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六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嗯,前两期,南齐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

    但是,第三期, 南齐就端不稳这个目标了, 被柏知一捣乱, 就像是拿错剧本走错片场,控制不住的忘掉什么友爱和谐, 变成‘互坑戏精组’。

    磨面任务和做饭的劳动量实在太大,南齐是在其他爸爸的帮助下,才哆嗦着手臂完成任务的, 想想下午躺在家里畅想的自己, 南齐都觉得脸痛。

    看看在旁边的床上,被工作人员洗白白,已经睡着的柏知,再看看自己汗湿的上衣, 软成面条的四肢,南齐拿毛巾擦了擦脸,就爬上了自己的床,并生无可恋的发誓,明早, 明早打死他, 他都不会早起的!

    这哪里是参加节目, 这明明就是劳动改造。

    所以,第二很早醒来,自己穿衣服洗漱,还去院子里玩了一会儿的柏知,半都没有等到南齐起床,咦,再不去领早饭,就没有了。

    “早上好,起床啦!”今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呢,昨晚上吃饱喝足,和伙伴疯玩,还被工作人员带去洗了个热水澡才睡下的,柏知休息的很好。

    南齐在柏知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现在却戏很多的装出一副‘刚被推醒’的模样,然后挣扎着起身,半途失败,颓然摔回去,哑着嗓子,声音颤抖,“柏——知——”

    完全呆住,柏知巴犹豫了半,学着凌娅平时的样子,在床边伸出爪子探南齐的额头,然后吓一跳缩回手,“好热,你发烧了?”

    如果让经纪人看到了,他肯定会很欣慰,南齐现在也是有演技的人了,只见他用万分不舍,却又无力病弱的模样,安慰着柏知,还一个劲的指责自己,他今不能陪柏知去领早饭了。

    “啊?可是任务卡上面,是爸爸们去比赛领早餐。”柏知十分感动,然后很冷静的想起了任务卡的内容。

    南齐挡住翘起的嘴角,继续引导,什么柏知很有担当,什么柏知一看就是有责任心的孩子,什么柏知最善良了,把柏知哄得笑眯眯,问他,“那我昨做的是不是很棒?”

    好想吐口血,但是,南齐为了今的早饭,忍。

    “是的啊,柏知昨做的特别好,特别照顾我。”可以,南齐努力戳亮了他所有的演技技能点了。

    “那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参加比赛领早餐。”柏知转身去旁边的床,把自己盖得农家红花绿底的厚棉被,仔仔细细的加盖在了南齐的身上,还拿了个水杯过来,压住了杯子边,大概是担心南齐蹬被子吧。

    至于为什么拿南齐的玻璃水杯,当然是因为,近啊!

    然后,柏知拿上南齐的任务卡,让他乖乖躺着,等她的早饭。

    “辛苦、咳咳、咳——辛苦柏知了。”看着柏知一点出门的背影,南齐不忘给自己收个尾。

    耶,完美!瞅着柏知离开,南齐立刻从两层厚被子里爬出来,太热了,本来就是拿热水给自己的额头增温,又盖着两层被子演了好久的戏,他也是很拼的。

    愉快的拍了拍枕头,南齐知道有工作人员跟着柏知,就愉快的继续睡觉啦!

    嘿,回去之后他一定要看这一段的播出,啧啧,肯定是满屏幕写满了演技二字。

    别看柏知蝉联着附近几所学的大哥之职,但实际上,她不太会和同龄人相处,反而,和成年人相处的很好,从昨她主动跑去和其他爸爸交换东西,就能看出来,她的这种交际能力和沟通能力了。

    再次代表着自己和南齐出现在任务点,几个爸爸都有些惊讶,今的任务时间太早了,其他孩子根本喊不醒,他们就自己来,没想到是柏知自己来的。

    “你南齐爸爸呢?”问话的是豆豆爸爸,他是个霸屏十几年的影帝,儿子是孩子里最大的,平时也很习惯早起,第一个发现柏知跑过来,走过去接她的同时询问。

    “早上好呀~他生病了,头很烫,我来代替他。”看着豆豆爸爸伸过来想牵她的手,柏知不明所以的给了一个击掌,“嗨?”

