锦堂归燕 最新章节 第五百六十三章 朝会(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堂归燕锦堂归燕 最新章节 第五百六十三章 朝会(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秦槐远和两个弟弟刚进了正厅,就见孙氏快步从里头迎了出来。水印广告测试   水印广告测试    “老爷,是不是宜姐儿回来了?我今天上街上去,听见人都在议论这件事!”    秦槐远笑着点点头道:“圣上洪恩,安排宜姐儿与王爷住在了京城外的皇庄。”    孙氏道:“可是他们不回家来吗?宜姐儿去年六月成亲到现在,我都快一年没见她了,着实是想念的很。也不知道她在鞑靼有没有受苦。王爷对他也不知道是不是还想原来那般信任和疼爱。”    秦槐远见孙氏说着说着就已经忧虑的皱着眉头,便笑道:“不用担忧,王爷与是圣上看中的臣子,怎么会是喜新厌旧之人?想必宜姐儿很快就能回家来了。”    孙氏这时也听出了秦槐远说话时的语气与平时不同,立即心生警觉,便也僵硬了脸点头道:“是,老爷说的是。圣上是明君,王爷是忠臣,宜姐儿也不是不贤惠的媳妇,应该无碍的。”    秦槐远点点头,一家人便去后头给老太君请安。    老太君前些日又病了一场,这会子精神不大好。加之她对秦槐远太失望,现在见了秦槐远也没什么好脸色,反而改疼爱次子了。    几人行礼,老太君便道:“回来了。修哥儿,到娘这里来坐,暖和。”    二老爷笑着点头,便坐到了老太君的跟前。二夫人也给亲手给几人端来了热茶。    老太君看也不看长子和长媳,三老爷那里更是一个眼神都欠奉,拉着二老爷聊的火热,最后说到了忠顺亲王回京的事。    “才刚听他们说的,这事儿是真的?”    二老爷面色就是一凝。    是谁那么多嘴,竟然是将外头的事情告诉老太君?    老太君现在身子不好。需要静养是其一,最要紧的是现在逄枭回到京城被送去皇庄,不知情的人都说圣上关爱臣子,知情人却知道,那就是变相的软禁,还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处置。    那种情况,也不知道会不会带累了秦家。    所以现在秦家的周围,必定有很多双眼睛盯着。    二老爷很担心老太君会说出什么不动听的话,传到圣上耳中会引起麻烦。当即便求助的看向秦槐远。    从前大哥处置这样的事情比较有经验,他现在竟然想不出该怎么应对。    秦槐远接收到二老爷的视线,便道:“母亲安心养病才是正经,外头的事情您又插不上手,问了也只是徒劳心神罢了。”    老太君闻言,当即生气的道:“怎么,我连问一问的资格都没有?你夺走了我掌管庶务的权力,现在还想让我当瞎子,当聋子,当哑巴?你这个不孝子!”    秦槐远无奈的道:“母亲息怒。您不要动气,仔细气坏了身子。”    老太君道:“你要是少说几句,我兴许还能多活几年呢!再说我是与修哥儿说话,你插什么嘴?”    老太君便又对二老爷语重心长的道:“这外头传言有许多种,都说逄之曦那个煞胚辜负了圣上的一番好意,竟然为了一个女子叛国投降了鞑靼。现如今他回来了,也不知道圣上会如何处置。    “咱们家倒霉,竟然和逄家成了姻亲,都是宜姐儿那个不省心的,将祸事引进了家门,现在看圣上的态度,兴许就要定逄家的罪呢。幸而咱们家只有一个宜姐儿嫁过去,我老人家英明,没有应是将八丫头也许给姓逄的,否则不是要出大事?    “我的意思是,你们都给我老实一点,都跟姓逄的撇清关系,可别让他们带累了。咱们秦家经历过这么多的风风雨雨,到现在好容易过上安定的日子了,可不要因为这件事闹的家里再出什么差错,我可是经受不起了。”    老太君说着话,还摇着头,一副苍天负我但是我依旧很仁慈的模样。    孙氏听的却是气不打一出来。若这老太太不是秦槐远的生母,她早就大耳刮子扇过去了!    忘恩负义,卑鄙无耻说的就是这种人!    孙氏懒得与这老太婆吵架,也觉得万一将这人气死了,将来为了她背负骂名不值当的。是以当即便起身出去了。    老太君看着孙氏的背影冷笑数声,啐了一口,“自己教不好女儿,现在还来跟我摆架子。”    二老爷、三老爷和二夫人在一旁都十分尴尬,尤其看着秦槐远的脸色越来越难看,&bp;三老爷便劝说道:“大哥不必往心里去,母亲年事已高,有些糊涂了。”    老太君一听,当场就将枕头砸过去,“你个小妇养的,轮到你来说我!滚出去!”    三老爷是庶子不假,可是早些年在大燕朝时,整个秦家的开销除了秦槐远和二老爷的月俸之外,大多数都是三房出的。三老爷和已故的三太太当年对秦家贡献都很多。    现在老太君居然不记得当时的好,张口就骂人,三老爷也忍无可忍了,站起来冷哼道:“你说别人教不好女儿,我倒是想知道什么样的人能教出你这样的嫡母,不仁不慈,忘恩负义!