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八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磨面任务和做饭的劳动量实在太大,南齐是在其他爸爸的帮助下,才哆嗦着手臂完成任务的,想想下午躺在家里畅想的自己, 南齐都觉得脸痛。

    看看在旁边的床上, 被工作人员洗白白,已经睡着的柏知, 再看看自己汗湿的上衣,软成面条的四肢,南齐拿毛巾擦了擦脸,就爬上了自己的床,并生无可恋的发誓, 明早, 明早打死他, 他都不会早起的!

    这哪里是参加节目,这明明就是劳动改造。

    所以, 第二很早醒来,自己穿衣服洗漱, 还去院子里玩了一会儿的柏知, 半都没有等到南齐起床, 咦, 再不去领早饭, 就没有了。

    “早上好, 起床啦!”今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呢,昨晚上吃饱喝足,和伙伴疯玩,还被工作人员带去洗了个热水澡才睡下的,柏知休息的很好。

    南齐在柏知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现在却戏很多的装出一副‘刚被推醒’的模样,然后挣扎着起身,半途失败,颓然摔回去,哑着嗓子,声音颤抖,“柏——知——”

    完全呆住,柏知巴犹豫了半,学着凌娅平时的样子,在床边伸出爪子探南齐的额头,然后吓一跳缩回手,“好热,你发烧了?”

    如果让经纪人看到了,他肯定会很欣慰,南齐现在也是有演技的人了,只见他用万分不舍,却又无力病弱的模样,安慰着柏知,还一个劲的指责自己,他今不能陪柏知去领早饭了。

    “啊?可是任务卡上面,是爸爸们去比赛领早餐。”柏知十分感动,然后很冷静的想起了任务卡的内容。

    南齐挡住翘起的嘴角,继续引导,什么柏知很有担当,什么柏知一看就是有责任心的孩子,什么柏知最善良了,把柏知哄得笑眯眯,问他,“那我昨做的是不是很棒?”

    好想吐口血,但是,南齐为了今的早饭,忍。

    “是的啊,柏知昨做的特别好,特别照顾我。”可以,南齐努力戳亮了他所有的演技技能点了。

    “那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参加比赛领早餐。”柏知转身去旁边的床,把自己盖得农家红花绿底的厚棉被,仔仔细细的加盖在了南齐的身上,还拿了个水杯过来,压住了杯子边,大概是担心南齐蹬被子吧。

    至于为什么拿南齐的玻璃水杯,当然是因为,近啊!

    然后,柏知拿上南齐的任务卡,让他乖乖躺着,等她的早饭。

    “辛苦、咳咳、咳——辛苦柏知了。”看着柏知一点出门的背影,南齐不忘给自己收个尾。

    耶,完美!瞅着柏知离开,南齐立刻从两层厚被子里爬出来,太热了,本来就是拿热水给自己的额头增温,又盖着两层被子演了好久的戏,他也是很拼的。

    愉快的拍了拍枕头,南齐知道有工作人员跟着柏知,就愉快的继续睡觉啦!

    嘿,回去之后他一定要看这一段的播出,啧啧,肯定是满屏幕写满了演技二字。

    别看柏知蝉联着附近几所学的大哥之职,但实际上,她不太会和同龄人相处,反而,和成年人相处的很好,从昨她主动跑去和其他爸爸交换东西,就能看出来,她的这种交际能力和沟通能力了。

    再次代表着自己和南齐出现在任务点,几个爸爸都有些惊讶,今的任务时间太早了,其他孩子根本喊不醒,他们就自己来,没想到是柏知自己来的。

    “你南齐爸爸呢?”问话的是豆豆爸爸,他是个霸屏十几年的影帝,儿子是孩子里最大的,平时也很习惯早起,第一个发现柏知跑过来,走过去接她的同时询问。

    “早上好呀~他生病了,头很烫,我来代替他。”看着豆豆爸爸伸过来想牵她的手,柏知不明所以的给了一个击掌,“嗨?”