    不解风情的柏知蹦蹦跳跳的跑过去,和其他的爸爸也打了招呼,站到了第五个位置,准备开始比赛了。

    吸取昨的教训,南齐特意叮嘱柏知,不能交换他的劳动力,要亲力亲为才行。

    正巧,今早晨是考验爸爸们柔韧性的,别看柏知的个子最矮,但爸爸们下腰劈叉都僵硬的不行。

    无借力绷紧脚尖抬腿这个动作,其他爸爸还在为90°做努力,柏知和拿起假腿一样,唰的就把腿举起来了,首杀。

    下腰的同时用下巴去够篮子,其他爸爸基本上只能面朝,下巴根本没有做够这个动作,柏知不仅能下腰,还能用下巴把篮子往前推推,摆整齐,双杀。

    至于工作人员送来第三张任务卡的时候,其他爸爸看着跃跃欲试的柏知,纷纷把第一先让出来,“不比了不比了,第二到第五我们看着分一下就行。”

    这个真的比不过比不过,早知道柏知这么厉害,他们就把自家孩子从床上拎起来了。

    让孩子,去和孩子比拼韧带。

    篮子又大又沉,柏知不嫌重只是提着走路总是撞腿,就抻着手臂勾着篮子,让它离自己的腿远一点,快步走一会儿,再换手,让一直想帮忙提篮子的工作人员,白等了一路。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柏知停住了正准备兴冲冲往里走的步子,拐到了邻居家里,没一会儿,又拎着篮子回来。

    南齐听着门口的动静,立刻钻回花棉被里,继续虚弱状,眯着眼睛看着柏知把篮子放到桌子上,跑过来摸他的头,戏精上线,“咳、咳咳,嗓子好痛啊!”他看到早餐里有豆浆还有稀饭。

    “我去倒水。”拿上玻璃杯,柏知跑回桌边,不过没有倒水,也没有倒豆浆,而是从一个青瓷杯子倒出了些淡橙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当地的早茶吗?南齐闻了闻味道,有点像是麦茶的苦涩味,就半靠在枕头上,借着柏知的手喝掉了,然后愉快的开始吃早饭,一会儿喝稀饭,一会儿吃烧麦的,满足的不得了。

    等两个人都吃饱喝足了,柏知又伸过来爪子摸南齐的额头,很惊喜,“不热了,看来药茶是管用的!”

    喜滋滋的跑出去,柏知准备谢谢邻居家的奶奶,这是她特意借来的,专门治发烧的。

    咂了咂嘴,吃饱摸肚皮的南齐有点好奇,“药茶?哪里来的?”

    跟拍柏知的摄影师又出去了,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是出去了解了一下情况,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不打算详。

    但偏偏南齐追问,他只能坦白。

    村子里有些老人有个治高热的土法子,童子尿和一种虫粪粉混合冲茶,就是药茶,成品是没有什么异味的,柏知是昨听邻居家有人发烧,家里有药茶,早上特意去借了一杯,她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

    于是,这药茶治不治高热,没人清楚,反正,专治南戏精。

    虽然知道,童子尿和某些虫粪的确能入药,但是,根本就没有发烧,只是偷懒的南齐还是扶着门框开始吐。

    他发现了,柏知简直是无意识,都会坑他!

    凌娅摁住自己抽痛的眼尾,深吸一口气,把陶柏知拎回家了。

    拦腰悬空夹在手臂下,有的不好受,但积极认错的态度很重要,软趴趴成一张拉长的饼,引得周围路过的邻里都露出友善的笑容,“柏知调皮终于被逮到了啊?”

    等等,你们这群幸灾乐祸的围观群众是怎么一回事?!

    实际上远没有外表那么柔弱的凌娅,拎着陶柏知一口气回来,进门之后还是累得扶墙三秒,喘气。

    团在菜篮子旁边,陶柏知试图把自己伪装成一颗大白菜,头顶还摆了两根葱叶。

    扭头一看,凌娅差点一个趔趄摔倒,“刚才不还是大哥吗?现在又开始装葱!”虽然她知道,柏知在家里格外乖巧可能是假象,但是,她没有想到柏知还兼职着帮派大哥。

    不要笑,学生的帮派,也是帮派。

    “不是葱,是大白菜。”弱弱的为自己辩解一句,陶柏知咬咬牙,转过身半坐,背对着妈妈,屁股悄咪咪的抬起了一公分,然后捂脸团起来,“妈妈,我错啦,你打我屁股吧,狠狠打吧,只要不把你的手打疼,我不哭的。”

    哦,凌娅沉默一秒,摸到了门口柜子上放的鸡毛掸子,然后,就听到陶柏知的音调猛地拉高,“不,妈妈,我是真心认错的,你狠狠揍我屁股吧。”着,还伸过来一只爪子,把鸡毛掸子摸走,藏到肚子下面,很真诚,“我们母女之间的事情,不要让这种外物介入了吧!”

