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六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所以,第四期节目开始, 签完整季合同工资直线上升的柏知,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准时出现。

    新合同被凌娅收起来了,来之前的晚上,财迷陶想着一串零,在被窝里激动的蹬腿, 左翻右翻很久, 可把自己骄傲坏了。

    而且,节目组这次要在南方水乡拍摄, 柏知还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飞机,从机翼和发动机旁边经过的时候, 简直把喜欢挂在脸上,心里毫不犹豫的把买飞机也加上自己的购物单。

    机械、燃油以及启动带来的震动, 让柏知一直舍不得离开,尤其是登机的时候, 看到一些闪着灯按钮和线路,更是走不动了。

    节目组的人差不多占了半个飞机,空姐看到柏知想往驾驶舱钻,立刻笑着把她抱起来送回座位,被拦截的柏知也没有挣扎, 圈住空姐问, “姐姐, 这个飞机多少钱啊!”

    她可是刚刚,挣了很多钱的人呢!

    空姐想了想,还挺认真的了一个数字,让柏知立刻蔫了,整个人就像是被风吹皱的太阳花,可怜兮兮的。

    南齐把柏知接过来,安全带扣好,看她生无可恋的模样,一下子乐了,“刚才不是还挺开心的吗?怎么了?”

    柏知满脑子都是,挣钱好难啊,自己的所有钱加起来,可能连飞机的起落架都买不起。

    心痛,不能呼吸,金链子离她越来越远了。

    “你不懂。”转身团成个球,柏知尽可能的抓紧时间多瞅瞅飞机,买不起之前,她要多看看。

    南齐不知道柏知的购物愿望如此惊人,他给柏知裹紧毛毯,就戴上眼罩开始睡,他对高空的反应很敏感,坐飞机的时候耳膜总是不舒服,所以上飞机就睡是习惯。

    柏知还没有从飞机的单价之中缓过神,像条虫一样的扭到窗边,盯着窗外机翼上的焊接部分和骨架,眼睛都舍不得眨。

    汽车的发动机好看,飞机的机翼焊接好看,塔吊的升降也好看,柏知喜欢这种带着金属色的机械感。

    好在飞机买不起,但节目组没有让柏知失望,来到水乡的第一个游戏,就是高空挑战。

    周围是泥地,中间有个像是塔吊的东西,爸爸们会根据孩子们的成绩来决定被挂的高低,最高的有八米,最低的有两米,然后俯冲,骤停,再落地,和吊威亚拍武侠片很像。

    五个爸爸里,有几个人已经开始苦笑了,吊威亚俯冲这种事情,拍起来很好看,但实际上很难受,再安全的保险措施也没有办法消除人的恐惧本能,更别,安全绳还频频出事。

    南齐恐高,看到塔吊脸都有点白,但在场的五个爸爸里,大部分都已经四五十岁了,就他最年轻,按照他的为人处世,他应该主动点挑战最高的那个。

    所以,南齐又希望柏知得第一,让自己挂两米,又希望柏知得最后一名,让自己去帮前辈去掉一个最难项。

    每个爸爸都在给孩子加油,争取名次靠前点,自己能挂低点,但南齐眼神一个劲的丢,就是不话,让柏知不明所以,然后恍然大悟,哦哦哦,她懂了。

    大南齐一定是想玩最高的那个飞飞!

    设身处地的想了想,柏知就愉快的摸起鱼,放水放的很明显,拿到了最后一名。

    其他爸爸松口气,让南齐自求多福,先去挑战了,节目组的五个高度对恐高症很不友好,八米、五米、四米、三米和两米,其他四个爸爸已经先后结束挑战,就剩下南齐了。

    很多明星都有恐高人设,节目组设置这个环节,也是想体现明星克服自己的恐惧,给观众传达一种积极正面的情绪,但其他人是不是真的怕高,南齐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刚穿上安全绳,就已经浑身冰凉了。

    哪怕别的爸爸都在给他鼓励,孩子们也在一起喊加油,他也觉得自己面前就像隔着一个毛玻璃,看不清,听不清,整个人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别、别别怕。

    南齐哆哆嗦嗦的在给自己加油,可是,摄像机捕捉下的镜头,已经能看出南齐脸色苍白,浑身冒汗,还在缓慢的上升之中,手臂的肌肉就已经止不住的开始抽搐了。

    看过那么多有点怕高,但演的恐高,最后‘勇敢’战胜自己的明星,节目组也是第一次遇到表面上没什么,但这个生理反应就已经能明,南齐是真的恐高。

    经纪人在镜头面前冷着脸,攥紧拳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其他爸爸也觉得事情有点不对,柏知仰着头看着大南齐慢慢的升上去,一动不动的。

