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六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但是, 第三期, 南齐就端不稳这个目标了,被柏知一捣乱,就像是拿错剧本走错片场, 控制不住的忘掉什么友爱和谐,变成‘互坑戏精组’。

    磨面任务和做饭的劳动量实在太大, 南齐是在其他爸爸的帮助下,才哆嗦着手臂完成任务的, 想想下午躺在家里畅想的自己,南齐都觉得脸痛。

    看看在旁边的床上,被工作人员洗白白,已经睡着的柏知, 再看看自己汗湿的上衣,软成面条的四肢,南齐拿毛巾擦了擦脸,就爬上了自己的床,并生无可恋的发誓,明早,明早打死他,他都不会早起的!

    这哪里是参加节目, 这明明就是劳动改造。

    所以, 第二很早醒来, 自己穿衣服洗漱,还去院子里玩了一会儿的柏知,半都没有等到南齐起床,咦,再不去领早饭,就没有了。

    “早上好,起床啦!”今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呢,昨晚上吃饱喝足,和伙伴疯玩,还被工作人员带去洗了个热水澡才睡下的,柏知休息的很好。

    南齐在柏知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现在却戏很多的装出一副‘刚被推醒’的模样,然后挣扎着起身,半途失败,颓然摔回去,哑着嗓子,声音颤抖,“柏——知——”

    完全呆住,柏知巴犹豫了半,学着凌娅平时的样子,在床边伸出爪子探南齐的额头,然后吓一跳缩回手,“好热,你发烧了?”

    如果让经纪人看到了,他肯定会很欣慰,南齐现在也是有演技的人了,只见他用万分不舍,却又无力病弱的模样,安慰着柏知,还一个劲的指责自己,他今不能陪柏知去领早饭了。

    “啊?可是任务卡上面,是爸爸们去比赛领早餐。”柏知十分感动,然后很冷静的想起了任务卡的内容。

    南齐挡住翘起的嘴角,继续引导,什么柏知很有担当,什么柏知一看就是有责任心的孩子,什么柏知最善良了,把柏知哄得笑眯眯,问他,“那我昨做的是不是很棒?”

    好想吐口血,但是,南齐为了今的早饭,忍。

    “是的啊,柏知昨做的特别好,特别照顾我。”可以,南齐努力戳亮了他所有的演技技能点了。

    “那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参加比赛领早餐。”柏知转身去旁边的床,把自己盖得农家红花绿底的厚棉被,仔仔细细的加盖在了南齐的身上,还拿了个水杯过来,压住了杯子边,大概是担心南齐蹬被子吧。

    至于为什么拿南齐的玻璃水杯,当然是因为,近啊!

    然后,柏知拿上南齐的任务卡,让他乖乖躺着,等她的早饭。

    “辛苦、咳咳、咳——辛苦柏知了。”看着柏知一点出门的背影,南齐不忘给自己收个尾。

    耶,完美!瞅着柏知离开,南齐立刻从两层厚被子里爬出来,太热了,本来就是拿热水给自己的额头增温,又盖着两层被子演了好久的戏,他也是很拼的。

    愉快的拍了拍枕头,南齐知道有工作人员跟着柏知,就愉快的继续睡觉啦!

    嘿,回去之后他一定要看这一段的播出,啧啧,肯定是满屏幕写满了演技二字。

    别看柏知蝉联着附近几所学的大哥之职,但实际上,她不太会和同龄人相处,反而,和成年人相处的很好,从昨她主动跑去和其他爸爸交换东西,就能看出来,她的这种交际能力和沟通能力了。

    再次代表着自己和南齐出现在任务点,几个爸爸都有些惊讶,今的任务时间太早了,其他孩子根本喊不醒,他们就自己来,没想到是柏知自己来的。

    “你南齐爸爸呢?”问话的是豆豆爸爸,他是个霸屏十几年的影帝,儿子是孩子里最大的,平时也很习惯早起,第一个发现柏知跑过来,走过去接她的同时询问。

    “早上好呀~他生病了,头很烫,我来代替他。”看着豆豆爸爸伸过来想牵她的手,柏知不明所以的给了一个击掌,“嗨?”

