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七十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然后,柏知给了南齐一个后脑勺,让他自己体会。

    ——哈哈哈哈哈我看到了南齐动摇的模样了!

    ——完全无话反驳有木有~

    ——哈哈哈,按照柏知的标准, 这一批明星大概是最差的一届了!

    南齐郁闷的抹了把脸,觉得理智告诉他, 这个话题还是不要继续了,要不然, 他会直播现场吐血的。

    通话的时间不长, 赶在大批友涌入直播间之前就结束了, 南齐挥挥手和粉丝再见,就回去疗伤了,嘤嘤嘤,他要想办法把大学课程修完, 要不然, 自己当明星当得都有些心虚呢!

    柏知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变相的坑了多少流量明星, 到了九月,她就被凌娅带去学,背着书包懵懵懂懂的就开始学生活了。

    节目的拍摄已经结束, 播出的进度要慢一些, 不少人被柏知圈粉, 奈何家伙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 让不少友大呼遗憾,但柏知的生活也慢慢重归平淡。

    学校里有些老师认出柏知,但职业身份在这里,她们也不会过于惊奇,最多平时多关注一下家伙,但和凌娅预想的不太一样,柏知并不适应校园生活。

    因为柏知没有幼儿园的学习经历,直接升入学,有所不适应是正常的,但是,柏知的不适应比较特殊,上午她是一个老师同学喜欢的乖崽,下午她就坐不住了,东摸摸西碰碰,千言万语就想跑出去玩。

    好学生状态,只能维持半。

    刚开学的时候,班里的大部分孩子都是这个样子,柏知还不太突出,可是,都已经开学两三个月了,学生们已经能被老师引导着,学会遵守纪律,学会适应校园生活,只有柏知一个,半在线,半离线。

    老师谈话,没用;凌娅谈话,没用;老师找凌娅谈话,没用;凌娅找老师谈话,还是没用。

    陶岸和陶汀刚升入三年级,有的时候下午体育课能自由活动,就跑到柏知的班里看她,姐姐们陪着的时候,柏知还稍微安分一点,大部分状态,就和个喷气式飞机一样,乱窜。

    “柏知,从窗台上下来!”下午第二节课,语文老师只是转头过去写个字,再转回来就看到柏知已经爬上窗台,眼巴巴的贴在玻璃上往外看。

    教室的窗户都有安全锁,只有老师和检修人员能全部打开,平时爬上窗台也没有什么危险性,但是,鬼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在几秒钟的时间里,从座位上窜上去的。

    被老师逮住,柏知垂头丧气的从窗台上滑下去,像是趴趴泥,软手软脚的挪回座位。

    虽然之前也发生过,学生年纪太,有的时候上课听不懂走神,就突然忘记课堂纪律站起来的事情,但是,这和柏知一溜烟儿爬上窗台不一样啊!

    偏偏柏知还是那种,被老师一声,就委屈哒哒的回到座位上,不挣扎也不多话的那种,有的老师脾气好,让她坐回去也就算了,有的老师性格比较硬,偶尔火气上来了,可能就要怒了。

    这次,柏知就正好撞到最近情绪不好的语文老师枪口上了,家伙还没有回到座位上,就被语文老师挡住了,指着门口让她罚站,“去外面站着,陶柏知,你是不是有多动症?有就让你家长带你去看病!”

    刚才懒洋洋的模样消失,柏知的眼睛一下子溜圆,直直的看着语文老师,看的她一个成年人都有点心虚后悔,这个学生是不是知道多动症在这里不是好词?

    可是,柏知抿了抿嘴角,没有什么,站在门边,像个蘑菇不话。

    班里的学生们都有些呆,他们才刚上学有很多东西不明白,老师对他们的容错度也比较高,平时上课突然哭起来或是打架的事情也有,柏知这种抽空摸去窗台边看看外面的行为,已经算是很轻微的调皮了,没想到,这个老师发火了,还让柏知罚站,一下子就唬住其他学生了。

    老师从门口回到讲台,皱着眉头把刚才的那股心虚劲儿忘掉,反而凶巴巴的拿柏知去教育其他孩子,不听话就罚站。

    一般来,孩子的羞耻感和恐惧是相关联的,要是别的孩子像柏知这样被推出去罚站,可能怕着怕着就羞恼的哭起来了,但柏知没什么表情,只用黑鸦鸦的眼神盯着老师,让语文老师浑身不舒服,索性不再理她,还在心里暗骂一句,真是没皮没脸的崽子。

    反正按照她看来,有自尊心的表现应该就是罚站之后,大哭。

    正是上课中,走廊空荡荡的,柏知低头看看鞋尖,默默的往外挪了挪。

    唉,上学真的好无聊啊,老师翻来覆去讲的东西一点意识也没有,上午她还能控制一下自己,下午就已经失控了,总想看看窗子外面,有的时候一回神自己就已经溜到窗边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向往自由的腿。

