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七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一点也不顾忌大人的颜面, 南齐猛点头, “而且, 我方向感不好。”

    按理, 身强力壮的鲜肉, 正是能跑能跳的时候, 不应该在前两期垫底,但他方向感太差, 别的爸爸跑五十米就完成目标, 南齐能带着摄影师跑个两千米, 然后迷路。

    陶岸和陶汀也是出门就不知道方向的, 柏知理解的点点头,“那你跟着我吧,我来带路。”

    节目组也没有给他们村子的地图,别的组都已经出发一会儿了,只有柏知和南齐还留在出发点, 这时,跟拍导演了一下, 已经有两个组完成了一半任务,他们要赶紧出发了。

    完蛋了, 又要住最差的房子了, 南齐表示很绝望, 跟着柏知往前走。

    “这个村子的墙, 很新还很漂亮啊!”柏知指了指路边,和南齐分享,村子的建筑多是白墙乌瓦,路边很多像是展板一样的墙面,画着水墨画或是写着很多字,按照柏知的识字范围,能看得出大部分都是‘修身’、‘齐家’这些关于思想道德建设的词句。

    南齐不明所以,他们是看到了几堵这样的墙,但是,上面要么画个看书的胖娃娃,要么来两个莲花一句诗的,和他们要找的词句有关系吗?

    柏知想了想,把手里的线索指引图一丢,拦住了旁边的一个村民,问这个叔叔,哪里是村子里的文化活动中心。

    “文化活动中心?”南齐是典型的大都市生活经验,根本不清楚文化活动中心是什么东西。

    “可以开会,放广播,举行一些活动,还能跳广场舞,农忙有的还会被借出去晒粮食。”这些是柏知从电视剧里看的,乡村剧里都有这些设定。

    最重要的是,柏知看到了印着画和字的墙,都有一个‘宣’落款,应该是整个村子开展的宣传,那文化活动中心一定能找到最多量的宣传板。

    套用电视剧经验的柏知还太,南齐也没有什么乡村常识,只有旁边的节目组工作人员脸僵了,这、这应该是巧合吧!

    没有用他们精心设计的线索引导,反而惦记上了村子里的文化活动中心,让设计任务环节的工作组简直‘汪’的一声哭出来,搞什么啊,现在想个点子这么难,好不容易从村子里的文化活动展得到灵感,让爸爸和孩子们熟悉村子的同时,找到各个线索,完成词句的填写,还能宣传一把古诗古词的教育意义。

    结果,被柏知一锅端,直接找到老巢去了。

    是的,节目组也不能凭空捏造一些词,挑的都是文化活动中心的宣传板上,看起来最拗口,一般来没有人能完整背下来,但是又和孝、亲之类相关的词句。

    但是,还能怎么办,总不能拦住柏知他们,不让走吧!

    这的确是节目组的疏忽,只不过,他们也没有想到,怎么会有人放弃线索引导,釜底抽薪的找到活动中心,而且,其他爸爸和孩子们,根本都不知道村子里还有个活动中心负责文化宣传这件事情的,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怎么这么懂?

    陈哥被几个人幽幽的盯了一眼,骗子,你还柏知是个地地道道的城市孩子,怎么可能?

    南齐一开始还没有懂柏知的意思,等到了地方,一看到各个宣传板,立刻跑过去拿着纸笔开始抄,认不得没关系,看不懂也没关系,找准一样的字,画画一样抄下来。

    但是,柏知往南齐那里看了一下,眼睛瞪的溜圆,好家伙,这字丑的,她都没看出来是字。

    问旁边的工作人员要了纸笔,她也跟着抄一遍,免得南齐那份识别不出来。

    等五组家庭都回到出发点,名次就出来了,南齐看了一下柏知抄的字,默默的把他手里的纸笔藏到了口袋里,然后,两个人拿到了第二。

    “第二名?我们可以选第二好的房子?”南齐一脸不可思议,看了看节目组,又看了看四周,得到周围四个爸爸友善的肯定之后,高兴的想在原地转圈,看着柏知,就想把人抱起来转。

    南齐一米八五,算上臂长,把柏知举到两米高多的位置,飞了好一阵才想起来,等等,这是个‘女儿’,不能和个皮子一样的随便举着玩。

    “柏、柏知啊,没吓着吧?”有点高兴过头的南齐立刻乖巧认错,一边给柏知扯平衣服褶皱,一边观察姑娘有没有生气,随便被唰的举两米高,刚认识没多久的孩子,会翻脸哭的吧!