    不解风情的柏知蹦蹦跳跳的跑过去,和其他的爸爸也打了招呼,站到了第五个位置,准备开始比赛了。

    吸取昨的教训,南齐特意叮嘱柏知,不能交换他的劳动力,要亲力亲为才行。

    正巧,今早晨是考验爸爸们柔韧性的,别看柏知的个子最矮,但爸爸们下腰劈叉都僵硬的不行。

    无借力绷紧脚尖抬腿这个动作,其他爸爸还在为90°做努力,柏知和拿起假腿一样,唰的就把腿举起来了,首杀。

    下腰的同时用下巴去够篮子,其他爸爸基本上只能面朝,下巴根本没有做够这个动作,柏知不仅能下腰,还能用下巴把篮子往前推推,摆整齐,双杀。

    至于工作人员送来第三张任务卡的时候,其他爸爸看着跃跃欲试的柏知,纷纷把第一先让出来,“不比了不比了,第二到第五我们看着分一下就行。”

    这个真的比不过比不过,早知道柏知这么厉害,他们就把自家孩子从床上拎起来了。

    让孩子,去和孩子比拼韧带。

    篮子又大又沉,柏知不嫌重只是提着走路总是撞腿,就抻着手臂勾着篮子,让它离自己的腿远一点,快步走一会儿,再换手,让一直想帮忙提篮子的工作人员,白等了一路。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柏知停住了正准备兴冲冲往里走的步子,拐到了邻居家里,没一会儿,又拎着篮子回来。

    南齐听着门口的动静,立刻钻回花棉被里,继续虚弱状,眯着眼睛看着柏知把篮子放到桌子上,跑过来摸他的头,戏精上线,“咳、咳咳,嗓子好痛啊!”他看到早餐里有豆浆还有稀饭。

    “我去倒水。”拿上玻璃杯,柏知跑回桌边,不过没有倒水,也没有倒豆浆,而是从一个青瓷杯子倒出了些淡橙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当地的早茶吗?南齐闻了闻味道,有点像是麦茶的苦涩味,就半靠在枕头上,借着柏知的手喝掉了,然后愉快的开始吃早饭,一会儿喝稀饭,一会儿吃烧麦的,满足的不得了。

    等两个人都吃饱喝足了,柏知又伸过来爪子摸南齐的额头,很惊喜,“不热了,看来药茶是管用的!”

    喜滋滋的跑出去,柏知准备谢谢邻居家的奶奶,这是她特意借来的,专门治发烧的。

    咂了咂嘴,吃饱摸肚皮的南齐有点好奇,“药茶?哪里来的?”

    跟拍柏知的摄影师又出去了,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是出去了解了一下情况,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不打算详。

    但偏偏南齐追问,他只能坦白。

    村子里有些老人有个治高热的土法子,童子尿和一种虫粪粉混合冲茶,就是药茶,成品是没有什么异味的,柏知是昨听邻居家有人发烧,家里有药茶,早上特意去借了一杯,她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

    于是,这药茶治不治高热,没人清楚,反正,专治南戏精。

    虽然知道,童子尿和某些虫粪的确能入药,但是,根本就没有发烧,只是偷懒的南齐还是扶着门框开始吐。

    他发现了,柏知简直是无意识,都会坑他!

    等等,爆炸?

    成年人看imax特效电影,只觉得这是经费在燃烧,场面逼真节奏带感,但柏知是个演什么敢信什么的家伙,只觉得自己欠把枪和皮衣了。

    从车里溜下来,柏知蹲下来从车底往光亮处看。

    卷帘门开着,吃饭的绑匪们在车库右侧的灯下面,中间停着一辆车,大半在灯的范围里,半则在阴影之中,然后,在车的左边,柏知就发现了堆着的汽油桶、散落的零件和麻绳若干,满意的闻了闻空气中略浓的汽油味。

    简直和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呢!