    “停,换b方案。”导演和经纪人同时出声,临时更改挑战,让南齐从两米处俯冲下来,再在泥里滚一圈就行。

    不行,恐高这种事情,急不来,南齐都感觉不到自己在下降,被几个爸爸摁了人中,才慢慢回神,他没有让拍摄暂停,同意了b方案,从低处下落,再在泥里滚一圈。

    仰躺在泥地里,南齐不想动弹,哪怕正在拍摄,意识已经在告诉他快站起来,他的身体也像是罢工了一样,毫无反应。

    柏知也不嫌弃泥地脏,直接跳下去,被泥陷住很难走,就直接趴在泥地上,也不担心蹭脏自己的衣服,像海豹一样用肚子在泥地上滑过去。

    南齐已经和泥人一样了,柏知伸手去推他,然后掀开自己最外面,已经沾满泥的衣服,拽着里面那层干净衣服的下摆,去擦南齐的脸,还伸手比一下他的呼吸,摸摸胸口的心跳。

    柏知有点害怕,害怕大南齐一动不动的。

    “没事。”孩子贴身的衣服很软,白白的t恤下摆被自己脸上的泥蹭脏,其他朋友最多就是腿沾泥,哪像柏知这样,整个人都和泥猴一样,还一个劲的拿自己的干净衣服给他擦脸。

    “快起来。”躺着不动,这个状态让柏知很害怕,她跑过去抱住南齐的头,努力往上抬,不要躺着,快动一动,她有点害怕。

    刚才滚泥之前,南齐已经和工作人员过,他没事,缓口气就行,但现在,等待的工作人员也有点担心,还没有过去,就看到柏知和南齐了一句话,就又肚皮擦地的划过来。

    “你要最上面那个皮球吗?我去给你拿!”八米的地方,挂着一个气球,南齐原本的任务是升上去抓到皮球,然后俯冲下来。

    柏知不太理解南齐恐高,但她觉得,应该是南齐没有拿到那个皮球,很难过,所以一动不动的躺在泥地里,脏兮兮的也不起来。

    那么,她去帮大南齐拿。

    “我要上去,我也要穿这个。”拿着南齐刚脱下来的安全绳,柏知跑去找工作人员。

    这么一个不点,肯定不让上,但柏知很倔,“你们不让我上,我就自己爬上去。”

    这个类似塔吊的高台,本来就是能攀爬上去的,不让柏知穿着安全绳升上去,那她就爬上去。

    工作人员差点摔倒,蹲下来劝柏知,“不行的,这个太高了,你还。”

    “可以的,我不怕高,我想拿那个皮球。”工作人员的拒绝让柏知有些着急,她回头看了一眼泥巴满身的南齐,急的都在原地跳。

    其他爸爸和孩子们也过来,劝柏知不要上去,这个是真的太高了,孩子不能上的,要是喜欢那个皮球,他们就把皮球降下来送给她。

    柏知都快急出眼泪了,她不要降下来的皮球,她就要帮大南齐拿到最高位置的那个皮球,不通,那就转身去爬,也不知道她动作怎么那么快,工作人员拦都没有拦住,等再一转眼,柏知就已经爬到了两米多高的位置,被最近的一个男工作人员伸手抓住衣服,才没有继续往上爬。

    “我要上去!”柏知趴的地方高,她已经看着工作人员扶着南齐走过来了,急的蹬腿,想要挣脱背后抓她衣服的工作人员。

    普通的成年人攀爬的时候,都不敢这么挣扎,柏知这么乱动想摆脱挣扎,吓得周围人也不敢拦了,最后害怕柏知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来爬,更危险,只能妥协,拿一个号的安全绳过来,先把柏知升高一两米。

    一喊怕,就立刻把她降下来。

    结果,套上安全绳,柏知就一个劲的催‘再高点’,嫌动作太慢,就努力伸腿,好像能在空中游泳一样再高点,就这么一边人在等着柏知怕,立刻把她降下来,一边在等着赶紧升高,拿皮球,最后,还是柏知赢了。

    她升到八米的高空,看到下面很多人仰起来的脸,感觉到风在身边轻轻的吹,能看到远处的田地和房屋,能看到树梢的抖动和边的云,伸手抓住了皮球的绳子,用力拽了下来,柏知举着皮球,穿着安全绳的样子像个青蛙,“大南齐,你看,皮球!”

