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五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而此时,沉着脸盯着自己的手腕, 柏知内心惆怅,唉, 再见不到妈妈和姐姐,自己的伤就要痊愈了。

    自己逃出学校还失去联系,这事怎么想都是要打屁股的那种,柏知还想着自己惨兮兮的, 凌娅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可是,看看这讨厌的自愈能力,她都看不出受过伤了!

    没等柏知想出点什么歪主意挣扎一下,三个孩子就被找到,顺着指令到达目的地的警察们也没有想到, 嘿, 这里有三个孩子?

    救援这么快,其实也和柏知有点关系, 她折腾出来的爆炸没有伤到绑匪, 但声响和亮度已经足够引人注意,这个废工厂离村子有一定的距离,但大晚上这动静,让村民们还是报了警。

    爆炸不是个事, 不少警力出动, 半途又发现被绑走的两个孩子发来的定位, 增援的警车还在后面,先头部队一分为二,先确认孩子们的安全。

    那边逃窜的六个绑匪也被村民们和警察抓了个正着,夜色之中不少警车呼啸而过,但这些都和柏知没有关系了,警察们确认了她的身份,通知了凌娅之后,柏知就被一个女警官抱在了怀里。

    三个孩子明显是受到惊吓,又被冻了很久,在家人出现之前,警察们也不敢贸然询问,就先让队里的女警官陪着孩子们。

    勇敢了一把,此刻恨不得得意叉腰,嘚瑟一下的柏知,其实不太需要这种安慰,但两个男孩抓着她的校服不松手,看到警察也很排斥,让她走不开,一个不注意就被抱起来了。

    实际上,三个孩子从外表看,柏知最凄惨,两个男孩除了穿着单衣,身上沾了点泥以外,就没有什么了,但柏知不一样,脸上被蹭的灰和黑色的机油,头发好像被烫了一下,发尾有点卷,衣服更是土和泥混合,手肘和膝盖的地方还有些擦破,一看就是摔跤了。

    虽然警察们不清楚,这三个孩是怎么出现在一起的,但单看外表,柏知才像是被绑架的那个,另两个像是被顺带的。

    女警官也知道两个男孩子身份不一样,一出事巴音的全部警力出动,他们局长都急的摔了好几个杯子;柏知却是巴音本地的孩子,家长发现孩子不见了,报警之后也只有两个警察去处理。

    这么一对比,女警官安抚柏知的声音更温柔了。

    被找到的时候正是半夜,坐在警车里,两个拽着柏知衣服的男孩子困意和疲倦涌上,有点撑不住的点头,柏知的精神很好,和女警官了一会儿话之后,就眼睛圆溜溜的等着见家人。

    刚才警察姐姐已经了,等会儿她就能看到妈妈姐姐了,把柏知高兴的左扭右扭,全然忘记刚才她还在委屈巴巴,念叨着等会儿回家再哭的事情。

    两个男孩的家人和凌娅得到消息,知道孩子接回来之后就开始焦急的等,凌娅没想到柏知也被牵扯到绑架案之中,她一时间又怕又急,陶岸和陶汀不肯回家睡觉,硬要一起等柏知。

    于是,等女警官把柏知抱下车,她一眼就看到了妈妈和姐姐,炮弹一样的冲过去,柏知元气满满的和妈妈姐姐打招呼,然后,就被凌娅一把拎起来,照着屁股就开始打。

    陶岸和陶汀也一边拿手帕给柏知擦脸上的灰,一边气的也过去拍两下她的屁股。

    等等,这和想的不太一样啊!

    好在,不疼。

    柏知被摁在凌娅的腿上,照着屁股肉最多的地方揍,第一次揍孩子不太熟练,力道掌握的不好,拍上去只有声音不怎么疼,还让柏知抽空扭了扭,找个舒服点的姿势趴着。

    一下子把凌娅气的眼前发晕,“陶柏知!”

    “啊?”柏知茫然,打屁股她也没躲啊,怎么还不让调整一下位置了?

    不服气的柏知想要扭过来身子,给妈妈姐姐看她的手肘和膝盖,虽然现在看不出来什么了,但是刚才摔倒了,可疼可疼了,手腕还肿了一个大包。

    但还没有话,柏知就发现,妈妈和两个姐姐的眼泪,一滴接着一滴,掉在她伸过去的手上,凉凉的,让柏知控制不多的哆嗦了一下。

    凌娅和陶岸陶汀都是性子软的人,善良好脾气,有的时候受点委屈也不会生气,哪怕柏知再调皮也没有对她高声的呵斥过,同时,也足够的好强和坚韧,若水却不弱,很少会掉眼泪。

    相比之下,经常戏上来就嗷嗷哭的柏知,和漏水的哭包一样。

    所以,柏知看到妈妈和两个姐姐掉眼泪的样子,都呆住了,也开始意识到,自己这次失踪真的是吓到她们了。

    “对、对不起。”一咕噜从凌娅的腿上爬起来,柏知赶紧把手背在校服里干净的衣服上蹭干净,踮脚给妈妈姐姐擦眼泪,“我错了,妈妈,岸岸汀汀,你们不要哭了好不好?”