    深吸一口气,能抱起冰箱的柏知轻松的把两个人质挪出车里,放到院子门口边的破扁担里,还摆成方便扛走的角度,柏知就立刻转身跑回去。

    旧皮卡横堵了旧车库三分之二的位置,柏知把车钥匙拔下来,摸到cd盒里扔着的打火机,比划了一下距离,摇摇头,不行,太远了,汽油桶还是拧上盖子的,和电影里满地漏油的画面不一样。

    于是,不知道怕是什么感觉的陶大胆就顺着阴影,悄声的摸进车库,借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摆放,摸进去把汽油桶拧开横放,看着汽油流出浸湿了旁边的麻袋。

    手轻轻的把麻袋里露出的几粒玉米拨到一边,免得踩到发出嘎吱声,柏知边倒汽油边放轻呼吸,脸都涨的通红。

    这个旧车库在绑匪们发现之前,堆了几袋陈粮,破麻袋里还露出了一些玉米粒来,气味也不好闻,被绑匪们占用之后,就变成三辆车的维修地点,油桶和沾着黑色油斑的零件就是这么来的,不拉上卷帘门也是为了通风。

    这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却方便了柏知现在倒汽油。

    六个绑匪再怎么谨慎,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个五岁大的崽,正在使用国外大片的套路倒汽油,他们几个借着头顶的昏黄灯,分着锅里的肉汤,还展望了一下拿到赎金之后的生活。

    为了这一单,六个人踩点准备了快半年,买通了消息之后,蛰伏在这个破车库里也有快两个月的时间了,闻着这股汽油味早就不耐烦了,现在计划顺利完成了九成九,他们也忍不住发发牢骚了。

    为首的中年人呵斥了两声,让最年轻的两个家伙闭嘴,“赶紧吃,吃完我们就开车走,把这里弃了。”

    那边已经倒好汽油,浑身蹭的脏兮兮的柏知,正心翼翼的挪出车库,等彻底钻回黑暗,站在车库外的时候,她摸出打火机,脑补了一下电影情节里应该放的音乐和灯光,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三二一倒计时结束之后就丢。

    真实的爆炸还是和想象有些出入的,火瞬间就起来了,破旧的车库里灰尘很多,空间又相对密闭,连带着汽油立刻发生了爆炸的效果,柏知差点被热浪冲的没站稳,吓得立刻转身往外跑,空气都要烫到她了。

    而隔着一辆车,六个绑匪也吓了一跳,发现车库有火光,第一反应也是往外跑。

    可燃物不多,柏知倒了半的汽油,也只能让两个麻袋里的玉米粒变成爆米花,但声响还是不错的,把绑匪都唬住了。

    几个人还没有意识到柏知的存在,以为是他们有人的烟头没熄灭,点燃了旧麻袋,想先把车库里的车开出去,但看着皮卡堵住门,就骂了几句,让同伴赶紧先把皮卡开走。

    “不对啊,车钥匙呢?”准备把皮卡车开到一边的年轻人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下车的时候应该没有拔钥匙啊,转头一看,后座是空的,立刻喊了起来,“人跑了!”

    而这个时候,成功制造混乱的柏知已经举着扁担努力的跑远了,她的力气很大,但是身高不够,扁担根本抗不在肩上,只能双手高举,在黑暗之中一溜烟的跑远。

    她识路能力很强,知道附近路过了一片农田,再快的奔跑也是比不过汽车的,一旦绑匪开着车库里的车来追,柏知他们肯定会被发现的,于是,农田就是她的目的地。

    农村的路上也没有路灯,土路上面都是石子,上只有几颗星星,看不到路的柏知哪怕再心,跑的时候也被绊了一跤。

    扁担摔了出去,两个男孩在竹筐里没受伤,但柏知的膝盖和手掌全部被擦伤,尤其是右手先落地撑了一下,骨头扭到了,疼的柏知脸都皱起来了。

    疼,第一反应是想哭,可是柏知在夜风中哆嗦了一下,吸吸鼻子忍住了眼泪,身边没有妈妈和姐姐给她看伤口,哭不仅没用还耽误时间,身上又裹着一层灰的柏知立刻爬起来,把扁担举起来,皱着眉头继续跑。

