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七十五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有昨和皮皮遛弯的经验,柏知今换好了运动服和跑鞋,皮皮跑多快,她就跑多快, 从两个家伙并排跑,慢慢就变成皮皮追着柏知跑了。

    超市的老板似有所感,抬头一看, 果然, 昨来的朋友, 今又来借推车了。

    “老板, 我想借一下这个车。”

    “你用车做什么?”昨借车的时候, 老板在忙着收银, 反正区有保安守着, 他家的推车也推不出去,平日里住户借车推货物也挺常见的, 没细问就点头了。

    今看到柏知又来了, 他就有点好奇了。

    “皮皮跑累了,不肯走,我把它推回去。”柏知把车车推出来, 皮皮就很懂的往车里跳, 不像昨那样被柏知连捏带拽的塞进车里。

    老板抽抽嘴角, 就看着和推车差不多高的柏知, 一蹦一跳的推着二哈跑远了, 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感慨这狗真懒,还是这孩力气真大。

    活蹦乱跳的皮皮带出门,累成乖巧状的皮皮带回家,秦阿姨不知不觉中,好像也接受了这种设定。

    手里抱了两个秦阿姨给的大梨子,柏知蹬蹬蹬跑上楼。

    凌娅把她身上的运动服换下来,带她去洗手洗脸,柏知让妈妈检验了一下,身上没有树叶子也没有土,是干净的崽儿之后,就跑去客厅看电视了。

    让拿着手机的凌娅陷入了沉默,这才不到两个时,运动步数就从五百多位好友中荣居第一,甩第二名好几万步。

    还有两个朋友发信息问她,是不是把手机绑到狗身上了,怎么步数那么多?

    眉心跳了跳,默默的把运动步数暂时关闭,凌娅总算是知道,柏知楼下那只挺闹腾的狗狗特别乖是什么意思了,把哈士奇跑到趴下,能不乖吗?

    甚至,凌娅还想去捏一捏柏知,看看这个家伙身体里是不是装了一个发动机,但想想柏知还能啃铁勺,心理承受能力极强的凌娅就淡定的把手机丢到一边,去厨房端饭了,都能吃金属了,体能好一点也不稀奇。

    知道柏知每下午跑出去是遛狗的,凌娅也放心了一些,每次日常叮嘱她出门前记得喝水,在外注意安全,也就不再限制柏知的外出了。

    和‘不出门浑身难受’星人陶柏知不一样,凌娅除了买菜和下楼拿快递,基本上不怎么出门,京都这几年的房价飙升,手里还有套门面房的凌娅靠着租金和自己的稿费就能把三个孩子照顾好了。

    她不太会和陌生人打交道,每次必须要外出办点事情时,都要提起积攒一下能量条,充满了才可以正常社交,以前读书的时候,还能逼迫一下自己去充能量条,现在自己过日子,凌娅就放飞自己,不想出门就不出门了。

    陶岸和陶汀这一点很像她,除了上学和去兴趣班,两个姑娘也对出门兴趣缺缺,在家里帮妈妈拖拖地,洗洗菜都很开心,只要不出门什么都好。

    但是,生活中总是有点麻烦,需要凌娅出面解决的,家里的水卡没有水了,凌娅正准备电子充值,却发现区的管道升级,住户信息需要去物业那里重新录入。

    头痛的皱皱眉,带上身份证和钥匙,凌娅穿好外套拿着手机和水卡出门,正走到一楼,就被喊住了,“是柏知妈妈吧?”

    回头,是一楼的秦阿姨,她也出门去办水卡,正好看到凌娅,就把人喊住了。

    凌娅很少出门也不是能主动攀谈的性格,之前只是见过秦阿姨,也没有打过交道,这还是第一次和对方话。

    但秦阿姨很健谈,声音柔柔的,又很会找话题,没一会儿就和凌娅聊起来了。

    “上次你让柏知拿来的红薯,真甜,我和我老伴都特别喜欢。”秦阿姨是第一次和凌娅话,但不是第一次认识柏知,家伙帮她遛皮皮,她都会在柏知回家之前,拿点水果给她,柏知也会投桃报李,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下楼的时候会给秦阿姨分一些。

    孩子的家教,最能反映背后家长的人品,所以,柏知不知不觉在秦阿姨这里,把凌娅的印象分刷满。

    凌娅一听红薯,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段时间,柏知回来的时候都会抱两个苹果,或是拿点荔枝什么的回来,和凌娅解释的时候,这是遛皮皮的感谢费,她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叮嘱柏知记得谢谢,了句家里的新鲜水果或吃的东西也可以拿出去分给别人尝尝。

