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八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就算这个妹妹看着不太像女孩子, 身为男孩子怎么能这么不礼貌?!

    柏知茫然的看着齐轩和石杨被妈妈捞走, 不在意的收回眼神,终于找到空隙能把手里的蛋糕塞嘴里了。

    害羞?矜持?不存在的!

    既然是感谢宴,齐家和石家也是拿出诚意的, 连厨师都是特意从京都请来的, 手艺极佳,让柏知很快就把齐轩石杨忘在脑后,坐在姐姐中间吃饭。

    没办法, 她有点太只了,手短不好夹菜,踩在凳子上又不太礼貌,陶岸和陶汀就来帮她。

    她们两个是普通饭量,喝点甜汤吃几口菜,再夹两个烤排骨就吃饱了, 没有从头吃到尾不停的柏知战斗力这么强, 所以, 就开始照顾柏知, 帮她夹喜欢吃的东西。

    齐轩和石杨趁妈妈不注意,又都挤过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吃口饭, 主要是来和柏知话。

    “柏知, 你要不要和我们去京都上学?那里可好了, 我们学校还有电磁车。”孩子表达喜欢,就是想凑在一起,齐轩和石杨都是京都人,读的私立学校,哪怕是学,也有一些和电磁、智能化相关的兴趣组,两个男孩子看柏知收下了他们的模型,就连忙推荐。

    “电磁车?”柏知的眼睛唰的亮起来,“那有没有机器人?”

    少儿频道每周末都会播出一些青少年兴趣大赛,发明设计和机器人都是热点,柏知才看过一场机器人之间的足球比赛,到电磁车,第一反应就是比赛的机器人。

    两个男孩忙点头,“有的,之前还出现了会跳舞的机器人呢!”

    这些兴趣组的开展都是极为耽误时间和耗费金钱的,也就是齐轩石杨他们这种非富即贵的私立学校,有这个条件开展这样的兴趣组,柏知听着他们到轨道赛车模型、智能分拣机器人和悬浮盘之类的东西时,羡慕的眨巴眼睛。

    普通的学根本没有这个条件,陶岸和陶汀听了之后,也有点好奇的凑过来,“那你们也上兴趣班吗?”

    “我学钢琴,杨杨学架子鼓,老师会隔来上课。”齐轩点头,他们除了学校的兴趣组,家里也会让他们学点东西的。

    陶岸和陶汀一个在学舞蹈,一个在学绘画,听到这里,也进入了话题,和两个男孩子分享了一下自己的学校。

    对比很明显,齐轩他们的学校师资力量雄厚又先进,单外语课程,就有英、法、德三种,更别各自学校引导的兴趣组,连插花和烹饪都包括,自然而然,基础学科的作业量就会变得精简,起码齐轩他们是没有把课文抄三遍这种作业的。

    陶岸和陶汀她们的学校相比之下,还是很主流的,老师和家长都很重视分数,基础学科的教学量和作业量都很大,课余时间基本上也都有兴趣班要去上,时不时还有什么古诗词比赛、绘画大赛,家长们会带着孩子们去开开眼界,当然,这些兴趣也都是为学习生活服务的,烹饪这种的,想都不要想。

    两所学校不能是好坏,只能是适合的学生群体不一样,柏知他们的学校在巴音是重点,不少家长攒钱想把孩子往里送,以求以后读好初中,好高中再考好大学,齐轩他们的学校在京都很有名气,普通家庭根本负担不起,基本上被中上阶层的家长垄断。

    但这些是成年人考虑的问题,四个孩子的年纪差不多,对彼此的校园生活还挺好奇的,聊了一会儿,还觉得挺有趣的。

    然而,重点永远歪的柏知,放下自己的杯子,用手撑着脸颊,很认真的问,“那你们放学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因为是校方组织,会留学生们在学校参加不同的兴趣组,所以正式放学的时间很早,如果当完成课程任务,能更早的放学,等齐轩完这句,就看到柏知整个人都亮起来了。

    “姐姐,我们去上这个学校好不好?”跳级算什么,柏知想跳学校。

    她很容易在低效率的重复动作中感到厌烦,低年级的老师又要加强学生们的记忆,讲课和布置作业的时候,都会要求‘多遍’,柏知逃学就和这个有关,她不明白,老师们为什么反反复复的要念叨同一件事情,就不能快速的继续讲吗?

