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屠月 正文 第九十七章:难以置信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浮屠月浮屠月 正文 第九十七章:难以置信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夕亦瞪大了眼睛死死盯着那一抹漆黑的血渍,这是当初他斩杀秦毕之时,血凝锁穿透对方胸膛吞噬玄晶所留下的血迹,也是夕亦唯一使用血凝锁的一次。    “不仅仅是吞噬玄气,就连生命能量也可以吞噬吗?”夕亦心中顿时翻起了一阵惊涛骇浪。    知道这时候,他才恍然想起以前燿安城荒松山上血种出现时的异象,不就是强行剥夺掉其他生物体内的生命能量么。    这么一想,血凝锁先前为什么会反馈出大量生命能量的举动便呼之欲出了。这,分明就是当初它所吞噬掉的秦毕体内的生命能量。    得知了这么个结果之后,夕亦不仅没有感到欣喜,反而是有些毛骨悚然。    他现在虽是个异族,但却不是那种嗜杀如命的恶魔。血凝锁这个特性所代表的意义只有一个,杀人,变强。    只要不断地杀戮,便会得到无与伦比的力量。而且是无丝毫副作用,这片大陆上最为存粹的能量,生命能量。    夕亦攥着锁链顶端,眼神一阵变化。或许,通过杀戮来快速的提升力量也不错。至少,复仇会变得极其简单。    直直的望着那截锁链,夕亦的目光越来越痴迷。    不过很快,夕亦便是被他心中突然冒出的这个想法吓了一跳。    甩了甩脑袋,将那病态的念头从心中驱逐了出去,夕亦目光忌惮的瞥了眼血凝锁,伸手便是将其给重新缠绕回了手腕之上。    他是人类,不是魔鬼。    虽然夕亦心中复仇的**强烈无比,但也不会沦落到通过猎杀其他人来快速增长自己的实力。如果真那么做了,和恶魔又有何区别?    将血凝锁的事丢到了一边,夕亦伸了个懒腰从床榻上爬了起来,然后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哟,突破了?”    夕决烨正懒洋洋地靠在藤椅上晒着太阳,见夕亦从后堂走出来,偏头打了个招呼。    “嗯,突破了。”夕亦揉了揉酸麻的脖颈,走到店门前,长长的出了口气。    中午暖洋洋的阳光洒在脸上,很是舒服,让人的心情似乎都好上了不少。    “咦?”夕决烨老眉挑了挑,上下打量了夕亦一番,在他的感知下,夕亦身上的气息波动居然达到了九破玄徒的实力。    在今早夕亦闭关之前,夕决烨可是很清楚的了解,他可还是个五破玄徒。没想到仅仅几个时辰,夕亦竟然跨越性的连跳了数破,直接达到了九破玄徒的实力。    “你,你做什么了?”夕决烨猛地自藤椅上坐了起来,震撼的望着夕亦,那目光仿佛要将他扒光了一般:“你他妈是不是修习邪功了?”    由不得夕决烨不惊怒。玄修一途,根本就没有捷径可走,唯有一步步脚踏实地的玄修才能提升实力。    虽然有些资奇才能够做到跳破,但也不会像夕亦这么夸张的直接从五破玄徒跳到了九破玄徒,这不是跳破了,简直是飞破。唯一的解释便是夕亦修习了某种邪功。    在浮月大陆上,有不少投机取巧的人耐不住进行枯燥的玄修修习,便利用种种阴损的手法,强行提升自己的等阶。这些手法便被人称为邪功,能够达到寻常人眼中不可思议的玄修速度。    当然凡是有利有弊,邪功虽然看似强悍,但却有着极为致命的后遗症,大幅缩减寿命。    所以当发现夕亦实力跳跃的夸张,夕决烨第一反应便是夕亦背着他修习了某种邪功,不然不可能产生如此疯狂的效果。    再联系到夕亦那迫切想要复仇的心态,夕决烨下意识的就认定夕亦为了早日复仇,偷偷修习了折损阳寿的邪功。    夕亦见夕决烨瞪大了眼睛,仿佛他要是出一个是字便会立马上来狂抽自己的样子,不禁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你觉得我会是那么脑残的人么,放心吧,不是邪功,是因为异族的体质。”    血凝锁的秘密可不能出来,夕亦直接是对夕决烨撒了个谎。反正夕决烨也不是异族,关于异族玄修的结果肯定不了解,还不是任夕亦随便吹。    “哼。”夕决烨很是怀疑的瞪了夕亦一眼,吹了吹胡子重新躺了回去,同时不忘了威胁道:“你他妈要是敢修习邪功,老夫把你的腿都给打断。”    “是是是,打断。”夕亦撇了撇嘴,靠在柜台上,有些无聊的拉开了抽屉:“今生意怎么样?”    然而就在夕亦话音落下,夕决烨便是刷的一声闪到了钱抽之旁,一把按住了夕亦的手,瞪大了眼睛望着他:“你想干什么?”    瞧得夕决烨那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夕亦先是一愣,然后没好气的撇了撇嘴,抽回了手道:“你对自己的孙子这么抠好意思么?”    夕决烨掏出一把锁,心翼翼的将抽屉给锁上之后,方才抬起头来振振有词的反驳道:“你连老人家的养老钱都想要,你好意思么?”    就在他两大眼瞪眼的时候,梵蓝系着围裙自后堂探出了个脑袋:“饭做好了。”    在她的头上,系着一个淡蓝色的头巾,将那两只惹人注目的兽耳给遮掩住了,看上去倒与一般的女孩并无二样。    “来了。”夕决烨应了一声后,便是笑呵呵的踱了过去,同时不忘嘀咕几句:“真是个败家子,连老人家钱都想要,世风日下。”    夕亦愕然的张了张嘴,额头上冒出数条黑线,这老头子果然还是一如既往地吝啬。    夕决烨吝啬是有前科的,曾经在家族的时候与人赌钱,欠债不还是经常的事。以前夕亦没和他赌过,对夕袁飞的抱怨感觉倒还不太深刻,不过现在,却是感受了个清楚。    摇了摇头,夕亦走到门口将藤椅搬回了店内,然后悠悠行向了后堂。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浮屠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浮屠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浮屠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