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八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手捏成拳头, 柏知揉揉眼睛, 不要慌, 不要急,总会有办法的。

    乱七八糟的想法涌现出来, 以前看过的电影画面也迅速的在柏知脑海之中闪现,什么开着车跳飞机, 什么半空中把螺旋桨打碎,什么主角穿着皮衣从爆炸的工厂之中走出,背后是火海,前方是战友。

    等等,爆炸?

    成年人看imax特效电影, 只觉得这是经费在燃烧,场面逼真节奏带感,但柏知是个演什么敢信什么的家伙,只觉得自己欠把枪和皮衣了。

    从车里溜下来, 柏知蹲下来从车底往光亮处看。

    卷帘门开着, 吃饭的绑匪们在车库右侧的灯下面,中间停着一辆车,大半在灯的范围里,半则在阴影之中, 然后, 在车的左边, 柏知就发现了堆着的汽油桶、散落的零件和麻绳若干,满意的闻了闻空气中略浓的汽油味。

    简直和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呢!

    深吸一口气,能抱起冰箱的柏知轻松的把两个人质挪出车里,放到院子门口边的破扁担里,还摆成方便扛走的角度,柏知就立刻转身跑回去。

    旧皮卡横堵了旧车库三分之二的位置,柏知把车钥匙拔下来,摸到cd盒里扔着的打火机,比划了一下距离,摇摇头,不行,太远了,汽油桶还是拧上盖子的,和电影里满地漏油的画面不一样。

    于是,不知道怕是什么感觉的陶大胆就顺着阴影,悄声的摸进车库,借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摆放,摸进去把汽油桶拧开横放,看着汽油流出浸湿了旁边的麻袋。

    手轻轻的把麻袋里露出的几粒玉米拨到一边,免得踩到发出嘎吱声,柏知边倒汽油边放轻呼吸,脸都涨的通红。

    这个旧车库在绑匪们发现之前,堆了几袋陈粮,破麻袋里还露出了一些玉米粒来,气味也不好闻,被绑匪们占用之后,就变成三辆车的维修地点,油桶和沾着黑色油斑的零件就是这么来的,不拉上卷帘门也是为了通风。

    这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却方便了柏知现在倒汽油。

    六个绑匪再怎么谨慎,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个五岁大的崽,正在使用国外大片的套路倒汽油,他们几个借着头顶的昏黄灯,分着锅里的肉汤,还展望了一下拿到赎金之后的生活。

    为了这一单,六个人踩点准备了快半年,买通了消息之后,蛰伏在这个破车库里也有快两个月的时间了,闻着这股汽油味早就不耐烦了,现在计划顺利完成了九成九,他们也忍不住发发牢骚了。

    为首的中年人呵斥了两声,让最年轻的两个家伙闭嘴,“赶紧吃,吃完我们就开车走,把这里弃了。”

    那边已经倒好汽油,浑身蹭的脏兮兮的柏知,正心翼翼的挪出车库,等彻底钻回黑暗,站在车库外的时候,她摸出打火机,脑补了一下电影情节里应该放的音乐和灯光,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三二一倒计时结束之后就丢。

    真实的爆炸还是和想象有些出入的,火瞬间就起来了,破旧的车库里灰尘很多,空间又相对密闭,连带着汽油立刻发生了爆炸的效果,柏知差点被热浪冲的没站稳,吓得立刻转身往外跑,空气都要烫到她了。

    而隔着一辆车,六个绑匪也吓了一跳,发现车库有火光,第一反应也是往外跑。

    可燃物不多,柏知倒了半的汽油,也只能让两个麻袋里的玉米粒变成爆米花,但声响还是不错的,把绑匪都唬住了。

    几个人还没有意识到柏知的存在,以为是他们有人的烟头没熄灭,点燃了旧麻袋,想先把车库里的车开出去,但看着皮卡堵住门,就骂了几句,让同伴赶紧先把皮卡开走。

    “不对啊,车钥匙呢?”准备把皮卡车开到一边的年轻人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下车的时候应该没有拔钥匙啊,转头一看,后座是空的,立刻喊了起来,“人跑了!”

