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八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 )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自己逃出学校还失去联系,这事怎么想都是要打屁股的那种, 柏知还想着自己惨兮兮的, 凌娅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可是, 看看这讨厌的自愈能力, 她都看不出受过伤了!    没等柏知想出点什么歪主意挣扎一下,三个孩子就被找到,顺着指令到达目的地的警察们也没有想到,嘿,这里有三个孩子?    救援这么快, 其实也和柏知有点关系,她折腾出来的爆炸没有伤到绑匪, 但声响和亮度已经足够引人注意, 这个废工厂离村子有一定的距离, 但大晚上这动静, 让村民们还是报了警。    爆炸不是个事, 不少警力出动,半途又发现被绑走的两个孩子发来的定位,增援的警车还在后面, 先头部队一分为二, 先确认孩子们的安全。    那边逃窜的六个绑匪也被村民们和警察抓了个正着, 夜色之中不少警车呼啸而过, 但这些都和柏知没有关系了, 警察们确认了她的身份,通知了凌娅之后,柏知就被一个女警官抱在了怀里。    三个孩子明显是受到惊吓,又被冻了很久,在家人出现之前,警察们也不敢贸然询问,就先让队里的女警官陪着孩子们。    勇敢了一把,此刻恨不得得意叉腰,嘚瑟一下的柏知,其实不太需要这种安慰,但两个男孩抓着她的校服不松手,看到警察也很排斥,让她走不开,一个不注意就被抱起来了。    实际上,三个孩子从外表看,柏知最凄惨,两个男孩除了穿着单衣,身上沾了点泥以外,就没有什么了,但柏知不一样,脸上被蹭的灰和黑色的机油,头发好像被烫了一下,发尾有点卷,衣服更是土和泥混合,手肘和膝盖的地方还有些擦破,一看就是摔跤了。    虽然警察们不清楚,这三个孩是怎么出现在一起的,但单看外表,柏知才像是被绑架的那个,另两个像是被顺带的。    女警官也知道两个男孩子身份不一样,一出事巴音的全部警力出动,他们局长都急的摔了好几个杯子;柏知却是巴音本地的孩子,家长发现孩子不见了,报警之后也只有两个警察去处理。    这么一对比,女警官安抚柏知的声音更温柔了。    被找到的时候正是半夜,坐在警车里,两个拽着柏知衣服的男孩子困意和疲倦涌上,有点撑不住的点头,柏知的精神很好,和女警官了一会儿话之后,就眼睛圆溜溜的等着见家人。    刚才警察姐姐已经了,等会儿她就能看到妈妈姐姐了,把柏知高兴的左扭右扭,全然忘记刚才她还在委屈巴巴,念叨着等会儿回家再哭的事情。    两个男孩的家人和凌娅得到消息,知道孩子接回来之后就开始焦急的等,凌娅没想到柏知也被牵扯到绑架案之中,她一时间又怕又急,陶岸和陶汀不肯回家睡觉,硬要一起等柏知。    于是,等女警官把柏知抱下车,她一眼就看到了妈妈和姐姐,炮弹一样的冲过去,柏知元气满满的和妈妈姐姐打招呼,然后,就被凌娅一把拎起来,照着屁股就开始打。    陶岸和陶汀也一边拿手帕给柏知擦脸上的灰,一边气的也过去拍两下她的屁股。    等等,这和想的不太一样啊!    好在,不疼。    柏知被摁在凌娅的腿上,照着屁股肉最多的地方揍,第一次揍孩子不太熟练,力道掌握的不好,拍上去只有声音不怎么疼,还让柏知抽空扭了扭,找个舒服点的姿势趴着。    一下子把凌娅气的眼前发晕,“陶柏知!”    “啊?”柏知茫然,打屁股她也没躲啊,怎么还不让调整一下位置了?    不服气的柏知想要扭过来身子,给妈妈姐姐看她的手肘和膝盖,虽然现在看不出来什么了,但是刚才摔倒了,可疼可疼了,手腕还肿了一个大包。    但还没有话,柏知就发现,妈妈和两个姐姐的眼泪,一滴接着一滴,掉在她伸过去的手上,凉凉的,让柏知控制不多的哆嗦了一下。    