅吧?我这个发色是不是太酷炫了?要不要染回来?”他一边抹发蜡一边嘚瑟,“妈,我会不会抢了季冕的风头?我跟他一起走出去,那些记者会不会全都跑来拍我,把季冕给忘了?”完觉得很有趣,眼睛都笑得眯了起来,像一只偷到香油的老鼠。

    儿子在外人面前向来不苟言笑、沉默寡言,看上去又酷又傲,只有在自己跟前才会展露稚气而又臭美的一面。薛淼盯着儿子笑眯眯的脸蛋,心里的郁气也散了。看来给儿子找一份工作果然是正确的决定。

    “就算把头发染回来也掩盖不了我儿子的帅气。”薛淼吹捧儿子一句,见他笑得更得意,自己也有些忍俊不禁。停顿片刻,她状似不经意地道,“儿子,给别人当助理会不会太委屈你了?要不要妈妈出钱给你开公司?”至于让肖父出钱,她想都没想过。

    前些年肖老二有一个私生子在外面开了一家房地产公司,很是赚了一笔,结果被肖家人以“本金是肖氏所出”为理由,将公司的股份瓜分了,连公司大权也都收了回去。那私生子除了一个“认祖归宗”的名头,什么都没捞着。

    在这种情况下,薛淼怎么可能提出让肖父给钱?儿子有多心软她比任何人都清楚,但凡肖老爷子一句肯定的话,肖父和肖定邦给他一个温和的眼神,他就能对那些人掏心掏肺。自主创业?也不知到最后儿子累死累活一场是为了谁?也因此,薛淼从来没想过给儿子开公司,只是怕儿子怪自己不尽心,这才试探性地问一问。

    肖嘉树考虑片刻后摆手拒绝,“不了,我要是在外面开了公司,爷爷更不放心。”话落用脑袋蹭了蹭薛淼颈窝,腻歪道,“谢谢妈妈。我就老老实实在公司里上班好了。明星助理其实很有趣,我昨晚查了很多资料,很有挑战性。”他对未来真的没有多大野心,顶也就当个金领阶层,况且有爷爷和哥哥在公司掌事,他最大的发展前景也仅此而已。

    薛淼摸摸儿子硬邦邦的头发,不知该为他的纯善和体贴感到高兴还是叹息。他这么乖,这么听话,肖家人怎么就是看不见呢?不过这样也好,儿子在娱乐圈里赚的每一分钱,想来肖老爷子那种老封建肯定是不屑拿的。儿子只有进入娱乐圈才能拥有完完全全的自由和事业,而一个成功的男人绝不能缺乏这两样东西。

    她薛淼的儿子就算不被家族重视,也不能做一个失败者。

    “慢点开车,好好工作,妈妈等你回来吃晚饭。”薛淼看着儿子的车走远,这才长叹一声。

    肖定邦和肖启杰一大早就去了公司,所以并不知道肖少爷已经正式成为了一名上班族,还以为他在家里打游戏呢。

    肖嘉树怀着万丈雄心打了卡,在好心同事地指引下踏入办公室。身为冠世一哥,季冕早就建立了个人工作室,挂靠在冠世旗下,占据了整整一层楼的面积。修长郁本想亲自带他去见一见同事,却被拒绝了,只好吩咐方坤私底下多照顾一点。而方坤显然误会了老总的意思,便告诉下属来的这个是“金贵少爷”,上班纯属玩票,别真的拿人家当实习生使唤。

    也因此,肖嘉树一早上什么活儿都没干,只能尴尬无比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有人吩咐他打印文件,他正想站起来,一名女同事连忙把文件抢走,还冲他讨好地笑;有人吩咐他写一篇通稿,他刚要答应,那头又有人通稿早就写好了……这种事一多,肖嘉树渐渐也回过味来:人家这是拿自己当花瓶呢,只摆着好看的!他那个气啊,面上立刻表现了出来,本就酷帅的一张脸更显冷硬,这下谁也不敢沾他的边了。

    方坤躲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拉开百叶窗的一扇格子偷偷往外看,呢喃道,“这位肖少爷脾气还真是大啊,一早上什么事都不让他干,他还摆着一张臭脸,好像所有人都欠他钱似的。你他不好好待在家里,跑来上班干什么?纯粹给我们添麻烦嘛!”

    “大概是家里长辈逼的吧。”季冕正专心致志地看剧本,对新来的助理并不感兴趣。

    “我看他待不了多久,你瞧瞧,这才是第一呢就快原地爆炸了!”方坤仔细看了看肖少爷的臭脸,不免惋惜起来,“不知道修总怎么想的,就凭肖嘉树那张脸,当助理真是可惜了,应该去当明星,一定能红。他要是家世普通一点,我一定会把他签下来。”

    为什么肖少爷家世不普通?废话,哪个助理会穿着高定西装来上班?一套几万块呢!