    而这个时候,成功制造混乱的柏知已经举着扁担努力的跑远了,她的力气很大,但是身高不够,扁担根本抗不在肩上,只能双手高举,在黑暗之中一溜烟的跑远。

    她识路能力很强,知道附近路过了一片农田,再快的奔跑也是比不过汽车的,一旦绑匪开着车库里的车来追,柏知他们肯定会被发现的,于是,农田就是她的目的地。

    农村的路上也没有路灯,土路上面都是石子,上只有几颗星星,看不到路的柏知哪怕再心,跑的时候也被绊了一跤。

    扁担摔了出去,两个男孩在竹筐里没受伤,但柏知的膝盖和手掌全部被擦伤,尤其是右手先落地撑了一下,骨头扭到了,疼的柏知脸都皱起来了。

    疼,第一反应是想哭,可是柏知在夜风中哆嗦了一下,吸吸鼻子忍住了眼泪,身边没有妈妈和姐姐给她看伤口,哭不仅没用还耽误时间,身上又裹着一层灰的柏知立刻爬起来,把扁担举起来,皱着眉头继续跑。

    回家再哭,现在她要很勇敢。

    从路面上跳到农田里有个水沟,柏知又摔了一下,本来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胡乱用袖子抹了把脸,又委屈又生气的柏知瞪圆眼睛,拖着两个男孩藏进了农田的庄稼里。

    委屈是摔倒了,妈妈和姐姐不知道,她也没有人能撒个娇。

    生气是坏绑匪,让她现在还回不去,只能躲在农田里受冻。

    两个男孩被磕磕碰碰这么久,也恢复了意识,还没有清醒就被柏知捂住了嘴,哼,她看过好多电影,当然知道人质一出声就会被找到的定律。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农田里,但是,身边的陌生孩子总比绑匪更有安全感,两个男孩也意识到现在的情况紧急,在农田的庄稼里被虫子咬,被风吹,哪怕在发抖也不吭声。

    夜里实在太凉了,三个孩紧紧的挤在一起,两个男孩子年龄更大一些,大概能猜到是柏知救了他们,看着柏知冷静的模样,挨着她也镇定了很多,开始在身上找有没有能联络父母的东西。

    而勇气来源柏知,实际上却在走神,又饿又累手也好痛,她想妈妈也想两个姐姐。

    不过,难过之余,柏知还不忘把眼泪攒住,她要留到回家再哭。

    节目拍摄的时候,工作人员就已经知道柏知是个很有梗的孩子,浑身都是话题点,但在剪辑的时候,他们发现一件更好玩的事情。

    那就是,柏知喜欢谁,就会跑去和谁嘚嘚嘚的话,知道的她,不知道的她就瞎。

    嗯,一本正经胡八道的家伙。

    南齐的性格阳光开朗,但反射弧比较长,有的时候过于慢热,在节目中的亮点不多,但是,遇到柏知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南齐身上的亮点就剧增。

    对国情不了解,南齐就听着柏知安利乡村剧,还认真的把参加乡村剧当成自己的奋斗目标;

    没摘过茶叶,南齐就听着柏知瞎扯采茶,什么需要露珠刚刚滚落的清晨,洗干净胡须的大爷穿戴好纱衣,用唇轻轻的采摘柔嫩的茶叶,沾过口水的,才是好茶。

    没见过农村孩子放牛,南齐就挺柏知瞎编剧本,什么村子里为了孩子身体更强壮,就把牛奶往孩子的头上擦,让母牛以为这也是牛犊,让孩子和牛呆在一起就能强身健体。

    半真半假的,把南齐骗得团团转。

    播出这一段的时候,节目组的后期累坏了,柏知胡一张嘴,他们解释跑断腿,基本上柏知一句,后期就要解释一下,这里面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要不是有这些文字,估计不少观众也要像南齐一样,对柏知的话信以为真。

    哪怕这样,还有一些弹幕发出灵魂的叩问。

    ——这真的是假的吗?可是我为什么这么愉快的就相信了?

    ——哈哈哈,柏知的表情好认真,要我是南齐,我也信啊!

    ——噗,想知道柏知的家长每都给她看什么节目和书,这种民俗故事加神话,外加胡八道的改编,真的很有可信度啊~

    虽然观众们配着后期乐得不可开支,但是,拍摄画面里的南齐完全的一个傻白甜,柏知什么,他就信什么,大一很愉快的相处起来,午睡之前,柏知充当南齐健身器材的画面,也看着很有爱。

    然后,南齐睡醒,就发现手臂废了。

    软绵绵的,肌肉酸痛发涨,拳头都握不紧,柏知懵圈的看着南齐,南齐懵圈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好像不太能接受,自己这么弱?