凌娅和陶岸陶汀都是性子软的人,善良好脾气,有的时候受点委屈也不会生气,哪怕柏知再调皮也没有对她高声的呵斥过,同时,也足够的好强和坚韧,若水却不弱,很少会掉眼泪。    相比之下,经常戏上来就嗷嗷哭的柏知,和漏水的哭包一样。    所以,柏知看到妈妈和两个姐姐掉眼泪的样子,都呆住了,也开始意识到,自己这次失踪真的是吓到她们了。    “对、对不起。”一咕噜从凌娅的腿上爬起来,柏知赶紧把手背在校服里干净的衣服上蹭干净,踮脚给妈妈姐姐擦眼泪,“我错了,妈妈,岸岸汀汀,你们不要哭了好不好?”    凌娅和陶岸陶汀一时之间情绪起伏过大,眼泪有点控制不住,想平复下来也需要缓一缓,看着柏知在她们面前急的团团转,纷纷把脸别开,对柏知表示,这一次的错误,不是那么容易原谅的。    柏知苦着脸,不对啊,这剧本没见过!    守诺、知难而进这种美好品质,经常掉线。    凌娅和陶岸陶汀再清楚不过柏知帅不过三秒的特质,在她点头答应跳级之后,当就把人拎去学校了。    不给陶戏精加载剧本的任何机会。    联邦近二十亿人口,幅员辽阔,年产才众多,巴音这种偏远的地方,也能见到几个,但校领导任职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抱着门框,爪子使劲甩,自己叫陶笨笨的才。    才不是家长单方面就行,柏知要通过学校的针对性考试才可以,凌娅把人带来没十分钟,出去接个电话的时间,柏知就开始搞事情。    陶岸和陶汀去帮柏知收拾书包了,姐姐又不在这里,控制柏知的力量再削减三分之二,陶柏知就深情的巴住门,耍赖她是陶笨笨。    很多时候,智商明显超越常人的孩子,社交能力或自理能力都不会太强,他们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与普通的社会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大脑发育的时候也有偏重,这种真正意义上的‘才’,总是有点能理解的缺陷,怕生、易怒或者敏感过度,接待的老师们也见过不少。    可是,柏知这种家长一不在,立刻跳起来巴住门,朗诵诗一样,深情的着她陶笨笨,对一年级的桌椅板凳,老师同学,粉笔黑板擦等等的不舍,请老师们等会儿不要拆散她和一年级。    有个年轻的老师差点没忍住笑,她是看出来了,不管这个家伙是不是才,情商一定是远超常人了,在陌生环境里和他们相处的很好,声情并茂的巴在门口还知道给自己搬个凳子坐,眼神清亮中气十足,显得活泼又戏多。    老师们接触的孩子不少,但柏知这种的实在少见,逗了几句之后凌娅回来,就看到柏知带着凳子立刻跑回原位,乖巧状的微笑。    正和老师们寒暄的凌娅眉头一跳,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让柏知过来和老师做一下自我介绍。    “老师们好,我是陶柏知,今年五岁,来参加三年级的跳级测验,希望老师们多多指点。”看看,得体又优雅,根本看不出刚才那个和一年级难舍难分的混蛋模样。    凌娅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让柏知带着书包先去考试,没看清老师们惊讶的表情。    这还能随时切换剧本?    没办法了,老师们也没有领悟她的意思,自己拿着铅笔开始写卷子的柏知表示很绝望,看来,她是必须要读三年级了。    看到自己没有再挣扎的余地,柏知就加快了答题速度,妈妈晚上去吃大餐,看来只有很多碗饭能拯救她脆弱的心灵了。    只有一个考生也不用监考,等在外面的老师们还没有两句话,就看到柏知拿着卷子出来了,分数当场出,满分。    让陶岸和陶汀带着柏知先去外边等她,凌娅和老师们确定了柏知的班级,道完谢离开,留下参与改卷的老师感慨,这卷子给初中生都不一定能满分,现在的才果然厉害。    跳级已成定局,柏知沮丧了三秒钟之后,立刻颠颠的挤到姐姐身边,虽然读书没自由,但姐姐很好啊,这么想想也挺好的。    