    你喜欢的皮球,送给你哦~

    南齐在下面一直仰着头,眼睛都不肯眨的盯着柏知,听到这么一句,立刻视线模糊。

    肯定是睁眼睁太久了,才会挤出眼泪的。

    总不能手环抽风,运动步数也抽风吧?

    皮皮大概是三秒记忆,昨累得半死回家乖得和使一样,今被秦阿姨带出门,记忆立刻被刷新,看到柏知就贼兮兮的跑过去,又蹭又摇尾巴的。

    用手勾住皮皮,不让它给自己洗脸,柏知抓好牵引绳,和秦阿姨了一声,就乐颠颠的带着皮皮去遛弯了。

    秦阿姨把皮皮养的很好,成年犬体态壮实匀称,毛发干净柔顺,不犯傻的时候颇有几分狼的威严和凶性,一动就破功,二的不忍直视。

    有昨和皮皮遛弯的经验,柏知今换好了运动服和跑鞋,皮皮跑多快,她就跑多快,从两个家伙并排跑,慢慢就变成皮皮追着柏知跑了。

    超市的老板似有所感,抬头一看,果然,昨来的朋友,今又来借推车了。

    “老板,我想借一下这个车。”

    “你用车做什么?”昨借车的时候,老板在忙着收银,反正区有保安守着,他家的推车也推不出去,平日里住户借车推货物也挺常见的,没细问就点头了。

    今看到柏知又来了,他就有点好奇了。

    “皮皮跑累了,不肯走,我把它推回去。”柏知把车车推出来,皮皮就很懂的往车里跳,不像昨那样被柏知连捏带拽的塞进车里。

    老板抽抽嘴角,就看着和推车差不多高的柏知,一蹦一跳的推着二哈跑远了,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感慨这狗真懒,还是这孩力气真大。

    活蹦乱跳的皮皮带出门,累成乖巧状的皮皮带回家,秦阿姨不知不觉中,好像也接受了这种设定。

    手里抱了两个秦阿姨给的大梨子,柏知蹬蹬蹬跑上楼。

    凌娅把她身上的运动服换下来,带她去洗手洗脸,柏知让妈妈检验了一下,身上没有树叶子也没有土,是干净的崽儿之后,就跑去客厅看电视了。

    让拿着手机的凌娅陷入了沉默,这才不到两个时,运动步数就从五百多位好友中荣居第一,甩第二名好几万步。

    还有两个朋友发信息问她,是不是把手机绑到狗身上了,怎么步数那么多?

    眉心跳了跳,默默的把运动步数暂时关闭,凌娅总算是知道,柏知楼下那只挺闹腾的狗狗特别乖是什么意思了,把哈士奇跑到趴下,能不乖吗?

    甚至,凌娅还想去捏一捏柏知,看看这个家伙身体里是不是装了一个发动机,但想想柏知还能啃铁勺,心理承受能力极强的凌娅就淡定的把手机丢到一边,去厨房端饭了,都能吃金属了,体能好一点也不稀奇。

    知道柏知每下午跑出去是遛狗的,凌娅也放心了一些,每次日常叮嘱她出门前记得喝水,在外注意安全,也就不再限制柏知的外出了。

    和‘不出门浑身难受’星人陶柏知不一样,凌娅除了买菜和下楼拿快递,基本上不怎么出门,京都这几年的房价飙升,手里还有套门面房的凌娅靠着租金和自己的稿费就能把三个孩子照顾好了。

    她不太会和陌生人打交道,每次必须要外出办点事情时,都要提起积攒一下能量条,充满了才可以正常社交,以前读书的时候,还能逼迫一下自己去充能量条,现在自己过日子,凌娅就放飞自己,不想出门就不出门了。

    陶岸和陶汀这一点很像她,除了上学和去兴趣班,两个姑娘也对出门兴趣缺缺,在家里帮妈妈拖拖地,洗洗菜都很开心,只要不出门什么都好。

    但是,生活中总是有点麻烦,需要凌娅出面解决的,家里的水卡没有水了,凌娅正准备电子充值,却发现区的管道升级,住户信息需要去物业那里重新录入。

    头痛的皱皱眉,带上身份证和钥匙,凌娅穿好外套拿着手机和水卡出门,正走到一楼,就被喊住了,“是柏知妈妈吧?”

