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六十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自从家里有了柏知之后, 凌娅的心脑血管承受力直线上升,愈发坚强。

    三个‘盯裆猫’陷入了沉默,齐轩和石杨的妈妈眉头一跳,她们是知道柏知是女孩的, 一看自家儿子的动作,立刻过去把儿子拖走。

    就算这个妹妹看着不太像女孩子, 身为男孩子怎么能这么不礼貌?!

    柏知茫然的看着齐轩和石杨被妈妈捞走,不在意的收回眼神, 终于找到空隙能把手里的蛋糕塞嘴里了。

    害羞?矜持?不存在的!

    既然是感谢宴, 齐家和石家也是拿出诚意的, 连厨师都是特意从京都请来的,手艺极佳, 让柏知很快就把齐轩石杨忘在脑后,坐在姐姐中间吃饭。

    没办法,她有点太只了,手短不好夹菜,踩在凳子上又不太礼貌, 陶岸和陶汀就来帮她。

    她们两个是普通饭量, 喝点甜汤吃几口菜, 再夹两个烤排骨就吃饱了, 没有从头吃到尾不停的柏知战斗力这么强, 所以, 就开始照顾柏知,帮她夹喜欢吃的东西。

    齐轩和石杨趁妈妈不注意,又都挤过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吃口饭,主要是来和柏知话。

    “柏知,你要不要和我们去京都上学?那里可好了,我们学校还有电磁车。”孩子表达喜欢,就是想凑在一起,齐轩和石杨都是京都人,读的私立学校,哪怕是学,也有一些和电磁、智能化相关的兴趣组,两个男孩子看柏知收下了他们的模型,就连忙推荐。

    “电磁车?”柏知的眼睛唰的亮起来,“那有没有机器人?”

    少儿频道每周末都会播出一些青少年兴趣大赛,发明设计和机器人都是热点,柏知才看过一场机器人之间的足球比赛,到电磁车,第一反应就是比赛的机器人。

    两个男孩忙点头,“有的,之前还出现了会跳舞的机器人呢!”

    这些兴趣组的开展都是极为耽误时间和耗费金钱的,也就是齐轩石杨他们这种非富即贵的私立学校,有这个条件开展这样的兴趣组,柏知听着他们到轨道赛车模型、智能分拣机器人和悬浮盘之类的东西时,羡慕的眨巴眼睛。

    普通的学根本没有这个条件,陶岸和陶汀听了之后,也有点好奇的凑过来,“那你们也上兴趣班吗?”

    “我学钢琴,杨杨学架子鼓,老师会隔来上课。”齐轩点头,他们除了学校的兴趣组,家里也会让他们学点东西的。

    陶岸和陶汀一个在学舞蹈,一个在学绘画,听到这里,也进入了话题,和两个男孩子分享了一下自己的学校。

    对比很明显,齐轩他们的学校师资力量雄厚又先进,单外语课程,就有英、法、德三种,更别各自学校引导的兴趣组,连插花和烹饪都包括,自然而然,基础学科的作业量就会变得精简,起码齐轩他们是没有把课文抄三遍这种作业的。

    陶岸和陶汀她们的学校相比之下,还是很主流的,老师和家长都很重视分数,基础学科的教学量和作业量都很大,课余时间基本上也都有兴趣班要去上,时不时还有什么古诗词比赛、绘画大赛,家长们会带着孩子们去开开眼界,当然,这些兴趣也都是为学习生活服务的,烹饪这种的,想都不要想。

    两所学校不能是好坏,只能是适合的学生群体不一样,柏知他们的学校在巴音是重点,不少家长攒钱想把孩子往里送,以求以后读好初中,好高中再考好大学,齐轩他们的学校在京都很有名气,普通家庭根本负担不起,基本上被中上阶层的家长垄断。

    但这些是成年人考虑的问题,四个孩子的年纪差不多,对彼此的校园生活还挺好奇的,聊了一会儿,还觉得挺有趣的。

    然而,重点永远歪的柏知,放下自己的杯子,用手撑着脸颊,很认真的问,“那你们放学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因为是校方组织,会留学生们在学校参加不同的兴趣组,所以正式放学的时间很早,如果当完成课程任务,能更早的放学,等齐轩完这句,就看到柏知整个人都亮起来了。

    “姐姐,我们去上这个学校好不好?”跳级算什么,柏知想跳学校。

    她很容易在低效率的重复动作中感到厌烦,低年级的老师又要加强学生们的记忆,讲课和布置作业的时候,都会要求‘多遍’,柏知逃学就和这个有关,她不明白,老师们为什么反反复复的要念叨同一件事情,就不能快速的继续讲吗?

