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七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而且,凌娅发现, 柏知和普通孩子很有多不一样的地方。

    照顾过陶岸和陶汀, 凌娅很清楚正常的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柏知不一样,过快的生长速度,敏锐的思维反应,几乎超脱常理的身体素质,让凌娅很担心,这份不同, 会不会太明显了。

    好在这份担心没过多久, 柏知就恢复了正常, 或者, 她潜意识发现了自己的不同, 身体开始调整成普通状态。

    这让凌娅压下吃惊之后,把当时捡到柏知的那个背包藏的更严密了, 平时也会引导一下岸岸和汀汀,让她们忽视宝宝的特别。

    不,不应该是忽视宝宝的特别, 而是陶柏知身上,有着其他更特别的东西, 转移了姐妹两个的注意力。

    明明的时候, 陶柏知还是个卷睫毛大眼睛的洋娃娃, 长着长着,就变了画风,只比姐姐矮半个头的身高,扎手的毛寸,锋利的眉尾和坏坏的笑,哪怕还是个孩子,五官带着稚气和萌态,也能被邻居夸一句,“柏知以后肯定不愁找媳妇。”

    凌娅最开始带着孩子住的地方,环境不太好,周围碎嘴的人也多,没有儿子的家庭总会被闲话,她出于多种考虑,把柏知的性别登记成男,但在家里,也和孩子们解释过了,柏知是妹妹,现在搬家之后,也已经把性别信息更改回来了。

    孩子正是对性别认知模糊的时期,引导很关键,凌娅不希望给柏知什么误导,给三个女儿买的裙子都是一个画风的粉嫩嫩,没什么偏向。

    但是,两个姐姐穿裙子就是乖巧可爱,柏知穿裙子就像是弟弟套了姐姐的衣服,不知情的邻居还以为,凌娅家经济条件比较差,只能让最的孩子穿姐姐的衣服。

    凌娅无奈背锅,看着性格也很外向活泼的柏知,慢慢调整家伙的穿衣风格,按照她的喜好,不再专挑着粉色裙子买。

    两个姐姐也从‘我们要保护妹妹’,慢慢的变成‘我家柏知无所不能’,她们不太喜欢外出,每次出门上学都要在门口上演一番生死离别,凌娅没办法,只能顺着孩子们的意思,让柏知送姐姐去上学。

    把钥匙挂在脖子上,柏知咽掉嘴里的鸡蛋就跑出来,在衣服上蹭了蹭爪子,一手牵住一个姐姐,和凌娅再见,“妈妈,我去送姐姐了,包子等会儿再吃!”

    “路上心,早点回来。”学就在隔壁,凌娅送过几次就被姐妹俩属于学生的骄傲拒绝了,替换成柏知每陪着她们上学。

    站在阳台上看着三个孩子手牵手的离开,凌娅把桌上柏知惦记的包子放回锅里热着,准备写今的稿子。

    等出了区,柏知回头看了看自家的阳台,没有发现妈妈,立刻拉着姐姐们快跑起来,“岸岸,昨是不是有胖子揪你辫子?”

    一般来,双胞胎的性格都不太一样,但陶岸和陶汀都是害羞敏感的性子,话柔声柔气,穿的也漂漂亮亮的,再加上长得好看,经常其他男生揪辫子或是放虫子。

    柏知也是才知道这些事情的,她才不会让姐姐被欺负,这不,就在路上堵人了。

    陶岸和陶汀攥紧衣角,拉着柏知想息事宁人,胖子可胖了,有柏知两个那么胖,她们害怕柏知打不过胖子,大不了以后她们都躲着胖子走好了。

    “没事,你们在这里待着。”完,还从汀汀的书包里摸出个苹果,一掰为二,让两个姐姐在旁观当吃苹果群众。

    胖子也住附近,手里还拿着两个包子,背着书包撩猫逗狗的走过来,就被柏知从背后勒住了。

    “不许动。”柏知没有胖子高,力气却很大,抓着胖子的书包带就把人挂在旁边的树杈上了,“不许喊,再喊我就喂你吃虫子。”