    虽然凌娅和她解释过,不是所有朋友都能看一遍就记住,老师们要照顾大部分的朋友,但柏知还是想争取,自己完成任务就能自由离开的权利。

    可现实是,一年级实现不了,三年级估计也实现不了。

    所以,心灰灰中的柏知一听到齐轩他们起自己的学校,突然有点心动,觉得这个学校不定可以。

    凌娅和两个校友相谈甚欢,直到孩子们困了才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分别,回到家,陶岸和陶汀去洗漱准备睡觉,困得脑袋一点一点的柏知抱紧妈妈的腿,迷迷糊糊的念叨着挂在自己心上的事情。

    “妈妈,我有话。”正巧,凌娅也有话,不过她让柏知先。

    柏知想问问妈妈,能不能去读齐轩石杨他们的学校。

    但是,完这句话时候,看到了凌娅有点惊讶的表情。

    “妈妈?”

    “柏知,你真的想换一个学校读三年级?”凌娅眉头微扬,眼神有点复杂的抱起柏知。

    忙点头,柏知想想齐轩他们的话,忙表示自己有一颗坚定向学的心。

    她爱学习,谁也不能拦着她学习。

    比柏知想的更顺利,凌娅居然没怎么犹豫,就答应她认真考虑一下这件事情。

    耶,眼睛笑成咪月亮,达到目的的柏知软软的趴在妈妈的肩膀上,有点好奇,“妈妈,你刚才是不是想和我什么啊?”

    “妈妈刚和两个阿姨聊了聊,觉得你之前跑出学校,可能是不太习惯学校的约束。”凌娅伸手捏捏柏知的后颈,“所以,妈妈本来打算,让你再在家里玩两年,七岁以后再去读书。”

    “但是,既然你挺喜欢齐轩他们的学校,妈妈就去看看,也让岸岸和汀汀去看看,喜不喜欢那里。”

    边边往卧室走,凌娅准备把身上这只睡猫送去床上,结果,就看到柏知猛地坐直腰,眼睛瞪得溜圆,“妈妈,你刚才什么?”

    “岸岸和汀汀喜不喜欢那个学校,看你们的意见。”

    “不是不是,再上面一句。”柏知有点急,也不瞌睡了。

    “哦,妈妈原本想着,要不然再让你在家里玩两年,七岁之后再去学校,但现在你挺喜欢齐轩他们的学校,也挺好的。”

    柏知哇——的一声哭出来,妈妈,她刚才在梦话,她没有喜欢的学校!

    万恶的学校!

    柏知是个不太寻常的孩子,有的时候重点是不太寻常,有的时候重点是孩子。

    现在这种情况下,除非她是一拳打碎行星的超能力者,否则,五岁大的孩子面对六个成年绑匪和两个昏迷的人质,立刻就能想到妥帖的应对方法才是不正常。

    手捏成拳头,柏知揉揉眼睛,不要慌,不要急,总会有办法的。

    乱七八糟的想法涌现出来,以前看过的电影画面也迅速的在柏知脑海之中闪现,什么开着车跳飞机,什么半空中把螺旋桨打碎,什么主角穿着皮衣从爆炸的工厂之中走出,背后是火海,前方是战友。

    等等,爆炸?

    成年人看imax特效电影,只觉得这是经费在燃烧,场面逼真节奏带感,但柏知是个演什么敢信什么的家伙,只觉得自己欠把枪和皮衣了。

    从车里溜下来,柏知蹲下来从车底往光亮处看。

    卷帘门开着,吃饭的绑匪们在车库右侧的灯下面,中间停着一辆车,大半在灯的范围里,半则在阴影之中,然后,在车的左边,柏知就发现了堆着的汽油桶、散落的零件和麻绳若干,满意的闻了闻空气中略浓的汽油味。

    简直和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呢!

    深吸一口气,能抱起冰箱的柏知轻松的把两个人质挪出车里,放到院子门口边的破扁担里,还摆成方便扛走的角度,柏知就立刻转身跑回去。

    旧皮卡横堵了旧车库三分之二的位置,柏知把车钥匙拔下来,摸到cd盒里扔着的打火机,比划了一下距离,摇摇头,不行,太远了,汽油桶还是拧上盖子的,和电影里满地漏油的画面不一样。

    于是,不知道怕是什么感觉的陶大胆就顺着阴影,悄声的摸进车库,借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摆放,摸进去把汽油桶拧开横放,看着汽油流出浸湿了旁边的麻袋。

