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五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所以, 第四期节目开始, 签完整季合同工资直线上升的柏知,拎着自己的行李箱准时出现。

    新合同被凌娅收起来了,来之前的晚上,财迷陶想着一串零,在被窝里激动的蹬腿, 左翻右翻很久,可把自己骄傲坏了。

    而且, 节目组这次要在南方水乡拍摄,柏知还坐了人生中的第一次飞机,从机翼和发动机旁边经过的时候, 简直把喜欢挂在脸上, 心里毫不犹豫的把买飞机也加上自己的购物单。

    机械、燃油以及启动带来的震动, 让柏知一直舍不得离开,尤其是登机的时候, 看到一些闪着灯按钮和线路, 更是走不动了。

    节目组的人差不多占了半个飞机,空姐看到柏知想往驾驶舱钻,立刻笑着把她抱起来送回座位,被拦截的柏知也没有挣扎, 圈住空姐问, “姐姐, 这个飞机多少钱啊!”

    她可是刚刚,挣了很多钱的人呢!

    空姐想了想,还挺认真的了一个数字,让柏知立刻蔫了,整个人就像是被风吹皱的太阳花,可怜兮兮的。

    南齐把柏知接过来,安全带扣好,看她生无可恋的模样,一下子乐了,“刚才不是还挺开心的吗?怎么了?”

    柏知满脑子都是,挣钱好难啊,自己的所有钱加起来,可能连飞机的起落架都买不起。

    心痛,不能呼吸,金链子离她越来越远了。

    “你不懂。”转身团成个球,柏知尽可能的抓紧时间多瞅瞅飞机,买不起之前,她要多看看。

    南齐不知道柏知的购物愿望如此惊人,他给柏知裹紧毛毯,就戴上眼罩开始睡,他对高空的反应很敏感,坐飞机的时候耳膜总是不舒服,所以上飞机就睡是习惯。

    柏知还没有从飞机的单价之中缓过神,像条虫一样的扭到窗边,盯着窗外机翼上的焊接部分和骨架,眼睛都舍不得眨。

    汽车的发动机好看,飞机的机翼焊接好看,塔吊的升降也好看,柏知喜欢这种带着金属色的机械感。

    好在飞机买不起,但节目组没有让柏知失望,来到水乡的第一个游戏,就是高空挑战。

    周围是泥地,中间有个像是塔吊的东西,爸爸们会根据孩子们的成绩来决定被挂的高低,最高的有八米,最低的有两米,然后俯冲,骤停,再落地,和吊威亚拍武侠片很像。

    五个爸爸里,有几个人已经开始苦笑了,吊威亚俯冲这种事情,拍起来很好看,但实际上很难受,再安全的保险措施也没有办法消除人的恐惧本能,更别,安全绳还频频出事。

    南齐恐高,看到塔吊脸都有点白,但在场的五个爸爸里,大部分都已经四五十岁了,就他最年轻,按照他的为人处世,他应该主动点挑战最高的那个。

    所以,南齐又希望柏知得第一,让自己挂两米,又希望柏知得最后一名,让自己去帮前辈去掉一个最难项。

    每个爸爸都在给孩子加油,争取名次靠前点,自己能挂低点,但南齐眼神一个劲的丢,就是不话,让柏知不明所以,然后恍然大悟,哦哦哦,她懂了。

    大南齐一定是想玩最高的那个飞飞!

    设身处地的想了想,柏知就愉快的摸起鱼,放水放的很明显,拿到了最后一名。

    其他爸爸松口气,让南齐自求多福,先去挑战了,节目组的五个高度对恐高症很不友好,八米、五米、四米、三米和两米,其他四个爸爸已经先后结束挑战,就剩下南齐了。

    很多明星都有恐高人设,节目组设置这个环节,也是想体现明星克服自己的恐惧,给观众传达一种积极正面的情绪,但其他人是不是真的怕高,南齐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刚穿上安全绳,就已经浑身冰凉了。

    哪怕别的爸爸都在给他鼓励,孩子们也在一起喊加油,他也觉得自己面前就像隔着一个毛玻璃,看不清,听不清,整个人只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别、别别怕。