    凌娅给三个孩子选的是巴音最好的学,高昂的收费代表着校方承诺的优质教学态度,所以,今发生的这种伤害孩子自尊心的体罚,其实是不允许发生的,但凡事都有例外,柏知刚好撞上夹带负面情绪的老师,就被罚在教室外面吹冷风了。

    仰着脸,柏知在心里做加减法。

    自己没管住腿跑到窗户边,是她的错;

    老师对她不好听的话,让她很生气,是老师的错;

    一错抵一错,但是,这个老师不让她上课,罚站,这又是老师的错。

    柏知眼神一亮,咦,按照公平抵消原则,自己再犯一个错,妈妈也没有理由生气的。

    这么一想,刚还气鼓鼓的柏知就和条鱼一样,从二楼的走廊翻下去,悄咪咪的靠着墙边,爬出了学校。

    哈,逃学的大哥,要开始游街啦~

    不怪胖子,只能电视剧里面,帮派大哥的角色都太单一了,弟们要么喊大嫂,要么喊夫人,用头发尖想想都知道,要是冲着凌娅喊大嫂,陶柏知能分分钟把这几个家伙扒光丢河里。

    虽然,陶柏知现在就有点想收拾猪队友。

    弟们的求生雷达还是很灵敏的,鞠完躬之后立刻跑走,徒留凌娅和陶柏知对视。

    默默的从旁边一个丢下的背包里,拿出一条蓬蓬纱的粉裙子套在腰间,摆出一张萌萌脸,陶柏知试图再挣扎一下。

    凌娅摁住自己抽痛的眼尾,深吸一口气,把陶柏知拎回家了。

    拦腰悬空夹在手臂下,有的不好受,但积极认错的态度很重要,软趴趴成一张拉长的饼,引得周围路过的邻里都露出友善的笑容,“柏知调皮终于被逮到了啊?”

    等等,你们这群幸灾乐祸的围观群众是怎么一回事?!

    实际上远没有外表那么柔弱的凌娅,拎着陶柏知一口气回来,进门之后还是累得扶墙三秒,喘气。

    团在菜篮子旁边,陶柏知试图把自己伪装成一颗大白菜,头顶还摆了两根葱叶。

    扭头一看,凌娅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刚才不还是大哥吗?现在又开始装葱!”虽然她知道,柏知在家里格外乖巧可能是假象,但是,她没有想到柏知还兼职着帮派大哥。

    不要笑,学生的帮派,也是帮派。

    “不是葱,是大白菜。”弱弱的为自己辩解一句,陶柏知咬咬牙,转过身半坐,背对着妈妈,屁股悄咪咪的抬起了一公分,然后捂脸团起来,“妈妈,我错啦,你打我屁股吧,狠狠打吧,只要不把你的手打疼,我不哭的。”

    哦,凌娅沉默一秒,摸到了门口柜子上放的鸡毛掸子,然后,就听到陶柏知的音调猛地拉高,“不,妈妈,我是真心认错的,你狠狠揍我屁股吧。”着,还伸过来一只爪子,把鸡毛掸子摸走,藏到肚子下面,很真诚,“我们母女之间的事情,不要让这种外物介入了吧!”

    你也知道,用手拍屁股不痛,鸡毛掸子抽的疼啊!

    凌娅是不体罚孩子的,她摸鸡毛掸子也是被柏知气笑,差点破功想找点什么东西转移注意力,看着女儿团成一个球,一边捂脸一边悄咪咪的观察她的反应,看到凌娅不像是生气了,立刻一咕噜爬起来,把鸡毛掸子先藏起来,然后再去给凌娅端杯水过来。

    “妈妈你喝水呀~”虽然养了三个女儿,但实际上最贴心最嘴甜的,就是陶柏知。

    凌娅喝了口水,去客厅坐着,准备和柏知好好谈谈,“妈妈不生气,但柏知你要告诉我,最近你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啊?全部吗?”陶柏知也端了杯水过来,看凌娅不生气了,整个人又活泛起来,估计是大佬的一面都被妈妈撞破了,也懒得装乖乖猫咪了。

    还、还全部?凌娅沉重的点点头。

    “其实,也没有几件,但是,妈妈你不能生气哦!”得到凌娅的保证,陶柏知开始分享了一下她最近的丰功伟绩。

    一般来,熊孩子的杀伤力走的是面积高伤害的单兵路线,但陶柏知把手里的熊孩子整合了一下,走的就是无差别大面积的群攻路线,让凌娅最惊讶的,就是隔壁两条街的初中,学生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怼翻了大半个食堂,还静坐抗议,事情已经闹得媒体开始关注了,这里面还有陶柏知的影子。