    虽然凌娅和她解释过,不是所有朋友都能看一遍就记住,老师们要照顾大部分的朋友,但柏知还是想争取,自己完成任务就能自由离开的权利。

    可现实是,一年级实现不了,三年级估计也实现不了。

    所以,心灰灰中的柏知一听到齐轩他们起自己的学校,突然有点心动,觉得这个学校不定可以。

    凌娅和两个校友相谈甚欢,直到孩子们困了才约好下次见面的时间分别,回到家,陶岸和陶汀去洗漱准备睡觉,困得脑袋一点一点的柏知抱紧妈妈的腿,迷迷糊糊的念叨着挂在自己心上的事情。

    “妈妈,我有话。”正巧,凌娅也有话,不过她让柏知先。

    柏知想问问妈妈,能不能去读齐轩石杨他们的学校。

    但是,完这句话时候,看到了凌娅有点惊讶的表情。

    “妈妈?”

    “柏知,你真的想换一个学校读三年级?”凌娅眉头微扬,眼神有点复杂的抱起柏知。

    忙点头,柏知想想齐轩他们的话,忙表示自己有一颗坚定向学的心。

    她爱学习,谁也不能拦着她学习。

    比柏知想的更顺利,凌娅居然没怎么犹豫,就答应她认真考虑一下这件事情。

    耶,眼睛笑成咪月亮,达到目的的柏知软软的趴在妈妈的肩膀上,有点好奇,“妈妈,你刚才是不是想和我什么啊?”

    “妈妈刚和两个阿姨聊了聊,觉得你之前跑出学校,可能是不太习惯学校的约束。”凌娅伸手捏捏柏知的后颈,“所以,妈妈本来打算,让你再在家里玩两年,七岁以后再去读书。”

    “但是,既然你挺喜欢齐轩他们的学校,妈妈就去看看,也让岸岸和汀汀去看看,喜不喜欢那里。”

    边边往卧室走,凌娅准备把身上这只睡猫送去床上,结果,就看到柏知猛地坐直腰,眼睛瞪得溜圆,“妈妈,你刚才什么?”

    “岸岸和汀汀喜不喜欢那个学校,看你们的意见。”

    “不是不是,再上面一句。”柏知有点急,也不瞌睡了。

    “哦,妈妈原本想着,要不然再让你在家里玩两年,七岁之后再去学校,但现在你挺喜欢齐轩他们的学校,也挺好的。”

    柏知哇——的一声哭出来,妈妈,她刚才在梦话,她没有喜欢的学校!

    万恶的学校!

    那就是,柏知喜欢谁,就会跑去和谁嘚嘚嘚的话,知道的她,不知道的她就瞎。

    嗯,一本正经胡八道的家伙。

    南齐的性格阳光开朗,但反射弧比较长,有的时候过于慢热,在节目中的亮点不多,但是,遇到柏知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南齐身上的亮点就剧增。

    对国情不了解,南齐就听着柏知安利乡村剧,还认真的把参加乡村剧当成自己的奋斗目标;

    没摘过茶叶,南齐就听着柏知瞎扯采茶,什么需要露珠刚刚滚落的清晨,洗干净胡须的大爷穿戴好纱衣,用唇轻轻的采摘柔嫩的茶叶,沾过口水的,才是好茶。

    没见过农村孩子放牛,南齐就挺柏知瞎编剧本,什么村子里为了孩子身体更强壮,就把牛奶往孩子的头上擦,让母牛以为这也是牛犊,让孩子和牛呆在一起就能强身健体。

    半真半假的,把南齐骗得团团转。

    播出这一段的时候,节目组的后期累坏了,柏知胡一张嘴,他们解释跑断腿,基本上柏知一句,后期就要解释一下,这里面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要不是有这些文字,估计不少观众也要像南齐一样,对柏知的话信以为真。

    哪怕这样,还有一些弹幕发出灵魂的叩问。

    ——这真的是假的吗?可是我为什么这么愉快的就相信了?