    南齐哆哆嗦嗦的在给自己加油,可是,摄像机捕捉下的镜头,已经能看出南齐脸色苍白,浑身冒汗,还在缓慢的上升之中,手臂的肌肉就已经止不住的开始抽搐了。

    看过那么多有点怕高,但演的恐高,最后‘勇敢’战胜自己的明星,节目组也是第一次遇到表面上没什么,但这个生理反应就已经能明,南齐是真的恐高。

    经纪人在镜头面前冷着脸,攥紧拳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其他爸爸也觉得事情有点不对,柏知仰着头看着大南齐慢慢的升上去,一动不动的。

    “停,换b方案。”导演和经纪人同时出声,临时更改挑战,让南齐从两米处俯冲下来,再在泥里滚一圈就行。

    不行,恐高这种事情,急不来,南齐都感觉不到自己在下降,被几个爸爸摁了人中,才慢慢回神,他没有让拍摄暂停,同意了b方案,从低处下落,再在泥里滚一圈。

    仰躺在泥地里,南齐不想动弹,哪怕正在拍摄,意识已经在告诉他快站起来,他的身体也像是罢工了一样,毫无反应。

    柏知也不嫌弃泥地脏,直接跳下去,被泥陷住很难走,就直接趴在泥地上,也不担心蹭脏自己的衣服,像海豹一样用肚子在泥地上滑过去。

    南齐已经和泥人一样了,柏知伸手去推他,然后掀开自己最外面,已经沾满泥的衣服,拽着里面那层干净衣服的下摆,去擦南齐的脸,还伸手比一下他的呼吸,摸摸胸口的心跳。

    柏知有点害怕,害怕大南齐一动不动的。

    “没事。”孩子贴身的衣服很软,白白的t恤下摆被自己脸上的泥蹭脏,其他朋友最多就是腿沾泥,哪像柏知这样,整个人都和泥猴一样,还一个劲的拿自己的干净衣服给他擦脸。

    “快起来。”躺着不动,这个状态让柏知很害怕,她跑过去抱住南齐的头,努力往上抬,不要躺着,快动一动,她有点害怕。

    刚才滚泥之前,南齐已经和工作人员过,他没事,缓口气就行,但现在,等待的工作人员也有点担心,还没有过去,就看到柏知和南齐了一句话,就又肚皮擦地的划过来。

    “你要最上面那个皮球吗?我去给你拿!”八米的地方,挂着一个气球,南齐原本的任务是升上去抓到皮球,然后俯冲下来。

    柏知不太理解南齐恐高,但她觉得,应该是南齐没有拿到那个皮球,很难过,所以一动不动的躺在泥地里,脏兮兮的也不起来。

    那么,她去帮大南齐拿。

    “我要上去,我也要穿这个。”拿着南齐刚脱下来的安全绳,柏知跑去找工作人员。

    这么一个不点,肯定不让上,但柏知很倔,“你们不让我上,我就自己爬上去。”

    这个类似塔吊的高台,本来就是能攀爬上去的,不让柏知穿着安全绳升上去,那她就爬上去。

    工作人员差点摔倒,蹲下来劝柏知,“不行的,这个太高了,你还。”

    “可以的,我不怕高,我想拿那个皮球。”工作人员的拒绝让柏知有些着急,她回头看了一眼泥巴满身的南齐,急的都在原地跳。

    其他爸爸和孩子们也过来,劝柏知不要上去,这个是真的太高了,孩子不能上的,要是喜欢那个皮球,他们就把皮球降下来送给她。

    柏知都快急出眼泪了,她不要降下来的皮球,她就要帮大南齐拿到最高位置的那个皮球,不通,那就转身去爬,也不知道她动作怎么那么快,工作人员拦都没有拦住,等再一转眼,柏知就已经爬到了两米多高的位置,被最近的一个男工作人员伸手抓住衣服,才没有继续往上爬。

    “我要上去!”柏知趴的地方高,她已经看着工作人员扶着南齐走过来了,急的蹬腿,想要挣脱背后抓她衣服的工作人员。

    普通的成年人攀爬的时候,都不敢这么挣扎,柏知这么乱动想摆脱挣扎,吓得周围人也不敢拦了,最后害怕柏知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来爬,更危险,只能妥协,拿一个号的安全绳过来,先把柏知升高一两米。

    一喊怕,就立刻把她降下来。

    结果,套上安全绳,柏知就一个劲的催‘再高点’,嫌动作太慢,就努力伸腿,好像能在空中游泳一样再高点,就这么一边人在等着柏知怕,立刻把她降下来,一边在等着赶紧升高,拿皮球,最后,还是柏知赢了。

    她升到八米的高空,看到下面很多人仰起来的脸,感觉到风在身边轻轻的吹,能看到远处的田地和房屋,能看到树梢的抖动和边的云,伸手抓住了皮球的绳子,用力拽了下来,柏知举着皮球,穿着安全绳的样子像个青蛙,“大南齐,你看,皮球!”