    “放心,你有机会。修总最近在找好本子。”季冕淡淡道。能劳动修长郁亲自找本子,这可不容易,除了肖嘉树,他想不到谁还有那么大的面子。

    “不给你当助理就好。他架子比你还大,穿得比你还好,脸也长得跟你一样帅,给你当助理才是一场灾难。”方坤正为手底下最大牌的明星要息影而苦恼,听有机会签肖少爷,不免来了兴趣,“这样,等会儿我们请他吃一顿饭,看看他的意向。你就算退居幕后,这间工作室照样要开下去,正好把他打造成你的接班人。”

    季冕终于抬头给了方坤一个正眼,徐徐道,“当我的接班人?这可不容易。”没有真本事,娱乐圈里谁敢这种话?他能坐到今这个位置,靠的绝不仅仅是一张脸而已。

    方坤连忙摆手,“你别较真,我就是随便一,谁也不能取代你的位置。”

    季冕这才低下头,重新看起剧本。

    “怕你担心。”季冕轻轻抹掉他嘴角的水渍,反省道,“但我现在发现,不告诉你反而会让你更担心。我错了,以后改正。你是知道了这件事才提前结束行程?”

    林乐洋彻底发不出火了,嘟囔道,“是啊,我提前回来了,想尽早看见你。知道错了就好,你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都要告诉我,别让我成为世界上最后一个知情者,那很悲惨。还有,以后再不能赶夜路了,尤其是在偏僻的地方拍戏的时候。”

    “好,我一定吸取教训。”季冕把男友搂进怀里,轻笑道,“快去洗个澡,等会儿我带你去吃大餐。”

    林乐洋做出开心的样子,心里却有些不情愿。季冕从在国外长大,习惯了吃西餐,又由于身份特殊,去的都是一般人不能进的高档场所,一定得正装出席,进食中必须严格遵守礼仪,旁边还有侍者目不转睛地看着,那感觉真是一言难尽。

    每次与季冕吃西餐,林乐洋就没吃饱过,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下,更闹得胃疼。如果可以,他很想大声告诉对方:吃什么西餐啊!咱们随便找一家火锅店都比这些米其林餐厅吃得痛快!

    然而两人关系建立之初,他不但不好意思表露出对西餐的反感,还得假装喜欢以博得季冕的认同,等两人感情渐深,他又怕出来惹季冕难过,于是就这样忍耐了下来。

    他笑嘻嘻地亲了季冕一口,走进浴室后立刻垮脸。他想起了俄国作家安东·巴甫洛维奇·契诃夫创作的一篇,名叫《装在套子里的人》。用完美的礼仪吃西餐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就是那个装在套子里的人,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窒息。

    季冕站在浴室外,盯着水雾氤氲的推拉门,眼底的笑意慢慢收敛,改为沉思。良久之后,他忽然摇头叹息,脸上透着既无奈又庆幸的表情。

    一个时后,洗去一身尘埃的林乐洋和乔装改扮的季冕坐在一家火锅店的包厢里,面前摆放着许多碗碟,有牛肚、鸭肠、粉丝、土豆……也有麻酱、辣酱、蘑菇酱……红艳艳的汤底在锅中翻滚,散发出霸道的香气。

    林乐洋用力闻了闻这香气,表情有些恍惚,“季哥,你怎么忽然想吃火锅?你能吃辣吗?”

    “我点的是微辣,应该没问题。”季冕揉乱男友的头发,笑道,“以后你喜欢吃什么一定要出来,别将就我。两个人在一起过日子,靠的不是互相将就,而是互相沟通、互相理解,还有互相包容。”

    林乐洋脸颊慢慢涨红,嗫嚅道,“季哥,你看出来我不喜欢吃西餐啦?”他羞臊得很,却也满心感动。季哥果然很温柔,一如当初开始交往那般。他从来没变过,是自己不够勇敢。

    季冕无奈摇头,“你的演技很好,我都被你瞒过去了。以后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一定要出来,别闷在心里。当然,我也会对你坦诚以待。”

    林乐洋连连点头,“好,我以后一定不会骗你。季哥你真好,我上辈子一定积了很多德,这辈子才能找到你这样的男朋友。”简直比抽中亿万彩票还幸运!

    “什么傻话呢,你也很好。”季冕再次揉乱他的头发,笑道,“快吃吧,我听见你的肚子在咕咕叫。”

    林乐洋捂了捂脸,然后拿起筷子开吃,想吃什么煮什么,不够再叫,两片嘴唇辣得红艳艳的。季冕吃得不多,绝大部分时间都用来照顾男友,一会儿帮他递纸巾,一会儿帮他夹菜,眼里盛满温柔。

    吃到半饱以后,林乐洋舒爽地叹了口气,感觉今的约会比以往任何一次都开心。他擦掉嘴角的油渍,忍不住亲了季冕一口,换来对方一声朗笑。

    “再过几个月你就毕业了,打算去哪里上班?我有朋友在京市台,可以帮你疏通一下。”季冕替男友倒了一杯茶水。

    “到时候再看吧,我先把毕业论文写好。”林乐洋习惯性地低下头,掩饰自己的表情。他其实并不想当主播,反倒更喜欢演戏,却又怕季冕误会自己借他上.位,所以一直不敢提。

    季冕喝茶的动作微微一顿,末了无奈叹息。他放下茶杯,似在斟酌,却最终什么都没。林乐洋害怕他果真帮自己找播音主持的工作,也就没继续这个话题。两人沉默地用完餐,又沉默地回到家。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爱你怎么说》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爱你怎么说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爱你怎么说》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