    你也知道,用手拍屁股不痛,鸡毛掸子抽的疼啊!

    凌娅是不体罚孩子的,她摸鸡毛掸子也是被柏知气笑,差点破功想找点什么东西转移注意力,看着女儿团成一个球,一边捂脸一边悄咪咪的观察她的反应,看到凌娅不像是生气了,立刻一咕噜爬起来,把鸡毛掸子先藏起来,然后再去给凌娅端杯水过来。

    “妈妈你喝水呀~”虽然养了三个女儿,但实际上最贴心最嘴甜的,就是陶柏知。

    凌娅喝了口水,去客厅坐着,准备和柏知好好谈谈,“妈妈不生气,但柏知你要告诉我,最近你都做了些什么事情?”

    “啊?全部吗?”陶柏知也端了杯水过来,看凌娅不生气了,整个人又活泛起来,估计是大佬的一面都被妈妈撞破了,也懒得装乖乖猫咪了。

    还、还全部?凌娅沉重的点点头。

    “其实,也没有几件,但是,妈妈你不能生气哦!”得到凌娅的保证,陶柏知开始分享了一下她最近的丰功伟绩。

    一般来,熊孩子的杀伤力走的是面积高伤害的单兵路线,但陶柏知把手里的熊孩子整合了一下,走的就是无差别大面积的群攻路线,让凌娅最惊讶的,就是隔壁两条街的初中,学生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怼翻了大半个食堂,还静坐抗议,事情已经闹得媒体开始关注了,这里面还有陶柏知的影子。

    “你怎么和初中也有关系?”凌娅以为,陶柏知只是横行于学和幼儿园范围的。

    “提前踩点去看看。”反正煽风点火很容易的,陶柏知接了这么一句之后,立刻反应过来改口,“不不不,我只是出于对学校的好奇和尊重,毕竟,以后我们也要变成初中生嘛~”

    可是,你现在连学生都不是啊,凌娅看着搞事情能手的陶柏知,只觉得自己的心理素质,正在日益提高。

    柏知和岸岸汀汀不一样,自己有完整的一套逻辑观念和认知标准,凌娅不觉得这是后教育的成果,她也无意去探寻柏知的不同源于哪里,但是,真诚是爱的前提,她该教育的,还是要教育,“柏知,妈妈知道你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样,但有一点,你是我们家的孩子,妈妈和姐姐们都很爱你,我们愿意包容,愿意理解,也愿意相信你。”

    其实仔细想想,柏知做的这些事情,早熟到会让成年人都心生恐惧,在合理范围之内的聪慧是成熟,超乎合理范围之内的聪慧则让人不安,就像是柏知在家乖巧,在外大佬,心思和谋略还那么多,放在不到五岁的孩子身上,不别的,就如果柏知当时被其他人捡到,很可能会因为这些而再被遗弃。

    哪怕,柏知的初衷,只是想做的更好一点,不要被丢下。

    凌娅的关注点不止在柏知的描述上,还在她攥紧的手,和揉的皱巴巴的裤边。

    听起来再轻松的话,也掩盖不住柏知在紧张,她的思维反应再快,接受能力再强,终究也只是个孩子,心的等待着凌娅的反应,还是怕的。

    不安,让柏知下意识的掩藏一些自己的不同,可也是因为不安,让柏知想去试试凌娅的反应,看看她会不会怕自己。

    然后,凌娅把柏知抱过来,亲了亲脸之后,温柔的抚平她汗湿的手。

    “而且我知道,柏知在外面,有保护两个姐姐,也有在保护妈妈,谢谢你啊,英雄。”凌娅知道三个孩子有自己的秘密,偶尔也会好奇的偷听一些,现在想想,就恍然大悟了。

    “嗯,不用谢。”柏知难得害羞的在凌娅腿上扭了扭,靠在妈妈肩头,撒娇,“妈妈,我想吃饭,吃两碗饭。”

    “好的,晚上给你们三个炖骨头汤喝。”

    “妈妈,我不喜欢穿裙子,下次买裤子好不好?”

    “可以啊,下次买你喜欢的衣服。”

    “妈妈,我可能还能吃点金属,家里的铁锅我可以尝尝吗?”

    “可……等等,上次家里找不到的那个铁勺?”

