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八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不给陶戏精加载剧本的任何机会。    联邦近二十亿人口,幅员辽阔,年产才众多,巴音这种偏远的地方, 也能见到几个,但校领导任职这么多年, 第一次见到抱着门框, 爪子使劲甩, 自己叫陶笨笨的才。    才不是家长单方面就行, 柏知要通过学校的针对性考试才可以,凌娅把人带来没十分钟,出去接个电话的时间, 柏知就开始搞事情。    陶岸和陶汀去帮柏知收拾书包了, 姐姐又不在这里, 控制柏知的力量再削减三分之二, 陶柏知就深情的巴住门,耍赖她是陶笨笨。    很多时候,智商明显超越常人的孩子, 社交能力或自理能力都不会太强, 他们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与普通的社会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 大脑发育的时候也有偏重, 这种真正意义上的‘才’, 总是有点能理解的缺陷,怕生、易怒或者敏感过度,接待的老师们也见过不少。    可是,柏知这种家长一不在,立刻跳起来巴住门,朗诵诗一样,深情的着她陶笨笨,对一年级的桌椅板凳,老师同学,粉笔黑板擦等等的不舍,请老师们等会儿不要拆散她和一年级。    有个年轻的老师差点没忍住笑,她是看出来了,不管这个家伙是不是才,情商一定是远超常人了,在陌生环境里和他们相处的很好,声情并茂的巴在门口还知道给自己搬个凳子坐,眼神清亮中气十足,显得活泼又戏多。    老师们接触的孩子不少,但柏知这种的实在少见,逗了几句之后凌娅回来,就看到柏知带着凳子立刻跑回原位,乖巧状的微笑。    正和老师们寒暄的凌娅眉头一跳,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让柏知过来和老师做一下自我介绍。    “老师们好,我是陶柏知,今年五岁,来参加三年级的跳级测验,希望老师们多多指点。”看看,得体又优雅,根本看不出刚才那个和一年级难舍难分的混蛋模样。    凌娅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让柏知带着书包先去考试,没看清老师们惊讶的表情。    这还能随时切换剧本?    没办法了,老师们也没有领悟她的意思,自己拿着铅笔开始写卷子的柏知表示很绝望,看来,她是必须要读三年级了。    看到自己没有再挣扎的余地,柏知就加快了答题速度,妈妈晚上去吃大餐,看来只有很多碗饭能拯救她脆弱的心灵了。    只有一个考生也不用监考,等在外面的老师们还没有两句话,就看到柏知拿着卷子出来了,分数当场出,满分。    让陶岸和陶汀带着柏知先去外边等她,凌娅和老师们确定了柏知的班级,道完谢离开,留下参与改卷的老师感慨,这卷子给初中生都不一定能满分,现在的才果然厉害。    跳级已成定局,柏知沮丧了三秒钟之后,立刻颠颠的挤到姐姐身边,虽然读书没自由,但姐姐很好啊,这么想想也挺好的。    凌娅的大餐也兑现了,其实这是两个男孩父母的感谢宴,三个孩子如何从绑匪手中逃去农田里依然是个谜,但柏知在里面绝对起着不的作用,这种救命之恩不可能不谢的,三家就这么聚在了巴音最好的餐厅。    之前凌娅和两家人是旧识,其实也不太准确,凌娅实际上是京都人,和两个男孩的妈妈曾经是校友,只不过关系也是见面点头而已,多年未见重遇在巴音,又有救命之恩要感谢,也是让人感慨。    齐轩和石杨,柏知可算是知道两个男孩的名字了,他们是表兄弟,一个八岁一个七岁,被解救成功后哪怕接受了心理辅导,还是受到了些影响,对身边的人包括父母的信任降低,冷着脸坐在桌边,但看到柏知却兴奋的站起来挥手。    他们还是有点模糊的记忆的,被柏知拖去安全的地方,黑暗之中挤在一起取暖,这种记忆实在太深刻了,让他们对柏知这个孩子,有着很高的亲近感。    凌娅和男孩的父母打招呼,三个校友坐在这里只能一句物是人非,要知道,凌娅当时可是校花,多少青年才俊心慕于她,但凌娅本人倒觉得没什么的,她也是因为些理由离开京都,现在的生活也很满足,出现在这里也是两家人盛情难却。    