    回家再哭,现在她要很勇敢。

    从路面上跳到农田里有个水沟,柏知又摔了一下,本来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胡乱用袖子抹了把脸,又委屈又生气的柏知瞪圆眼睛,拖着两个男孩藏进了农田的庄稼里。

    委屈是摔倒了,妈妈和姐姐不知道,她也没有人能撒个娇。

    生气是坏绑匪,让她现在还回不去,只能躲在农田里受冻。

    两个男孩被磕磕碰碰这么久,也恢复了意识,还没有清醒就被柏知捂住了嘴,哼,她看过好多电影,当然知道人质一出声就会被找到的定律。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农田里,但是,身边的陌生孩子总比绑匪更有安全感,两个男孩也意识到现在的情况紧急,在农田的庄稼里被虫子咬,被风吹,哪怕在发抖也不吭声。

    夜里实在太凉了,三个孩紧紧的挤在一起,两个男孩子年龄更大一些,大概能猜到是柏知救了他们,看着柏知冷静的模样,挨着她也镇定了很多,开始在身上找有没有能联络父母的东西。

    而勇气来源柏知,实际上却在走神,又饿又累手也好痛,她想妈妈也想两个姐姐。

    不过,难过之余,柏知还不忘把眼泪攒住,她要留到回家再哭。

    孩子的肚皮有点鼓,软软的,根本不像是吃过铁的呢!

    “就只有铁勺,其他想吃的,太贵了。”柏知起这个,也有点忧郁,她不爱吃金属,就想尝尝味道,和食材做类比,越稀有的金属她就越想舔一口,所以,柏知瞄上巴音的首饰店好久了,就是零花钱攒的太慢,连个银戒指都买不起。

    凌娅让柏知张嘴,对着阳光‘啊’,看了白牙,摸了摸舌头,也没有看出点什么特别来,但想到柏知能轻松抱起家里任何一件家具的力气,又觉得可以理解。

    反正,不寻常的事情已经这么多,再来几件也没有什么。

    只不过,凌娅挣的钱能让家里吃好穿暖,却没有什么余钱去买金银首饰,所以,柏知想舔舔金耳环这种想法,还需要再等等。

    还是头一次,凌娅有一种,养孩子,好贵的感觉。

    看凌娅不生气了,柏知就笑嘻嘻的跳下沙发,带了个遮阳帽就跑出门去接姐姐们放学了。

    陶岸和陶汀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老师提前放学了,姐妹两个站在校门口的大树下,等着柏知。

    凌娅肤白如雪,两个女儿也是极为白皙,树荫底下也闷热的不行,让她们的脸颊微红,黑色发尾汗湿,漂亮的像是红苹果,乖乖的站在这里,让路过的不少人都回头多看几眼。

    等柏知跑到校门口的时候,就眼尖的看到有个穿大热还穿着无袖黑夹克的人在和姐姐们话,还离得越来越近,让陶岸和陶汀不断的往后退。

    炮弹一样冲过去,把那个人推开,柏知挡在姐姐们面前,“你是谁?”

    凌娅教过孩子们,不能让别人随意触碰自己的身体,尤其是陌生人。

    黑夹克看到陶柏知一愣,他本来是个吃瓜路人,正琢磨着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一抬头就看到两个特别漂亮的姑娘,就想过来聊一聊,但姑娘怕生,防备的看着他,让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后,就被推开,黑夹克还以为是个大人这么大的劲儿,结果,窜出来一个男生。

    穿着海军蓝的白边短袖,中裤和鞋子都是白底黑狗爪,把遮掩的帽子反戴,挡在两个姑娘面前的眼神,不他不输于两个姑娘的五官,就是这眼睛,黑亮亮又凶狠,突然就把黑夹克给戳了一下,啧,这孩子,真有星味,看着都像是在发光。

    二十出头的黑夹克平时哪里接触过这种孩子,冒冒失失的就凑过来,被柏知转移注意力之后,没听清柏知什么,光顾着打量这个男孩了。

    然后,就看到陶岸和陶汀从背包里各取出一截棍子,中间的凹陷处一卡一扭,组合成一条成年手臂长的整棍,动作很快,没有停歇,塞到柏知手上,黑夹克就被棍子威胁了。

    “一分钟之内清楚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做什么,否则,我就喊人了。”这就是校门口附近,哪怕还没有放学,大喊求救之后保安也会跑出来的。

    再,柏知的视线扫过黑夹克毫无肌肉线条的手臂,和穿着修身脚裤的腿,肯定,自己能吊打对方。

    没有和孩子相处的经验,黑夹克只觉得‘哐当’一个倒计时六十秒的表挂在自己头上,突然灵机一动,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尽量诚恳,“看,这是证件,我能跟你们家长聊一聊吗?想参加电视节目吗?”