    搬了块石头垫脚,柏知从旁观的树上摘下来一只花花绿绿的毛虫,就放在胖子的面前,威胁他再尖叫就把虫子塞他嘴里。

    胖子吓得包子都掉了,要哭不哭的斗鸡眼盯着花虫子,看着面前这个眼生的男孩,也不知道怎么惹着他了。

    “你、你是谁,敢欺负我,我让我爸打你。”

    在旁边吃苹果的陶岸和陶汀,一听胖子让他爸爸来,就很紧张的跑过来,还没有话就被柏知拦住,“切,我还让我爸爸打你爸爸呢!”

    陶柏知戏精上身,描述了一下她身高两米,手臂有她腰那么粗,能一口气跳到三楼的爸爸,然后坏笑的把胖子的上衣卷起来,一巴掌拍到他肚皮上,“怎么样?还让不让你爸爸来了?”

    胖子都快吓哭了,他是知道自己很胖的,平时爸爸妈妈把他抱起来都嫌沉,可是这个男孩能把自己轻松的举起来挂在树上,明显就已经比他爸爸妈妈厉害了,更别,他还有个和怪兽一样的爸爸,他怂了。

    不知所措的胖子,只想大哭,可是又被脸前面的毛虫吓得不敢动,肚皮上的肉都一抖一抖的。

    陶柏知把胖子从树上取下来,然后抢走他的书包威胁他,“哼,知道怕了吧,以后你再敢欺负我姐姐,我就把你的作业扔掉,让老师惩罚你,再把你挂在树上。”完,还知道给个结尾升华一下主题,笑眯眯的蹲下把胖子的上衣拉好,“当然,你要是在学校,保护我姐姐,我就给你当大哥,以后罩着你,怎么样?”

    “可、可是你比我。”刚弱气的了这么一句,胖子就看到陶柏知的拳头亮了出来,立刻嚷起来,“大哥大哥,我懂得我懂得。”

    “很好,现在背书包去上学吧。”满意的拍拍手,陶柏知放胖子离开,继续去送姐姐上学。

    陶岸和陶汀有点担心,胖子有很多也喜欢欺负人的朋友的,万一他们来堵妹妹怎么办?

    “没关系的,等放学了我还在这里等你们。”陶柏知挥挥手让姐姐赶紧进学校,然后开始美滋滋的往家跑,如果按照电视剧里面那么演,她很快就能有一帮弟了,棒~

    事实证明,姐妹俩的担心没问题,陶柏知的预计也没有问题,一群学的‘恶霸’在放学后,堵住了来接姐姐的陶柏知,半个时之后,陶柏知成为了这群孩子的老大。

    被拳头揍服的这群孩子里面,最大的都已经三年级了,比陶柏知高两个头,还是被按在地上摩擦着打,心悦诚服的喊完大哥之后,忍不住问,“我们人这么多,大哥你万一打不过怎么办?”

    这话刚完,其他孩子也竖着耳朵,他们也算是附近学的一霸了,居然这么被揍了,肉痛加心痛。

    陶柏知很惊讶的看着他,一脸的欠打,“我会输?开什么玩笑。”

    颇有王者风范的陶柏知遣散弟们,立刻窜出巷子接姐姐们回家,等凌娅晚上给孩子们洗澡的时候,发现柏知的衣服脏兮兮的都是土,有点奇怪,“柏知,你今去哪里玩了啊?”区里哪能蹭到这么多土。

    当然是和一群孩打完架,蹭到的啊!

    陶柏知耳朵一抖,立刻趴在浴缸旁边无辜的眨眼,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宝宝,喵~

    乱七八糟的想法涌现出来,以前看过的电影画面也迅速的在柏知脑海之中闪现,什么开着车跳飞机,什么半空中把螺旋桨打碎,什么主角穿着皮衣从爆炸的工厂之中走出,背后是火海,前方是战友。

    等等,爆炸?