    ——哈哈哈,柏知的表情好认真,要我是南齐,我也信啊!

    ——噗,想知道柏知的家长每都给她看什么节目和书,这种民俗故事加神话,外加胡八道的改编,真的很有可信度啊~

    虽然观众们配着后期乐得不可开支,但是,拍摄画面里的南齐完全的一个傻白甜,柏知什么,他就信什么,大一很愉快的相处起来,午睡之前,柏知充当南齐健身器材的画面,也看着很有爱。

    然后,南齐睡醒,就发现手臂废了。

    软绵绵的,肌肉酸痛发涨,拳头都握不紧,柏知懵圈的看着南齐,南齐懵圈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好像不太能接受,自己这么弱?

    弹幕快要笑疯过去。

    ——看南齐就没有带过孩子,孩子的体重,不能按照正常公斤数算的。

    ——是的,我姐的孩子还不到一岁,抱上半个时我就手臂开始酸!

    ——哈哈哈,南齐应该是肌肉拉伤了,五岁的孩子还是有一定重量的,举过头顶这种锻炼法,健身达人也撑不住多久啊~

    这个意外让众人措手不及,南齐的大头像上面就标上了‘下午暂时缺席,专心养手臂’的状态,柏知自己去参加任务。

    分别的时候,南齐本来是想叮嘱一下的,但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这种路痴好没有底气,只能坐在柏知身边,让她走路慢点别摔倒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向其他爸爸或工作人员求救。

    睡醒之后,柏知有点饿,工作人员给她切了一碗水果,还淋了些酸奶,她正在拿勺子挖着吃,南齐叮嘱着叮嘱着,就直勾勾的看着水果块,清了清嗓子。

    “嗯?”柏知抬头,看着南齐的表情,反应过来,挖了一个苹果喂给南齐。

    “哎呀,谢谢~”美滋滋的一大口,南齐最近要上镜,经纪人对他的体重控制很严格,像这种加餐的果盘,是不能吃的,只能蹭柏知的水果。

    这件事情柏知也知道,刚才经纪人林叔叔还给她解释了,大南齐吃水果就会胖脸,要减肥就不能吃,所以水果让她自己吃就行。

    于是,南齐再次盯着菠萝块时,柏知就把碗往一边藏了藏,很正直的挡住南齐的视线,“刚才林叔叔,你不能再吃了,会胖。”

    吃了一块苹果之后,南齐更馋了,支着两个不能动的手臂,悄声的撺掇,“没事的,只有一块菠萝,不会胖的。”

    把菠萝叉起来,柏知觉得南齐很可怜,“看来减肥很痛苦,连水果都不能吃。”

    南齐忙点头,对对对,所以把菠萝给他吃一口吧!

    “还好我不胖。”柏知松口气,把菠萝全塞进嘴里,吃掉了就不会让南齐眼馋了。

    就是这么贴心。

    南齐:“……”

    ——哈哈哈,我以为柏知要把菠萝块给南齐吃,没想到啊呜一口塞自己嘴里。

    ——还好我不胖,这句绝对扎了南齐的心,23333

    ——大家好,我今要从南家正式脱粉了,现在我是柏知粉~

    望着空碗,南齐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好在他今下午能休息,没吃到菠萝也没有关系!

    没有任务做,就开始给自己找乐子的南齐,就晃晃悠悠的去休息了,一会儿躺在树下憩一下,一会儿到路边和村民聊聊,整个人过的十分悠闲。

    但是,这只是镜头里的画面,主镜头拍摄的是柏知他们这边的任务,一派热闹的比赛场景之中,有个把竹篮子扣在头上,晃晃悠悠的划水王。

    正是柏知。

    别人摘蘑菇,她爬树,别人采莲藕,她抓鱼,不仅自己全程划水,还一个劲儿劝其他孩子划水,孩子特别容易玩到一起,于是,整个泥潭里,爸爸们不仅要挖藕,还要时不时抓一下乱窜的孩子。