    本来黑夹克只是被陶岸和陶汀的长相吸引,两个一模一样的美人脸,参加节目肯定有话题,但是,朋友对他很陌生,让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后来的这个男孩,让他更感兴趣了,尤其是男孩护着身后,比他还高的两个姑娘时,姑娘也一改之前的抗拒,紧张的挨在一起盯着他,生怕他会伤害男孩。

    三个孩子应该是亲人,彼此保护着,勇气却叠加的增长。

    虽然,这个男孩看自己的眼神很嚣张,好像能分分钟撂倒他一样,黑夹克不仅挺了挺胸,好歹他也是个成年人,怎么可能会被朋友吓到。

    陶柏知还在识字阶段,拿到身份证还有两个生字不认识,装模作样的看过去之后,倒是眼尖的看到了黑夹克戴的项链和戒指。

    看着平凡无奇,但感觉很好吃,而对于陶柏知来,越好吃,就代表着越贵,黑夹克应该很有钱。

    陶柏知看看自己,穷,看看黑夹克,富,然后让姐姐们打电话给妈妈,约在隔壁的甜品店见面。

    “弟弟,你还真不怕生耶!”拉着姐姐们的手,陶柏知和黑夹克进了甜品店,就嘴甜的让服务生姐姐给她们找个靠窗的位置,很主动的拿上菜单先唰唰唰点了几个甜品,然后,帮黑夹克多了点冰水。

    当然,黑夹克付账,还被柏知感动了一把,不知道他有什么喜好,先点杯冰水解解渴,真贴心。

    嘶,就是哪里不太对劲的感觉。

    三个孩子坐在一边,黑夹克坐在另一边,柏知边挖甜品边和黑夹克聊,“大哥哥,你从哪里来啊?”

    “我从京都来的。”看,买过甜品之后,都可以喊大哥哥了,黑夹克也点了份甜品,边回答边吃,也没多想柏知的问题。

    按照时间、地点和人物的三要素,通过了解对方的表面目的,从而推论出深层目的,柏知套话套半,黑夹克也唰唰唰的回答半,信息透露了大半还觉得,嘿,这孩子好玩,特健谈。

    等凌娅赶过来的时候,黑夹克差不多才反应过来,不对啊,自己叫什么,家里几口人,住在哪里,在哪毕业的,工作几年了,有没有男女朋友这些问题,他都回答了,可是,对面三个孩的名字,他都不知道。

    “你好,我是柏知她们的妈妈,凌娅。”单身的妈妈总是更有警惕心的,直到看到三个嘴边沾着奶油,冲她招手的孩子,凌娅心里才松口气,先和黑夹克互相介绍了一下。

    等妈妈来了,柏知就再也不吭气了,默默的吃甜品,这家店的东西很好吃,但是,甜品伤牙,凌娅很少买给她们吃,不管妈妈他们谈的是什么,三个崽崽的甜品是赚到了。

    而这边,黑夹克向凌娅明了来意,他想让三个孩子参加一款亲子类节目,当孩子里的嘉宾。

    巴音虽然地方偏僻,但附近有个很不错的风景区,常常有节目组过来取景拍摄,黑夹克所在的节目制作团队,最近就要来巴音一趟,他也是和同事刚到这里,正巧想找找当地的朋友参演,就看到了凌娅的三个孩子。

    毕竟,观众们都是很耿直的颜狗,对于电视上出现的陌生孩,他们的要求就很单纯——要好看。

    凌娅把三个孩子脸上蹭到的果酱擦了擦,问她们的意见,陶岸和陶汀不太意外的摇了摇头,她们的性格安静又内敛,不喜欢和很多陌生人呆在一起。

    柏知想了想,问黑夹克,参加节目有什么好处吗?