    成年人看imax特效电影,只觉得这是经费在燃烧,场面逼真节奏带感,但柏知是个演什么敢信什么的家伙,只觉得自己欠把枪和皮衣了。

    从车里溜下来,柏知蹲下来从车底往光亮处看。

    卷帘门开着,吃饭的绑匪们在车库右侧的灯下面,中间停着一辆车,大半在灯的范围里,半则在阴影之中,然后,在车的左边,柏知就发现了堆着的汽油桶、散落的零件和麻绳若干,满意的闻了闻空气中略浓的汽油味。

    简直和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呢!

    深吸一口气,能抱起冰箱的柏知轻松的把两个人质挪出车里,放到院子门口边的破扁担里,还摆成方便扛走的角度,柏知就立刻转身跑回去。

    旧皮卡横堵了旧车库三分之二的位置,柏知把车钥匙拔下来,摸到cd盒里扔着的打火机,比划了一下距离,摇摇头,不行,太远了,汽油桶还是拧上盖子的,和电影里满地漏油的画面不一样。

    于是,不知道怕是什么感觉的陶大胆就顺着阴影,悄声的摸进车库,借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摆放,摸进去把汽油桶拧开横放,看着汽油流出浸湿了旁边的麻袋。

    手轻轻的把麻袋里露出的几粒玉米拨到一边,免得踩到发出嘎吱声,柏知边倒汽油边放轻呼吸,脸都涨的通红。

    这个旧车库在绑匪们发现之前,堆了几袋陈粮,破麻袋里还露出了一些玉米粒来,气味也不好闻,被绑匪们占用之后,就变成三辆车的维修地点,油桶和沾着黑色油斑的零件就是这么来的,不拉上卷帘门也是为了通风。

    这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却方便了柏知现在倒汽油。

    六个绑匪再怎么谨慎,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个五岁大的崽,正在使用国外大片的套路倒汽油,他们几个借着头顶的昏黄灯,分着锅里的肉汤,还展望了一下拿到赎金之后的生活。

    为了这一单,六个人踩点准备了快半年,买通了消息之后,蛰伏在这个破车库里也有快两个月的时间了,闻着这股汽油味早就不耐烦了,现在计划顺利完成了九成九,他们也忍不住发发牢骚了。

    为首的中年人呵斥了两声,让最年轻的两个家伙闭嘴,“赶紧吃,吃完我们就开车走,把这里弃了。”

    那边已经倒好汽油,浑身蹭的脏兮兮的柏知,正心翼翼的挪出车库,等彻底钻回黑暗,站在车库外的时候,她摸出打火机,脑补了一下电影情节里应该放的音乐和灯光,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三二一倒计时结束之后就丢。

    真实的爆炸还是和想象有些出入的,火瞬间就起来了,破旧的车库里灰尘很多,空间又相对密闭,连带着汽油立刻发生了爆炸的效果,柏知差点被热浪冲的没站稳,吓得立刻转身往外跑,空气都要烫到她了。

    而隔着一辆车,六个绑匪也吓了一跳,发现车库有火光,第一反应也是往外跑。

    可燃物不多,柏知倒了半的汽油,也只能让两个麻袋里的玉米粒变成爆米花,但声响还是不错的,把绑匪都唬住了。

    几个人还没有意识到柏知的存在,以为是他们有人的烟头没熄灭,点燃了旧麻袋,想先把车库里的车开出去,但看着皮卡堵住门,就骂了几句,让同伴赶紧先把皮卡开走。

    “不对啊,车钥匙呢?”准备把皮卡车开到一边的年轻人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下车的时候应该没有拔钥匙啊,转头一看,后座是空的,立刻喊了起来,“人跑了!”

