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六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凌娅也是从身边的邻里口中,知道自己的‘丈夫’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陶武迪,脾性霸烈, 身高两米, 肩宽臂粗, 剃短的头发露出青头皮, 在外工作每年回来一两个月,因为外表过于骇人, 凌娅也不怎么让陶武迪出门,所以邻里也没有见过他, 但是,在陶柏知的描述里,这个亲爸,可是又凶残又亲切的呢~

    不让他在区里露脸, 那就带着儿子出去体验男人的生活, 哦不是, 据凌娅,柏知是女孩子。

    对此表示怀疑的邻居们你一言我一语的,好像看到陶武迪带着儿子去附近猎场杀野猪,一个人就能制服一头带着獠牙的野猪,刀子捅进猪颈的时候, 嘿, 那血溅出来两米高, 好像他们都见到了一样。

    但柏知也,爸爸特别好,在家还让姐姐们坐在他肩膀上,玩飞的游戏,过段时间,还会送她条猎犬当狗,到时候,她把狗带出来给叔叔阿姨们看~

    陶柏知的记忆力很好,逻辑感也很强,故事也越编越顺,根本没有什么情节硬伤,结合她最近看的动物世界和电视剧,连野猪倒地怎么抽搐都的明明白白,简直毫无破绽。

    邻里们也知道,陶家的夫妻两个就是美女与野兽,虽然陶武迪经常在外,但还是很疼媳妇和孩子的,但长得太狰狞,就不怎么露面了。

    好在柏知这孩子像妈妈,以后不知道有多少女孩子喜欢。

    等凌娅听全所有的故事之后,就知道柏知的剧本内容量有多大了,这个家伙还给自己加戏,和邻居们解释了一下,为什么她长得不像女孩子。

    因为爸爸的基因实在太强了,哪怕妈妈的貌美基因已经很努力了,还是让她长成这个样子了~

    总之,陶柏知的宗旨就是,锅都丢给陶武迪就行,反正这是自己虚构的人。

    只是没想到,这些事情被凌娅知道后,她还是心情很复杂的喊来陶柏知,“来,柏知,妈妈问你几个问题。”

    凌娅是很温柔的妈妈,很少会这么严肃的话,陶岸和陶汀有点紧张,拉住了妹妹的手,一起和陶柏知坐在了妈妈对面。

    “妈妈怎么啦?”陶柏知在外面野,在家里和猫咪一样,根本看不出叱咤附近学幼儿园的风范来。

    “能告诉妈妈,陶武迪是谁吗?”凌娅的婚姻有点复杂,和早逝的丈夫陶岭没有什么感情,但是,冷不丁加个戏是怎么回事。

    陶柏知有些心虚,眼神飘了飘,然后啪叽扑过去抱住凌娅的腿,坐在地毯上可怜巴巴的仰头,“妈妈,你生气了吗?”

    “没有,妈妈只是想问问你。”凌娅一如既往的好脾气,俯身把柏知抱起来,然后就看着满血复活的柏知,从裤兜里掏出一个本子,上面写着很多她都看不懂的符号,“妈妈,给,这是爸爸的各种信息。”

    陶柏知可是很有理有据的,她发现附近的孩子都有爸爸妈妈,而且,爸爸的存在,差不多是保护这个家的,她知道自己在孩子里还能当大哥,但对上成年人就不行了,所以,她就编了一个“陶无敌”当自家的男主人。

    凌娅听着陶柏知的讲解,不禁惊讶,家伙居然连人设都写全了,编了这么多故事还不偏离主线,这个表达能力,也有点太好了吧。

    她还不知道陶柏知在附近收拢弟的事情,又骄傲又担心的亲了亲柏知的脸,“柏知真厉害,但是这种事情,一定要回来也告诉妈妈和姐姐好吗?”

    “恩。”柏知点头应下,把自己的本本教给凌娅,就和姐姐们一起玩过家家了,她当王子,姐姐们当仙女。

    凌娅翻了翻柏知涂画的各种符号,想了想还是下了决定,柏知的确是不同的,她要好好的教才行。

    但万万没想到,柏知熊的,远超她的想象。

    一个不到五岁的女孩,还没有正式上学,能做什么呢?