    “你怎么和初中也有关系?”凌娅以为,陶柏知只是横行于学和幼儿园范围的。

    “提前踩点去看看。”反正煽风点火很容易的,陶柏知接了这么一句之后,立刻反应过来改口,“不不不,我只是出于对学校的好奇和尊重,毕竟,以后我们也要变成初中生嘛~”

    可是,你现在连学生都不是啊,凌娅看着搞事情能手的陶柏知,只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正在日益提高。

    柏知和岸岸汀汀不一样,自己有完整的一套逻辑观念和认知标准,凌娅不觉得这是后教育的成果,她也无意去探寻柏知的不同源于哪里,但是,真诚是爱的前提,她该教育的,还是要教育,“柏知,妈妈知道你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样,但有一点,你是我们家的孩子,妈妈和姐姐们都很爱你,我们愿意包容,愿意理解,也愿意相信你。”

    其实仔细想想,柏知做的这些事情,早熟到会让成年人都心生恐惧,在合理范围之内的聪慧是成熟,超乎合理范围之内的聪慧则让人不安,就像是柏知在家乖巧,在外大佬,心思和谋略还那么多,放在不到五岁的孩子身上,不别的,就如果柏知当时被其他人捡到,很可能会因为这些而再被遗弃。

    哪怕,柏知的初衷,只是想做的更好一点,不要被丢下。

    凌娅的关注点不止在柏知的描述上,还在她攥紧的手,和揉的皱巴巴的裤边。

    听起来再轻松的话,也掩盖不住柏知在紧张,她的思维反应再快,接受能力再强,终究也只是个孩子,心的等待着凌娅的反应,还是怕的。

    不安,让柏知下意识的掩藏一些自己的不同,可也是因为不安,让柏知想去试试凌娅的反应,看看她会不会怕自己。

    然后,凌娅把柏知抱过来,亲了亲脸之后,温柔的抚平她汗湿的手。

    “而且我知道,柏知在外面,有保护两个姐姐,也有在保护妈妈,谢谢你啊,英雄。”凌娅知道三个孩子有自己的秘密,偶尔也会好奇的偷听一些,现在想想,就恍然大悟了。

    “嗯,不用谢。”柏知难得害羞的在凌娅腿上扭了扭,靠在妈妈肩头,撒娇,“妈妈,我想吃饭,吃两碗饭。”

    “好的,晚上给你们三个炖骨头汤喝。”

    “妈妈,我不喜欢穿裙子,下次买裤子好不好?”

    “可以啊,下次买你喜欢的衣服。”

    “妈妈,我可能还能吃点金属,家里的铁锅我可以尝尝吗?”

    “可……等等,上次家里找不到的那个铁勺?”

    柏知转了转了眼睛,乖巧状,铁勺,嘎嘣脆呢~

    但这次的事情有点严重,陶岸和陶汀也很生气,拒绝了柏知求救的眼神,直到柏知老实的认错,保证自己再也不犯的时候,才愿意和柏知话。

    自愈能力唯一的代价,就是会让柏知变得很饿,加上体力消耗过大,脏猫一样的蜷在姐姐身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凌娅其实和两个男孩的家长是旧识,刚在警局相遇的时候也有几分诧异,但孩子们都很疲惫,不是这些的时候,后续的感谢也都延后,先让孩子们休息。

    拒绝了两家的邀请,凌娅带着三个孩子回家,已经快亮了,陶岸和陶汀撑过了那阵睡意,现在也不想睡了,一人握着柏知的一只手,捏她的肉手。

    孩子的身体很软,柏知看着不胖,但手就像是少了两块骨头,捏起来又软又绵,两个姐姐一夜没睡有些不舒服,就轻轻的捏着柏知的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家之后,凌娅给三个孩子都请了假,让陶岸陶汀去洗脸,自己拿着毛巾把柏知大概擦一擦,也没有送她们回各自的床,而是放在了她的大床上,再重新睡一会儿。

    柏知一直没醒,睡得肚皮微微起伏,身上又软又暖和,让陶岸和陶汀贴着她,三个人睡成一团,凌娅去厨房里炖了点东西,就在卧室里陪着她们。

    和她预想的差不多,一夜波折情绪起伏太大,睡梦中的三个孩子都不同程度的做起了惊梦,凌娅轻声的拍哄着,陶岸和陶汀还好,带着几分惊慌哼哼了两声就平复了,只有柏知梦里还嘚瑟了起来,扭胳膊蹬腿的,就差带个墨镜飞了,模样让凌娅眉头一跳,黑着脸捏了屁股肉才安静下去。

    她要把家里的电影频道锁住!