    柏知不怕生,其他爸爸拿沾着泥巴的藕逗她,她也不躲,笑嘻嘻的跑去接,等游戏结束之后,别的爸爸身边都有很多藕,她身边就只有一条泥鳅,和拿着当玩具的半截藕。

    对比太明显,弹幕也有点紧张,这应该要哭了吧,别的孩子有爸爸也有蘑菇和藕,只有柏知自己什么也没有,不点站在夕阳的光晕下,影子拉的长长的,看着别人的爸爸,眼睛圆溜溜的。

    节目组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柏知提着空篮子终于反应过来,她们晚上要没有饭吃了。

    其他爸爸已经准备给柏知匀点东西了,孩子不懂游戏规则很正常,整个下午都很乖已经是表现良好了,但柏知没有闹也没有哭,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花脸,蹬蹬蹬跑到其他爸爸那里,主动提出一场交换。

    此时,不知情的南齐还晃晃悠悠的躺着,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于是,柏知愉快的把南齐坑了,拖着桶就往家里冲。

    来啊,互相伤害啊~

    作为牵头人,陈哥美滋滋的让凌娅和他们导演见了面,签了个简单的合同,柏知就被留到节目组了,陶岸和陶汀还要上学,凌娅没办法一直陪柏知在这里呆着,只能把她拉过来嘱咐,顺便拜托负责的工作人员多费点心。

    “没关系的,妈妈你放心。”柏知是第一次不在家里住,也没有哭闹,乖乖的和凌娅挥挥手,然后,拉紧了身边工作人员的手。

    负责陪着柏知的年轻女孩子,以为家伙舍不得妈妈,立刻抱起来她,带着她去吃东西。

    这一幕让陈哥看到,他就特放心的向导演提议,“这孩子不错吧,绝对可以用乖巧懂事的当地孩子人设,没问题的。”

    离开妈妈和姐姐的柏知,没有之前那么爱笑,也不怎么爱话,吃饱肚子就挨着负责她的姐姐坐好,看起来沟通度很高,也很使。

    然后,节目嘉宾带着自家孩子来到巴音,柏知也被告知,她暂时的爸爸是谁。

    亲子类的节目是近年来的综艺新宠,陈哥他们的团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正面例子,这个节目都已经做过好几季了,观众缘极好。

    但类似的节目也涌现了不少,所以创新是必须的,每年节目都会有一些变动,在最近几季,由亲爸爸带孩子,到亲爸爸和实习爸爸分别带孩子之后,今年这一季终于变成弹幕一直期待的,由孩子带亲爸爸和实习爸爸了。

    把主导的地位交给孩子,评分制将爸爸们和孩子们打乱,来决定下一期的搭配,考虑到过的孩子不太理解规则,这一季的孩子都在六至九岁之间,比以往的孩子平均年龄大。

    正是熊的时候呢~

    可前两期参加拍摄的素人孩子,最近感冒发高烧,孩子的身体健康比较重要,不能来参加这一期的录制,所以,陈哥就找了柏知来当孩子的嘉宾,顶了这期的班,就任务完成。

    柏知顶替的孩子是上一期得分最低的,就要匹配得分最低的实习爸爸,一个唱歌的鲜肉,南齐,刚满二十。

    南齐表示要被掏空了,拍过两期之后他发现,评分制里亲爸有着然优势,他这个实习爸爸很难拿到其他孩子的高分,虽然节目规则改变了,但孩子们还是更愿意跟着自己爸爸的。

    好在他是五个爸爸里,唯一一个实习的,红是红,但在其他爸爸面前,还是年纪资历浅,配上素人孩子也好,只不过,前两期刚摸清楚素人孩子的性格,这一期就要更换了,南齐只能提前做工作,来和柏知熟悉一下。

    南齐和陈哥关系不错,一听他的新崽乖巧又懂事,立刻给陈哥微信发了个六块六的红包,乐颠乐颠的来见柏知,刚见面,就被家伙帅一脸。

    “跟我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啊!”南齐刚感慨完,就收获了身旁经纪人的白眼,这是他表哥,和南齐一起长大,肯定的给出评价,“切,人家孩子比你时候帅一万倍好不好!”

    被表哥打击习惯了,南齐拿出自己买的玩具献宝,又是变形金刚又是吉普模型,却被工作人员告知,“柏知,是女孩子。”

    咦?陈哥这个缺心眼的,只给南齐拍了张柏知的照片,还高糊,根本没这是女孩啊!