    弹幕快要笑疯过去。

    ——看南齐就没有带过孩子,孩子的体重,不能按照正常公斤数算的。

    ——是的,我姐的孩子还不到一岁,抱上半个时我就手臂开始酸!

    ——哈哈哈,南齐应该是肌肉拉伤了,五岁的孩子还是有一定重量的,举过头顶这种锻炼法,健身达人也撑不住多久啊~

    这个意外让众人措手不及,南齐的大头像上面就标上了‘下午暂时缺席,专心养手臂’的状态,柏知自己去参加任务。

    分别的时候,南齐本来是想叮嘱一下的,但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这种路痴好没有底气,只能坐在柏知身边,让她走路慢点别摔倒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向其他爸爸或工作人员求救。

    睡醒之后,柏知有点饿,工作人员给她切了一碗水果,还淋了些酸奶,她正在拿勺子挖着吃,南齐叮嘱着叮嘱着,就直勾勾的看着水果块,清了清嗓子。

    “嗯?”柏知抬头,看着南齐的表情,反应过来,挖了一个苹果喂给南齐。

    “哎呀,谢谢~”美滋滋的一大口,南齐最近要上镜,经纪人对他的体重控制很严格,像这种加餐的果盘,是不能吃的,只能蹭柏知的水果。

    这件事情柏知也知道,刚才经纪人林叔叔还给她解释了,大南齐吃水果就会胖脸,要减肥就不能吃,所以水果让她自己吃就行。

    于是,南齐再次盯着菠萝块时,柏知就把碗往一边藏了藏,很正直的挡住南齐的视线,“刚才林叔叔,你不能再吃了,会胖。”

    吃了一块苹果之后,南齐更馋了,支着两个不能动的手臂,悄声的撺掇,“没事的,只有一块菠萝,不会胖的。”

    把菠萝叉起来,柏知觉得南齐很可怜,“看来减肥很痛苦,连水果都不能吃。”

    南齐忙点头,对对对,所以把菠萝给他吃一口吧!

    “还好我不胖。”柏知松口气,把菠萝全塞进嘴里,吃掉了就不会让南齐眼馋了。

    就是这么贴心。

    南齐:“……”

    ——哈哈哈,我以为柏知要把菠萝块给南齐吃,没想到啊呜一口塞自己嘴里。

    ——还好我不胖,这句绝对扎了南齐的心,23333

    ——大家好,我今要从南家正式脱粉了,现在我是柏知粉~

    望着空碗,南齐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好在他今下午能休息,没吃到菠萝也没有关系!

    没有任务做,就开始给自己找乐子的南齐,就晃晃悠悠的去休息了,一会儿躺在树下憩一下,一会儿到路边和村民聊聊,整个人过的十分悠闲。

    但是,这只是镜头里的画面,主镜头拍摄的是柏知他们这边的任务,一派热闹的比赛场景之中,有个把竹篮子扣在头上,晃晃悠悠的划水王。

    正是柏知。

    别人摘蘑菇,她爬树,别人采莲藕,她抓鱼,不仅自己全程划水,还一个劲儿劝其他孩子划水,孩子特别容易玩到一起,于是,整个泥潭里,爸爸们不仅要挖藕,还要时不时抓一下乱窜的孩子。

    柏知不怕生,其他爸爸拿沾着泥巴的藕逗她,她也不躲,笑嘻嘻的跑去接,等游戏结束之后,别的爸爸身边都有很多藕,她身边就只有一条泥鳅,和拿着当玩具的半截藕。

    对比太明显,弹幕也有点紧张,这应该要哭了吧,别的孩子有爸爸也有蘑菇和藕,只有柏知自己什么也没有,不点站在夕阳的光晕下,影子拉的长长的,看着别人的爸爸,眼睛圆溜溜的。

    节目组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柏知提着空篮子终于反应过来,她们晚上要没有饭吃了。

    其他爸爸已经准备给柏知匀点东西了,孩子不懂游戏规则很正常,整个下午都很乖已经是表现良好了,但柏知没有闹也没有哭,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花脸,蹬蹬蹬跑到其他爸爸那里,主动提出一场交换。

    此时,不知情的南齐还晃晃悠悠的躺着,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于是,柏知愉快的把南齐坑了,拖着桶就往家里冲。