    “再来一次?”开玩笑,这点高度能吓着她?陶柏知一下子又软又甜,蹦蹦跳跳的跟着南齐往新家走,还一直撺掇着再来一次。

    一个傻白高力气足,一个萌坏飞高高,两个人配合得当,让身后的摄影师和抽风了一样,一会儿抬高拍陶柏知,一会儿拉低拍南齐,身边的跟拍导演也捏把汗,生怕南齐一失手,把柏知摔下来。

    但熊孩子带着大熊孩子玩的开心,午休之前柏知还看到了南齐带的蛋白♂粉,主动当南齐的健身器材,一会儿被拎着举,一会儿坐在南齐的背上当负重,相处的很愉快。

    可是,乐极生悲是有道理的,南齐刚立起自己的‘健身达人’形象,午休之后,就因为手臂肌肉拉伤,手臂控制不住的哆哆嗦嗦,成了半残废。

    家的重担,果然都要交给她了呢。

    她要独自消化,这成吨的悲伤。

    凌娅压下眼底的笑意,帮柏知把灯关掉,去看看岸岸和汀汀,等三个女儿都睡着了,她轻手轻脚的关上门,去卧室拖出来个箱子,里面装的是些证件和房本之类的东西。

    她当然清楚柏知的那点心思,但有一点没错,那就是齐轩石杨他们的学校,的确很不错。

    生为京都人,凌娅的家境也不错,只不过父母早逝,遗产被亲戚们惦记,她过于出挑的容貌也给自己带来了不的麻烦,正巧凌娅的亲戚惦记着她那点遗产,表面柔美娇弱的凌娅就收拾收拾东西跑路,离开京都了。

    后来走走停停,在塔尔遇到了岸岸和汀汀的爸爸,边防特警陶岭,一个笑起来很明朗的青年,两个人关系不错,没产生爱情的火花却机缘巧合拿了结婚证,但不幸的是,没多久对方就因公牺牲了。

    凌娅本人不太向往婚姻生活,手里拿的结婚证也是方便她和陶岭的工作和住宿安排,只是借个名义而已,但对方的意外离世,让她还是有些感伤,想要个孩子。

    陶岭之前是优秀单身狗的标配,他也是父母早逝,加上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就参加过捐精。既然孩子不能从上凭空掉下来,那凌娅就没什么犹豫的瞄上了这个。

    作为烈士家属,凌娅如愿,而且还是双胞胎,健康的两个女孩。

    按照凌娅计划,她先在塔尔呆几年,帮陶岭照顾一下对他有恩情的老邻居,虽然和陶岭没有什么感情,但对方是个很不错的朋友,凌娅也愿意帮忙照顾一下老人。

    陶岸和陶汀三岁的时候,老人就去世了,在塔尔紧急撤离之前,凌娅就打算带着孩子们离开了,但计划不如变化快,带着岸岸汀汀慌忙离开塔尔,却意外的捡到了柏知。

    而且,也借着这次紧急撤离,凌娅到了巴音之后,在户籍资料转入的重新核对之中,还找了个机会把柏知的信息录入进去,拿到了新的户口本。

    毕业之后刚离开京都的凌娅,孤身一人,没有什么安定感,现在她身边有岸岸汀汀,还有柏知,收入稳定,生活充实而踏实。

    齐轩和石杨的妈妈见到凌娅的时候,惊讶之色没有作假,同为校友,她们当然知道凌娅当年有多出色,容貌、才华和性格都极为出挑,身边追求者无数,哪怕随便答应一个,都能过上后生无忧的富太太生活。

    哪里能想到,在巴音这种地方,会见到凌娅。

    但在凌娅看来,这种生活简直不要太好,家里只有自己和孩子,不用和另一个成年人相处生活,自己的大床能随便滚,衣服就只用洗自己和崽崽的,吃饭也能和崽崽们商量着来,加上她收入稳定,手里也有点底牌,没有什么生活压力,不想出门就宅在家里,巴音偏僻是偏僻,物流什么的也很方便,简直满分。