    她就了一次,没想到,柏知一直在认真贯彻,让秦阿姨对凌娅很有好感。

    秦阿姨是很会聊的性格,声音不急不躁,带点软软的尾音,让人听着很舒服,凌娅也很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等到了物业中心,排队等待的时候,又被打了声招呼,“柏知妈妈,你也在这儿啊?太好了,等会儿去我们店里拿点鲜栗子,我们家乡的特产,熬粥煮菜都好吃。”

    老板娘的家乡出山货,都是买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她娘家人刚给她送来一些,想着柏知喜欢吃栗子,就让凌娅等会儿去店里,拿点栗子走。

    这是超市的老板娘,凌娅以前带柏知去超市买过雪糕,最近好久没去了,按理彼此也没有什么交集,这么热情的喊她柏知妈妈是怎么回事?

    而且凌娅有点愣,她记得这个超市只卖生活用品和零食,是没有生鲜蔬菜业务的啊?

    实际上,凌娅不知道的是,柏知每次的推车就是借她家的,每都来推皮皮,老板和老板娘自然就认识了柏知,有的时候还会招待柏知喝点水,她都会喝一半,留一半给皮皮,然后在皮皮休息的时候,帮老板浇浇门口的花,或是顺手做点什么。

    “之前我家儿子差点从台阶上翻下去,是你家柏知拦住了,本来想去登门拜访的,柏知不肯你家住在哪里,好不容易见到你了,等会儿一定要和我去店里拿点山货走。”老板娘的儿子刚两岁,走路还跌跌撞撞着,家长一时没看住,就跑出店里差点从台阶上滚下去,刚好柏知和皮皮在旁边,眼疾手快一把就捞住了朋友。

    皮皮还英狗救崽了一把,当了回垫子。

    老板娘后怕的腿软,想提点东西去柏知家里感谢,结果柏知不肯她家在哪里,老板和老板娘没办法,就在店门口准备个桌子板凳,方便柏知每次过来借车车的时候,休息一下,她经常往家里带的东西,也有这夫妻俩给的。

    不止如此,凌娅被超市老板娘喊了这么一声‘柏知妈妈’,立刻就被旁边也排着队的面食店老板、蛋糕店老板打了招呼,连物业里的保安也摆摆手,看得出,也和柏知挺熟的。

    整个队伍十几个人,知道凌娅是柏知的妈妈,对和她打招呼或点头笑一下的人,差不多有三分之二,让凌娅不禁感慨,柏知这个社交能力,简直以一人之力,拉高了她们家的人均值。

    秦阿姨看着凌娅的表情,笑了笑,“柏知是个很棒的孩子,我们区里有好几个老头老太太都喜欢她,你要是以后家里需要搭把手,喊我们一声就行,邻里乡亲的也方便。”

    从物业的经理特意出来和秦阿姨打招呼,就能看出秦阿姨的身份不简单,恍恍惚惚的凌娅都不记得自己怎么点头的。

    反正,她当是抱着一堆栗子核桃的,还拎了一袋嫩豆腐,满载而归回家的。

    回家之后,陶岸陶汀在看书,柏知正趴在地上玩拼图,听到开门声三个孩子立刻跑起来,围着凌娅,乐颠颠的柏知还凑过来,往袋子里看看妈妈买什么好吃的东西了。

    但和往常不一样,凌娅没有回应她们,三个孩子抬头发现凌娅在发呆,有点奇怪,“妈妈?”

    “不,喊我静静!”凌娅捂住额头,捏了把柏知的脸,没看出什么深藏的功与名,那就先让她静静。

    乱七八糟的想法涌现出来,以前看过的电影画面也迅速的在柏知脑海之中闪现,什么开着车跳飞机,什么半空中把螺旋桨打碎,什么主角穿着皮衣从爆炸的工厂之中走出,背后是火海,前方是战友。

    等等,爆炸?

    成年人看imax特效电影,只觉得这是经费在燃烧,场面逼真节奏带感,但柏知是个演什么敢信什么的家伙,只觉得自己欠把枪和皮衣了。

    从车里溜下来,柏知蹲下来从车底往光亮处看。

    卷帘门开着,吃饭的绑匪们在车库右侧的灯下面,中间停着一辆车,大半在灯的范围里,半则在阴影之中,然后,在车的左边,柏知就发现了堆着的汽油桶、散落的零件和麻绳若干,满意的闻了闻空气中略浓的汽油味。

    简直和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呢!