    回头,是一楼的秦阿姨,她也出门去办水卡,正好看到凌娅,就把人喊住了。

    凌娅很少出门也不是能主动攀谈的性格,之前只是见过秦阿姨,也没有打过交道,这还是第一次和对方话。

    但秦阿姨很健谈,声音柔柔的,又很会找话题,没一会儿就和凌娅聊起来了。

    “上次你让柏知拿来的红薯,真甜,我和我老伴都特别喜欢。”秦阿姨是第一次和凌娅话,但不是第一次认识柏知,家伙帮她遛皮皮,她都会在柏知回家之前,拿点水果给她,柏知也会投桃报李,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下楼的时候会给秦阿姨分一些。

    孩子的家教,最能反映背后家长的人品,所以,柏知不知不觉在秦阿姨这里,把凌娅的印象分刷满。

    凌娅一听红薯,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段时间,柏知回来的时候都会抱两个苹果,或是拿点荔枝什么的回来,和凌娅解释的时候,这是遛皮皮的感谢费,她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叮嘱柏知记得谢谢,了句家里的新鲜水果或吃的东西也可以拿出去分给别人尝尝。

    她就了一次,没想到,柏知一直在认真贯彻,让秦阿姨对凌娅很有好感。

    秦阿姨是很会聊的性格,声音不急不躁,带点软软的尾音,让人听着很舒服,凌娅也很喜欢和这样的人相处,等到了物业中心,排队等待的时候,又被打了声招呼,“柏知妈妈,你也在这儿啊?太好了,等会儿去我们店里拿点鲜栗子,我们家乡的特产,熬粥煮菜都好吃。”

    老板娘的家乡出山货,都是买都买不到的好东西,她娘家人刚给她送来一些,想着柏知喜欢吃栗子,就让凌娅等会儿去店里,拿点栗子走。

    这是超市的老板娘,凌娅以前带柏知去超市买过雪糕,最近好久没去了,按理彼此也没有什么交集,这么热情的喊她柏知妈妈是怎么回事?

    而且凌娅有点愣,她记得这个超市只卖生活用品和零食,是没有生鲜蔬菜业务的啊?

    实际上,凌娅不知道的是,柏知每次的推车就是借她家的,每都来推皮皮,老板和老板娘自然就认识了柏知,有的时候还会招待柏知喝点水,她都会喝一半,留一半给皮皮,然后在皮皮休息的时候,帮老板浇浇门口的花,或是顺手做点什么。

    “之前我家儿子差点从台阶上翻下去,是你家柏知拦住了,本来想去登门拜访的,柏知不肯你家住在哪里,好不容易见到你了,等会儿一定要和我去店里拿点山货走。”老板娘的儿子刚两岁,走路还跌跌撞撞着,家长一时没看住,就跑出店里差点从台阶上滚下去,刚好柏知和皮皮在旁边,眼疾手快一把就捞住了朋友。

    皮皮还英狗救崽了一把,当了回垫子。

    老板娘后怕的腿软,想提点东西去柏知家里感谢,结果柏知不肯她家在哪里,老板和老板娘没办法,就在店门口准备个桌子板凳,方便柏知每次过来借车车的时候,休息一下,她经常往家里带的东西,也有这夫妻俩给的。

    不止如此,凌娅被超市老板娘喊了这么一声‘柏知妈妈’,立刻就被旁边也排着队的面食店老板、蛋糕店老板打了招呼,连物业里的保安也摆摆手,看得出,也和柏知挺熟的。

    整个队伍十几个人,知道凌娅是柏知的妈妈,对和她打招呼或点头笑一下的人,差不多有三分之二,让凌娅不禁感慨,柏知这个社交能力,简直以一人之力,拉高了她们家的人均值。

    秦阿姨看着凌娅的表情,笑了笑,“柏知是个很棒的孩子,我们区里有好几个老头老太太都喜欢她,你要是以后家里需要搭把手,喊我们一声就行,邻里乡亲的也方便。”

    从物业的经理特意出来和秦阿姨打招呼,就能看出秦阿姨的身份不简单,恍恍惚惚的凌娅都不记得自己怎么点头的。

    反正,她当是抱着一堆栗子核桃的,还拎了一袋嫩豆腐,满载而归回家的。

    回家之后,陶岸陶汀在看书,柏知正趴在地上玩拼图,听到开门声三个孩子立刻跑起来,围着凌娅,乐颠颠的柏知还凑过来,往袋子里看看妈妈买什么好吃的东西了。

    但和往常不一样,凌娅没有回应她们,三个孩子抬头发现凌娅在发呆,有点奇怪,“妈妈?”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