    黑夹克害怕三个孩子都不参加,立刻开始夸节目,什么能有玩具和好吃的,认识新朋友之类的,最后顺嘴提了句工资高。

    不到三的拍摄,就可以挣五千块。

    “去参加!”就是这么被金钱所动摇的柏知举手,然后抓了抓脸,对黑夹克,“对了,大哥哥,忘记告诉你了,我不是弟弟,我是女孩子。”

    黑夹克:“?”那你刚才和我称兄道弟那么久?注意力完全歪的黑夹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女孩子?

    难道,他居然是个孩子性别都分不清的常识废吗?

    哪怕第三期只播出了一半,她也是火了。

    不仅仅是连夜上了微博热搜前五,和她有关的金句、表情包也都开始刷屏。

    和别人恨不得截成扭曲状的表情图不同,柏知的表情包只有一张,表情乖的像使,但是,配的文字确是——你的恶魔已经上线。

    因为每次柏知无意识坑南齐的时候,表情都这么乖。

    见过调皮捣蛋的孩子,见过懂事体贴的孩子,观众们还是第一次见柏知这种,复杂又立体的性格,她高冷吧,在熟悉的人面前就是话痨,她调皮吧,这家伙简直是送温暖分队队长,她乖巧吧,被坑的南齐第一个跳出来反驳。

    最后,还是友想了想,亲切的称柏知为,甜甜的恶魔。

    坏坏的,却又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可爱。

    而且,还有友把柏知无意识坑南齐的片段全部截出来,做了新的鬼畜视频,点击量速增,连南齐的粉丝都涨了不少。

    在这之前,不少人都认为南齐是个靠脸吃饭的鲜肉,平时唱唱歌跳跳舞也不算特别,又酷又坏的,有的时候粉丝喊‘南皇’的时候,都能把路人尴尬一脸,但是,在节目播出之后,南齐的傻白甜本质就彻底藏不住了,反倒是吸引了很多粉丝来。

    凌娅也没有想到节目播出之后,柏知受到这么多的关注,之前节目组还提醒她,要不要给柏知开一个微博账号,但她不太会打理这些,也就没有在意。

    但是,想多看看柏知的友们搜索了一圈,都没有见到和姑娘相关的账号,于是纷纷跑去找南齐和节目组,想看柏知,敲碗的想看柏知。

    身为当红鲜肉,打开评论和艾特,发现一半都不是问自己的,南齐的心情很复杂,跑去找凌娅姐,问她要不要帮忙。

    不只是友在找柏知,还有不少经纪约来找她,想邀请柏知参加节目或是演演戏,当个童星,凌娅不怎么上,也不太清楚柏知为什么就红了,但她比较在意的是,柏知真的想走这条路吗?

    看完电视之后,柏知就愉快的跑去厨房找吃的,拿到客厅和两个姐姐分着吃,刚才看到电视里自己的兴奋劲儿已经过去了,姐姐们去写作业,她就拿着纸笔趴在旁边画画。

    凌娅过来问她的时候,柏知还很茫然,“啊?什么是当明星啊?”

    想了想,凌娅把柏知抱去书房,用电脑搜了几个视频,都是她这种不关注娱乐圈的,都知道的巨星演唱会或是获奖片段,岸岸和汀汀也跑过来,凌娅把电脑放在地毯上,全家人开始看视频。

    边看,凌娅边解释,明星大概就是这种闪亮亮的职业,但是,也很辛苦很累,有人喜欢你就会有人讨厌你,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人盯着你。

    柏知本来还吃着葡萄,看着看着,就忘记手上的动作了,她记不清别的镜头了,只记得舞台中央跳出来一个人的时候,台下的无数人发出尖叫和呐喊,甚至有一些人都激动的哭了出来,疯狂的在喊着口号,为台上的人加油。

    一人出现,万人呐喊。

    原来,明星是这样的?柏知觉得自己的后背和过了电一样,向往又渴望。

    三个孩子里,岸岸和汀汀对视频里的画面没有多大的感觉,看热闹一样看完就移开了注意力,只有柏知盯着屏幕,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眼神亮晶晶的,视频播放结束都不舍得移开眼睛。

    下意识哆嗦了一下,柏知傻乎乎的看着妈妈,指着电脑屏幕,“这个好棒啊!”

