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屠月 正文 第三章:立碑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浮屠月浮屠月 正文 第三章:立碑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醉酒肆是一座修建在阳谷外围的型酒肆,因其独特的烫阳浆而在阳谷闻名远播。    所谓的烫阳浆是用阳谷的一种特殊火焰,阳炎所熬制而成,口感爽滑无比。更重要的是,它能够极为微弱的提升玄修者体内的玄气浓度,虽效果微不可查,但也足够吸引人了。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买得起那些昂贵的玄修辅材的,尤其是独自修行的散修们。    这便导致了每日来这里饮酒作乐的人不知凡几,而由此缘故,此处也渐渐成为了绝阳谷外围的一处闲人聚集点。    大至塞外战事,至势力变迁,皆有人作为谈资。    “听了么?就在前日,燿安城的第一大家族居然被人灭族了。”嘈杂的酒肆之中,某个酒桌上一名风尘仆仆,似是马商模样的肥胖男子,心翼翼的环顾了一下四周,压低了声音神秘兮兮道。    “你是那个夕家,不会吧?这么大的事我怎么不知道?”酒桌上另一名喝的面红耳赤的中年汉子,讶异的瞪大了双眼,语气很是吃惊。    “你成在这阳谷里当然不知道了,我前日去燿安城运货的时候听人的。”那名马商男子端起酒杯一仰脖喝了个干净,然后有些唏嘘的继续开口道:“全族上下五百口人,死了个干干净净。唉,也不知道是得罪了什么大人物,直接被屠了门啊,你这不是造孽么。”    在男人身后的酒桌之上,一名脸蒙蓝绸纱巾的女子闻言,眼眸中顿时掠过一抹震惊之色。    薄薄的绸纱将女子的脸给遮掩近半,让人看不分明她的模样,不过通过女子露在外面的那双英气杏眼可以看得出,她必然是位祸国殃民的存在。    “管他呢,反正这些大家族的恩怨对我们平民来遥远得很,来喝来喝。”汉子砸了砸嘴,端起酒壶替那名马商胖子倒满之后,两人一饮而尽。    对他们来,这些大家族之间的恩怨仇杀,不过是茶余饭后的谈资罢了。他们与那个层面,永远也接触不上,也不想牵扯上。    纱巾女子攥着酒杯的手掌紧了紧,然后啪的一声放下酒杯,丢了几枚玄金在桌上后,便是背起了靠在桌角的枯黄重剑,默默走出了这间酒肆。    那名喝着酒的马商胖子似是察觉到了什么,皱了皱眉回头望去。入眼便看到了一个背着宽阔重剑缓缓离去的苗条背影,厚实重剑与那纤细的身影给人一种极为强烈的反差感。    而她前行的方向,赫然是燿安城。    燿安城,夕家。    随着一阵清脆的马蹄踢踏声,一辆马车缓缓在夕家大门前停了下来,然后一个背着厚实重剑的蒙纱女子自其中跳了下来。    付过车费之后,女子走上门前阶梯来到大门之前,纤手紧握了握,然后猛地一把便是将那扇朱红大门给推了开来。    放眼望去,曾经庞大宏伟的夕家大院,此时尽是一片残垣断壁,一些原本精雕细刻的亭楼阁院,现在只剩下了一根根漆黑的碳木,那清澈的人工河也被具具残尸给染得鲜红无比。    夕彦眼中闪过一丝惊色,背着重剑,自夕家大门一路往前。几乎每走上几步,她便能够见到横陈在路边的尸体,那些面孔有熟悉的,也有陌生的。    她的目光在周围不断扫过,但直至走过了中堂都没有找到那张熟悉的脸庞。    或许,他已经逃出去了也不一定。夕彦心中突然升起了一丝侥幸心理。    很快的,夕彦便是穿过中堂,来到了后院。顿时,一个倒在草地上的熟悉身影赫然映入了她的眼帘。    身影身下的血迹早已干枯变黑,在其后背处,一道深可及骨的狭长伤痕触目惊心。    “爹!”夕彦眼眸陡然瞪大,一个箭步便是冲了上去。然而在快接近那人之时,她的脚步又瞬间放缓,似是怕惊动了那人一般,轻柔的走了过去。    走到近前,夕彦望着那犹自瞪大了双眼,保持着满脸焦急之色的夕啸。顿时心中一悸,躬身伏了上去,眼中泪珠大滴大滴滚落,声音哽咽无比道:“女儿不孝,都怪我执意要离开家族,如果我不这么任性的话,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夕彦并不知道那滴赤黑血液的事,只道是因为她离开夕家被人知晓了,而某些仇家便趁着她不在族中之时,前来屠门了。    虽夕啸是三破玄师不假,但自家事自家知,这些年来,他为了替夕亦灌注玄气,实力早就不复往日了。至于夕决烨,虽实力很强,但毕竟年纪摆在那里。可以,夕家最强者,便是夕彦。    而夕彦只离开了家族不到一个月,族中便出了这样的事,让她很难不将责任推到自己的身上。    抽噎了片刻后,夕彦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猛地抬起头来向周围望去。只是周围除了一些枯黄的杂草外,并无他物,根本没有那道她记挂的身影。    “亦一定是逃了,对,他那么聪明,一定逃出去了。”夕彦抹了抹眼角的泪珠,自欺欺人道。比起接受夕亦死亡,她更加愿意这般自我安慰。    其实她心里也知道,就连身为三破玄师的夕啸都未逃过此劫。那连玄师都称不上,仅仅五破玄徒实力的夕亦,又有何种凭借能够独善其身?    只不过,她未找到对方的尸首罢了。    夕彦抬手将夕啸未瞑的双目缓缓合上,然后站起身来,锵的一声拔出了负在背上的重剑,走到一旁开始奋力挖掘了起来。    很快的,一个一人大的土坑便被夕彦挖了出来。她丢下重剑,将夕啸轻轻背入了土坑之中,然后心的将土一层层盖了回去。    望着那具慢慢消失在泥土之下的身体,夕彦目光之中的仇恨之色也随之渐渐增长。    嘭!随着一道沉闷的响声,一尊新刻的石碑被猛然嵌入了土堆之旁,上面仅有六个大字:父夕啸之墓。    碑立,人去。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浮屠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浮屠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浮屠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