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六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现在这种情况下, 除非她是一拳打碎行星的超能力者,否则,五岁大的孩子面对六个成年绑匪和两个昏迷的人质,立刻就能想到妥帖的应对方法才是不正常。

    手捏成拳头, 柏知揉揉眼睛,不要慌, 不要急, 总会有办法的。

    乱七八糟的想法涌现出来,以前看过的电影画面也迅速的在柏知脑海之中闪现, 什么开着车跳飞机,什么半空中把螺旋桨打碎, 什么主角穿着皮衣从爆炸的工厂之中走出,背后是火海, 前方是战友。

    等等, 爆炸?

    成年人看imax特效电影, 只觉得这是经费在燃烧,场面逼真节奏带感, 但柏知是个演什么敢信什么的家伙, 只觉得自己欠把枪和皮衣了。

    从车里溜下来,柏知蹲下来从车底往光亮处看。

    卷帘门开着, 吃饭的绑匪们在车库右侧的灯下面, 中间停着一辆车, 大半在灯的范围里,半则在阴影之中,然后,在车的左边,柏知就发现了堆着的汽油桶、散落的零件和麻绳若干,满意的闻了闻空气中略浓的汽油味。

    简直和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呢!

    深吸一口气,能抱起冰箱的柏知轻松的把两个人质挪出车里,放到院子门口边的破扁担里,还摆成方便扛走的角度,柏知就立刻转身跑回去。

    旧皮卡横堵了旧车库三分之二的位置,柏知把车钥匙拔下来,摸到cd盒里扔着的打火机,比划了一下距离,摇摇头,不行,太远了,汽油桶还是拧上盖子的,和电影里满地漏油的画面不一样。

    于是,不知道怕是什么感觉的陶大胆就顺着阴影,悄声的摸进车库,借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摆放,摸进去把汽油桶拧开横放,看着汽油流出浸湿了旁边的麻袋。

    手轻轻的把麻袋里露出的几粒玉米拨到一边,免得踩到发出嘎吱声,柏知边倒汽油边放轻呼吸,脸都涨的通红。

    这个旧车库在绑匪们发现之前,堆了几袋陈粮,破麻袋里还露出了一些玉米粒来,气味也不好闻,被绑匪们占用之后,就变成三辆车的维修地点,油桶和沾着黑色油斑的零件就是这么来的,不拉上卷帘门也是为了通风。

    这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却方便了柏知现在倒汽油。

    六个绑匪再怎么谨慎,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个五岁大的崽,正在使用国外大片的套路倒汽油,他们几个借着头顶的昏黄灯,分着锅里的肉汤,还展望了一下拿到赎金之后的生活。

    为了这一单,六个人踩点准备了快半年,买通了消息之后,蛰伏在这个破车库里也有快两个月的时间了,闻着这股汽油味早就不耐烦了,现在计划顺利完成了九成九,他们也忍不住发发牢骚了。

    为首的中年人呵斥了两声,让最年轻的两个家伙闭嘴,“赶紧吃,吃完我们就开车走,把这里弃了。”

    那边已经倒好汽油,浑身蹭的脏兮兮的柏知,正心翼翼的挪出车库,等彻底钻回黑暗,站在车库外的时候,她摸出打火机,脑补了一下电影情节里应该放的音乐和灯光,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三二一倒计时结束之后就丢。

    真实的爆炸还是和想象有些出入的,火瞬间就起来了,破旧的车库里灰尘很多,空间又相对密闭,连带着汽油立刻发生了爆炸的效果,柏知差点被热浪冲的没站稳,吓得立刻转身往外跑,空气都要烫到她了。

    而隔着一辆车,六个绑匪也吓了一跳,发现车库有火光,第一反应也是往外跑。

    可燃物不多,柏知倒了半的汽油,也只能让两个麻袋里的玉米粒变成爆米花,但声响还是不错的,把绑匪都唬住了。

    几个人还没有意识到柏知的存在,以为是他们有人的烟头没熄灭,点燃了旧麻袋,想先把车库里的车开出去,但看着皮卡堵住门,就骂了几句,让同伴赶紧先把皮卡开走。

    “不对啊,车钥匙呢?”准备把皮卡车开到一边的年轻人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下车的时候应该没有拔钥匙啊,转头一看,后座是空的,立刻喊了起来,“人跑了!”