    而这个时候,成功制造混乱的柏知已经举着扁担努力的跑远了,她的力气很大,但是身高不够,扁担根本抗不在肩上,只能双手高举,在黑暗之中一溜烟的跑远。

    她识路能力很强,知道附近路过了一片农田,再快的奔跑也是比不过汽车的,一旦绑匪开着车库里的车来追,柏知他们肯定会被发现的,于是,农田就是她的目的地。

    农村的路上也没有路灯,土路上面都是石子,上只有几颗星星,看不到路的柏知哪怕再心,跑的时候也被绊了一跤。

    扁担摔了出去,两个男孩在竹筐里没受伤,但柏知的膝盖和手掌全部被擦伤,尤其是右手先落地撑了一下,骨头扭到了,疼的柏知脸都皱起来了。

    疼,第一反应是想哭,可是柏知在夜风中哆嗦了一下,吸吸鼻子忍住了眼泪,身边没有妈妈和姐姐给她看伤口,哭不仅没用还耽误时间,身上又裹着一层灰的柏知立刻爬起来,把扁担举起来,皱着眉头继续跑。

    回家再哭,现在她要很勇敢。

    从路面上跳到农田里有个水沟,柏知又摔了一下,本来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胡乱用袖子抹了把脸,又委屈又生气的柏知瞪圆眼睛,拖着两个男孩藏进了农田的庄稼里。

    委屈是摔倒了,妈妈和姐姐不知道,她也没有人能撒个娇。

    生气是坏绑匪,让她现在还回不去,只能躲在农田里受冻。

    两个男孩被磕磕碰碰这么久,也恢复了意识,还没有清醒就被柏知捂住了嘴,哼,她看过好多电影,当然知道人质一出声就会被找到的定律。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农田里,但是,身边的陌生孩子总比绑匪更有安全感,两个男孩也意识到现在的情况紧急,在农田的庄稼里被虫子咬,被风吹,哪怕在发抖也不吭声。

    夜里实在太凉了,三个孩紧紧的挤在一起,两个男孩子年龄更大一些,大概能猜到是柏知救了他们,看着柏知冷静的模样,挨着她也镇定了很多,开始在身上找有没有能联络父母的东西。

    而勇气来源柏知,实际上却在走神,又饿又累手也好痛,她想妈妈也想两个姐姐。

    不过,难过之余,柏知还不忘把眼泪攒住,她要留到回家再哭。

    想选好房子,就要完成任务,因为规则把主导权交给孩子,所以任务卡是发到柏知手里的。

    两行字,还标了拼音,柏知读给南齐听,“在这个村子里,找到线索,完成下列词句的填空。”

    南齐一听这任务,就有点头大,这个在风景区里的村子,和几个历史典故有关,节目组出的词句也是相关的文言文,没有句读,很多字还不认识的那种,更别,他中学是在国外读的,文言文是高位截瘫。

    “他们都已经去找线索了,我们也跟着去吗?”本来就是个大男生,南齐和柏知相处的时候,总忘记自己是个挂职‘爸爸’。

    “嗯。”点头之后,柏知突然觉得这个语气有点熟悉,试探的问了一下南齐,“你是不是看不懂这个?”

    一点也不顾忌大人的颜面,南齐猛点头,“而且,我方向感不好。”

    按理,身强力壮的鲜肉,正是能跑能跳的时候,不应该在前两期垫底,但他方向感太差,别的爸爸跑五十米就完成目标,南齐能带着摄影师跑个两千米,然后迷路。

    陶岸和陶汀也是出门就不知道方向的,柏知理解的点点头,“那你跟着我吧,我来带路。”

    节目组也没有给他们村子的地图,别的组都已经出发一会儿了,只有柏知和南齐还留在出发点,这时,跟拍导演了一下,已经有两个组完成了一半任务,他们要赶紧出发了。

    完蛋了,又要住最差的房子了,南齐表示很绝望,跟着柏知往前走。

    “这个村子的墙,很新还很漂亮啊!”柏知指了指路边,和南齐分享,村子的建筑多是白墙乌瓦,路边很多像是展板一样的墙面,画着水墨画或是写着很多字,按照柏知的识字范围,能看得出大部分都是‘修身’、‘齐家’这些关于思想道德建设的词句。

    南齐不明所以,他们是看到了几堵这样的墙,但是,上面要么画个看书的胖娃娃,要么来两个莲花一句诗的,和他们要找的词句有关系吗?