    一看柏知的这个表情,凌娅就知道,完蛋了,这家伙喜欢,而且,是特别的喜欢,激动的额头都有点冒汗。

    伸手把柏知的头发理了理,凌娅没有立刻表态,反而提出一个关键问题,“柏知,想当明星就需要很多人喜欢你,而只有优秀的人,才能被别人喜欢。”

    从多种角度考虑,凌娅并不太希望柏知在这个年纪就接触这些东西,平时和南齐他们接触一下可以,但演戏和参加其他综艺节目就算了,可孩子的热情是需要保护的,所以,她就开始不着痕迹的挖坑。

    “优秀的人?”柏知抓抓脑袋,什么是优秀的人啊?能吃很多饭,跑的很快嘛?那她可以啊!

    “岸岸和汀汀,优秀的人是什么样的?”凌娅没有直接回答,让大女儿们。

    两个姑娘正处于理想状态的学状态,一提到优秀的人,下意识就的是“科学家。”再想想她们的兴趣班,可以再加上“画家和舞蹈家。”

    柏知听完很忧愁,必须要先成为科学家,画家和舞蹈家,才能当明星吗?

    “啊?这么难啊!”

    凌娅忍住笑,认真的点头,“妈妈觉得,优秀的人还需要好好学习,早睡早起不挑食,柏知你觉得呢?”

    陶岸和陶汀在学校经常听老师这么,也认同的点点头,让柏知这个连学生都不是的家伙,莫名产生一种危机感,“妈妈,我什么时候也能去学校啊?”

    想当个明星,要完成这么多事情啊?她要抓紧时间了。

    凌娅挖好坑,柏知也咻的跳进去,最近这几也不出门撩猫逗狗了,在家里认认真真的看书写字,生怕自己的明星之路,摔倒在学老师不收自己上面。

    和柏知这边的努力刻苦不一样,南齐的人气猛增,最近的工作量也不少,好不容易抽个空闲放松一个,开个直播和粉丝互动一下,聊了一会儿有的没的,他就看到有评论问柏知。

    于是,南齐突发奇想,让经纪人先联系一下凌娅,看看柏知能不能和他视频通话一下,没一会儿,直播间的粉丝就从南齐的手机上,看到了一张坐在客厅翻字典的脸。

    ——啊啊啊啊啊,是我们的宝宝!

    ——柏知好可爱啊,这个家居服是不是后面还有两个兔耳朵?

    ——画质这么糊,都挡不住我们柏知的美颜,赞~

    电话那边,柏知也从凌娅那里知道,这个视频电话是大南齐在做直播打过来的,可是,什么是直播啊?

    凑近镜头,打了招呼的柏知就问南齐,“妈妈这是直播,大南齐,直播是什么啊?”

    直播间的弹幕太多,南齐一时半会儿看不清,就专心和柏知视频,“直播就是让我的粉丝们看到我,因为我是明星啊!”

    一听明星两个字,柏知头上的线就竖起来了,眯着眼睛有点不相信,“大南齐,那你最近有好好学习吗?”

    南齐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他是国外大学办的休学,很久没回去上课了,更别学习了,所以,摇头。

    “那有早睡早起不挑食吗?”

    南齐继续摇头,他都熬夜成习惯了,哪怕晚上不忙也会刷手机玩游戏,早睡?不不不,不通宵都已经很优秀了。

    柏知有点失望,皱着眉头,“那你当上科学家,画家和舞蹈家了吗?”

    虽然看得出柏知的神情有点不满,但是,南齐还是很诚实的摇头,他就是个普通的歌手,科学家什么的难度太高啊!

    果然,柏知很失望的叹口气,对南齐叮嘱,“唉,这些都做不到,就不是好明星,大南齐你要加油哦!”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