    而这个时候,成功制造混乱的柏知已经举着扁担努力的跑远了,她的力气很大,但是身高不够,扁担根本抗不在肩上,只能双手高举,在黑暗之中一溜烟的跑远。

    她识路能力很强,知道附近路过了一片农田,再快的奔跑也是比不过汽车的,一旦绑匪开着车库里的车来追,柏知他们肯定会被发现的,于是,农田就是她的目的地。

    农村的路上也没有路灯,土路上面都是石子,上只有几颗星星,看不到路的柏知哪怕再心,跑的时候也被绊了一跤。

    扁担摔了出去,两个男孩在竹筐里没受伤,但柏知的膝盖和手掌全部被擦伤,尤其是右手先落地撑了一下,骨头扭到了,疼的柏知脸都皱起来了。

    疼,第一反应是想哭,可是柏知在夜风中哆嗦了一下,吸吸鼻子忍住了眼泪,身边没有妈妈和姐姐给她看伤口,哭不仅没用还耽误时间,身上又裹着一层灰的柏知立刻爬起来,把扁担举起来,皱着眉头继续跑。

    回家再哭,现在她要很勇敢。

    从路面上跳到农田里有个水沟,柏知又摔了一下,本来在眼眶里打转的眼泪都差点掉下来,胡乱用袖子抹了把脸,又委屈又生气的柏知瞪圆眼睛,拖着两个男孩藏进了农田的庄稼里。

    委屈是摔倒了,妈妈和姐姐不知道,她也没有人能撒个娇。

    生气是坏绑匪,让她现在还回不去,只能躲在农田里受冻。

    两个男孩被磕磕碰碰这么久,也恢复了意识,还没有清醒就被柏知捂住了嘴,哼,她看过好多电影,当然知道人质一出声就会被找到的定律。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农田里,但是,身边的陌生孩子总比绑匪更有安全感,两个男孩也意识到现在的情况紧急,在农田的庄稼里被虫子咬,被风吹,哪怕在发抖也不吭声。

    夜里实在太凉了,三个孩紧紧的挤在一起,两个男孩子年龄更大一些,大概能猜到是柏知救了他们,看着柏知冷静的模样,挨着她也镇定了很多,开始在身上找有没有能联络父母的东西。

    而勇气来源柏知,实际上却在走神,又饿又累手也好痛,她想妈妈也想两个姐姐。

    不过,难过之余,柏知还不忘把眼泪攒住,她要留到回家再哭。

    陶岸和陶汀是一对四岁的双胞胎,两个人都很乖巧懂事,有些被外面的嘈杂声吓到,但还是拉紧了对方的手,穿好外套带上帽子,紧紧的跟着妈妈。

    她们住的地方很简陋,也没有什么好带走的,凌娅收拾了一个背包就装满了,一手一个女儿赶紧追上了离开的队伍。

    母女三个人穿着灰扑扑的外套,头发也乱七八糟的,在周围因为突发的撤离而慌张怒骂的人之中,一点也不显眼,凌娅还弄来一个推车,让两个女儿坐进去,勉强跟在队伍的末尾。

    两个姑娘有点害怕,缩在车里变成一团,还知道拿出水壶来,让凌娅喝点水,年轻的妈妈很敏锐,看着周围全副武装的兵,总觉得事情有点不对,这不像是在护送民众撤离,更像是在找些什么。

    但她什么也没有,喝完水趁着队伍休息,带着两个女儿吃点东西,去周围方便一下,危急时刻女人和孩可是谁都能欺负的弱势群体,凌娅很警惕,整个神经都是紧绷的。

    好在这支撤退的队伍里人数不多,刚才还很多的兵很快就撤离了,凌娅刚想带着女儿回到推车,准备准备继续赶路,就被陶岸和陶汀悄悄的拉了拉袖子。

    “妈妈你看,有个宝宝。”两个孩子在妈妈身边,就很安心,还有心情四处看看,姐妹两个眼睛尖,很快就看到不远处的废弃堆里面,好像有个宝宝,只不过是被破袋子和报废的电器外壳遮住了一大半,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

    凌娅之前也看到了附近的废弃堆,塔尔也没有什么正规的环卫公司,生活垃圾还好处理,就是这种大体积的废物没地方送,干脆就堆在一起扔到戈壁里,大部分都是些不容易腐烂的化纤或塑料,没什么特别的。

    只不过,里面居然有个孩子?