    柏知转了转了眼睛,乖巧状,铁勺,嘎嘣脆呢~

    守诺、知难而进这种美好品质,经常掉线。

    凌娅和陶岸陶汀再清楚不过柏知帅不过三秒的特质,在她点头答应跳级之后,当就把人拎去学校了。

    不给陶戏精加载剧本的任何机会。

    联邦近二十亿人口,幅员辽阔,年产才众多,巴音这种偏远的地方,也能见到几个,但校领导任职这么多年,第一次见到抱着门框,爪子使劲甩,自己叫陶笨笨的才。

    才不是家长单方面就行,柏知要通过学校的针对性考试才可以,凌娅把人带来没十分钟,出去接个电话的时间,柏知就开始搞事情。

    陶岸和陶汀去帮柏知收拾书包了,姐姐又不在这里,控制柏知的力量再削减三分之二,陶柏知就深情的巴住门,耍赖她是陶笨笨。

    很多时候,智商明显超越常人的孩子,社交能力或自理能力都不会太强,他们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与普通的社会有很多需要磨合的地方,大脑发育的时候也有偏重,这种真正意义上的‘才’,总是有点能理解的缺陷,怕生、易怒或者敏感过度,接待的老师们也见过不少。

    可是,柏知这种家长一不在,立刻跳起来巴住门,朗诵诗一样,深情的着她陶笨笨,对一年级的桌椅板凳,老师同学,粉笔黑板擦等等的不舍,请老师们等会儿不要拆散她和一年级。

    有个年轻的老师差点没忍住笑,她是看出来了,不管这个家伙是不是才,情商一定是远超常人了,在陌生环境里和他们相处的很好,声情并茂的巴在门口还知道给自己搬个凳子坐,眼神清亮中气十足,显得活泼又戏多。

    老师们接触的孩子不少,但柏知这种的实在少见,逗了几句之后凌娅回来,就看到柏知带着凳子立刻跑回原位,乖巧状的微笑。

    正和老师们寒暄的凌娅眉头一跳,总觉得哪里不太对,让柏知过来和老师做一下自我介绍。

    “老师们好,我是陶柏知,今年五岁,来参加三年级的跳级测验,希望老师们多多指点。”看看,得体又优雅,根本看不出刚才那个和一年级难舍难分的混蛋模样。

    凌娅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让柏知带着书包先去考试,没看清老师们惊讶的表情。

    这还能随时切换剧本?

    没办法了,老师们也没有领悟她的意思,自己拿着铅笔开始写卷子的柏知表示很绝望,看来,她是必须要读三年级了。

    看到自己没有再挣扎的余地,柏知就加快了答题速度,妈妈晚上去吃大餐,看来只有很多碗饭能拯救她脆弱的心灵了。

    只有一个考生也不用监考,等在外面的老师们还没有两句话,就看到柏知拿着卷子出来了,分数当场出,满分。

    让陶岸和陶汀带着柏知先去外边等她,凌娅和老师们确定了柏知的班级,道完谢离开,留下参与改卷的老师感慨,这卷子给初中生都不一定能满分,现在的才果然厉害。

    跳级已成定局,柏知沮丧了三秒钟之后,立刻颠颠的挤到姐姐身边,虽然读书没自由,但姐姐很好啊,这么想想也挺好的。

    凌娅的大餐也兑现了,其实这是两个男孩父母的感谢宴,三个孩子如何从绑匪手中逃去农田里依然是个谜,但柏知在里面绝对起着不的作用,这种救命之恩不可能不谢的,三家就这么聚在了巴音最好的餐厅。

    之前凌娅和两家人是旧识,其实也不太准确,凌娅实际上是京都人,和两个男孩的妈妈曾经是校友,只不过关系也是见面点头而已,多年未见重遇在巴音,又有救命之恩要感谢,也是让人感慨。

    齐轩和石杨,柏知可算是知道两个男孩的名字了,他们是表兄弟,一个八岁一个七岁,被解救成功后哪怕接受了心理辅导,还是受到了些影响,对身边的人包括父母的信任降低,冷着脸坐在桌边,但看到柏知却兴奋的站起来挥手。

    他们还是有点模糊的记忆的,被柏知拖去安全的地方,黑暗之中挤在一起取暖,这种记忆实在太深刻了,让他们对柏知这个孩子,有着很高的亲近感。

    凌娅和男孩的父母打招呼,三个校友坐在这里只能一句物是人非,要知道,凌娅当时可是校花,多少青年才俊心慕于她,但凌娅本人倒觉得没什么的,她也是因为些理由离开京都,现在的生活也很满足,出现在这里也是两家人盛情难却。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