    柏知想了想,把手里的线索指引图一丢,拦住了旁边的一个村民,问这个叔叔,哪里是村子里的文化活动中心。

    “文化活动中心?”南齐是典型的大都市生活经验,根本不清楚文化活动中心是什么东西。

    “可以开会,放广播,举行一些活动,还能跳广场舞,农忙有的还会被借出去晒粮食。”这些是柏知从电视剧里看的,乡村剧里都有这些设定。

    最重要的是,柏知看到了印着画和字的墙,都有一个‘宣’落款,应该是整个村子开展的宣传,那文化活动中心一定能找到最多量的宣传板。

    套用电视剧经验的柏知还太,南齐也没有什么乡村常识,只有旁边的节目组工作人员脸僵了,这、这应该是巧合吧!

    没有用他们精心设计的线索引导,反而惦记上了村子里的文化活动中心,让设计任务环节的工作组简直‘汪’的一声哭出来,搞什么啊,现在想个点子这么难,好不容易从村子里的文化活动展得到灵感,让爸爸和孩子们熟悉村子的同时,找到各个线索,完成词句的填写,还能宣传一把古诗古词的教育意义。

    结果,被柏知一锅端,直接找到老巢去了。

    是的,节目组也不能凭空捏造一些词,挑的都是文化活动中心的宣传板上,看起来最拗口,一般来没有人能完整背下来,但是又和孝、亲之类相关的词句。

    但是,还能怎么办,总不能拦住柏知他们,不让走吧!

    这的确是节目组的疏忽,只不过,他们也没有想到,怎么会有人放弃线索引导,釜底抽薪的找到活动中心,而且,其他爸爸和孩子们,根本都不知道村子里还有个活动中心负责文化宣传这件事情的,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怎么这么懂?

    陈哥被几个人幽幽的盯了一眼,骗子,你还柏知是个地地道道的城市孩子,怎么可能?

    南齐一开始还没有懂柏知的意思,等到了地方,一看到各个宣传板,立刻跑过去拿着纸笔开始抄,认不得没关系,看不懂也没关系,找准一样的字,画画一样抄下来。

    但是,柏知往南齐那里看了一下,眼睛瞪的溜圆,好家伙,这字丑的,她都没看出来是字。

    问旁边的工作人员要了纸笔,她也跟着抄一遍,免得南齐那份识别不出来。

    等五组家庭都回到出发点,名次就出来了,南齐看了一下柏知抄的字,默默的把他手里的纸笔藏到了口袋里,然后,两个人拿到了第二。

    “第二名?我们可以选第二好的房子?”南齐一脸不可思议,看了看节目组,又看了看四周,得到周围四个爸爸友善的肯定之后,高兴的想在原地转圈,看着柏知,就想把人抱起来转。

    南齐一米八五,算上臂长,把柏知举到两米高多的位置,飞了好一阵才想起来,等等,这是个‘女儿’,不能和个皮子一样的随便举着玩。

    “柏、柏知啊,没吓着吧?”有点高兴过头的南齐立刻乖巧认错,一边给柏知扯平衣服褶皱,一边观察姑娘有没有生气,随便被唰的举两米高,刚认识没多久的孩子,会翻脸哭的吧!