这是为了孩子们的宴请,家长们笑笑,柏知被围在中间,两个男孩想挨着她坐,两个姐姐也想挨着她坐,把她挤得想伸手去拿个吃的都够不到。    “弟弟,给你玩这个。”石杨现在还不知道柏知是女孩子,把自己带出来的玩具装满了一书包,现在想全部送给柏知。    齐轩也有礼物,也是自己喜欢的模型,还是特意定制的那种,要拿给柏知。    陶岸和陶汀皱着眉头,细声细语的反驳,“这不是弟弟,柏知是女孩子。”    怎么可能?两个男孩子不相信。    孩子对性别的认知还是很表面的,蓝色、短头发以及活蹦乱跳是男孩子,粉色、长头发以及安安静静是女孩子,想想躲在农田里时,镇定又勇敢的柏知,再看看今穿着熊套头卫衣,浅灰色运动裤,头发利落而蓬松的柏知,他们不相信。    终于摸到了桌上最近的一个蛋糕,柏知还没有往嘴里塞,就看到两个男孩子盯着自己的裤子。    出于礼貌,不明所以的柏知盯回去,也看着两个男孩子的裤子。    凌娅他们聊的也很融洽,准备让孩子们过来,于是,三个妈妈转头一看,就看到了这一幕。    离开妈妈和姐姐的柏知,没有之前那么爱笑,也不怎么爱话,吃饱肚子就挨着负责她的姐姐坐好,看起来沟通度很高,也很使。    然后,节目嘉宾带着自家孩子来到巴音,柏知也被告知,她暂时的爸爸是谁。    亲子类的节目是近年来的综艺新宠,陈哥他们的团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正面例子,这个节目都已经做过好几季了,观众缘极好。    但类似的节目也涌现了不少,所以创新是必须的,每年节目都会有一些变动,在最近几季,由亲爸爸带孩子,到亲爸爸和实习爸爸分别带孩子之后,今年这一季终于变成弹幕一直期待的,由孩子带亲爸爸和实习爸爸了。    把主导的地位交给孩子,评分制将爸爸们和孩子们打乱,来决定下一期的搭配,考虑到过的孩子不太理解规则,这一季的孩子都在六至九岁之间,比以往的孩子平均年龄大。    正是熊的时候呢~    可前两期参加拍摄的素人孩子,最近感冒发高烧,孩子的身体健康比较重要,不能来参加这一期的录制,所以,陈哥就找了柏知来当孩子的嘉宾,顶了这期的班,就任务完成。    柏知顶替的孩子是上一期得分最低的,就要匹配得分最低的实习爸爸,一个唱歌的鲜肉,南齐,刚满二十。    南齐表示要被掏空了,拍过两期之后他发现,评分制里亲爸有着然优势,他这个实习爸爸很难拿到其他孩子的高分,虽然节目规则改变了,但孩子们还是更愿意跟着自己爸爸的。    好在他是五个爸爸里,唯一一个实习的,红是红,但在其他爸爸面前,还是年纪资历浅,配上素人孩子也好,只不过,前两期刚摸清楚素人孩子的性格,这一期就要更换了,南齐只能提前做工作,来和柏知熟悉一下。    南齐和陈哥关系不错,一听他的新崽乖巧又懂事,立刻给陈哥微信发了个六块六的红包,乐颠乐颠的来见柏知,刚见面,就被家伙帅一脸。    “跟我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啊!”南齐刚感慨完,就收获了身旁经纪人的白眼,这是他表哥,和南齐一起长大,肯定的给出评价,“切,人家孩子比你时候帅一万倍好不好!”    被表哥打击习惯了,南齐拿出自己买的玩具献宝,又是变形金刚又是吉普模型,却被工作人员告知,“柏知,是女孩子。”    咦?陈哥这个缺心眼的,只给南齐拍了张柏知的照片,还高糊,根本没这是女孩啊!    好在柏知挺喜欢这些玩具的,收下礼物之后还和南齐了一会儿话,把年轻感动的一塌糊涂,他终于有孩子缘一次了!    陈哥和南齐的经纪人也过来和柏知话,想多了解了解孩子,看南齐在旁边没出息的感动脸,把人挤开,逗柏知,“等节目开始拍摄了,柏知你就随便使唤新爸爸,让他努力把分数拼的高一点。”    让分数高低决定爸爸和孩子的搭配,是个玩起来就挺有新意的规则,但这两期孩子们还在彼此磨合,没有太多的亮点,节目组以为柏知也是乖巧懂事的孩子,就鼓励她,搞事情。    “好的。”不太理解,但还是点点头的柏知,只能在心底和妈妈声抱歉了。    妈妈,你看,不是我不乖,是这些叔叔阿姨要求我搞事情的。    