凌娅的大餐也兑现了,其实这是两个男孩父母的感谢宴,三个孩子如何从绑匪手中逃去农田里依然是个谜,但柏知在里面绝对起着不的作用,这种救命之恩不可能不谢的,三家就这么聚在了巴音最好的餐厅。    之前凌娅和两家人是旧识,其实也不太准确,凌娅实际上是京都人,和两个男孩的妈妈曾经是校友,只不过关系也是见面点头而已,多年未见重遇在巴音,又有救命之恩要感谢,也是让人感慨。    齐轩和石杨,柏知可算是知道两个男孩的名字了,他们是表兄弟,一个八岁一个七岁,被解救成功后哪怕接受了心理辅导,还是受到了些影响,对身边的人包括父母的信任降低,冷着脸坐在桌边,但看到柏知却兴奋的站起来挥手。    他们还是有点模糊的记忆的,被柏知拖去安全的地方,黑暗之中挤在一起取暖,这种记忆实在太深刻了,让他们对柏知这个孩子,有着很高的亲近感。    凌娅和男孩的父母打招呼,三个校友坐在这里只能一句物是人非,要知道,凌娅当时可是校花,多少青年才俊心慕于她,但凌娅本人倒觉得没什么的,她也是因为些理由离开京都,现在的生活也很满足,出现在这里也是两家人盛情难却。    这是为了孩子们的宴请,家长们笑笑,柏知被围在中间,两个男孩想挨着她坐,两个姐姐也想挨着她坐,把她挤得想伸手去拿个吃的都够不到。    “弟弟,给你玩这个。”石杨现在还不知道柏知是女孩子,把自己带出来的玩具装满了一书包,现在想全部送给柏知。    齐轩也有礼物,也是自己喜欢的模型,还是特意定制的那种,要拿给柏知。    陶岸和陶汀皱着眉头,细声细语的反驳,“这不是弟弟,柏知是女孩子。”    怎么可能?两个男孩子不相信。    孩子对性别的认知还是很表面的,蓝色、短头发以及活蹦乱跳是男孩子,粉色、长头发以及安安静静是女孩子,想想躲在农田里时,镇定又勇敢的柏知,再看看今穿着熊套头卫衣,浅灰色运动裤,头发利落而蓬松的柏知,他们不相信。    终于摸到了桌上最近的一个蛋糕,柏知还没有往嘴里塞,就看到两个男孩子盯着自己的裤子。    出于礼貌,不明所以的柏知盯回去,也看着两个男孩子的裤子。    凌娅他们聊的也很融洽,准备让孩子们过来,于是,三个妈妈转头一看,就看到了这一幕。    京都是联邦最繁华的地方,有待凌娅解决的事情不少,陶岸和陶汀还能在家里呆着,柏知就不行了,老实了几就巴在阳台上,千言万语就是想出门。    正巧南齐知道柏知她们搬家,乐颠颠的跑来请客,凌娅想了想,婉拒了外出,但把柏知打包给南齐了。    于是,怀里抱着柏知,身上还背着凌娅给柏知准备的书包,南齐就美滋滋的出发了。    他正是事业上升期,在外面露个脸都能让粉丝堵上三条街,所以南齐空有一颗地主之谊的心,思来想去也不知道带柏知去哪里玩,干脆把人带去公司了。    “走,柏知,让你南哥带你去看大明星!”南齐是孩子心性,坐在车里就眉飞色舞的向柏知炫耀他的经纪公司,星海。    作为娱乐梦工厂的巨头之一,星海有着近三十年的历史,基本上是随着联邦文娱业兴起的大势而产生,旗下的签约艺人主要是影视圈和音乐圈的,还有很多合作的工作室,进了星海大厦,三四线明星随处可见,一线明星也有机会见到。    南齐作为当红流量,家里又和星海的高层有点渊源,直接带着柏知进了高层电梯,嘚瑟的介绍,哪层能去上声乐课,哪层有着舞蹈室,经常待在公司里的老师有多么厉害。    从大厅进来,柏知就被晃得有点眼花,大厦内部的装修颇具现代感和资情调,来往的基本上都是俊男美女,哪怕见多了凌娅和姐姐们的美貌,她也觉得很惊讶。    不过,没几分钟,柏知就在南齐的肩膀上软软的趴下了。    “大南齐,你们都这么厉害吗?”当明星可是很难的,柏知觉得自己要努力的路还有那么——长,没想到,这里都已经有这么多明星了呢!    南齐很快反应过来,柏知的明星标准,有点卡壳,“那个,也不是。”    本来想解释一下,当个明星没有那么难,现在长得不好能整容,资源不好能潜规则,人品不好还有水军和公关团队,圈子的大方向都有些浮躁和虚荣,哪还有人要当完科学家、舞蹈家和画家才出道的?能有个名校的本科学历,就能学霸人设不倒,让粉丝们吹很久了。    