    “再来一次?”开玩笑,这点高度能吓着她?陶柏知一下子又软又甜,蹦蹦跳跳的跟着南齐往新家走,还一直撺掇着再来一次。

    一个傻白高力气足,一个萌坏飞高高,两个人配合得当,让身后的摄影师和抽风了一样,一会儿抬高拍陶柏知,一会儿拉低拍南齐,身边的跟拍导演也捏把汗,生怕南齐一失手,把柏知摔下来。

    但熊孩子带着大熊孩子玩的开心,午休之前柏知还看到了南齐带的蛋白♂粉,主动当南齐的健身器材,一会儿被拎着举,一会儿坐在南齐的背上当负重,相处的很愉快。

    可是,乐极生悲是有道理的,南齐刚立起自己的‘健身达人’形象,午休之后,就因为手臂肌肉拉伤,手臂控制不住的哆哆嗦嗦,成了半残废。

    家的重担,果然都要交给她了呢。

    柏知的性格,有五分是性,还有五分,就是妈妈和姐姐的纵容。

    性子偏软的家人,容忍度很高,只要柏知不造成什么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实质性后果,再怎么调皮都是能原谅的,而且,岸岸和汀汀一直觉得,柏知是自己发现的,她们要当个好姐姐。

    于是,柏知有了两个然的僚机,调皮救场的盟军。

    但这次的事情有点严重,陶岸和陶汀也很生气,拒绝了柏知求救的眼神,直到柏知老实的认错,保证自己再也不犯的时候,才愿意和柏知话。

    自愈能力唯一的代价,就是会让柏知变得很饿,加上体力消耗过大,脏猫一样的蜷在姐姐身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凌娅其实和两个男孩的家长是旧识,刚在警局相遇的时候也有几分诧异,但孩子们都很疲惫,不是这些的时候,后续的感谢也都延后,先让孩子们休息。

    拒绝了两家的邀请,凌娅带着三个孩子回家,已经快亮了,陶岸和陶汀撑过了那阵睡意,现在也不想睡了,一人握着柏知的一只手,捏她的肉手。

    孩子的身体很软,柏知看着不胖,但手就像是少了两块骨头,捏起来又软又绵,两个姐姐一夜没睡有些不舒服,就轻轻的捏着柏知的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家之后,凌娅给三个孩子都请了假,让陶岸陶汀去洗脸,自己拿着毛巾把柏知大概擦一擦,也没有送她们回各自的床,而是放在了她的大床上,再重新睡一会儿。

    柏知一直没醒,睡得肚皮微微起伏,身上又软又暖和,让陶岸和陶汀贴着她,三个人睡成一团,凌娅去厨房里炖了点东西,就在卧室里陪着她们。

    和她预想的差不多,一夜波折情绪起伏太大,睡梦中的三个孩子都不同程度的做起了惊梦,凌娅轻声的拍哄着,陶岸和陶汀还好,带着几分惊慌哼哼了两声就平复了,只有柏知梦里还嘚瑟了起来,扭胳膊蹬腿的,就差带个墨镜飞了,模样让凌娅眉头一跳,黑着脸捏了屁股肉才安静下去。

    她要把家里的电影频道锁住!

    以后多让柏知看新闻联播!

    家伙不知道自己的介入,产生了多大的影响,甚至改变了别人的命运,反正她睡醒之后,就听到了凌娅,让她跳级去读三年级,和两个姐姐一个班。

    晴霹雳!

    不!

    上学一点都不好玩,三年级更不好玩!

    她不要跳级!

    “妈妈,我喜欢一年级,让我继续读一年级好不好?”顾不上吃饭,柏知狗一样的追在凌娅身后打转,试图让妈妈改变主意。

    这次柏知失踪,八成原因是老师让她罚站,上着课还不让在教室里站着,非要在走廊上,还有两成原因,大概就是柏知自己调皮和学校的安保还不够严谨。

    校方不可能光收高昂的学费,不给相应的保护,他们很快给了回复,违反校规的语文老师受到处罚,离职待查,一是侮辱学生的自尊,侵害学生正常上课的权利,二是没有注意学生的人身安全,造成恶果,这个语文老师不可能不承担责任,以及,校内的安保系统全面升级,务必杜绝学生顺着死角爬出学校,还不被发现的事情。

    至于柏知那一成错误,校方没提,也没有人好意思提。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