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屠月 正文 第五十章:姐姐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浮屠月浮屠月 正文 第五十章:姐姐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你很缺钱?”松开了女孩的胳膊,夕亦沉默了半响后,终于是缓缓出声询问道。    闻言,女孩眼中蓦然闪过一丝喜色,听到黑袍人话语似是有所松动,她顿时忙不迭的点了点头。随后又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垂下了脑袋,目光有些黯淡道:“我弟弟前段时间进山猎捕兽晶的时候,不心中了牙鼠的疫毒,可是解毒血清的价格···”    牙鼠?夕亦挑了挑眉,他倒是听过这种生物。牙鼠一般生活在山原荒地之下,性喜群居,嘴生长牙,在它们的长牙之上,携带有大量的瘟疫病毒。人若是不心被其咬到了,便是会感染上疫毒,轻则全身溃烂,骨肉脱离。重则心肺失调,暴毙身亡。    不过,虽然牙鼠的毒性很强,可它本身却并没有多强的战斗力,寻常人只需要一根木棒,便可轻易地将其敲死。牙鼠真正可怕的地方在于鼠群,在成千上万牙鼠的包围下,就算是头大型玄兽,也唯有饮恨。    而这种生物,也是所有进山捕猎玄兽的猎晶者们最不愿遇到的。因为牙鼠并不是玄兽,无法吸纳地间的玄气能量,所以它的体内凝聚不出兽晶。    以至于猎晶者们在遇到它之后,不管杀或不杀,都会耽搁上不少的时间。杀了,不仅会惹来鼠群,而且也无法得到兽晶,属于吃力不讨好。不杀,被这东西咬上一口,若没解毒血清的话,基本上可以宣告死亡了。    所以猎晶者们基本上遇到牙鼠之后,都会直接选择绕道离去,到底,出来都是为了混口饭吃,犯不着和自己的命过不去。当然,就算是这样做了,也还是有极少部分的猎晶者,会遭受到牙鼠的袭击。    毕竟,在森然广袤的山原中,就算是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也无法做到面面俱到。而在大意之下遭受到袭击,对于猎晶者来,是很正常的事情。    夕亦想了想后,便是出声问道:“你弟弟是猎晶者?”    猎晶者是浮月大陆上一种另类的职业,由于兽晶的珍贵,导致了那些需要以兽晶做药元的玄医们,千金难求一晶。而有需求,便会有市场。    猎晶者这个职业便因此而兴起,通常猎晶者们为了保证狩猎成功率,都是会组成一个个队。他们通过捕猎玄兽,将得到的兽晶卖给那些玄医们来得利。    偶尔也会有手头紧缺的玄修者们加入猎晶者的队伍,而这样的队伍,可以捕猎更加高阶的玄兽,所得到的兽晶,品质自然也会更高,可以算是真正意义上的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女孩微微一愣,倒是没有想到黑袍人会突然有此一问,不过她还是老实的点头应是。    “你昨晚在这里等了一晚上?”夕亦敏锐的察觉到了女孩眼睛中的那一丝深深疲倦,再一联想到他刚打开房门的时候,便是看到了女孩等在门口的场景,不由语气有些复杂的开口道。    “对不起大人,我昨敲门的时候,您没有回应,我以为您不在房间内,所以才候在门前的。”女孩听得夕亦的话,还以为是要斥责与她,顿时慌乱的开口解释了起来。    然而夕亦却是根本没有理会她那惊惶的解释,直接是穿过她身旁,掏出房卡,打开自己的房门后,自顾自地行了进去。    夕亦的举动顿时让得女孩解释的话音一滞,待她看到夕亦走入房门内后,不由贝齿紧咬着嘴唇,几次抬脚想要跟进去。不过静立了半响后,女孩终于是苦笑着一声轻叹,摇了摇头后,便是转身向着廊道尽头的下楼阶梯处行去,只是她那背影,看上去却是多了几分凄苦之味。    “去帮我带份早餐回来。”就在女孩刚走到阶梯口时,她身后那扇还未关闭的房门内,却是突然传出了一道悠悠的喊声。    女孩只稍微愣了一瞬后,脸上便是立马浮现出了欣喜之色,她回过头兴奋的“嗯。”了一声后,便是顺着盘旋蜿蜒的梯道,向着楼下快步行去了。    “唉。”夕亦将黑袍重新挂回了红木衣架上面,摇头叹了口气。他并不是铁石心肠的人,女孩为了弟弟放下尊严苦苦哀求的那一幕,让得夕亦想到了他的姐姐。    夕亦的姐姐叫夕彦,夕亦时候羁傲不逊,顽皮无比,在族中闯下了不少的祸。而每次东窗事发的时候,族中议事堂里受到诘责刑法的却都不是他,因为夕彦每次都会主动揽责,替他将所有处罚都给一力担了下来。    为此,夕彦没少挨夕啸的训斥,那一身纵横交错的鞭痕,也不知重现了多少回,旧痕刚下,新痕又起。只是夕亦一直没心没肺,仗着有姐姐的爱护,总是大错难犯,错不断。    记得有一次,夕亦那时还刚踏入玄修门槛,正是年少轻狂,不知高地厚的时候。他到处找人比试,迫切的想要向人展示自己的实力。    而就在那一次,夕亦失手将熠安城城主的儿子打成重伤,对方骨骼大部分错位碎裂,几近死亡。城主直接是找上门来,要求夕家交人泄愤。而年幼的夕亦哪敢出去,只知道躲在房中哭泣。    夕家虽为熠安城第一大家族,但事于理亏,又迫于城主府的压力,无奈之下便要将夕亦提出来当面责罚。而就在那个时候,夕彦突然站了出来,甘愿代弟受过。    当时夕亦并不在场,只知道事后他连隔数个月,都没有见到他姐姐。而当夕彦再次出现在他面前之时,却只是微笑着抚了抚夕亦的脑袋,依旧是那么一副宠溺的表情,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还是夕袁飞告诉的他,夕彦为了替他扛责,连肋骨都被城主府的人打碎了两根。而自那以后,夕亦便像是转了性子一般,再也没有闯过一次祸事。    虽然夕袁飞好奇的问过他不止一遍,为什么突然像变了个人一般,每当这时候,夕亦总是摇头不语。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姐姐为他付出的,真的很多。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浮屠月》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浮屠月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浮屠月》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