    这才是凌娅她们三个校友坐在一起,两个保养极好的贵太太反倒没有凌娅显得年轻的原因。

    但柏知的话,还是让她放在心上的,自己是个成年人,零社交无拘束的生活没什么问题,但三个孩子如果可以,还是应该离开巴音去外面看看的。

    有的时候,眼界这种东西比个人能力还重要。

    和齐轩石杨的妈妈聊了聊,凌娅就已经有这种想法了,回来又听到柏知软甜甜的撒娇想换学校,当晚上拖出来自己的箱子,核对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所有财产,就已经有想法了。

    等这学期结束,京都的那套房子就不再续租了,重新装修一下,带崽崽们回京都看看。

    等柏知睡醒,想到自己昨晚的话,不禁悲从中来,由宇宙思考到太阳系,由太阳系思考到地球,由地球再思考到联邦,想用浩瀚的文学来安慰自己,却安慰失败,哭唧唧的趴在被窝里不动弹,她就是因为话多嘴快,和两年的自由时光擦肩而过。

    陶岸和陶汀洗漱完,已经准备吃早饭了,没想到左等右等没见到柏知,就跑到卧室找人,看到柏知呈倒栽葱姿势的屁股朝,脸埋在被子里,这、这是怎么了?

    两个姐姐走到床边,岸岸学着凌娅的动作,伸进柏知的睡衣里摸摸她的肚子,妈妈孩子肠胃不好,有的时候早上难受是因为肚子痛,她也不知道肠胃不好具体是什么样,摸一摸,嗯,挺软的,应该不是肚子痛。

    汀汀趴在一边,诱惑柏知,“妈妈早上买了鲜肉生煎,我们一起去吃吧?”

    一般来,让柏知不赖床的,就是好吃的了。

    但今,柏知受到的打击有点太严重,生煎也没法拯救,两个姐姐没招了。

    本来是来喊柏知起床吃早餐的,但陶岸和陶汀以为柏知不舒服就想陪着她,把吃饭这件事情先放在一边。

    两个人待在柏知的床边也不知道做什么好,话又怕吵到柏知,就一个拿着书过来,一个拿着作业过来,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来陪着柏知。

    在她们看来,陪着柏知总会让柏知好受一点。

    突然耳边没有声音了,早就不难过,赖在床上就是还想让姐姐再哄哄自己的柏知,悄咪咪的从被子里抬头,看看姐姐在做什么,结果,发现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写作业,还拿她的肚子当书架撑着一个课本。

    哇——

    妈妈不爱我了,姐姐也不爱我了!

    性子偏软的家人,容忍度很高,只要柏知不造成什么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实质性后果,再怎么调皮都是能原谅的,而且,岸岸和汀汀一直觉得,柏知是自己发现的,她们要当个好姐姐。

    于是,柏知有了两个然的僚机,调皮救场的盟军。

    但这次的事情有点严重,陶岸和陶汀也很生气,拒绝了柏知求救的眼神,直到柏知老实的认错,保证自己再也不犯的时候,才愿意和柏知话。

    自愈能力唯一的代价,就是会让柏知变得很饿,加上体力消耗过大,脏猫一样的蜷在姐姐身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凌娅其实和两个男孩的家长是旧识,刚在警局相遇的时候也有几分诧异,但孩子们都很疲惫,不是这些的时候,后续的感谢也都延后,先让孩子们休息。

    拒绝了两家的邀请,凌娅带着三个孩子回家,已经快亮了,陶岸和陶汀撑过了那阵睡意,现在也不想睡了,一人握着柏知的一只手,捏她的肉手。

    孩子的身体很软,柏知看着不胖,但手就像是少了两块骨头,捏起来又软又绵,两个姐姐一夜没睡有些不舒服,就轻轻的捏着柏知的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家之后,凌娅给三个孩子都请了假,让陶岸陶汀去洗脸,自己拿着毛巾把柏知大概擦一擦,也没有送她们回各自的床,而是放在了她的大床上,再重新睡一会儿。

    柏知一直没醒,睡得肚皮微微起伏,身上又软又暖和,让陶岸和陶汀贴着她,三个人睡成一团,凌娅去厨房里炖了点东西,就在卧室里陪着她们。

    和她预想的差不多,一夜波折情绪起伏太大,睡梦中的三个孩子都不同程度的做起了惊梦,凌娅轻声的拍哄着,陶岸和陶汀还好,带着几分惊慌哼哼了两声就平复了,只有柏知梦里还嘚瑟了起来,扭胳膊蹬腿的,就差带个墨镜飞了,模样让凌娅眉头一跳,黑着脸捏了屁股肉才安静下去。

    她要把家里的电影频道锁住!