    不解风情的柏知蹦蹦跳跳的跑过去,和其他的爸爸也打了招呼,站到了第五个位置,准备开始比赛了。

    吸取昨的教训,南齐特意叮嘱柏知,不能交换他的劳动力,要亲力亲为才行。

    正巧,今早晨是考验爸爸们柔韧性的,别看柏知的个子最矮,但爸爸们下腰劈叉都僵硬的不行。

    无借力绷紧脚尖抬腿这个动作,其他爸爸还在为90°做努力,柏知和拿起假腿一样,唰的就把腿举起来了,首杀。

    下腰的同时用下巴去够篮子,其他爸爸基本上只能面朝,下巴根本没有做够这个动作,柏知不仅能下腰,还能用下巴把篮子往前推推,摆整齐,双杀。

    至于工作人员送来第三张任务卡的时候,其他爸爸看着跃跃欲试的柏知,纷纷把第一先让出来,“不比了不比了,第二到第五我们看着分一下就行。”

    这个真的比不过比不过,早知道柏知这么厉害,他们就把自家孩子从床上拎起来了。

    让孩子,去和孩子比拼韧带。

    篮子又大又沉,柏知不嫌重只是提着走路总是撞腿,就抻着手臂勾着篮子,让它离自己的腿远一点,快步走一会儿,再换手,让一直想帮忙提篮子的工作人员,白等了一路。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柏知停住了正准备兴冲冲往里走的步子,拐到了邻居家里,没一会儿,又拎着篮子回来。

    南齐听着门口的动静,立刻钻回花棉被里,继续虚弱状,眯着眼睛看着柏知把篮子放到桌子上,跑过来摸他的头,戏精上线,“咳、咳咳,嗓子好痛啊!”他看到早餐里有豆浆还有稀饭。

    “我去倒水。”拿上玻璃杯,柏知跑回桌边,不过没有倒水,也没有倒豆浆,而是从一个青瓷杯子倒出了些淡橙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当地的早茶吗?南齐闻了闻味道,有点像是麦茶的苦涩味,就半靠在枕头上,借着柏知的手喝掉了,然后愉快的开始吃早饭,一会儿喝稀饭,一会儿吃烧麦的,满足的不得了。

    等两个人都吃饱喝足了,柏知又伸过来爪子摸南齐的额头,很惊喜,“不热了,看来药茶是管用的!”

    喜滋滋的跑出去,柏知准备谢谢邻居家的奶奶,这是她特意借来的,专门治发烧的。

    咂了咂嘴,吃饱摸肚皮的南齐有点好奇,“药茶?哪里来的?”

    跟拍柏知的摄影师又出去了,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是出去了解了一下情况,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不打算详。

    但偏偏南齐追问,他只能坦白。

    村子里有些老人有个治高热的土法子,童子尿和一种虫粪粉混合冲茶,就是药茶,成品是没有什么异味的,柏知是昨听邻居家有人发烧,家里有药茶,早上特意去借了一杯,她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

    于是,这药茶治不治高热,没人清楚,反正,专治南戏精。

    虽然知道,童子尿和某些虫粪的确能入药,但是,根本就没有发烧,只是偷懒的南齐还是扶着门框开始吐。

    他发现了,柏知简直是无意识,都会坑他!

    好在表演老师不是体验派的拥护者,他觉得演技不分年龄,固然成年人能更好的体会感情,但孩子却多一份灵气,就像在场的两个学生,南齐已经上了多节课还没有进门,柏知就是玩瑜伽球的时候听了一耳朵,却在看完他的动作之后,能完整的演出戏的意来。

    有句话的没错,人和人的差距,可能比人和动物的差距还大。

    老师演了几段戏,看柏知都能跟上,满意的笑了笑,给旁边的南齐甩了一个眼刀,问他们两个,聊聊刚才的戏里面,人物在想什么。

    南齐是看过这部电影的,也知道刚才那个卧底的结局,从答案推原因,总会容易一点,“这个角色很悲剧,但也很伟大,最后为自己的心中正义牺牲,也值得。”

    表演老师点了一下头,让柏知。

    没前因没后果,就表演了几段片段,柏知反应了一会儿,才皱着眉头,“愤怒,还有点坏!”她有点不上来那种复杂的情感,就用比喻进一步解释了一下这个坏,是什么意思,“就像自己的杯子碎了,也想摔碎别人的。”

    “不错,的很好。”和刚才的点头不一样,老师居然为柏知鼓了鼓掌,在南齐一脸懵圈的表情中,叹口气,好歹还记得这才是自己的正经学生,就耐心的和他解释,“你刚才的答案太表面,家伙的反而深刻。”

    过刚易折,的就是这个卧底,心中的光明过于纯粹和极端,到了帮派之中为了伪装自己,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时,他只能强压心底的反感,催眠自己这只是暂时的,但他在几次被识破的危机之中,违心的做了更多的坏事,到最后,反倒是他这个好人,比坏人还坏。