    凌娅和陶岸陶汀一时之间情绪起伏过大,眼泪有点控制不住,想平复下来也需要缓一缓,看着柏知在她们面前急的团团转,纷纷把脸别开,对柏知表示,这一次的错误,不是那么容易原谅的。

    柏知苦着脸,不对啊,这剧本没见过!

    这是怎么一回事?

    “还是不舒服吗?邻居家的奶奶还有药……”关心的跑到南齐身边,柏知简直和邻居家奶奶的安利队员一样,想继续推荐一些神奇的药茶。

    还有药茶?

    南齐立刻截住柏知的话,生龙活虎的站直身子,“和你开玩笑呢,我可舒服了!”

    在前两期节目里,南齐一直在努力完成任务,做一个懂事又努力的实习爸爸,画风正常但没有什么点,节目组剪辑的时候也很愁,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南齐留镜头。

    但这一期节目里,南齐全程偷懒,和柏知开启互坑模式,又一一失败被坑到不行,反而画风清奇起来,满满都是梗。

    别剪辑的取舍,就是现场守着摄像画面的工作人员,都笑翻了好几次。

    人和人之间的磁场,是很玄妙的,两期节目下来南齐还是和之前的朋友客客气气,没什么相处的火花,不温不火。

    一期节目下来,和柏知交战几次纷纷败退,却意外的投南齐的眼,节目拍摄结束之后,他还和陈哥一起,把柏知送到凌娅身边。

    “你要不要来我家做客?”柏知也很喜欢南齐,这个实习爸爸可柔弱了,风一吹感冒,药一喝还偷偷摸摸哭,她其实都发现了,但是,柏知是不嫌弃南齐的。

    身为娇弱,又不是南齐的错。

    一直以活泼帅气形象活跃的南齐,当然不知道自己的人设在柏知这里崩的一塌糊涂,他还挺依依不舍的,但听到柏知的邀请,求生欲让他拒绝了。

    “咳,柏知你要是和妈妈姐姐来京都,我带你们去玩啊!”南齐很尊敬的喊凌娅姐,对待柏知却和同龄人一样,心里还在盘算,回去之后给柏知寄点什么好玩的。

    话的时候,陈哥把柏知这一次的工资装在信封里,交给凌娅,柏知眼神不离信封,对南齐的话抖了抖爪子,以示听到了。

    “喂,我们都要分别了,能真情实感一点吗?”南齐捧住自己的心心,难道他还没有几千块重要。

    柏知没有什么别绪,指了指在门外等着南齐的经纪人,干脆利落的拜拜,“好啦,你不要这么黏人了,要学会自己长大知道吗?”

    这话,是柏知在学门口听到的,一般还会附带一个哭唧唧不想上学的崽,和一个头痛的家长。

    再见!

    果然,就不应该期待着什么,柏知特别舍不得自己,抱着自己大腿不让自己走的场景,南齐洒泪奔走,戏可以是很足了。

    经纪人对南戏精熟视无睹,他也挺喜欢柏知的,还和凌娅互留了联系方式,也是结个善缘。

    陶岸和陶汀快三没见到柏知了,等凌娅把柏知带回家,两个人特别亲热的围过来,摸摸手摸摸脸,看看别人有没有照顾好柏知。

    凌娅洗手准备去做饭,去之前,把信封给了柏知,“这是你自己的工资,妈妈不收了,你自己留着用,但是不能乱花知不知道?”

