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七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这还是身边的邻居, 和凌娅聊的时候, 问起她丈夫陶武迪的时候,凌娅发现的。

    孩子总是真烂漫,藏不住话的, 凌娅带着三个孩子, 外加柔弱貌美,总是引人关注的,陶柏知就反套路,硬是在有意无意的,给自己加载了‘陶武迪’的剧本。

    凌娅也是从身边的邻里口中,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陶武迪, 脾性霸烈, 身高两米,肩宽臂粗,剃短的头发露出青头皮, 在外工作每年回来一两个月, 因为外表过于骇人,凌娅也不怎么让陶武迪出门,所以邻里也没有见过他, 但是, 在陶柏知的描述里, 这个亲爸, 可是又凶残又亲切的呢~

    不让他在区里露脸,那就带着儿子出去体验男人的生活,哦不是,据凌娅,柏知是女孩子。

    对此表示怀疑的邻居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好像看到陶武迪带着儿子去附近猎场杀野猪,一个人就能制服一头带着獠牙的野猪,刀子捅进猪颈的时候,嘿,那血溅出来两米高,好像他们都见到了一样。

    但柏知也,爸爸特别好,在家还让姐姐们坐在他肩膀上,玩飞的游戏,过段时间,还会送她条猎犬当狗,到时候,她把狗带出来给叔叔阿姨们看~

    陶柏知的记忆力很好,逻辑感也很强,故事也越编越顺,根本没有什么情节硬伤,结合她最近看的动物世界和电视剧,连野猪倒地怎么抽搐都的明明白白,简直毫无破绽。

    邻里们也知道,陶家的夫妻两个就是美女与野兽,虽然陶武迪经常在外,但还是很疼媳妇和孩子的,但长得太狰狞,就不怎么露面了。

    好在柏知这孩子像妈妈,以后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喜欢。

    等凌娅听全所有的故事之后,就知道柏知的剧本内容量有多大了,这个家伙还给自己加戏,和邻居们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她长得不像女孩子。

    因为爸爸的基因实在太强了,哪怕妈妈的貌美基因已经很努力了,还是让她长成这个样子了~

    总之,陶柏知的宗旨就是,锅都丢给陶武迪就行,反正这是自己虚构的人。

    只是没想到,这些事情被凌娅知道后,她还是心情很复杂的喊来陶柏知,“来,柏知,妈妈问你几个问题。”

    凌娅是很温柔的妈妈,很少会这么严肃的话,陶岸和陶汀有点紧张,拉住了妹妹的手,一起和陶柏知坐在了妈妈对面。

    “妈妈怎么啦?”陶柏知在外面野,在家里和猫咪一样,根本看不出叱咤附近学幼儿园的风范来。

    “能告诉妈妈,陶武迪是谁吗?”凌娅的婚姻有点复杂,和早逝的丈夫陶岭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冷不丁加个戏是怎么回事。

    陶柏知有些心虚,眼神飘了飘,然后啪叽扑过去抱住凌娅的腿,坐在地毯上可怜巴巴的仰头,“妈妈,你生气了吗?”

    “没有,妈妈只是想问问你。”凌娅一如既往的好脾气,俯身把柏知抱起来,然后就看着满血复活的柏知,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本子,上面写着很多她都看不懂的符号,“妈妈,给,这是爸爸的各种信息。”

    陶柏知可是很有理有据的,她发现附近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而且,爸爸的存在,差不多是保护这个家的,她知道自己在孩子里还能当大哥,但对上成年人就不行了,所以,她就编了一个“陶无敌”当自家的男主人。

    凌娅听着陶柏知的讲解,不禁惊讶,家伙居然连人设都写全了,编了这么多故事还不偏离主线,这个表达能力,也有点太好了吧。

    她还不知道陶柏知在附近收拢弟的事情,又骄傲又担心的亲了亲柏知的脸,“柏知真厉害,但是这种事情,一定要回来也告诉妈妈和姐姐好吗?”

    “恩。”柏知点头应下,把自己的本本教给凌娅,就和姐姐们一起玩过家家了,她当王子,姐姐们当仙女。

    凌娅翻了翻柏知涂画的各种符号,想了想还是下了决定,柏知的确是不同的,她要好好的教才行。

    但万万没想到,柏知熊的,远超她的想象。

    一个不到五岁的女孩,还没有正式上学,能做什么呢?