    以后多让柏知看新闻联播!

    家伙不知道自己的介入,产生了多大的影响,甚至改变了别人的命运,反正她睡醒之后,就听到了凌娅,让她跳级去读三年级,和两个姐姐一个班。

    晴霹雳!

    不!

    上学一点都不好玩,三年级更不好玩!

    她不要跳级!

    “妈妈,我喜欢一年级,让我继续读一年级好不好?”顾不上吃饭,柏知狗一样的追在凌娅身后打转,试图让妈妈改变主意。

    这次柏知失踪,八成原因是老师让她罚站,上着课还不让在教室里站着,非要在走廊上,还有两成原因,大概就是柏知自己调皮和学校的安保还不够严谨。

    校方不可能光收高昂的学费,不给相应的保护,他们很快给了回复,违反校规的语文老师受到处罚,离职待查,一是侮辱学生的自尊,侵害学生正常上课的权利,二是没有注意学生的人身安全,造成恶果,这个语文老师不可能不承担责任,以及,校内的安保系统全面升级,务必杜绝学生顺着死角爬出学校,还不被发现的事情。

    至于柏知那一成错误,校方没提,也没有人好意思提。

    教过低年级孩子的老师都清楚,你把人家孩子赶出去,还能指望柏知有成年人的自控和自省,站在原地痛心悔改吗?这个年纪的孩子,能被一只蝴蝶吸引,能踩影子踩半,这一成错误,完全是孩子的性,他们成年人的失职。

    但凌娅这里,她是要追究柏知的错误的。

    自家孩子还是自家最了解,柏知一向分得清轻重,但这次,崽子明明有其他方法,却选了最危险的一种,凌娅不用猜,就能想到柏知当时骄傲的模样,可把她厉害坏了!

    尤其是警局那边,村民爆炸是因为绑匪们没处理好烟头,让旧仓库爆炸,三个孩子又在农田里被发现的,还是主动打开定位器的,让他们怀疑是不是有个成年人暗中帮助三个孩子,就让凌娅能补充出很多画面了,肯定是柏知这个家伙!

    她是真的有点怕了,这次是机缘巧合做了好事,但万一柏知真的遇上贩卖儿童的团伙呢?还逃的出来吗?

    柏知再不同,也不过是个五岁多的孩子,软软的一点,能面对多少成人社会的恶意?

    于是,凌娅怒了,聪明是不是,嫌一年级简单是不是,跳级,和姐姐们一个班,被当成才,也比柏知出什么事情好。

    向往自由恨不得逃学的柏知一听,就觉得不妙,她早就侦查过了,一年级是最轻松,放学也最早的,如果上学是一件躲不掉的事情,那么她选择一直读一年级。

    所以,凌娅让她跳级读三年级,柏知第一反应就是打滚不去。

    “妈妈,一年级可好了,我们上午还发面包和苹果吃。”

    “妈妈,我可喜欢班里的数学老师了,舍不得走。”

    “妈妈,我舍不得我们班的桌子板凳,花花草草啊!”

    如果有个黏黏胶,柏知肯定要把自己贴在一年级的地板上,她不走,她不要离开一年级。

    但没想到,陶岸和陶汀的态度比凌娅还坚决,如果柏知不去三年级,那么她们两个重读一年级。

    要是姐姐们重读一年级,肯定会被别人笑的,柏知向来都是自己无所谓,要是有人敢姐姐不是,第一个跳出来揍翻对方的性格,她本来还想打滚赖皮,要读好几个一年级,不离开,但一看姐姐这么坚决,只能妥协。

    “好吧,我跳级。”摊开手,柏知没办法了,唉,早知道就不逃学了。

    柏知不一样,她没有半点偶像包袱,老师上课讲什么,她就认真的演什么,一张漂亮好看的脸随便折腾,把注意力投入在角色的表达上,这种简单慢慢感染了南齐,终于让他开窍了。

    同为课友,开始进入影视墙的南齐行程全满,忙得几乎见不着人,柏知却无聊到,趴在家里的地板上当毛毛虫,一拱一拱从卧室爬去客厅,再从客厅爬到阳台。

    凌娅很爱干净,家里的地板永远都是亮闪闪的,但回家看着地板上的柏知,还是眉头一抽,开始思量,拖地麻烦还是洗衣服麻烦。

    “妈妈!”搬到京都之后,凌娅出于安全考虑,暂时停了柏知的外出活动,学校和家两点一线,放学之后也不能出去。

    她和两个姐姐不一样,活动量很大,在家里东跑西跑一会儿,就觉得伸展不开,挂在阳台上就是想跑出去玩,现在凌娅买菜回来了,她就星星眼的凑过去,问妈妈能不能出去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