    几千块钱,不算是钱,但凌娅觉得这钱很有意义,就让柏知自己收着。

    “好的。”开心的把信封收起来,柏知都已经想好了,她要用这个钱买礼物。

    给凌娅买真丝的床单,给岸岸买手工的芭蕾舞鞋,给汀汀买个画板,至于自己,嘻嘻,剩下的钱全买黄金,打成大金链子,挂在脖子上,有事没事咔咔的啃两口。

    这可是柏知自从知道她能赚一笔钱,就已经在思考的礼物购买计划,几十个备选方案中,这个方案脱颖而出。

    没事看看电视购物节目,路过商场不忘盯门口的大幅广告,区阿姨们聊也会凑上去听一耳朵的柏知,连凌娅的上购物账号都摸来了,还用现金和妈妈交换了银。

    边翻着字典,边在上检索自己想买的礼物,还拿了纸笔过来打草稿,争取在预算之内买到最好的东西。

    可是,礼物挑好了,钱怎么算,都不够,哪怕把她的金链子换成金戒指,都不行。

    “原来妈妈养我们,这么困难?”五千块的现金也有一叠,但是,买三份礼物都不够,柏知对电视新闻里的物价二字,有了第一次的直观认识。

    当然,她也没有考虑到,自己选的礼物,本来就不便宜。

    趴在电脑上,反复列竖式相加了好几遍,柏知抓抓头发,为挣钱大计愁的肚子咕咕叫。

    跳下椅子,跑去厨房拿个大包子吃,凌娅在家做排骨饭,高压锅里冒出的呲呲声带着肉香,让柏知巴在旁边,陶醉的闻了好一会儿。

    挣钱这么难,妈妈还努力给她们买好吃的,柏知暗下决心,她要再挣点钱,努力把礼物钱挣出来。

    凌娅还不知道,不点已经在琢磨如何暴富这种深刻问题,她已经联系了学,准备秋送柏知去学。

    虽然柏知比入学标准年龄,但凌娅叹口气,她要抓紧时间,不能让柏知都已经跃跃欲试探索附近初中了,还是个没上学的大哥。

    学学历,是大哥的基本尊严啊!

    虽然拍了一次当红节目,但这就像是水波泛起涟漪,很快又恢复平静,南齐也很忙,没办法经常联系柏知,本以为大家的缘分到此为止,结果,准备拍第四期的时候,之前生病的那个朋友,父母毁约,没有如约参加,南齐又没有娃了。

    比起第三期知道自己没娃的惆怅,南齐这次欢脱的不行,立刻去找陈哥,“找柏知啊,走走走,去联系凌姐!”

    节目组一打听,发现毁约的孩子父母,瞒着他们替孩子接了另一档节目,也气的不行,看南齐这么积极,也觉得柏知更好,就让陈哥开始联系凌娅。

    考虑到秋入学,凌娅本来是想拒绝的,结果,苦于没法挣钱的柏知,一听又有钱赚了,立刻举手答应。

    “这么想去啊?”凌娅不知道柏知的算盘,以为她就是喜欢拍节目,觉得很好玩。

    “嗯,要是我不去,大南齐就又要住最差的房子了!”私下里,柏知不喊南齐哥哥,喊大南齐,节目的第一期已经正式播出了,她还按时看了,一看南齐全程惨兮兮,立刻深表同情。

    所以,妈妈你快答应吧,我很重要的,大南齐没有我不行的。

    南齐莫名哆嗦了一下,是谁,是谁在念叨英俊帅气的他?

    跟拍柏知的摄影师深表理解,这一期,他也有点不适应柏知乖巧的模样,唉,寂寞如雪。

    其实,柏知不算是大众最喜欢的那种懂事体贴的孩子,她精力旺盛,调皮捣蛋,熊起来气的头晕,但却又有着闪亮亮的真心实意,就像是她喜欢大南齐,会为了他努力去摘皮球,这种真,让人无法抵抗。

    节目组的工作人员大部分可都是投喂过柏知的,等第三期节目终于剪辑出来,即将播出的时候,好几个都捏着把汗,等着友对柏知的评价。

    他们很喜欢家伙,自然也希望友对她温柔一点,柏知属于个人特点很强烈的崽,喜欢的,会很喜欢,不喜欢的,估计也会很不喜欢。

    但,但一定不能对孩子恶语相向啊!

    所以,在第三期节目终于开播的时候,不止是柏知家里按时打开了电视,南齐和陈哥他们也守在直播前,暗搓搓的登上号,紧张的看弹幕。

    前两期的素人孩子,表现普通,没有吸引多少关注,节目组发微博第三期换人时,也没有多少评论,只是有几个南齐的粉丝,在问新的孩子是谁,为什么要给自家爱豆中途换崽。

    所以,画面中柏知第一次出场时,弹幕有了一个**。

    观众们一顿嗷嗷叫。

    ——妈妈,我好像看到了使!

    ——我去,这是新来的孩?节目组,你们从哪里找到的!

    ——对不起,我有罪,我居然对一个男孩心动了~

    弹幕还没有嗷几秒,就看到画面一转,是南齐的单独访谈镜头,谈谈他对新来的朋友的期待,当时拍摄的时候,还不知道柏知是女孩子的南齐,很耿直boy的拿出自己买的变形金刚之类的玩具,保证他们爷俩能相处好。

    观众们和南齐一样,在看到柏知的时候,以为这是一个好看的男孩子,但是,初次见面柏知自我介绍的时候,她是女孩子。

    拿错玩具的南齐,和此时的观众心情差不多,喵喵喵,这是女孩子?