    心有不甘,所以愤怒,但长期的两种极端情绪让这个角色,其实已经开始改变本性,恶人,不就是从开始为自己找借口,认为恶是理所当然开始的吗?角色最后的毁灭,并不是这个角色的主动牺牲,他是被动的,他是迷惑的,顿悟之中有着悔恨,也有着愤怒和破坏欲,善意和恶意在最后的时候交融,已经分不清自己立场的卧底,在生命最后一刻拖着其他人同归于尽,画了一个仓促的句号。

    这才是卧底角色的复杂性,可悲,却咎由自取,要不然,当年出演卧底的演员,也不会一举夺得最佳男配。

    南齐的,还是太表面,属于这个角色催眠自己的情绪,柏知的,却是这个角色真正的挣扎。

    哪怕知道这话有点打击人,但老师还是想,果然,分比努力更重要。

    南齐被老师细细的讲戏,柏知就没事人一样的跑去追自己的瑜伽球,她还是第一次见这种大版的皮球,拖着它跑来跑去的玩,留给南齐一个蹦蹦跳跳的背影。

    这么掰开来,南齐总算是知道自己的理解局限在哪里了,老师看他终于没有那么迷糊了,转了话题,问起柏知来。

    他带过不少学生,对柏知这种分派的自然欣赏,再加上这孩子很投他眼缘,自然就感兴趣起来。

    “哦哦,这是陶柏知,之前和我一起上节目,她是我家孩子。”南齐最大的优点就是心大,刚才只能演石头的郁闷立刻被甩在脑后,骄傲的介绍起柏知来,他也没有问过凌娅,默默的把柏知圈成自家孩子,可嘚瑟的开始炫耀。

    这个模样,和朋友圈晒娃的家长差不多。

    老师还是第一次见南齐在他面前这么多话,但听到南齐,家伙也想当明星的时候,有点收徒之意,但想想柏知才五岁多,还有太多的不确定,干脆折中,让南齐以后上课,可以把柏知带上。

    而且,老师觉得,在柏知的对比之下,能鞭策一下南齐的学习进度。

    南齐也有点惊讶,他当然知道这个老师有多么难请,刚才带柏知过来也只能让家伙在门口自己玩,没想到老师居然允许他带着柏知来上课,这、这剧情,简直就是‘陪朋友去面试结果自己被选上’的翻版啊!

    转头再看走廊边撒欢追瑜伽球的柏知,南齐觉得,自己像是主角旁边的弟,不不不,一定是错觉。

    告别表演老师,南齐带柏知去他的练习室,里面有着舞团在排练,都是熟人,他抱着柏知,柏知抱着瑜伽球,艰难的绕开障碍物,总算是进去了。

    门一开,音乐声就倾泻而出,领舞老师转头一看,嘿,这粉色瑜伽球成精了吗?自己长腿开门?

    等南齐放下柏知,领舞老师才发现南齐带了个朋友,和表演老师不一样,舞团里都是年轻人,自然也知道前阵子的热搜‘甜版恶魔’,一看到柏知真人,和见到爱豆的迷妹一样。

    身边都是哥哥姐姐,柏知仰头,满视线的大长腿,她拉了拉南齐的裤子,“大南齐,你要来上舞蹈课了吗?”

    “我是编舞,厉不厉害!”逃离演技这个话题,南齐就自信多了,他可是唱跳俱佳王,腰要得意的叉起来。

    什么breaking、house燥起来。

    南齐的舞团偏街舞系,舞蹈动作都很有力量,还有一些是武术的变形,利落又酷帅的动作,把柏知看的脑袋一点一点的。

    她只看过岸岸的芭蕾舞课,腰肢柔软,指尖上仿佛有月光的那种,这种摇晃的音乐声里恨不得让热血燃烧的现场,让柏知都快变成星星眼了。

    南齐跳出一身汗,故意凑过去拿汗滴柏知,旁边的姐姐们嫌弃的把南齐挤走,围在柏知身边和她话,还教她动作。

    尤其是里面两个不苟言笑的女舞者,之前还教过南齐一段时间,严格如冰霜扑面,但对柏知简直如春般温暖,鼓励的话一句接一句的,哪怕动作记错了,也是鼓掌夸很棒。

    南齐:“……”

    what?难道这种被体贴关怀的剧本,不应该是他拿的吗?

    什么人气王,舞台king都是骗人的吗?

    演技课上碾压他,被表演老师夸也就算了,练习室里他好歹也是视线焦点,柏知和鸭子学走路一样,动作笨笨的也能被夸?