    好在柏知挺喜欢这些玩具的,收下礼物之后还和南齐了一会儿话,把年轻感动的一塌糊涂,他终于有孩子缘一次了!

    陈哥和南齐的经纪人也过来和柏知话,想多了解了解孩子,看南齐在旁边没出息的感动脸,把人挤开,逗柏知,“等节目开始拍摄了,柏知你就随便使唤新爸爸,让他努力把分数拼的高一点。”

    让分数高低决定爸爸和孩子的搭配,是个玩起来就挺有新意的规则,但这两期孩子们还在彼此磨合,没有太多的亮点,节目组以为柏知也是乖巧懂事的孩子,就鼓励她,搞事情。

    “好的。”不太理解,但还是点点头的柏知,只能在心底和妈妈声抱歉了。

    妈妈,你看,不是我不乖,是这些叔叔阿姨要求我搞事情的。

    等节目正式开拍,南齐早上过来和柏知打招呼的时候,就看到家伙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旁边的姐姐正逗她,还给她喂着果盘,看到南齐过来,大佬一般的挥手示意。

    不只是这表情,连衣服都变了,昨还是清新系的,今就变成花t恤和大短裤了,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发蜡,把有点长的头发抹到了后面去。

    这身衣服也不是凌娅给她带的,而是柏知自己去服装师那里找到的,昨晚上洗干净,今就能穿了。

    嘻嘻,不在妈妈身边,她想自己搭配衣服好久了~

    南齐恍恍惚惚的走出去,有一种举目四望,自己还是食物链低端的即视感。

    节目组也发现,今的柏知好像有点不太一样,陈哥灵机一动,拦住了准备不断给柏知提示,引导她拍摄的工作人员,先让柏知自己发挥。

    于是,和南齐并肩出现的柏知,刚露脸,就让身边的三个男生侧目了,纷纷拿过爸爸的墨镜戴上,时尚感不认输。

    五个爸爸,六个孩子,三个男孩,一对双胞胎女孩,剩下的柏知是最的,但陶大胆也不知道什么叫怯场,和南齐一起打了招呼,就高冷的在旁边站着了。

    其他几个孩子听完介绍,都有些困惑,这是,妹妹?

    离柏知最近的是双胞胎女孩,两个人都是丸子头,好奇的看向柏知,然后声的问她,“你能猜出,我们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吗?”

    同卵双胞胎都喜欢玩这个游戏,柏知也和姐姐们玩过这个游戏,区分姐姐妹妹有着自己的方法。

    等南齐再回头的时候,就发现柏知不见了,跑去人家双胞胎姐妹中间,不知道了些什么,让两个女孩捂着嘴笑。

    “柏知,我们要开始做任务了,要不然晚上没地方住啊!”南齐很愁的听完分房子的任务,觉得他可能又要睡最差的那个了。

    被点名的柏知和姐妹俩个告别,跑回南齐身边,然后伸出手,示意南齐拉上。

    南齐:“?”

    柏知叹气,“真拿你没办法,走吧,我带你去做任务。”真是离不开人。

    南齐:“?”

    柏知的性格,有五分是性,还有五分,就是妈妈和姐姐的纵容。

    性子偏软的家人,容忍度很高,只要柏知不造成什么伤害自己或他人的实质性后果,再怎么调皮都是能原谅的,而且,岸岸和汀汀一直觉得,柏知是自己发现的,她们要当个好姐姐。

    于是,柏知有了两个然的僚机,调皮救场的盟军。

    但这次的事情有点严重,陶岸和陶汀也很生气,拒绝了柏知求救的眼神,直到柏知老实的认错,保证自己再也不犯的时候,才愿意和柏知话。

    自愈能力唯一的代价,就是会让柏知变得很饿,加上体力消耗过大,脏猫一样的蜷在姐姐身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凌娅其实和两个男孩的家长是旧识,刚在警局相遇的时候也有几分诧异,但孩子们都很疲惫,不是这些的时候,后续的感谢也都延后,先让孩子们休息。

    拒绝了两家的邀请,凌娅带着三个孩子回家,已经快亮了,陶岸和陶汀撑过了那阵睡意,现在也不想睡了,一人握着柏知的一只手,捏她的肉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