等节目正式开拍,南齐早上过来和柏知打招呼的时候,就看到家伙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旁边的姐姐正逗她,还给她喂着果盘,看到南齐过来,大佬一般的挥手示意。    不只是这表情,连衣服都变了,昨还是清新系的,今就变成花t恤和大短裤了,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发蜡,把有点长的头发抹到了后面去。    这身衣服也不是凌娅给她带的,而是柏知自己去服装师那里找到的,昨晚上洗干净,今就能穿了。    嘻嘻,不在妈妈身边,她想自己搭配衣服好久了~    南齐恍恍惚惚的走出去,有一种举目四望,自己还是食物链低端的即视感。    节目组也发现,今的柏知好像有点不太一样,陈哥灵机一动,拦住了准备不断给柏知提示,引导她拍摄的工作人员,先让柏知自己发挥。    于是,和南齐并肩出现的柏知,刚露脸,就让身边的三个男生侧目了,纷纷拿过爸爸的墨镜戴上,时尚感不认输。    五个爸爸,六个孩子,三个男孩,一对双胞胎女孩,剩下的柏知是最的,但陶大胆也不知道什么叫怯场,和南齐一起打了招呼,就高冷的在旁边站着了。    其他几个孩子听完介绍,都有些困惑,这是,妹妹?    离柏知最近的是双胞胎女孩,两个人都是丸子头,好奇的看向柏知,然后声的问她,“你能猜出,我们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吗?”    同卵双胞胎都喜欢玩这个游戏,柏知也和姐姐们玩过这个游戏,区分姐姐妹妹有着自己的方法。    等南齐再回头的时候,就发现柏知不见了,跑去人家双胞胎姐妹中间,不知道了些什么,让两个女孩捂着嘴笑。    “柏知,我们要开始做任务了,要不然晚上没地方住啊!”南齐很愁的听完分房子的任务,觉得他可能又要睡最差的那个了。    被点名的柏知和姐妹俩个告别,跑回南齐身边,然后伸出手,示意南齐拉上。    南齐:“?”    柏知叹气,“真拿你没办法,走吧,我带你去做任务。”真是离不开人。    南齐:“?”    当然,这些对于凌娅,一个带着孩子的年轻妈妈来,并不算是好事,因为塔尔发布了为期一周的紧急避灾公告,所有常住于此的人都要抓紧时间离开。    官方信息是塔尔的地质活动频繁,火山喷发会有致命物质飘散在空气中,所以塔尔全员撤离,凌娅住的地方比较偏,附近的几家人知道这个公告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四。    “岸岸,汀汀,我们要搬家了,时间比较紧急,一定要跟紧妈妈好吗?”跑回家之后凌娅也顾不上别的,蹲下和女儿们嘱咐。    陶岸和陶汀是一对四岁的双胞胎,两个人都很乖巧懂事,有些被外面的嘈杂声吓到,但还是拉紧了对方的手,穿好外套带上帽子,紧紧的跟着妈妈。    她们住的地方很简陋,也没有什么好带走的,凌娅收拾了一个背包就装满了,一手一个女儿赶紧追上了离开的队伍。    母女三个人穿着灰扑扑的外套,头发也乱七八糟的,在周围因为突发的撤离而慌张怒骂的人之中,一点也不显眼,凌娅还弄来一个推车,让两个女儿坐进去,勉强跟在队伍的末尾。    两个姑娘有点害怕,缩在车里变成一团,还知道拿出水壶来,让凌娅喝点水,年轻的妈妈很敏锐,看着周围全副武装的兵,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这不像是在护送民众撤离,更像是在找些什么。    但她什么也没有,喝完水趁着队伍休息,带着两个女儿吃点东西,去周围方便一下,危急时刻女人和孩可是谁都能欺负的弱势群体,凌娅很警惕,整个神经都是紧绷的。    好在这支撤退的队伍里人数不多,刚才还很多的兵很快就撤离了,凌娅刚想带着女儿回到推车,准备准备继续赶路,就被陶岸和陶汀悄悄的拉了拉袖子。    “妈妈你看,有个宝宝。”