    以后多让柏知看新闻联播!

    家伙不知道自己的介入,产生了多大的影响,甚至改变了别人的命运,反正她睡醒之后,就听到了凌娅,让她跳级去读三年级,和两个姐姐一个班。

    晴霹雳!

    不!

    上学一点都不好玩,三年级更不好玩!

    她不要跳级!

    “妈妈,我喜欢一年级,让我继续读一年级好不好?”顾不上吃饭,柏知狗一样的追在凌娅身后打转,试图让妈妈改变主意。

    这次柏知失踪,八成原因是老师让她罚站,上着课还不让在教室里站着,非要在走廊上,还有两成原因,大概就是柏知自己调皮和学校的安保还不够严谨。

    校方不可能光收高昂的学费,不给相应的保护,他们很快给了回复,违反校规的语文老师受到处罚,离职待查,一是侮辱学生的自尊,侵害学生正常上课的权利,二是没有注意学生的人身安全,造成恶果,这个语文老师不可能不承担责任,以及,校内的安保系统全面升级,务必杜绝学生顺着死角爬出学校,还不被发现的事情。

    至于柏知那一成错误,校方没提,也没有人好意思提。

    教过低年级孩子的老师都清楚,你把人家孩子赶出去,还能指望柏知有成年人的自控和自省,站在原地痛心悔改吗?这个年纪的孩子,能被一只蝴蝶吸引,能踩影子踩半,这一成错误,完全是孩子的性,他们成年人的失职。

    但凌娅这里,她是要追究柏知的错误的。

    自家孩子还是自家最了解,柏知一向分得清轻重,但这次,崽子明明有其他方法,却选了最危险的一种,凌娅不用猜,就能想到柏知当时骄傲的模样,可把她厉害坏了!

    尤其是警局那边,村民爆炸是因为绑匪们没处理好烟头,让旧仓库爆炸,三个孩子又在农田里被发现的,还是主动打开定位器的,让他们怀疑是不是有个成年人暗中帮助三个孩子,就让凌娅能补充出很多画面了,肯定是柏知这个家伙!

    她是真的有点怕了,这次是机缘巧合做了好事,但万一柏知真的遇上贩卖儿童的团伙呢?还逃的出来吗?

    柏知再不同,也不过是个五岁多的孩子,软软的一点,能面对多少成人社会的恶意?

    于是,凌娅怒了,聪明是不是,嫌一年级简单是不是,跳级,和姐姐们一个班,被当成才,也比柏知出什么事情好。

    向往自由恨不得逃学的柏知一听,就觉得不妙,她早就侦查过了,一年级是最轻松,放学也最早的,如果上学是一件躲不掉的事情,那么她选择一直读一年级。

    所以,凌娅让她跳级读三年级,柏知第一反应就是打滚不去。

    “妈妈,一年级可好了,我们上午还发面包和苹果吃。”

    “妈妈,我可喜欢班里的数学老师了,舍不得走。”

    “妈妈,我舍不得我们班的桌子板凳,花花草草啊!”

    如果有个黏黏胶,柏知肯定要把自己贴在一年级的地板上,她不走,她不要离开一年级。

    但没想到,陶岸和陶汀的态度比凌娅还坚决,如果柏知不去三年级,那么她们两个重读一年级。

    要是姐姐们重读一年级,肯定会被别人笑的,柏知向来都是自己无所谓,要是有人敢姐姐不是,第一个跳出来揍翻对方的性格,她本来还想打滚赖皮,要读好几个一年级,不离开,但一看姐姐这么坚决,只能妥协。

    “好吧,我跳级。”摊开手,柏知没办法了,唉,早知道就不逃学了。

    照顾过陶岸和陶汀,凌娅很清楚正常的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柏知不一样,过快的生长速度,敏锐的思维反应,几乎超脱常理的身体素质,让凌娅很担心,这份不同,会不会太明显了。

    好在这份担心没过多久,柏知就恢复了正常,或者,她潜意识发现了自己的不同,身体开始调整成普通状态。

    这让凌娅压下吃惊之后,把当时捡到柏知的那个背包藏的更严密了,平时也会引导一下岸岸和汀汀,让她们忽视宝宝的特别。

    不,不应该是忽视宝宝的特别,而是陶柏知身上,有着其他更特别的东西,转移了姐妹两个的注意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