    答案,当一个弟众多的大哥。

    不只是成年人的性格很多面,孩子的性格也不是一成不变的,在凌娅面前,柏知就是个无辜的猫咪,经常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妈妈,努力散发着萌之攻势;在两个姐姐面前,柏知就是个跑跑跳跳的保护神,三个人可以分享秘密,她也会派弟保护姐姐们。

    至于在弟面前,柏知就是个高冷又神秘,谈笑间能收拢隔壁学对手的大哥。

    不在家人面前,柏知不爱话也不爱笑,有的时候带头翻墙爬树,坐在树杈上挥斥方遒,或者带着一群人哗啦啦的穿过巷子,跑去隔壁学的地盘找麻烦,一群背着书包的学生,把柏知众星拱月的围在中间,在路人看来,也就是一群孩子在闹着玩。

    但是,弟们可有使命感了,学着电视里的帮派礼节,每次都会喊柏知大哥,还会鞠躬,柏知欣然受之,偶尔还指点一下弟们的身手。

    当然,没有人知道,柏知的身手就像是系统自带,自己琢磨出来的。

    作威作福的柏知每次都会规避开凌娅的行动路线,但百密一疏,还是让凌娅正撞上这大佬游街的场面。

    看到自家女儿,被一群起码高一个头的男孩子,崇拜的围在中间,凌娅的内心还是很复杂的,甚至不知道该不该打声招呼,破坏这种场面。

    柏知眼尖,看到了凌娅之后僵硬三秒,还没有话,就被胖子抢白。

    向大哥表忠心的时候终于来了,认识凌娅的胖子贼机灵,有模有样的朝着凌娅鞠躬,“夫人好。”

    旁边的弟们立刻恍然,也不懂‘夫人’这个称呼是从哪部戏里学出来的,一声比一声洪亮的喊,“夫人好。”

    这动静,让附近的路人全部齐刷刷的看过来。

    如果尴尬能具象,柏知觉得,自己还没有尴尬高。

    不巧,凌娅也是这么想的。

    然后,柏知给了南齐一个后脑勺,让他自己体会。

    ——哈哈哈哈哈我看到了南齐动摇的模样了!

    ——完全无话反驳有木有~

    ——哈哈哈,按照柏知的标准,这一批明星大概是最差的一届了!

    南齐郁闷的抹了把脸,觉得理智告诉他,这个话题还是不要继续了,要不然,他会直播现场吐血的。

    通话的时间不长,赶在大批友涌入直播间之前就结束了,南齐挥挥手和粉丝再见,就回去疗伤了,嘤嘤嘤,他要想办法把大学课程修完,要不然,自己当明星当得都有些心虚呢!

    柏知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变相的坑了多少流量明星,到了九月,她就被凌娅带去学,背着书包懵懵懂懂的就开始学生活了。

    节目的拍摄已经结束,播出的进度要慢一些,不少人被柏知圈粉,奈何家伙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让不少友大呼遗憾,但柏知的生活也慢慢重归平淡。

    学校里有些老师认出柏知,但职业身份在这里,她们也不会过于惊奇,最多平时多关注一下家伙,但和凌娅预想的不太一样,柏知并不适应校园生活。

    因为柏知没有幼儿园的学习经历,直接升入学,有所不适应是正常的,但是,柏知的不适应比较特殊,上午她是一个老师同学喜欢的乖崽,下午她就坐不住了,东摸摸西碰碰,千言万语就想跑出去玩。

    好学生状态,只能维持半。

    刚开学的时候,班里的大部分孩子都是这个样子,柏知还不太突出,可是,都已经开学两三个月了,学生们已经能被老师引导着,学会遵守纪律,学会适应校园生活,只有柏知一个,半在线,半离线。

    老师谈话,没用;凌娅谈话,没用;老师找凌娅谈话,没用;凌娅找老师谈话,还是没用。

    陶岸和陶汀刚升入三年级,有的时候下午体育课能自由活动,就跑到柏知的班里看她,姐姐们陪着的时候,柏知还稍微安分一点,大部分状态,就和个喷气式飞机一样,乱窜。

    “柏知,从窗台上下来!”下午第二节课,语文老师只是转头过去写个字,再转回来就看到柏知已经爬上窗台,眼巴巴的贴在玻璃上往外看。

    教室的窗户都有安全锁,只有老师和检修人员能全部打开,平时爬上窗台也没有什么危险性,但是,鬼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在几秒钟的时间里,从座位上窜上去的。

    被老师逮住,柏知垂头丧气的从窗台上滑下去,像是趴趴泥,软手软脚的挪回座位。

    虽然之前也发生过,学生年纪太,有的时候上课听不懂走神,就突然忘记课堂纪律站起来的事情,但是,这和柏知一溜烟儿爬上窗台不一样啊!