    南齐觉得,自己弟的剧本都拿不稳了。

    没耽误舞团继续排练,南齐左臂夹着柏知,右手扛着瑜伽球,提前结束了星海的内部参观计划。

    今份的打击已经足够了,下次再下次再。

    柏知和猫差不多,被拦腰抱起的时候四肢放软,拉成液体的条状,被南齐夹起来也不嫌难受,还左扭右扭的四处看,还是遇到了南齐的经纪人,当面给了南齐一个白眼,把柏知救下来了,“你这是抱孩子还是卷被褥呢?”

    “林叔叔好。”柏知挥挥爪子打招呼。被林哥笑眯眯的抱起来,“现在快中午了,柏知饿不饿?”

    南齐带孩子不太熟练,整个上午就只给柏知喝了水,也不知道给柏知找点东西吃,要不是林哥来找他们,自己的三餐都从来没准时过的南齐,估计还会错过中午的饭点。

    于是,有着几千万粉丝的南齐,就抱着一颗瑜伽球,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和跟班一样。

    以前,他以为自己拿的是之骄子,贵公子人设的主角剧本。

    现在,他顿悟了。

    废材逆袭才是他真正的剧本。

    柏知问林哥,“林叔叔,大南齐为什么抱着大皮球突然跳起来了?”

    林哥回头扫了一眼,看着中二上头的南齐,抽抽嘴角,“没事,饿出幻觉了,等吃饱就没事了。”

    等三个人坐在餐厅,南齐看着旁边两个人面前的大餐,再看看自己面前的蔬菜沙拉,不禁发出灵魂般的质问,“为什么我就吃点草?”

    柏知面前除了餐前的甜点,大大的盘子摆满了桌子,而南齐的面前,只有一杯白水和蔬菜沙拉。

    林哥拿出手机,给南齐看了一下他的体重记录,“前我就有事出去了一,你胖了多少?”

    “没、没有啊,我那吃的鸡胸肉和沙拉啊!”南齐有点心虚,眼神开始飘。

    然后,听到林哥冷笑,“呵呵,连吃七碗,你到底是在减肥还是增肥?”想到他回来,助理哭唧唧的告诉他,实在是控制不住南齐,他一顿吃了七大碗鸡胸肉和沙拉,当晚就胖了两斤,林哥就恨不得把这个倒霉弟弟揍一顿,残酷的用叉子翻了翻,确定南齐的蔬菜沙拉里没有半点肉,量也只有一碗,他才收回视线,给柏知夹了几片石板烤肉,“来,柏知多吃一点。”

    五岁的孩子抱起来轻飘飘的,林哥刚结婚没多久,正准备要个孩子,看到柏知就有点父爱泛滥,不断地给家伙夹东西。

    柏知还特别给面子,和大胃王吃播一样,啊呜啊呜的吃个不停,好在林哥是见过柏知吃饭的,也不担心她撑着。

    啃草的南齐的心好痛,默默的拍了一张照片,发微博。

    南齐v:,我是不是你们最爱的人?[图片]

    粉丝们是知道南齐最近减脂增肌的事情的,看到他发微博的图片,是一碗蔬菜沙拉和旁边丰盛午餐对比的时候,正准备给爱豆么么哒的时候,突然发现,图片光线比较暗的地方除了经常露脸的经纪人大哥,还有个朋友,拿着勺子正在大口吃饭,是柏知?!

    于是,往常评论热榜都是什么南皇万岁、期待我们的king,最爱南齐之类的,全部都变成——

    我们要看柏知!

    南齐看看面前的草,再看看微博评论,拒绝和这个冷漠的世界相处了。

    林哥也是有微博的,平时的动态不多,都和南齐有关,看到南齐发微博他也登录上去看了一眼,结果就发现很多粉丝跑到他这里来,求脸熟,求直播,想看看柏知。

    没办法,这段时间刚好是南齐和柏知参加的那档亲子节目的最后一期,友们也找不到柏知的其他消息,正不舍着,看到南齐的照片立刻就嗷嗷叫了。

    柏知正扒着饭,看大南齐开始点手机,没一会儿,林叔叔也开始点手机,有点好奇,想凑过去看看手机里面有什么,但又不想离开碗,只能努力伸长脖子。

    林哥和凌娅打了个电话,得到同意之后,让南齐的直播号开了个房间,画面正是吃草的南齐和吃肉的柏知。

    和上次打电话直播不一样,柏知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出现在手机屏幕里,有很多字快速的滚动过去,南齐直播的次数多,熟练的和大家打招呼,结果被挤过来的友齐刷——脸往后一点,挡着我们柏知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