    顺着女儿的提示,凌娅这才发现点不对劲,乱七八糟的杂物堆里,的确有个灰扑扑,时不时还轻轻动一动的家伙,的一点,但不仔细看,还真的发现不了这是个活物,和旁边被风沙吹起来的空袋子差不多。

    这个时候,在废弃堆里的孩子,应该是被父母抛弃的吧?凌娅有些犹豫,不知道该不该走过去看看,如果不是在紧急撤离,她肯定会过去的,但现在,她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在养活两个女儿的同时,再多加一个家伙,而且,凌娅想到刚才那些冷冰冰的兵,就更犹豫了。

    陶岸和陶汀不知道妈妈在想什么,姐妹两个有点担心,宝宝的动静越来越,会不会出事啊?

    暗自咬牙,凌娅蹲下来请求两个女儿帮忙,“岸岸,汀汀,我们去看看那个宝宝好不好?但是,你们两个要帮帮我,把宝宝藏在背包里,不要让别人发现好不好?如果宝宝哭了,你们一定要立刻跟着大哭,让妈妈有机会安慰你们好吗?”

    直觉告诉凌娅,这个宝宝的存在,最好不要让其他人知道。

    两个姑娘点头,知道妈妈的意思,不能让别人发现宝宝的存在,必要的时候,她们两个要打掩护,这些她们都在书里看过的,知道的,肯定能配合好的。

    于是,母女三人趁着别人不注意,跑去废弃堆边,捡了一个宝宝塞到了背包里。

    浑身沾满沙土,脏兮兮的宝宝只有一点,背包里垫着毯子再塞进去,都没有把包填满,估计只有几个月大,然后旁边扔着一个包,上面系了个布条——她叫柏知,已经一岁了,如果可以,救救她好吗?还有,妈妈很爱她。

    凌娅来不及细想,把宝宝和她身边的包带上,确定没有什么关于宝宝的东西落下,就带着孩子们返回队伍。

    陶岸和陶汀继续缩进推车,借着掩护,偷偷的给背包里的宝宝喂了奶粉,不哭不闹的宝宝抱着奶瓶,边喝还边蹬蹬腿,很有力气的样子,让凌娅心底松口气。

    既然决定要带走,那宝宝健健康康再好不过了。

    好运还是很眷顾凌娅她们的,除了凌娅被单独检查了一下,她们很顺利的得到车厢角落的座位。

    这节车厢除了几个跟着妈妈的孩子,差不多都是二十五岁到三十岁这个范围的女性,凌娅注意到,车厢的两端还有兵,她们这些人也都被采过血检查,看来,这些兵要找的人,是一个年轻女人,而且,还没有找到。

    但这些,已经和凌娅没有关系了,列车很快开动,她们离开了塔尔,陶岸和陶汀趴在窗户上,看着倒退的风景,往妈妈身边蹭了蹭,坐了一会儿就和凌娅要去上厕所。

    凌娅看着两个女儿抱紧背包,立刻就明白这意思了,她们想让宝宝透透气。

    “麻烦让一下,我带两个孩子去趟卫生间。”基本上带孩子的妈妈,身边都有个背包,里面装着替换的衣物、纸巾、水瓶什么的,凌娅把背包带着,也不显得奇怪。

    列车刚开动,卫生间没有什么人用,里面的空间还很大,陶岸和陶汀让妈妈把门扣好,立刻把背包拉开,让妈妈把宝宝抱出来。

    “这是妹妹啊!”宝宝旁边扔着的背包里,是有不少纸尿裤和衣服的,凌娅现在就在帮宝宝换纸尿裤,旁边围观的陶岸和陶汀恍然,原来宝宝是妹妹~

    凌娅在看到布条的时候,就知道这个宝宝是女孩,她和陶岸陶汀,“以后她当你们的妹妹好不好?”