    你喜欢的皮球,送给你哦~

    南齐在下面一直仰着头,眼睛都不肯眨的盯着柏知,听到这么一句,立刻视线模糊。

    肯定是睁眼睁太久了,才会挤出眼泪的。

    只不过,凌娅挣的钱能让家里吃好穿暖,却没有什么余钱去买金银首饰,所以,柏知想舔舔金耳环这种想法,还需要再等等。

    还是头一次,凌娅有一种,养孩子,好贵的感觉。

    看凌娅不生气了,柏知就笑嘻嘻的跳下沙发,带了个遮阳帽就跑出门去接姐姐们放学了。

    陶岸和陶汀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老师提前放学了,姐妹两个站在校门口的大树下,等着柏知。

    凌娅肤白如雪,两个女儿也是极为白皙,树荫底下也闷热的不行,让她们的脸颊微红,黑色发尾汗湿,漂亮的像是红苹果,乖乖的站在这里,让路过的不少人都回头多看几眼。

    等柏知跑到校门口的时候,就眼尖的看到有个穿大热还穿着无袖黑夹克的人在和姐姐们话,还离得越来越近,让陶岸和陶汀不断的往后退。

    炮弹一样冲过去,把那个人推开,柏知挡在姐姐们面前,“你是谁?”

    凌娅教过孩子们,不能让别人随意触碰自己的身体,尤其是陌生人。

    黑夹克看到陶柏知一愣,他本来是个吃瓜路人,正琢磨着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一抬头就看到两个特别漂亮的姑娘,就想过来聊一聊,但姑娘怕生,防备的看着他,让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后,就被推开,黑夹克还以为是个大人这么大的劲儿,结果,窜出来一个男生。

    穿着海军蓝的白边短袖,中裤和鞋子都是白底黑狗爪,把遮掩的帽子反戴,挡在两个姑娘面前的眼神,不他不输于两个姑娘的五官,就是这眼睛,黑亮亮又凶狠,突然就把黑夹克给戳了一下,啧,这孩子,真有星味,看着都像是在发光。

    二十出头的黑夹克平时哪里接触过这种孩子,冒冒失失的就凑过来,被柏知转移注意力之后,没听清柏知什么,光顾着打量这个男孩了。

    然后,就看到陶岸和陶汀从背包里各取出一截棍子,中间的凹陷处一卡一扭,组合成一条成年手臂长的整棍,动作很快,没有停歇,塞到柏知手上,黑夹克就被棍子威胁了。

    “一分钟之内清楚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做什么,否则,我就喊人了。”这就是校门口附近,哪怕还没有放学,大喊求救之后保安也会跑出来的。

    再,柏知的视线扫过黑夹克毫无肌肉线条的手臂,和穿着修身脚裤的腿,肯定,自己能吊打对方。

    没有和孩子相处的经验,黑夹克只觉得‘哐当’一个倒计时六十秒的表挂在自己头上,突然灵机一动,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尽量诚恳,“看,这是证件,我能跟你们家长聊一聊吗?想参加电视节目吗?”

    本来黑夹克只是被陶岸和陶汀的长相吸引,两个一模一样的美人脸,参加节目肯定有话题,但是,朋友对他很陌生,让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后来的这个男孩,让他更感兴趣了,尤其是男孩护着身后,比他还高的两个姑娘时,姑娘也一改之前的抗拒,紧张的挨在一起盯着他,生怕他会伤害男孩。

    三个孩子应该是亲人,彼此保护着,勇气却叠加的增长。

    虽然,这个男孩看自己的眼神很嚣张,好像能分分钟撂倒他一样,黑夹克不仅挺了挺胸,好歹他也是个成年人,怎么可能会被朋友吓到。

    陶柏知还在识字阶段,拿到身份证还有两个生字不认识,装模作样的看过去之后,倒是眼尖的看到了黑夹克戴的项链和戒指。

    看着平凡无奇,但感觉很好吃,而对于陶柏知来,越好吃,就代表着越贵,黑夹克应该很有钱。

    陶柏知看看自己,穷,看看黑夹克,富,然后让姐姐们打电话给妈妈,约在隔壁的甜品店见面。

    “弟弟,你还真不怕生耶!”拉着姐姐们的手,陶柏知和黑夹克进了甜品店,就嘴甜的让服务生姐姐给她们找个靠窗的位置,很主动的拿上菜单先唰唰唰点了几个甜品,然后,帮黑夹克多了点冰水。

    当然,黑夹克付账,还被柏知感动了一把,不知道他有什么喜好,先点杯冰水解解渴,真贴心。

    嘶,就是哪里不太对劲的感觉。

    三个孩子坐在一边,黑夹克坐在另一边,柏知边挖甜品边和黑夹克聊,“大哥哥,你从哪里来啊?”