    答案,当一个弟众多的大哥。

    不只是成年人的性格很多面,孩子的性格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在凌娅面前,柏知就是个无辜的猫咪,经常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妈妈,努力散发着萌之攻势;在两个姐姐面前,柏知就是个跑跑跳跳的保护神,三个人可以分享秘密,她也会派弟保护姐姐们。

    至于在弟面前,柏知就是个高冷又神秘,谈笑间能收拢隔壁学对手的大哥。

    不在家人面前,柏知不爱话也不爱笑,有的时候带头翻墙爬树,坐在树杈上挥斥方遒,或者带着一群人哗啦啦的穿过巷子,跑去隔壁学的地盘找麻烦,一群背着书包的学生,把柏知众星拱月的围在中间,在路人看来,也就是一群孩子在闹着玩。

    但是,弟们可有使命感了,学着电视里的帮派礼节,每次都会喊柏知大哥,还会鞠躬,柏知欣然受之,偶尔还指点一下弟们的身手。

    当然,没有人知道,柏知的身手就像是系统自带,自己琢磨出来的。

    作威作福的柏知每次都会规避开凌娅的行动路线,但百密一疏,还是让凌娅正撞上这大佬游街的场面。

    看到自家女儿,被一群起码高一个头的男孩子,崇拜的围在中间,凌娅的内心还是很复杂的,甚至不知道该不该打声招呼,破坏这种场面。

    柏知眼尖,看到了凌娅之后僵硬三秒,还没有话,就被胖子抢白。

    向大哥表忠心的时候终于来了,认识凌娅的胖子贼机灵,有模有样的朝着凌娅鞠躬,“夫人好。”

    旁边的弟们立刻恍然,也不懂‘夫人’这个称呼是从哪部戏里学出来的,一声比一声洪亮的喊,“夫人好。”

    这动静,让附近的路人全部齐刷刷的看过来。

    如果尴尬能具象,柏知觉得,自己还没有尴尬高。

    不巧,凌娅也是这么想的。

    好在这份担心没过多久,柏知就恢复了正常,或者,她潜意识发现了自己的不同,身体开始调整成普通状态。

    这让凌娅压下吃惊之后,把当时捡到柏知的那个背包藏的更严密了,平时也会引导一下岸岸和汀汀,让她们忽视宝宝的特别。

    不,不应该是忽视宝宝的特别,而是陶柏知身上,有着其他更特别的东西,转移了姐妹两个的注意力。

    明明的时候,陶柏知还是个卷睫毛大眼睛的洋娃娃,长着长着,就变了画风,只比姐姐矮半个头的身高,扎手的毛寸,锋利的眉尾和坏坏的笑,哪怕还是个孩子,五官带着稚气和萌态,也能被邻居夸一句,“柏知以后肯定不愁找媳妇。”

    凌娅最开始带着孩子住的地方,环境不太好,周围碎嘴的人也多,没有儿子的家庭总会被闲话,她出于多种考虑,把柏知的性别登记成男,但在家里,也和孩子们解释过了,柏知是妹妹,现在搬家之后,也已经把性别信息更改回来了。

    孩子正是对性别认知模糊的时期,引导很关键,凌娅不希望给柏知什么误导,给三个女儿买的裙子都是一个画风的粉嫩嫩,没什么偏向。

    但是,两个姐姐穿裙子就是乖巧可爱,柏知穿裙子就像是弟弟套了姐姐的衣服,不知情的邻居还以为,凌娅家经济条件比较差,只能让最的孩子穿姐姐的衣服。

    凌娅无奈背锅,看着性格也很外向活泼的柏知,慢慢调整家伙的穿衣风格,按照她的喜好,不再专挑着粉色裙子买。

    两个姐姐也从‘我们要保护妹妹’,慢慢的变成‘我家柏知无所不能’,她们不太喜欢外出,每次出门上学都要在门口上演一番生死离别,凌娅没办法,只能顺着孩子们的意思,让柏知送姐姐去上学。

    把钥匙挂在脖子上,柏知咽掉嘴里的鸡蛋就跑出来,在衣服上蹭了蹭爪子,一手牵住一个姐姐,和凌娅再见,“妈妈,我去送姐姐了,包子等会儿再吃!”