    “那宝宝有名字吗?”姐妹两个苦恼,总是宝宝,宝宝的这样喊,很容易叫成别人家的呢!

    “有,她叫柏知,陶柏知。”凌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让柏知的妈妈把孩子藏到废弃堆里,但既然决定把柏知带走,凌娅就会把她当成自己的责任的,家里的一员的。

    “柏知,你好啊,我是姐姐岸岸。”

    “柏知,我是姐姐汀汀,你好好可爱啊!”

    陶岸和陶汀很喜欢陶柏知,因为这是她们发现的宝宝呀~

    等到列车到达终点站,来自塔尔的这些人被安置在巴音这个地方的时候,凌娅就变成了三个孩子的母亲。

    只不过,同为偏远地区,但巴音比塔尔繁华很多,这里的生活环境也复杂的多,凌娅多留了一个心眼,统一登记信息的时候,把丈夫一栏写成‘出差未归’,陶柏知的性别写成了男。

    她知道自己貌美,独身带着三个孩子,简直是地痞流氓骚扰的首要目标,所以,先用这些虚假信息撑一段时间,给她一个想办法的缓冲时期。

    于是,陶岸和陶汀有点茫然的捧脸,刚到手的妹妹,怎么又变成弟弟了?

    在柏知看来,自己没有做什么,飞高高去拿皮球,送给大南齐,很简单的一件事情。

    但是,放在其他成年人眼里,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胆子还贼大,心累之余,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凌娅。

    三个时之内,凌娅为陶岸和陶汀请好假,定了最近的航班,出现在了拍摄地。

    柏知听到有人喊她,还有点懵,咦,自己好像听到妈妈和姐姐的声音了,转头一看,惊喜的差点跳起来,“妈妈,岸岸,汀汀!”

    乐颠乐颠的跑过去,还没有最后一扑,就被凌娅的严肃脸制止了,“陶柏知,你过来。”

    陶岸和陶汀也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两个正在上课,就被妈妈接走了,是柏知在拍摄节目的时候出了点事情,现在看到妹妹活蹦乱跳的,两个姐姐松口气,忙给柏知使眼色。

    妈妈心情不好,你快乖一点。

    接收到姐姐的提示,柏知立刻乖巧状,碎步站稳,双手背到后面,冲凌娅眨眼卖乖,但已经晚了,凌娅看着不远处的高空台,就觉得头晕。

    陈哥见势不妙,立刻过来引着凌娅她们先去屋子里休息,别站在外面吹风,这次让柏知试飞也有他们节目组的问题,谁让他们没做好防护措施,让柏知呲溜爬上高台,要不是抓住上衣,这崽不知道能爬多高。

    一点的家伙,没有半点安全措施,就敢大着胆子往高台上爬,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想着也是后怕,所以,这才通知了凌娅,听凌娅要过来也立刻安排接机和食宿。

    孩子的问题再谨慎也不为过,节目组也随行了一些幼儿教育专家,被柏知这次爬高也吓一跳,觉得家长过来沟通一下也好。

    怕,是正常反应,不怕,才是要多多注意。

    有陈哥做缓冲,凌娅的情绪也平复了很多,她刚接到电话知道柏知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从八米高俯冲下来,惊怒交加,怕柏知的安全出问题,也为这个熊孩子死倔而生气。

    可是,等柏知坐在两个姐姐之间,听着凌娅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少见的没有认错。

    “我没有错。”旁听的陈哥眼睛猛地睁圆,等等,柏知刚才不认错?

    凌娅深吸一口气,“柏知,高空项目是不允许孩子参与的,节目组的叔叔阿姨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才阻拦你的,所以你硬要往上爬的这件事情,是错的。”

    她不是不讲理的父母,再生气,也会让柏知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可是,往常积极认错的柏知,这次却没有服乖,哪怕嘴上一下软话都没有,“妈妈,可是我也解释了,我可以的,叔叔阿姨并不相信我。”

    陶柏知也很委屈,别的孩子不可以,不代表她不可以,但是当时在高台之下,自己怎么解释节目组的叔叔阿姨都不相信,不管她什么,都不让她上去,要不是自己拿爬上去做威胁,她肯定就要被哄着哄着带离高台了。

    没有人相信她,她只能出此下策。

    来也是无解,柏知作为一个孩子,哪怕再自己可以,周围的工作人员也是不敢冒险的,阻拦柏知是工作人员尽责,而柏知硬闯则是给别人增添麻烦,需要道歉;可是,柏知又不是个普通的孩子,她自己可以就是真的可以,为什么给别人机会不给她机会,只是因为她,所以的话就没有半点力量吗?