    来啊,互相伤害啊~

    哪怕第三期只播出了一半,她也是火了。

    不仅仅是连夜上了微博热搜前五,和她有关的金句、表情包也都开始刷屏。

    和别人恨不得截成扭曲状的表情图不同,柏知的表情包只有一张,表情乖的像使,但是,配的文字确是——你的恶魔已经上线。

    因为每次柏知无意识坑南齐的时候,表情都这么乖。

    见过调皮捣蛋的孩子,见过懂事体贴的孩子,观众们还是第一次见柏知这种,复杂又立体的性格,她高冷吧,在熟悉的人面前就是话痨,她调皮吧,这家伙简直是送温暖分队队长,她乖巧吧,被坑的南齐第一个跳出来反驳。

    最后,还是友想了想,亲切的称柏知为,甜甜的恶魔。

    坏坏的,却又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可爱。

    而且,还有友把柏知无意识坑南齐的片段全部截出来,做了新的鬼畜视频,点击量速增,连南齐的粉丝都涨了不少。

    在这之前,不少人都认为南齐是个靠脸吃饭的鲜肉,平时唱唱歌跳跳舞也不算特别,又酷又坏的,有的时候粉丝喊‘南皇’的时候,都能把路人尴尬一脸,但是,在节目播出之后,南齐的傻白甜本质就彻底藏不住了,反倒是吸引了很多粉丝来。

    凌娅也没有想到节目播出之后,柏知受到这么多的关注,之前节目组还提醒她,要不要给柏知开一个微博账号,但她不太会打理这些,也就没有在意。

    但是,想多看看柏知的友们搜索了一圈,都没有见到和姑娘相关的账号,于是纷纷跑去找南齐和节目组,想看柏知,敲碗的想看柏知。

    身为当红鲜肉,打开评论和艾特,发现一半都不是问自己的,南齐的心情很复杂,跑去找凌娅姐,问她要不要帮忙。

    不只是友在找柏知,还有不少经纪约来找她,想邀请柏知参加节目或是演演戏,当个童星,凌娅不怎么上,也不太清楚柏知为什么就红了,但她比较在意的是,柏知真的想走这条路吗?

    看完电视之后,柏知就愉快的跑去厨房找吃的,拿到客厅和两个姐姐分着吃,刚才看到电视里自己的兴奋劲儿已经过去了,姐姐们去写作业,她就拿着纸笔趴在旁边画画。

    凌娅过来问她的时候,柏知还很茫然,“啊?什么是当明星啊?”

    想了想,凌娅把柏知抱去书房,用电脑搜了几个视频,都是她这种不关注娱乐圈的,都知道的巨星演唱会或是获奖片段,岸岸和汀汀也跑过来,凌娅把电脑放在地毯上,全家人开始看视频。

    边看,凌娅边解释,明星大概就是这种闪亮亮的职业,但是,也很辛苦很累,有人喜欢你就会有人讨厌你,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人盯着你。

    柏知本来还吃着葡萄,看着看着,就忘记手上的动作了,她记不清别的镜头了,只记得舞台中央跳出来一个人的时候,台下的无数人发出尖叫和呐喊,甚至有一些人都激动的哭了出来,疯狂的在喊着口号,为台上的人加油。

    一人出现,万人呐喊。

    原来,明星是这样的?柏知觉得自己的后背和过了电一样,向往又渴望。

    三个孩子里,岸岸和汀汀对视频里的画面没有多大的感觉,看热闹一样看完就移开了注意力,只有柏知盯着屏幕,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眼神亮晶晶的,视频播放结束都不舍得移开眼睛。

    下意识哆嗦了一下,柏知傻乎乎的看着妈妈,指着电脑屏幕,“这个好棒啊!”

    一看柏知的这个表情,凌娅就知道,完蛋了,这家伙喜欢,而且,是特别的喜欢,激动的额头都有点冒汗。

    伸手把柏知的头发理了理,凌娅没有立刻表态,反而提出一个关键问题,“柏知,想当明星就需要很多人喜欢你,而只有优秀的人,才能被别人喜欢。”

    从多种角度考虑,凌娅并不太希望柏知在这个年纪就接触这些东西,平时和南齐他们接触一下可以,但演戏和参加其他综艺节目就算了,可孩子的热情是需要保护的,所以,她就开始不着痕迹的挖坑。

    “优秀的人?”柏知抓抓脑袋,什么是优秀的人啊?能吃很多饭,跑的很快嘛?那她可以啊!

    “岸岸和汀汀,优秀的人是什么样的?”凌娅没有直接回答,让大女儿们。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