    “路上心,早点回来。”学就在隔壁,凌娅送过几次就被姐妹俩属于学生的骄傲拒绝了,替换成柏知每陪着她们上学。

    站在阳台上看着三个孩子手牵手的离开,凌娅把桌上柏知惦记的包子放回锅里热着,准备写今的稿子。

    等出了区,柏知回头看了看自家的阳台,没有发现妈妈,立刻拉着姐姐们快跑起来,“岸岸,昨是不是有胖子揪你辫子?”

    一般来,双胞胎的性格都不太一样,但陶岸和陶汀都是害羞敏感的性子,话柔声柔气,穿的也漂漂亮亮的,再加上长得好看,经常其他男生揪辫子或是放虫子。

    柏知也是才知道这些事情的,她才不会让姐姐被欺负,这不,就在路上堵人了。

    陶岸和陶汀攥紧衣角,拉着柏知想息事宁人,胖子可胖了,有柏知两个那么胖,她们害怕柏知打不过胖子,大不了以后她们都躲着胖子走好了。

    “没事,你们在这里待着。”完,还从汀汀的书包里摸出个苹果,一掰为二,让两个姐姐在旁观当吃苹果群众。

    胖子也住附近,手里还拿着两个包子,背着书包撩猫逗狗的走过来,就被柏知从背后勒住了。

    “不许动。”柏知没有胖子高,力气却很大,抓着胖子的书包带就把人挂在旁边的树杈上了,“不许喊,再喊我就喂你吃虫子。”

    搬了块石头垫脚,柏知从旁观的树上摘下来一只花花绿绿的毛虫,就放在胖子的面前,威胁他再尖叫就把虫子塞他嘴里。

    胖子吓得包子都掉了,要哭不哭的斗鸡眼盯着花虫子,看着面前这个眼生的男孩,也不知道怎么惹着他了。

    “你、你是谁,敢欺负我,我让我爸打你。”

    在旁边吃苹果的陶岸和陶汀,一听胖子让他爸爸来,就很紧张的跑过来,还没有话就被柏知拦住,“切,我还让我爸爸打你爸爸呢!”

    陶柏知戏精上身,描述了一下她身高两米,手臂有她腰那么粗,能一口气跳到三楼的爸爸,然后坏笑的把胖子的上衣卷起来,一巴掌拍到他肚皮上,“怎么样?还让不让你爸爸来了?”

    胖子都快吓哭了,他是知道自己很胖的,平时爸爸妈妈把他抱起来都嫌沉,可是这个男孩能把自己轻松的举起来挂在树上,明显就已经比他爸爸妈妈厉害了,更别,他还有个和怪兽一样的爸爸,他怂了。

    不知所措的胖子,只想大哭,可是又被脸前面的毛虫吓得不敢动,肚皮上的肉都一抖一抖的。

    陶柏知把胖子从树上取下来,然后抢走他的书包威胁他,“哼,知道怕了吧,以后你再敢欺负我姐姐,我就把你的作业扔掉,让老师惩罚你,再把你挂在树上。”完,还知道给个结尾升华一下主题,笑眯眯的蹲下把胖子的上衣拉好,“当然,你要是在学校,保护我姐姐,我就给你当大哥,以后罩着你,怎么样?”

    “可、可是你比我。”刚弱气的了这么一句,胖子就看到陶柏知的拳头亮了出来,立刻嚷起来,“大哥大哥,我懂得我懂得。”

    “很好,现在背书包去上学吧。”满意的拍拍手,陶柏知放胖子离开,继续去送姐姐上学。

    陶岸和陶汀有点担心,胖子有很多也喜欢欺负人的朋友的,万一他们来堵妹妹怎么办?

    “没关系的,等放学了我还在这里等你们。”陶柏知挥挥手让姐姐赶紧进学校,然后开始美滋滋的往家跑,如果按照电视剧里面那么演,她很快就能有一帮弟了,棒~

    事实证明,姐妹俩的担心没问题,陶柏知的预计也没有问题,一群学的‘恶霸’在放学后,堵住了来接姐姐的陶柏知,半个时之后,陶柏知成为了这群孩子的老大。

    被拳头揍服的这群孩子里面,最大的都已经三年级了,比陶柏知高两个头,还是被按在地上摩擦着打,心悦诚服的喊完大哥之后,忍不住问,“我们人这么多,大哥你万一打不过怎么办?”