    凌娅这次的态度很坚决,她知道柏知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样,蹦蹦跳跳的,好像不知道‘怕’字怎么写,但是,这种‘勇敢’,这种‘特别’,她不想纵容。

    今柏知敢爬高,明就敢下海,凌娅只是个普通的妈妈,没有办法二十四时守在柏知身边,如果有什么危险有什么闪失,谁能承担这个后果,她今的态度,就是给柏知的这种渴望冒险,划一道安全线。

    委屈的抿着嘴,柏知用眼神继续和妈妈对峙,她没有错,她就是可以,她本来就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要让她认错,眼睛红通通的,眼泪也大滴大滴的往下砸,可是,没有哭声,也不妥协。

    旁边的陈哥已经手足无措起来了,认识柏知这么久,哪里见过崽哭过,他们这些工作人员都挺喜欢柏知的,今的事情也不用柏知道歉,只是出于安全考虑才通知的凌娅,没有别的意思,“凌娅姐,你看柏知还,我们今这事也做得不太对,这不用道歉。”

    门口偷听的南齐已经想冲进来了,被经纪人死死的拦腰截住,和助理一起把他拖出去,抱着柏知送的皮球,南齐正是情绪激动的时候,再冲到凌娅面前,把事情越搅越浑怎么办。

    陶岸和陶汀懵懵懂懂,看着妈妈少有的严厉表情,悄悄的凑近柏知,伸出手去牵妹妹的手,她们还不太懂妈妈眼底的担忧,但是,柏知哭了,她们也想哭。

    三个女儿都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凌娅默默的攥紧了拳头,她有些后悔,不想让柏知参加这个节目了,柏知太特别了,捡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是疑点重重,她不想让这份特别引来别人的关注,最后给柏知带来些不好的事情,她很难忘记当时撤离塔尔的时候,那些全副武装的大兵,搜查的过程中,看向他们的眼神,有多么的冰冷,而柏知,哪怕年纪还很,就已经能看出来和普通孩子不同了,毕竟,能消化金属这一条,就已经让凌娅暗暗捏把汗很久。

    凌娅觉得很抱歉,她是一个胆的,不足够强大的妈妈,像是惊弓之鸟,宁愿藏着柏知,也不想让别人发现,柏知的真正身份。

    明明是更强势的一方,凌娅的眼神却很愧疚,很难过,柏知愣愣的看了看妈妈,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嗷嗷的那种哭声,扑在凌娅怀里,她认错。

    “对不起,下次让我知道,再去玩这些游戏好吗?”凌娅很声,亲了亲柏知的眉心,又亲了亲她的指尖,把三个孩子都揽在一起,挨个亲亲。

    大声哭反而没有什么问题,柏知每次默默哭才是难过,嗷嗷叫着哭都是只有声音没眼泪,在凌娅怀里把眼泪蹭干净,双手交叠放在软肚皮上,柏知挨个去和今高台下的工作人员道歉,顺便,去搜罗搜罗他们盒饭里的好吃的。

    等道完歉回来,柏知的肚皮也吃的溜圆,让白担心一整晚的南齐,不知道心情该怎样。

    “嗨,大南齐,晚饭吃的好吗?”妈妈和姐姐来了,柏知就抛弃南齐,让他自己吃晚饭了。

    “你妈妈你了吗?要不要吃零食,我这里有很多。”南齐让助理买了好多东西过来,给柏知留着,生怕家伙受委屈,结果,柏知拍着圆肚皮溜达,根本看不出来刚才还死倔不认错的样子。

    “哇,大南齐你又偷偷吃零食,你要成熟一点,好好吃饭知道吗?”嗨呀,柏知真替大南齐发愁,她跑过去拎走零食袋子,走之前还不忘拍拍南齐的肩膀,“妈妈其实没有责备我,只不过,有些事情我还不太能理解,但妈妈一定是想保护我。”

    还有好多道理,柏知还不懂,但是,她能看到,妈妈是爱她的,这个她是知道的。

    如果对错分不清,那就去感受爱,柏知丢给大南齐一个潇洒的背影,留下南齐仰大喊。

    这节目,又想骗他生孩子!