    偏偏柏知还是那种,被老师一声,就委屈哒哒的回到座位上,不挣扎也不多话的那种,有的老师脾气好,让她坐回去也就算了,有的老师性格比较硬,偶尔火气上来了,可能就要怒了。

    这次,柏知就正好撞到最近情绪不好的语文老师枪口上了,家伙还没有回到座位上,就被语文老师挡住了,指着门口让她罚站,“去外面站着,陶柏知,你是不是有多动症?有就让你家长带你去看病!”

    刚才懒洋洋的模样消失,柏知的眼睛一下子溜圆,直直的看着语文老师,看的她一个成年人都有点心虚后悔,这个学生是不是知道多动症在这里不是好词?

    可是,柏知抿了抿嘴角,没有什么,站在门边,像个蘑菇不话。

    班里的学生们都有些呆,他们才刚上学有很多东西不明白,老师对他们的容错度也比较高,平时上课突然哭起来或是打架的事情也有,柏知这种抽空摸去窗台边看看外面的行为,已经算是很轻微的调皮了,没想到,这个老师发火了,还让柏知罚站,一下子就唬住其他学生了。

    老师从门口回到讲台,皱着眉头把刚才的那股心虚劲儿忘掉,反而凶巴巴的拿柏知去教育其他孩子,不听话就罚站。

    一般来,孩子的羞耻感和恐惧是相关联的,要是别的孩子像柏知这样被推出去罚站,可能怕着怕着就羞恼的哭起来了,但柏知没什么表情,只用黑鸦鸦的眼神盯着老师,让语文老师浑身不舒服,索性不再理她,还在心里暗骂一句,真是没皮没脸的崽子。

    反正按照她看来,有自尊心的表现应该就是罚站之后,大哭。

    正是上课中,走廊空荡荡的,柏知低头看看鞋尖,默默的往外挪了挪。

    唉,上学真的好无聊啊,老师翻来覆去讲的东西一点意识也没有,上午她还能控制一下自己,下午就已经失控了,总想看看窗子外面,有的时候一回神自己就已经溜到窗边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向往自由的腿。

    凌娅给三个孩子选的是巴音最好的学,高昂的收费代表着校方承诺的优质教学态度,所以,今发生的这种伤害孩子自尊心的体罚,其实是不允许发生的,但凡事都有例外,柏知刚好撞上夹带负面情绪的老师,就被罚在教室外面吹冷风了。

    仰着脸,柏知在心里做加减法。

    自己没管住腿跑到窗户边,是她的错;

    老师对她不好听的话,让她很生气,是老师的错;

    一错抵一错,但是,这个老师不让她上课,罚站,这又是老师的错。

    柏知眼神一亮,咦,按照公平抵消原则,自己再犯一个错,妈妈也没有理由生气的。

    这么一想,刚还气鼓鼓的柏知就和条鱼一样,从二楼的走廊翻下去,悄咪咪的靠着墙边,爬出了学校。

    哈,逃学的大哥,要开始游街啦~

    三个时之内,凌娅为陶岸和陶汀请好假,定了最近的航班,出现在了拍摄地。

    柏知听到有人喊她,还有点懵,咦,自己好像听到妈妈和姐姐的声音了,转头一看,惊喜的差点跳起来,“妈妈,岸岸,汀汀!”