    “我从京都来的。”看,买过甜品之后,都可以喊大哥哥了,黑夹克也点了份甜品,边回答边吃,也没多想柏知的问题。

    按照时间、地点和人物的三要素,通过了解对方的表面目的,从而推论出深层目的,柏知套话套半,黑夹克也唰唰唰的回答半,信息透露了大半还觉得,嘿,这孩子好玩,特健谈。

    等凌娅赶过来的时候,黑夹克差不多才反应过来,不对啊,自己叫什么,家里几口人,住在哪里,在哪毕业的,工作几年了,有没有男女朋友这些问题,他都回答了,可是,对面三个孩的名字,他都不知道。

    “你好,我是柏知她们的妈妈,凌娅。”单身的妈妈总是更有警惕心的,直到看到三个嘴边沾着奶油,冲她招手的孩子,凌娅心里才松口气,先和黑夹克互相介绍了一下。

    等妈妈来了,柏知就再也不吭气了,默默的吃甜品,这家店的东西很好吃,但是,甜品伤牙,凌娅很少买给她们吃,不管妈妈他们谈的是什么,三个崽崽的甜品是赚到了。

    而这边,黑夹克向凌娅明了来意,他想让三个孩子参加一款亲子类节目,当孩子里的嘉宾。

    巴音虽然地方偏僻,但附近有个很不错的风景区,常常有节目组过来取景拍摄,黑夹克所在的节目制作团队,最近就要来巴音一趟,他也是和同事刚到这里,正巧想找找当地的朋友参演,就看到了凌娅的三个孩子。

    毕竟,观众们都是很耿直的颜狗,对于电视上出现的陌生孩,他们的要求就很单纯——要好看。

    凌娅把三个孩子脸上蹭到的果酱擦了擦,问她们的意见,陶岸和陶汀不太意外的摇了摇头,她们的性格安静又内敛,不喜欢和很多陌生人呆在一起。

    柏知想了想,问黑夹克,参加节目有什么好处吗?

    黑夹克害怕三个孩子都不参加,立刻开始夸节目,什么能有玩具和好吃的,认识新朋友之类的,最后顺嘴提了句工资高。

    不到三的拍摄,就可以挣五千块。

    “去参加!”就是这么被金钱所动摇的柏知举手,然后抓了抓脸,对黑夹克,“对了,大哥哥,忘记告诉你了,我不是弟弟,我是女孩子。”

    黑夹克:“?”那你刚才和我称兄道弟那么久?注意力完全歪的黑夹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女孩子?

    难道,他居然是个孩子性别都分不清的常识废吗?

    嗯,一本正经胡八道的家伙。

    南齐的性格阳光开朗,但反射弧比较长,有的时候过于慢热,在节目中的亮点不多,但是,遇到柏知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南齐身上的亮点就剧增。

    对国情不了解,南齐就听着柏知安利乡村剧,还认真的把参加乡村剧当成自己的奋斗目标;

    没摘过茶叶,南齐就听着柏知瞎扯采茶,什么需要露珠刚刚滚落的清晨,洗干净胡须的大爷穿戴好纱衣,用唇轻轻的采摘柔嫩的茶叶,沾过口水的,才是好茶。

    没见过农村孩子放牛,南齐就挺柏知瞎编剧本,什么村子里为了孩子身体更强壮,就把牛奶往孩子的头上擦,让母牛以为这也是牛犊,让孩子和牛呆在一起就能强身健体。

    半真半假的,把南齐骗得团团转。

    播出这一段的时候,节目组的后期累坏了,柏知胡一张嘴,他们解释跑断腿,基本上柏知一句,后期就要解释一下,这里面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要不是有这些文字,估计不少观众也要像南齐一样,对柏知的话信以为真。

    哪怕这样,还有一些弹幕发出灵魂的叩问。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