    其实,柏知不算是大众最喜欢的那种懂事体贴的孩子,她精力旺盛,调皮捣蛋,熊起来气的头晕,但却又有着闪亮亮的真心实意,就像是她喜欢大南齐,会为了他努力去摘皮球,这种真,让人无法抵抗。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大部分可都是投喂过柏知的,等第三期节目终于剪辑出来,即将播出的时候,好几个都捏着把汗,等着友对柏知的评价。

    他们很喜欢家伙,自然也希望友对她温柔一点,柏知属于个人特点很强烈的崽,喜欢的,会很喜欢,不喜欢的,估计也会很不喜欢。

    但,但一定不能对孩子恶语相向啊!

    所以,在第三期节目终于开播的时候,不止是柏知家里按时打开了电视,南齐和陈哥他们也守在直播前,暗搓搓的登上号,紧张的看弹幕。

    前两期的素人孩子,表现普通,没有吸引多少关注,节目组发微博第三期换人时,也没有多少评论,只是有几个南齐的粉丝,在问新的孩子是谁,为什么要给自家爱豆中途换崽。

    所以,画面中柏知第一次出场时,弹幕有了一个**。

    观众们一顿嗷嗷叫。

    ——妈妈,我好像看到了使!

    ——我去,这是新来的孩?节目组,你们从哪里找到的!

    ——对不起,我有罪,我居然对一个男孩心动了~

    弹幕还没有嗷几秒,就看到画面一转,是南齐的单独访谈镜头,谈谈他对新来的朋友的期待,当时拍摄的时候,还不知道柏知是女孩子的南齐,很耿直boy的拿出自己买的变形金刚之类的玩具,保证他们爷俩能相处好。

    观众们和南齐一样,在看到柏知的时候,以为这是一个好看的男孩子,但是,初次见面柏知自我介绍的时候,她是女孩子。

    拿错玩具的南齐,和此时的观众心情差不多,喵喵喵,这是女孩子?

    按理,节目组找到的素人孩,一定是早熟的、懂事的、乖巧的,最大限度能引起观众们初次好感的,但柏知不是,刚出场,简单的做完自我介绍,没有嘴甜,也没有卖乖,完全一个高冷的冰山。

    很多观众在惊叹完这孩子的样貌,以及性别之后,就下意识认为,这孩子的性子,不合群,有点冷。

    和其他亲子档不一样,柏知和南齐刚见面,就要开始选房子的任务,还不太熟悉彼此,就留到了最后一组才出发。

    已经有一些南齐的粉丝开始着急起来了,爱豆来这个节目就是带来新的粉丝群体的,节目组为什么不帮爱豆找一个好相处一点的孩子,她们有点着急,但节目刚开始她们也愿意再继续看下去,刷了几句加油之后,就守到了反转。

    其他组的爸爸抱着孩子一路狂奔,拿着地图满村子的找线索,对比着柏知和南齐这边冷冷清清,还在原地看地图的画面,很有反差感,然后,柏知打破僵局,伸手示意南齐牵住他。

    “真拿你没办法,我们走吧。”

    这句话,观众们听的很熟,只不过,那都是什么偶像剧的场景里,为什么放在亲子档的节目组,莫名的有喜感。

    很快,南齐的路痴属性暴露,柏知拿过地图当起了导航,只在前面看地图选方向,大大只在后面乖乖跟着,观众们笑的不行。

    ——哈哈哈哈,前两期的南齐估计路痴的节目组都崩溃了,这次特意找了一个识路的朋友。

    ——简直在南齐身上看到了自己,认地图?不存在的!

    ——这真的不是节目组提前安排好的吗?我怎么觉得,这个孩子好苏啊,拿着地图的样子好有安全感!