    乐颠乐颠的跑过去,还没有最后一扑,就被凌娅的严肃脸制止了,“陶柏知,你过来。”

    陶岸和陶汀也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两个正在上课,就被妈妈接走了,是柏知在拍摄节目的时候出了点事情,现在看到妹妹活蹦乱跳的,两个姐姐松口气,忙给柏知使眼色。

    妈妈心情不好,你快乖一点。

    接收到姐姐的提示,柏知立刻乖巧状,碎步站稳,双手背到后面,冲凌娅眨眼卖乖,但已经晚了,凌娅看着不远处的高空台,就觉得头晕。

    陈哥见势不妙,立刻过来引着凌娅她们先去屋子里休息,别站在外面吹风,这次让柏知试飞也有他们节目组的问题,谁让他们没做好防护措施,让柏知呲溜爬上高台,要不是抓住上衣,这崽不知道能爬多高。

    一点的家伙,没有半点安全措施,就敢大着胆子往高台上爬,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想着也是后怕,所以,这才通知了凌娅,听凌娅要过来也立刻安排接机和食宿。

    孩子的问题再谨慎也不为过,节目组也随行了一些幼儿教育专家,被柏知这次爬高也吓一跳,觉得家长过来沟通一下也好。

    怕,是正常反应,不怕,才是要多多注意。

    有陈哥做缓冲,凌娅的情绪也平复了很多,她刚接到电话知道柏知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从八米高俯冲下来,惊怒交加,怕柏知的安全出问题,也为这个熊孩子死倔而生气。

    可是,等柏知坐在两个姐姐之间,听着凌娅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少见的没有认错。

    “我没有错。”旁听的陈哥眼睛猛地睁圆,等等,柏知刚才不认错?

    凌娅深吸一口气,“柏知,高空项目是不允许孩子参与的,节目组的叔叔阿姨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才阻拦你的,所以你硬要往上爬的这件事情,是错的。”

    她不是不讲理的父母,再生气,也会让柏知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可是,往常积极认错的柏知,这次却没有服乖,哪怕嘴上一下软话都没有,“妈妈,可是我也解释了,我可以的,叔叔阿姨并不相信我。”

    陶柏知也很委屈,别的孩子不可以,不代表她不可以,但是当时在高台之下,自己怎么解释节目组的叔叔阿姨都不相信,不管她什么,都不让她上去,要不是自己拿爬上去做威胁,她肯定就要被哄着哄着带离高台了。

    没有人相信她,她只能出此下策。

    来也是无解,柏知作为一个孩子,哪怕再自己可以,周围的工作人员也是不敢冒险的,阻拦柏知是工作人员尽责,而柏知硬闯则是给别人增添麻烦,需要道歉;可是,柏知又不是个普通的孩子,她自己可以就是真的可以,为什么给别人机会不给她机会,只是因为她,所以的话就没有半点力量吗?

    凌娅这次的态度很坚决,她知道柏知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样,蹦蹦跳跳的,好像不知道‘怕’字怎么写,但是,这种‘勇敢’,这种‘特别’,她不想纵容。

    今柏知敢爬高,明就敢下海,凌娅只是个普通的妈妈,没有办法二十四时守在柏知身边,如果有什么危险有什么闪失,谁能承担这个后果,她今的态度,就是给柏知的这种渴望冒险,划一道安全线。

    委屈的抿着嘴,柏知用眼神继续和妈妈对峙,她没有错,她就是可以,她本来就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要让她认错,眼睛红通通的,眼泪也大滴大滴的往下砸,可是,没有哭声,也不妥协。

    旁边的陈哥已经手足无措起来了,认识柏知这么久,哪里见过崽哭过,他们这些工作人员都挺喜欢柏知的,今的事情也不用柏知道歉,只是出于安全考虑才通知的凌娅,没有别的意思,“凌娅姐,你看柏知还,我们今这事也做得不太对,这不用道歉。”

    门口偷听的南齐已经想冲进来了,被经纪人死死的拦腰截住,和助理一起把他拖出去,抱着柏知送的皮球,南齐正是情绪激动的时候,再冲到凌娅面前,把事情越搅越浑怎么办。

    陶岸和陶汀懵懵懂懂,看着妈妈少有的严厉表情,悄悄的凑近柏知,伸出手去牵妹妹的手,她们还不太懂妈妈眼底的担忧,但是,柏知哭了,她们也想哭。

    三个女儿都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凌娅默默的攥紧了拳头,她有些后悔,不想让柏知参加这个节目了,柏知太特别了,捡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是疑点重重,她不想让这份特别引来别人的关注,最后给柏知带来些不好的事情,她很难忘记当时撤离塔尔的时候,那些全副武装的大兵,搜查的过程中,看向他们的眼神,有多么的冰冷,而柏知,哪怕年纪还很,就已经能看出来和普通孩子不同了,毕竟,能消化金属这一条,就已经让凌娅暗暗捏把汗很久。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