    这话刚完,其他孩子也竖着耳朵,他们也算是附近学的一霸了,居然这么被揍了,肉痛加心痛。

    陶柏知很惊讶的看着他,一脸的欠打,“我会输?开什么玩笑。”

    颇有王者风范的陶柏知遣散弟们,立刻窜出巷子接姐姐们回家,等凌娅晚上给孩子们洗澡的时候,发现柏知的衣服脏兮兮的都是土,有点奇怪,“柏知,你今去哪里玩了啊?”区里哪能蹭到这么多土。

    当然是和一群孩打完架,蹭到的啊!

    陶柏知耳朵一抖,立刻趴在浴缸旁边无辜的眨眼,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宝宝,喵~

    相应的,有些人是反感孩子演一些内容深刻的剧情的,因为他们觉得,孩子什么也不懂,只是模仿根本不解其意,反倒是画虎不成反类犬,所以童星基本上都是本色演出,孩子气的真烂漫,仅此而已。

    好在表演老师不是体验派的拥护者,他觉得演技不分年龄,固然成年人能更好的体会感情,但孩子却多一份灵气,就像在场的两个学生,南齐已经上了多节课还没有进门,柏知就是玩瑜伽球的时候听了一耳朵,却在看完他的动作之后,能完整的演出戏的意来。

    有句话的没错,人和人的差距,可能比人和动物的差距还大。

    老师演了几段戏,看柏知都能跟上,满意的笑了笑,给旁边的南齐甩了一个眼刀,问他们两个,聊聊刚才的戏里面,人物在想什么。

    南齐是看过这部电影的,也知道刚才那个卧底的结局,从答案推原因,总会容易一点,“这个角色很悲剧,但也很伟大,最后为自己的心中正义牺牲,也值得。”

    表演老师点了一下头,让柏知。

    没前因没后果,就表演了几段片段,柏知反应了一会儿,才皱着眉头,“愤怒,还有点坏!”她有点不上来那种复杂的情感,就用比喻进一步解释了一下这个坏,是什么意思,“就像自己的杯子碎了,也想摔碎别人的。”

    “不错,的很好。”和刚才的点头不一样,老师居然为柏知鼓了鼓掌,在南齐一脸懵圈的表情中,叹口气,好歹还记得这才是自己的正经学生,就耐心的和他解释,“你刚才的答案太表面,家伙的反而深刻。”

    过刚易折,的就是这个卧底,心中的光明过于纯粹和极端,到了帮派之中为了伪装自己,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时,他只能强压心底的反感,催眠自己这只是暂时的,但他在几次被识破的危机之中,违心的做了更多的坏事,到最后,反倒是他这个好人,比坏人还坏。

    心有不甘,所以愤怒,但长期的两种极端情绪让这个角色,其实已经开始改变本性,恶人,不就是从开始为自己找借口,认为恶是理所当然开始的吗?角色最后的毁灭,并不是这个角色的主动牺牲,他是被动的,他是迷惑的,顿悟之中有着悔恨,也有着愤怒和破坏欲,善意和恶意在最后的时候交融,已经分不清自己立场的卧底,在生命最后一刻拖着其他人同归于尽,画了一个仓促的句号。

    这才是卧底角色的复杂性,可悲,却咎由自取,要不然,当年出演卧底的演员,也不会一举夺得最佳男配。

    南齐的,还是太表面,属于这个角色催眠自己的情绪,柏知的,却是这个角色真正的挣扎。

    哪怕知道这话有点打击人,但老师还是想,果然,分比努力更重要。

    南齐被老师细细的讲戏,柏知就没事人一样的跑去追自己的瑜伽球,她还是第一次见这种大版的皮球,拖着它跑来跑去的玩,留给南齐一个蹦蹦跳跳的背影。

    这么掰开来,南齐总算是知道自己的理解局限在哪里了,老师看他终于没有那么迷糊了,转了话题,问起柏知来。

    他带过不少学生,对柏知这种分派的自然欣赏,再加上这孩子很投他眼缘,自然就感兴趣起来。

    “哦哦,这是陶柏知,之前和我一起上节目,她是我家孩子。”南齐最大的优点就是心大,刚才只能演石头的郁闷立刻被甩在脑后,骄傲的介绍起柏知来,他也没有问过凌娅,默默的把柏知圈成自家孩子,可嘚瑟的开始炫耀。

    这个模样,和朋友圈晒娃的家长差不多。

    老师还是第一次见南齐在他面前这么多话,但听到南齐,家伙也想当明星的时候,有点收徒之意,但想想柏知才五岁多,还有太多的不确定,干脆折中,让南齐以后上课,可以把柏知带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