    深吸一口气,能抱起冰箱的柏知轻松的把两个人质挪出车里,放到院子门口边的破扁担里,还摆成方便扛走的角度,柏知就立刻转身跑回去。

    旧皮卡横堵了旧车库三分之二的位置,柏知把车钥匙拔下来,摸到cd盒里扔着的打火机,比划了一下距离,摇摇头,不行,太远了,汽油桶还是拧上盖子的,和电影里满地漏油的画面不一样。

    于是,不知道怕是什么感觉的陶大胆就顺着阴影,悄声的摸进车库,借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摆放,摸进去把汽油桶拧开横放,看着汽油流出浸湿了旁边的麻袋。

    手轻轻的把麻袋里露出的几粒玉米拨到一边,免得踩到发出嘎吱声,柏知边倒汽油边放轻呼吸,脸都涨的通红。

    这个旧车库在绑匪们发现之前,堆了几袋陈粮,破麻袋里还露出了一些玉米粒来,气味也不好闻,被绑匪们占用之后,就变成三辆车的维修地点,油桶和沾着黑色油斑的零件就是这么来的,不拉上卷帘门也是为了通风。

    这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却方便了柏知现在倒汽油。

    六个绑匪再怎么谨慎,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个五岁大的崽,正在使用国外大片的套路倒汽油,他们几个借着头顶的昏黄灯,分着锅里的肉汤,还展望了一下拿到赎金之后的生活。

    为了这一单,六个人踩点准备了快半年,买通了消息之后,蛰伏在这个破车库里也有快两个月的时间了,闻着这股汽油味早就不耐烦了,现在计划顺利完成了九成九,他们也忍不住发发牢骚了。

    为首的中年人呵斥了两声,让最年轻的两个家伙闭嘴,“赶紧吃,吃完我们就开车走,把这里弃了。”

    那边已经倒好汽油,浑身蹭的脏兮兮的柏知,正心翼翼的挪出车库,等彻底钻回黑暗,站在车库外的时候,她摸出打火机,脑补了一下电影情节里应该放的音乐和灯光,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三二一倒计时结束之后就丢。

    真实的爆炸还是和想象有些出入的,火瞬间就起来了,破旧的车库里灰尘很多,空间又相对密闭,连带着汽油立刻发生了爆炸的效果,柏知差点被热浪冲的没站稳,吓得立刻转身往外跑,空气都要烫到她了。

    而隔着一辆车,六个绑匪也吓了一跳,发现车库有火光,第一反应也是往外跑。

    可燃物不多,柏知倒了半的汽油,也只能让两个麻袋里的玉米粒变成爆米花,但声响还是不错的,把绑匪都唬住了。

    几个人还没有意识到柏知的存在,以为是他们有人的烟头没熄灭,点燃了旧麻袋,想先把车库里的车开出去,但看着皮卡堵住门,就骂了几句,让同伴赶紧先把皮卡开走。

    “不对啊,车钥匙呢?”准备把皮卡车开到一边的年轻人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下车的时候应该没有拔钥匙啊,转头一看,后座是空的,立刻喊了起来,“人跑了!”

    而这个时候,成功制造混乱的柏知已经举着扁担努力的跑远了,她的力气很大,但是身高不够,扁担根本抗不在肩上,只能双手高举,在黑暗之中一溜烟的跑远。

    她识路能力很强,知道附近路过了一片农田,再快的奔跑也是比不过汽车的,一旦绑匪开着车库里的车来追,柏知他们肯定会被发现的,于是,农田就是她的目的地。

    农村的路上也没有路灯,土路上面都是石子,上只有几颗星星,看不到路的柏知哪怕再心,跑的时候也被绊了一跤。

    扁担摔了出去,两个男孩在竹筐里没受伤,但柏知的膝盖和手掌全部被擦伤,尤其是右手先落地撑了一下,骨头扭到了,疼的柏知脸都皱起来了。

    疼,第一反应是想哭,可是柏知在夜风中哆嗦了一下,吸吸鼻子忍住了眼泪,身边没有妈妈和姐姐给她看伤口,哭不仅没用还耽误时间,身上又裹着一层灰的柏知立刻爬起来,把扁担举起来,皱着眉头继续跑。

    回家再哭,现在她要很勇敢。

    从路面上跳到农田里有个水沟,柏知又摔了一下,本来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胡乱用袖子抹了把脸,又委屈又生气的柏知瞪圆眼睛,拖着两个男孩藏进了农田的庄稼里。