    弹幕里一片欢腾,但是画面切换,其他爸爸已经找到了些线索,唯有南齐他们这里,才刚开始往村子里走。

    观众们还没有替这一组着急,就看到柏知看地图看的不耐烦了,一把丢掉,拦住旁边的路过村民,问起了村子里,有没有文化活动中心?

    这个时候,南齐替观众们问出疑惑,这是哪里?

    刚才还高冷冰山模样的柏知,一开口就破功,认真的告诉南齐,根据她看过的各种各样的乡村剧,文化活动中心的具体用途。

    ——哈哈哈,神特么的乡村剧,敢问这个朋友是怎么一本正经的出自己看过《乡村花爱情之路》这种电视剧的?

    ——文化活动中心?村子里真的有这个吗?

    ——答楼上,近几年新农村文化建设,电视剧里演的这点是真的,像一些开展过宣传活动的村子,都有这个活动中心!

    这个时候,后期很调皮的配上了策划游戏的组,q版人头的惊恐脸,还打出字来——这一定是凑巧,这一定是凑巧,我们的聪明才智不可能被轻易的识破。

    南齐不仅没来过农村,更没有看过乡村剧,听柏知到乡村剧,还成功找到了任务线索,不禁肃然起敬,向她取起经来。

    看来,这个乡村剧很有教育意义。

    没办法,凌娅基本上只让柏知看央视频道,导致柏知也就看过乡村剧、电影、戏剧、农业致富以及动画片,根本不知道什么偶像剧的存在,就一本正经的胡八道起来,还向南齐安利了一把乡村剧。

    柏知听工作人员解释过,这几个爸爸都是可以上电视的,每次新闻联播结束之后就会开始演电视剧,所以柏知认为这是很厉害的人才能演,就一本正经的鼓励起南齐来,让他好好努力,以后不定也能演乡村剧了。

    在国外呆了不少年,回来也只是专注于演唱会的年轻歌手,就这么被误导,以为柏知的乡村剧大概就像是春晚这种规格的,很慎重的点头,自己会努力的。

    一大一互灌鸡汤了一把,然后把弹幕快要下岔气。

    ——谁来救救孩子,哦不是,救救我家爱豆?

    ——想到我妈每次守着乡村剧不让我换台,我还不乐意,现在,我觉悟了,今就开始蹲守刷剧!

    ——哈哈哈哈哈,这个一本正经胡八道的崽是哪里找来的,南齐简直是个傻白甜!

    既然是感谢宴,齐家和石家也是拿出诚意的,连厨师都是特意从京都请来的,手艺极佳,让柏知很快就把齐轩石杨忘在脑后,坐在姐姐中间吃饭。

    没办法,她有点太只了,手短不好夹菜,踩在凳子上又不太礼貌,陶岸和陶汀就来帮她。

    她们两个是普通饭量,喝点甜汤吃几口菜,再夹两个烤排骨就吃饱了,没有从头吃到尾不停的柏知战斗力这么强,所以,就开始照顾柏知,帮她夹喜欢吃的东西。

    齐轩和石杨趁妈妈不注意,又都挤过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吃口饭,主要是来和柏知话。

    “柏知,你要不要和我们去京都上学?那里可好了,我们学校还有电磁车。”孩子表达喜欢,就是想凑在一起,齐轩和石杨都是京都人,读的私立学校,哪怕是学,也有一些和电磁、智能化相关的兴趣组,两个男孩子看柏知收下了他们的模型,就连忙推荐。

    “电磁车?”柏知的眼睛唰的亮起来,“那有没有机器人?”

    少儿频道每周末都会播出一些青少年兴趣大赛,发明设计和机器人都是热点,柏知才看过一场机器人之间的足球比赛,到电磁车,第一反应就是比赛的机器人。

    两个男孩忙点头,“有的,之前还出现了会跳舞的机器人呢!”

    这些兴趣组的开展都是极为耽误时间和耗费金钱的,也就是齐轩石杨他们这种非富即贵的私立学校,有这个条件开展这样的兴趣组,柏知听着他们到轨道赛车模型、智能分拣机器人和悬浮盘之类的东西时,羡慕的眨巴眼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