    手轻轻的把麻袋里露出的几粒玉米拨到一边,免得踩到发出嘎吱声,柏知边倒汽油边放轻呼吸,脸都涨的通红。

    这个旧车库在绑匪们发现之前,堆了几袋陈粮,破麻袋里还露出了一些玉米粒来,气味也不好闻,被绑匪们占用之后,就变成三辆车的维修地点,油桶和沾着黑色油斑的零件就是这么来的,不拉上卷帘门也是为了通风。

    这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却方便了柏知现在倒汽油。

    六个绑匪再怎么谨慎,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个五岁大的崽,正在使用国外大片的套路倒汽油,他们几个借着头顶的昏黄灯,分着锅里的肉汤,还展望了一下拿到赎金之后的生活。

    为了这一单,六个人踩点准备了快半年,买通了消息之后,蛰伏在这个破车库里也有快两个月的时间了,闻着这股汽油味早就不耐烦了,现在计划顺利完成了九成九,他们也忍不住发发牢骚了。

    为首的中年人呵斥了两声,让最年轻的两个家伙闭嘴,“赶紧吃,吃完我们就开车走,把这里弃了。”

    那边已经倒好汽油,浑身蹭的脏兮兮的柏知,正心翼翼的挪出车库,等彻底钻回黑暗,站在车库外的时候,她摸出打火机,脑补了一下电影情节里应该放的音乐和灯光,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三二一倒计时结束之后就丢。

    真实的爆炸还是和想象有些出入的,火瞬间就起来了,破旧的车库里灰尘很多,空间又相对密闭,连带着汽油立刻发生了爆炸的效果,柏知差点被热浪冲的没站稳,吓得立刻转身往外跑,空气都要烫到她了。

    而隔着一辆车,六个绑匪也吓了一跳,发现车库有火光,第一反应也是往外跑。

    可燃物不多,柏知倒了半的汽油,也只能让两个麻袋里的玉米粒变成爆米花,但声响还是不错的,把绑匪都唬住了。

    几个人还没有意识到柏知的存在,以为是他们有人的烟头没熄灭,点燃了旧麻袋,想先把车库里的车开出去,但看着皮卡堵住门,就骂了几句,让同伴赶紧先把皮卡开走。

    “不对啊,车钥匙呢?”准备把皮卡车开到一边的年轻人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下车的时候应该没有拔钥匙啊,转头一看,后座是空的,立刻喊了起来,“人跑了!”

    而这个时候,成功制造混乱的柏知已经举着扁担努力的跑远了,她的力气很大,但是身高不够,扁担根本抗不在肩上,只能双手高举,在黑暗之中一溜烟的跑远。

    她识路能力很强,知道附近路过了一片农田,再快的奔跑也是比不过汽车的,一旦绑匪开着车库里的车来追,柏知他们肯定会被发现的,于是,农田就是她的目的地。

    农村的路上也没有路灯,土路上面都是石子,上只有几颗星星,看不到路的柏知哪怕再心,跑的时候也被绊了一跤。

    扁担摔了出去,两个男孩在竹筐里没受伤,但柏知的膝盖和手掌全部被擦伤,尤其是右手先落地撑了一下,骨头扭到了,疼的柏知脸都皱起来了。

    疼,第一反应是想哭,可是柏知在夜风中哆嗦了一下,吸吸鼻子忍住了眼泪,身边没有妈妈和姐姐给她看伤口,哭不仅没用还耽误时间,身上又裹着一层灰的柏知立刻爬起来,把扁担举起来,皱着眉头继续跑。

    回家再哭,现在她要很勇敢。

    从路面上跳到农田里有个水沟,柏知又摔了一下,本来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胡乱用袖子抹了把脸,又委屈又生气的柏知瞪圆眼睛,拖着两个男孩藏进了农田的庄稼里。

    委屈是摔倒了,妈妈和姐姐不知道,她也没有人能撒个娇。

    生气是坏绑匪,让她现在还回不去,只能躲在农田里受冻。

    两个男孩被磕磕碰碰这么久,也恢复了意识,还没有清醒就被柏知捂住了嘴,哼,她看过好多电影,当然知道人质一出声就会被找到的定律。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农田里,但是,身边的陌生孩子总比绑匪更有安全感,两个男孩也意识到现在的情况紧急,在农田的庄稼里被虫子咬,被风吹,哪怕在发抖也不吭声。