旁人给你付出的你从来不记得,稍微有点不如你的心思了你就翻脸不认人,你这样的居然也配当一家的主母!”    “反了,反了!将这个孽障给我赶出去!”    “不用人赶,我还懒得看你!你既然一直不当我是你儿子,我也不想剃头挑子一头热!”    三老爷转身就走,到了门口还道:“大哥二哥也看到了,不是我不讲道理,而是老太君着实可恶,你们二人是亲兄弟,但是也防备着一些,别叫老太君给挑拨的离了心。咱们三兄弟若是心不齐,秦家就散了。”    老太君气的一手捂着胸口,一手点指着三老爷,忍不住直咳嗽。    三老爷撩帘子出去了,她才狠狠的啐了一口。    这时屋内除了秦嬷嬷,就只剩下秦槐远和二老爷夫妇。    秦槐远这才道:“母亲是聪明人,知道审时度势,我也就不多言语了。想来这些事母亲心里都有数。儿子先告退了。&bp;”    秦槐远站起身来行礼,便退了下去。    老太君转开头脸不去看秦槐远。但是眼角余光一直在看着他离开时的身影,见他竟然一次都没回头,心里更气了。    到底是她曾经最为喜欢的儿子,现在居然因为老婆孩子跟他离了心,罔顾了他这些年的付出。    老太君一时间悲从中来,拉着二老爷就开始哭诉:“我这是命苦啊!嫁到秦家来,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当年你爹”    二老爷只得就这么安静的听着,心里很是无奈,可谁让老太君是他亲娘,遇上这种事情,打不得骂不得,就只能忍耐。    二夫人听老太君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诉苦,早就耳朵都起茧子了。她懒得理会越来越不讲理的老太君,也悄悄地退了出去。    撩帘子出去,却见秦槐远正负手站在廊下。    二夫人便轻叹着走上前去,道:“大伯不要伤心,母亲上了春秋,的确是有些老糊涂了。有些时候神志不清,说出的话应该也是无心的。”    秦槐远与二夫人见了礼,保持着三步远的距离,道:“弟妹说的是。母亲说什么,到不到的做儿女的只能听着。”    言下之意二夫人听懂了。反正家里的决策也不在老夫人那里,管他老太君怎么想,他也只是关起门来在家里作威作福罢了。    二夫人便担忧的道:“宜姐儿这会儿已经随着王爷到了皇庄了吧?”    “是啊。”秦槐远的对二夫人笑了下,道:“圣上仁厚,咱们一家人很快就能团聚的。”    闲聊时,秦槐远竟然张口闭口就是圣上仁厚,二夫人心中警钟大作,当即便点头迎合道:“是啊。圣上对待王爷一向亲厚。”    此时,不论是秦槐远、二老爷、三老爷,还是二夫人和孙氏,心里其实都已经明白。&bp;亲家现在恐怕整个都在圣上的耳目之下,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传入圣上的耳中。    他们在家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才刚回京的逄枭一家?    那皇庄中不知道都布置了什么天罗地网,想来秦宜宁和逄枭此时也是被严密的监视着,毫无自由可言。    若是被监视倒也罢了,最要紧的是,他们没有人知道圣上接下来到底想做什么。    整个秦家看起来还如往常一般,吵吵闹闹过日子罢了。    秦槐远却是一夜都没睡好。这个节骨眼上,他也不敢去与亲家一家通风报讯。也只希望亲家都是聪明人,不要乍然出现被圣上抓了去做了威胁逄枭的人质才好。    到了次日大朝会上朝时间,秦槐远和二老爷便早早的出了门一路往宫中而去。    他们所乘坐的官轿刚到宫门前,却被被一列京畿卫堵住了去路。    “诸位大人暂且稍等。忠顺亲王和王妃的车马来了。请大家稍后再入内。”    轿内端坐闭目养神的秦槐远倏然睁开眼,一下便撩了轿帘站了出来。    越过面前的蹭蹭人群,&bp;秦槐远正看到逄枭一行的车马缓缓的停在了不远处。    逄枭先利落的翻身下马,随后便走到后头紧跟的华丽马车旁,亲手撩起锦绣暖帘,小心翼翼的扶着盛装打扮的秦宜宁下马车。    看到女儿虽然瘦了不少,脸色也有些苍白,但人依旧平平安安,秦槐远的心终于放下了,不由得悄然松了一口气。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堂归燕》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堂归燕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堂归燕》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