南齐家里是有些能力的,本身赋也不差,没有让他沾这些事情,但类似的事情他也是知晓的,明星早就不是二三十年前,苦练演技和唱功,甚至为了拍摄效果,敢往眼睛里塞彩玻璃的时代了,鱼龙混杂,纯凭良心。    可是,良心又总是被很多人第一时间舍弃。    但是,柏知的眼神很认真,爪子贴上电梯,好奇的望着经过的旁人,可能是练习生,可能是已经出道的艺人,也可能是公司的行政人员,但她的眼底,都带着几分羡慕和向往。    明星,可是很厉害的人呢!    突然间,南齐就不出什么解释的话了,沉默片刻,把柏知的爪子从凉凉的电梯上拿下来,认真道,“我们大部分人,都还在努力变成明星中。”    这么也没错,有乱七八糟的明星,就有努力追求梦想的明星,付出辛苦和汗水,想站在更大的舞台上,不能全盘否认。    “那也很厉害,当明星可是很辛苦的。”柏知深以为然的点点头,京都的教学质量比巴音高很多,允许跳级的要求也苛刻不少,哪怕能在巴音横着走的柏知,也在适应期付出了不的努力,回家也知道老老实实写完作业再看电视了呢!    南齐感动于柏知的纯真,觉得自己的思想水平都有了提升,孩子的视角简单又纯粹,让自己变得很优秀,自然而然被很多人喜欢才是明星,但现在的娱乐圈,很多都颠倒了因果,让不堪一击的假象迷惑着大众,也迷惑着自己,这么一想,南齐觉得自己的境界还有提升空间。    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话,被南齐发散思维想的那么有哲理,柏知看着大南齐突然激情澎湃起来,有点方的伸手去拍他的脸,这突如其来的戏份,她接不上啊!    而正是热血上头的南齐,取消了自己带着柏知到公司随便看看的计划,他是歌手出身,但这两年唱片业不景气,反倒是影视墙欣欣向荣,于是公司准备把他往电视电影这边推。    但演技这种东西,又不是凭空产生的,他之前的大学是标准的理工科,没有任何帮助,于是,公司给他请了专业的表演老师,让他先学一下。    可能是感悟程度不够,南齐上了几次表演课只觉得自己的尴尬症都要犯了,唱歌跳舞还可以,但把镜头怼到他面前,让他情绪变化或喜悦或难过,他就怎么也不适应,于是,每次的表演课他都是炸着毛去的。    现在抱着柏知,和扛炸♂药包去献身差不多,南齐一鼓作气,大步走向表演教室。    老师是个中年男性,话剧出身兼着大学的教授,来星海教课纯粹是人情,看到南齐来找他上课还有点诧异,他看得出南齐还没有开窍,每次上课和受刑一样,一到下课就咻的消失,没想到今提前来找他,咦,还带了个孩子。    鸡血上头的南齐准备迎难而上,拿下演技这个难题,哪怕老师今让他表演一块石头,他都会努力完成的。    学生状态不错,老师自然也乐见其成,理论部分时间不多,很快就开始到实践部分,刚还儒雅温和的老师瞬间入戏,演的是个挺经典的电影片段,帮派里的警方卧底被发现,生死关头为自己辩解。    戏中戏的情绪,很考验细微之处的变化,卧底本是个正直纯善的警察,因为任务在身潜伏在帮派之中,为了取得信任违心做了不少事情,手上也沾过鲜血和污泥,但在快要暴露的当口,他又要快速压下心底的慌乱,不能漏出任何惹人怀疑的地方,反倒像个心狠手辣的人。    南齐一听,眼前就发晕,等等,这个情绪是怎么表达来着的?老师先让他模仿,演过一遍之后他还是有些迷糊,这个难度不是给新手的吧?    一边抱着隔壁老师给她的瑜伽球在门口玩的柏知,也安安静静的凑过来,连瑜伽球滚远都没有发现,等老师演完一遍出戏,耐心的给南齐讲这里面的情绪变化,看着南齐仍旧晕圈的眼睛,有点想叹气。    但这个时候,柏知举手,引来老师的注意之后,就自然而然的动起来,完全就是老师刚才的动作,甚至连一些细微的手指捏紧,暗压眼尾的动作都学出来了,没有过分夸张,也没有情绪表达不足,恰到好处,明显就是通透了其意。    模仿,是表演的第一步,这一点,柏知做的满分。

    <>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