    委屈是摔倒了,妈妈和姐姐不知道,她也没有人能撒个娇。

    生气是坏绑匪,让她现在还回不去,只能躲在农田里受冻。

    两个男孩被磕磕碰碰这么久,也恢复了意识,还没有清醒就被柏知捂住了嘴,哼,她看过好多电影,当然知道人质一出声就会被找到的定律。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农田里,但是,身边的陌生孩子总比绑匪更有安全感,两个男孩也意识到现在的情况紧急,在农田的庄稼里被虫子咬,被风吹,哪怕在发抖也不吭声。

    夜里实在太凉了,三个孩紧紧的挤在一起,两个男孩子年龄更大一些,大概能猜到是柏知救了他们,看着柏知冷静的模样,挨着她也镇定了很多,开始在身上找有没有能联络父母的东西。

    而勇气来源柏知,实际上却在走神,又饿又累手也好痛,她想妈妈也想两个姐姐。

    不过,难过之余,柏知还不忘把眼泪攒住,她要留到回家再哭。

    凌娅摁住自己抽痛的眼尾,深吸一口气,把陶柏知拎回家了。

    拦腰悬空夹在手臂下,有的不好受,但积极认错的态度很重要,软趴趴成一张拉长的饼,引得周围路过的邻里都露出友善的笑容,“柏知调皮终于被逮到了啊?”

    等等,你们这群幸灾乐祸的围观群众是怎么一回事?!

    实际上远没有外表那么柔弱的凌娅,拎着陶柏知一口气回来,进门之后还是累得扶墙三秒,喘气。

    团在菜篮子旁边,陶柏知试图把自己伪装成一颗大白菜,头顶还摆了两根葱叶。

    扭头一看,凌娅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刚才不还是大哥吗?现在又开始装葱!”虽然她知道,柏知在家里格外乖巧可能是假象,但是,她没有想到柏知还兼职着帮派大哥。

    不要笑,学生的帮派,也是帮派。

    “不是葱,是大白菜。”弱弱的为自己辩解一句,陶柏知咬咬牙,转过身半坐,背对着妈妈,屁股悄咪咪的抬起了一公分,然后捂脸团起来,“妈妈,我错啦,你打我屁股吧,狠狠打吧,只要不把你的手打疼,我不哭的。”

    哦,凌娅沉默一秒,摸到了门口柜子上放的鸡毛掸子,然后,就听到陶柏知的音调猛地拉高,“不,妈妈,我是真心认错的,你狠狠揍我屁股吧。”着,还伸过来一只爪子,把鸡毛掸子摸走,藏到肚子下面,很真诚,“我们母女之间的事情,不要让这种外物介入了吧!”

    你也知道,用手拍屁股不痛,鸡毛掸子抽的疼啊!

    凌娅是不体罚孩子的,她摸鸡毛掸子也是被柏知气笑,差点破功想找点什么东西转移注意力,看着女儿团成一个球,一边捂脸一边悄咪咪的观察她的反应,看到凌娅不像是生气了,立刻一咕噜爬起来,把鸡毛掸子先藏起来,然后再去给凌娅端杯水过来。

    “妈妈你喝水呀~”虽然养了三个女儿,但实际上最贴心最嘴甜的,就是陶柏知。

    凌娅喝了口水,去客厅坐着,准备和柏知好好谈谈,“妈妈不生气,但柏知你要告诉我,最近你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啊?全部吗?”陶柏知也端了杯水过来,看凌娅不生气了,整个人又活泛起来,估计是大佬的一面都被妈妈撞破了,也懒得装乖乖猫咪了。

    还、还全部?凌娅沉重的点点头。

    “其实,也没有几件,但是,妈妈你不能生气哦!”得到凌娅的保证,陶柏知开始分享了一下她最近的丰功伟绩。

    一般来,熊孩子的杀伤力走的是面积高伤害的单兵路线,但陶柏知把手里的熊孩子整合了一下,走的就是无差别大面积的群攻路线,让凌娅最惊讶的,就是隔壁两条街的初中,学生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怼翻了大半个食堂,还静坐抗议,事情已经闹得媒体开始关注了,这里面还有陶柏知的影子。

    “你怎么和初中也有关系?”凌娅以为,陶柏知只是横行于学和幼儿园范围的。

    “提前踩点去看看。”反正煽风点火很容易的,陶柏知接了这么一句之后,立刻反应过来改口,“不不不,我只是出于对学校的好奇和尊重,毕竟,以后我们也要变成初中生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