两个孩子在妈妈身边,就很安心,还有心情四处看看,姐妹两个眼睛尖,很快就看到不远处的废弃堆里面,好像有个宝宝,只不过是被破袋子和报废的电器外壳遮住了一大半,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凌娅之前也看到了附近的废弃堆,塔尔也没有什么正规的环卫公司,生活垃圾还好处理,就是这种大体积的废物没地方送,干脆就堆在一起扔到戈壁里,大部分都是些不容易腐烂的化纤或塑料,没什么特别的。    只不过,里面居然有个孩子?    顺着女儿的提示,凌娅这才发现点不对劲,乱七八糟的杂物堆里,的确有个灰扑扑,时不时还轻轻动一动的家伙,的一点,但不仔细看,还真的发现不了这是个活物,和旁边被风沙吹起来的空袋子差不多。    这个时候,在废弃堆里的孩子,应该是被父母抛弃的吧?凌娅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看看,如果不是在紧急撤离,她肯定会过去的,但现在,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养活两个女儿的同时,再多加一个家伙,而且,凌娅想到刚才那些冷冰冰的兵,就更犹豫了。    陶岸和陶汀不知道妈妈在想什么,姐妹两个有点担心,宝宝的动静越来越,会不会出事啊?    暗自咬牙,凌娅蹲下来请求两个女儿帮忙,“岸岸,汀汀,我们去看看那个宝宝好不好?但是,你们两个要帮帮我,把宝宝藏在背包里,不要让别人发现好不好?如果宝宝哭了,你们一定要立刻跟着大哭,让妈妈有机会安慰你们好吗?”    直觉告诉凌娅,这个宝宝的存在,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两个姑娘点头,知道妈妈的意思,不能让别人发现宝宝的存在,必要的时候,她们两个要打掩护,这些她们都在书里看过的,知道的,肯定能配合好的。    于是,母女三人趁着别人不注意,跑去废弃堆边,捡了一个宝宝塞到了背包里。    浑身沾满沙土,脏兮兮的宝宝只有一点,背包里垫着毯子再塞进去,都没有把包填满,估计只有几个月大,然后旁边扔着一个包,上面系了个布条——她叫柏知,已经一岁了,如果可以,救救她好吗?还有,妈妈很爱她。    凌娅来不及细想,把宝宝和她身边的包带上,确定没有什么关于宝宝的东西落下,就带着孩子们返回队伍。    陶岸和陶汀继续缩进推车,借着掩护,偷偷的给背包里的宝宝喂了奶粉,不哭不闹的宝宝抱着奶瓶,边喝还边蹬蹬腿,很有力气的样子,让凌娅心底松口气。    既然决定要带走,那宝宝健健康康再好不过了。    好运还是很眷顾凌娅她们的,除了凌娅被单独检查了一下,她们很顺利的得到车厢角落的座位。    这节车厢除了几个跟着妈妈的孩子,差不多都是二十五岁到三十岁这个范围的女性,凌娅注意到,车厢的两端还有兵,她们这些人也都被采过血检查,看来,这些兵要找的人,是一个年轻女人,而且,还没有找到。    但这些,已经和凌娅没有关系了,列车很快开动,她们离开了塔尔,陶岸和陶汀趴在窗户上,看着倒退的风景,往妈妈身边蹭了蹭,坐了一会儿就和凌娅要去上厕所。    凌娅看着两个女儿抱紧背包,立刻就明白这意思了,她们想让宝宝透透气。    “麻烦让一下,我带两个孩子去趟卫生间。”基本上带孩子的妈妈,身边都有个背包,里面装着替换的衣物、纸巾、水瓶什么的,凌娅把背包带着,也不显得奇怪。    列车刚开动,卫生间没有什么人用,里面的空间还很大,陶岸和陶汀让妈妈把门扣好,立刻把背包拉开,让妈妈把宝宝抱出来。    “这是妹妹啊!”宝宝旁边扔着的背包里,是有不少纸尿裤和衣服的,凌娅现在就在帮宝宝换纸尿裤,旁边围观的陶岸和陶汀恍然,原来宝宝是妹妹~    凌娅在看到布条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宝宝是女孩,她和陶岸陶汀,“以后她当你们的妹妹好不好?”    “那宝宝有名字吗?”姐妹两个苦恼,总是宝宝,宝宝的这样喊,很容易叫成别人家的呢!    “有,她叫柏知,陶柏知。”凌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柏知的妈妈把孩子藏到废弃堆里,但既然决定把柏知带走,凌娅就会把她当成自己的责任的,家里的一员的。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