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屠月 正文 第十八章:公平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浮屠月浮屠月 正文 第十八章:公平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恭,恭喜二少爷竞选队长成功。”清秀厮望了眼趴在擂台之上毫无动静的夕山,咽了咽唾沫,颤声宣布道。    随着他话音在安静的场上回荡,片刻后便是响起了一片嘈杂的议论之声。    “二少爷居然打败了夕山,这、、、”    “应该是大姐传了他什么高等阶的玄式吧,你没看到之前二少爷所用的招式吗,很是诡异啊。”    “不管怎么,二少爷这下算是彻底摆脱了吊车尾之名了。”    坐在首座上的夕啸紧握的手掌终于松了开来,他欣慰一笑后便是起身缓缓朝着高台之上行去。清秀厮见夕啸走了上来,忙后退几步将位置让了出来。    轻咳了一声后,夕啸脸庞又恢复到了古井无波,他目光在下面随意一扫,嘈杂的喧嚣声顿时安静了下来。    夕啸眼神转向擂台之上的夕亦身上,点了点头,眼中掠过一丝赞许:“既然比试已经结束,那么获胜者上来领队印吧。”    夕亦笑了笑,抬脚便要离开擂台,而就在这时一道不合时宜的嘶喊声陡然自一旁传来。    “我不服。”    夕山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一只手捂在他的肩膀位置沉声道:“这场对决不公平,夕亦他不过是仗着有玄式之利,若是单纯对拼比试,我根本不可能会输给他。”    “那照你这么,他日你若是出了家族与外人决斗,是不是也得要和人定好双方不得施展夕家以外的玄式呢?”夕亦用看白痴的眼神在夕山身上扫过,深深为他的智商所折服。    “哈哈哈,你一个八破玄徒被阿亦越阶击败还好意思不公平,你还要脸么?”夕袁飞哪能放过这么一个嘲讽夕山的机会,当下借着夕亦的话音大声嚷嚷了起来。    他这么一起哄,顿时在场上掀起了一片对夕山的冷嘲热讽。那些普通族人虽然不懂玄式什么的,但越阶击败他们还是知道的。    眼下夕山明明已经落败了,却还在那狡辩不认,顿时激起了众怒。那些族人们你一言我一句的,七嘴八舌皆是在讥讽着夕山。    夕啸见场面嘈杂无比,不由皱了皱眉,然后手掌微压,场上便是逐渐安静了下来。    “那夕山侄是怎么想的呢?”夕啸偏头看向了夕山,轻挑了挑眉问道。    “我要求重赛,而且夕亦不得再施展之前的那古怪玄式。”夕山梗着脖子,满脸的理直气壮。    场上众人听得他这话后,顿时发出了一阵鄙夷的嘘声。    然而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夕啸竟然点了点头,应允了夕山的要求:“好,我允许重赛。”    “不过。”就在夕山脸上刚浮现喜色之时,夕啸又接着开口道:“既然夕山侄想要追求绝对的公平,那我便满足你。这块抑玄石刚好可以将玄修者的实力压制到五破玄徒,你就带上它与夕亦再比一场吧。”    着,夕啸从怀中掏出了一块通体墨黑的玉石,将之抛向了夕山。    抑玄石,可以压制佩戴者自身的实力,能够很好的帮助佩戴者隐瞒自身的修为。根据品质的不同,其所能压制实力的强弱也会有所偏差。    “并且,不仅仅是夕山侄,你们所有人,我都给你们与夕亦重赛一场的机会。”夕啸转身面向高台后面那些被淘汰掉的队员们沉声道。    “啸大伯发傻啦?这不是在把阿亦往火坑里推嘛。”夕袁飞愕然的张大了嘴望着高台上沉声宣布的夕啸,满脸的难以置信。    “你懂什么,啸伯伯这是在给阿亦创造机会。”    见夕袁飞疑惑的目光投来,银儿翻了翻白眼解释道:“玄修队里的那些人,虽然修为比起阿亦来要高上不少。但真要论实战比试,又有谁能够比得上有着彦姐手把手教导的阿亦强?所以在抑玄石的压制下,可以,他们不会是阿亦的一合之敌。”    “这么,啸大伯表面上看着是为了保持绝对的公平,但其实是在暗中帮阿亦赢取人心?”夕袁飞一拍手,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    银儿撇了撇嘴,心道也就你这傻子的反应比别人慢半拍了。    “你是在瞧不起我吧?喂,你是不是在瞧不起我?”银儿的表情并没有逃过夕袁飞的眼睛,他顿时满脸不忿的嚷嚷了起来。    夕山刚一接过抑玄石,便是感觉身体一沉,体内原本快速流动的玄气瞬间变得如同龟爬一般。    “准备好了吗?”夕亦似笑非笑的望着正在适应行动的夕山,咧了咧嘴道。    “哼,来吧。”夕山抖了抖肩膀,虽然佩戴了抑玄石让得他身体变得笨拙了不少。但夕亦不能再施展那古怪玄式,让得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那我来了。”夕亦眼神一凝,脚掌在台面上重重一踏,便是飞快的朝着夕山冲了过去。    见夕亦居然敢率先出手,夕山眼中闪过一丝不屑,腿脚不动,抬起手掌便是凝聚起淡淡玄气对着夕亦拍了过去。    然而就在夕山以为夕亦会选择与他硬撼硬的时候,夕亦一个滑步,猛地移到了夕山的侧面,然后毫无花俏的一拳轰出。    嘭!同样是肩膀,刚猛的一拳直接是将夕山给击退出去数米远。    一击便是结束了战斗。    见夕山在地上挣扎了半也没能站起身来,夕亦摸了摸鼻子,看向了高台之上剩下的那几位队员:“还有谁?”    夕亦发誓,他绝对是用很平和的语气出这一句还有谁的。是陈述句,绝非疑问句。    只是这在那些队员的耳中听起来,就显得非常狂妄了。    “哼,仗着抑玄石之利,赢了也不过是投机取巧。”其中一人撇了撇嘴,不屑的轻哼道。    而他的轻声嘀咕也是传到了前方的夕啸耳中。    “夕德侄若是不满意这般公平之法的话,也可以不佩戴抑玄石上去与夕亦比试一番的,不过那不可施展玄式的规则,可是要作废了。”夕啸轻笑了笑,目光投向了那名话的队员身上。    夕德是属于夕山派系的,眼下见夕山落败他自然是心有不甘,方才多言了两句。现在夕啸亲自开口给他上场的机会,他又哪敢真上去。    开玩笑,夕山的处境就摆在眼前,夕德也就是嘴里嘀咕嘀咕。他自己有几斤几两心里清楚,真要是上场了,估计都撑不过一个回合。    见夕德悻悻缩了回去,夕啸摇了摇头,转过身来冲擂台上的夕亦招了招手:“上来领队印吧。”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浮屠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浮屠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浮屠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