    按理,节目组找到的素人孩,一定是早熟的、懂事的、乖巧的,最大限度能引起观众们初次好感的,但柏知不是,刚出场,简单的做完自我介绍,没有嘴甜,也没有卖乖,完全一个高冷的冰山。

    很多观众在惊叹完这孩子的样貌,以及性别之后,就下意识认为,这孩子的性子,不合群,有点冷。

    和其他亲子档不一样,柏知和南齐刚见面,就要开始选房子的任务,还不太熟悉彼此,就留到了最后一组才出发。

    已经有一些南齐的粉丝开始着急起来了,爱豆来这个节目就是带来新的粉丝群体的,节目组为什么不帮爱豆找一个好相处一点的孩子,她们有点着急,但节目刚开始她们也愿意再继续看下去,刷了几句加油之后,就守到了反转。

    其他组的爸爸抱着孩子一路狂奔,拿着地图满村子的找线索,对比着柏知和南齐这边冷冷清清,还在原地看地图的画面,很有反差感,然后,柏知打破僵局,伸手示意南齐牵住他。

    “真拿你没办法,我们走吧。”

    这句话,观众们听的很熟,只不过,那都是什么偶像剧的场景里,为什么放在亲子档的节目组,莫名的有喜感。

    很快,南齐的路痴属性暴露,柏知拿过地图当起了导航,只在前面看地图选方向,大大只在后面乖乖跟着,观众们笑的不行。

    ——哈哈哈哈,前两期的南齐估计路痴的节目组都崩溃了,这次特意找了一个识路的朋友。

    ——简直在南齐身上看到了自己,认地图?不存在的!

    ——这真的不是节目组提前安排好的吗?我怎么觉得,这个孩子好苏啊,拿着地图的样子好有安全感!

    弹幕里一片欢腾,但是画面切换,其他爸爸已经找到了些线索,唯有南齐他们这里,才刚开始往村子里走。

    观众们还没有替这一组着急,就看到柏知看地图看的不耐烦了,一把丢掉,拦住旁边的路过村民,问起了村子里,有没有文化活动中心?

    这个时候,南齐替观众们问出疑惑,这是哪里?

    刚才还高冷冰山模样的柏知,一开口就破功,认真的告诉南齐,根据她看过的各种各样的乡村剧,文化活动中心的具体用途。

    ——哈哈哈,神特么的乡村剧,敢问这个朋友是怎么一本正经的出自己看过《乡村花爱情之路》这种电视剧的?

    ——文化活动中心?村子里真的有这个吗?

    ——答楼上,近几年新农村文化建设,电视剧里演的这点是真的,像一些开展过宣传活动的村子,都有这个活动中心!

    这个时候,后期很调皮的配上了策划游戏的组,q版人头的惊恐脸,还打出字来——这一定是凑巧,这一定是凑巧,我们的聪明才智不可能被轻易的识破。

    南齐不仅没来过农村,更没有看过乡村剧,听柏知到乡村剧,还成功找到了任务线索,不禁肃然起敬,向她取起经来。

    看来,这个乡村剧很有教育意义。

    没办法,凌娅基本上只让柏知看央视频道,导致柏知也就看过乡村剧、电影、戏剧、农业致富以及动画片,根本不知道什么偶像剧的存在,就一本正经的胡八道起来,还向南齐安利了一把乡村剧。

    柏知听工作人员解释过,这几个爸爸都是可以上电视的,每次新闻联播结束之后就会开始演电视剧,所以柏知认为这是很厉害的人才能演,就一本正经的鼓励起南齐来,让他好好努力,以后不定也能演乡村剧了。

    在国外呆了不少年,回来也只是专注于演唱会的年轻歌手,就这么被误导,以为柏知的乡村剧大概就像是春晚这种规格的,很慎重的点头,自己会努力的。

    一大一互灌鸡汤了一把,然后把弹幕快要下岔气。

    ——谁来救救孩子,哦不是,救救我家爱豆?

    ——想到我妈每次守着乡村剧不让我换台,我还不乐意,现在,我觉悟了,今就开始蹲守刷剧!

    ——哈哈哈哈哈,这个一本正经胡八道的崽是哪里找来的,南齐简直是个傻白甜!

    但是,放在其他成年人眼里,这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熊孩子,胆子还贼大,心累之余,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凌娅。

    三个时之内,凌娅为陶岸和陶汀请好假,定了最近的航班,出现在了拍摄地。

    柏知听到有人喊她,还有点懵,咦,自己好像听到妈妈和姐姐的声音了,转头一看,惊喜的差点跳起来,“妈妈,岸岸,汀汀!”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