    夜里实在太凉了,三个孩紧紧的挤在一起,两个男孩子年龄更大一些,大概能猜到是柏知救了他们,看着柏知冷静的模样,挨着她也镇定了很多,开始在身上找有没有能联络父母的东西。

    而勇气来源柏知,实际上却在走神,又饿又累手也好痛,她想妈妈也想两个姐姐。

    不过,难过之余,柏知还不忘把眼泪攒住,她要留到回家再哭。

    官方信息是塔尔的地质活动频繁,火山喷发会有致命物质飘散在空气中,所以塔尔全员撤离,凌娅住的地方比较偏,附近的几家人知道这个公告的时候,时间已经过去了四。

    “岸岸,汀汀,我们要搬家了,时间比较紧急,一定要跟紧妈妈好吗?”跑回家之后凌娅也顾不上别的,蹲下和女儿们嘱咐。

    陶岸和陶汀是一对四岁的双胞胎,两个人都很乖巧懂事,有些被外面的嘈杂声吓到,但还是拉紧了对方的手,穿好外套带上帽子,紧紧的跟着妈妈。

    她们住的地方很简陋,也没有什么好带走的,凌娅收拾了一个背包就装满了,一手一个女儿赶紧追上了离开的队伍。

    母女三个人穿着灰扑扑的外套,头发也乱七八糟的,在周围因为突发的撤离而慌张怒骂的人之中,一点也不显眼,凌娅还弄来一个推车,让两个女儿坐进去,勉强跟在队伍的末尾。

    两个姑娘有点害怕,缩在车里变成一团,还知道拿出水壶来,让凌娅喝点水,年轻的妈妈很敏锐,看着周围全副武装的兵,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这不像是在护送民众撤离,更像是在找些什么。

    但她什么也没有,喝完水趁着队伍休息,带着两个女儿吃点东西,去周围方便一下,危急时刻女人和孩可是谁都能欺负的弱势群体,凌娅很警惕,整个神经都是紧绷的。

    好在这支撤退的队伍里人数不多,刚才还很多的兵很快就撤离了,凌娅刚想带着女儿回到推车,准备准备继续赶路,就被陶岸和陶汀悄悄的拉了拉袖子。

    “妈妈你看,有个宝宝。”两个孩子在妈妈身边,就很安心,还有心情四处看看,姐妹两个眼睛尖,很快就看到不远处的废弃堆里面,好像有个宝宝,只不过是被破袋子和报废的电器外壳遮住了一大半,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凌娅之前也看到了附近的废弃堆,塔尔也没有什么正规的环卫公司,生活垃圾还好处理,就是这种大体积的废物没地方送,干脆就堆在一起扔到戈壁里,大部分都是些不容易腐烂的化纤或塑料,没什么特别的。

    只不过,里面居然有个孩子?

    顺着女儿的提示,凌娅这才发现点不对劲,乱七八糟的杂物堆里,的确有个灰扑扑,时不时还轻轻动一动的家伙,的一点,但不仔细看,还真的发现不了这是个活物,和旁边被风沙吹起来的空袋子差不多。

    这个时候,在废弃堆里的孩子,应该是被父母抛弃的吧?凌娅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看看,如果不是在紧急撤离,她肯定会过去的,但现在,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养活两个女儿的同时,再多加一个家伙,而且,凌娅想到刚才那些冷冰冰的兵,就更犹豫了。

    陶岸和陶汀不知道妈妈在想什么,姐妹两个有点担心,宝宝的动静越来越,会不会出事啊?

    暗自咬牙,凌娅蹲下来请求两个女儿帮忙,“岸岸,汀汀,我们去看看那个宝宝好不好?但是,你们两个要帮帮我,把宝宝藏在背包里,不要让别人发现好不好?如果宝宝哭了,你们一定要立刻跟着大哭,让妈妈有机会安慰你们好吗?”

    直觉告诉凌娅,这个宝宝的存在,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两个姑娘点头,知道妈妈的意思,不能让别人发现宝宝的存在,必要的时候,她们两个要打掩护,这些她们都在书里看过的,知道的,肯定能配合好的。

    于是,母女三人趁着别人不注意,跑去废弃堆边,捡了一个宝宝塞到了背包里。

    浑身沾满沙土,脏兮兮的宝宝只有一点,背包里垫着毯子再塞进去,都没有把包填满,估计只有几个月大,然后旁边扔着一个包,上面系了个布条——她叫柏知,已经一岁了,如果可以,救救她好吗?还有,妈妈很爱她。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