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五十七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两行字, 还标了拼音,柏知读给南齐听, “在这个村子里, 找到线索,完成下列词句的填空。”

    南齐一听这任务, 就有点头大,这个在风景区里的村子,和几个历史典故有关,节目组出的词句也是相关的文言文,没有句读,很多字还不认识的那种,更别, 他中学是在国外读的,文言文是高位截瘫。

    “他们都已经去找线索了, 我们也跟着去吗?”本来就是个大男生,南齐和柏知相处的时候,总忘记自己是个挂职‘爸爸’。

    “嗯。”点头之后,柏知突然觉得这个语气有点熟悉, 试探的问了一下南齐, “你是不是看不懂这个?”

    一点也不顾忌大人的颜面, 南齐猛点头, “而且, 我方向感不好。”

    按理,身强力壮的鲜肉,正是能跑能跳的时候,不应该在前两期垫底,但他方向感太差,别的爸爸跑五十米就完成目标,南齐能带着摄影师跑个两千米,然后迷路。

    陶岸和陶汀也是出门就不知道方向的,柏知理解的点点头,“那你跟着我吧,我来带路。”

    节目组也没有给他们村子的地图,别的组都已经出发一会儿了,只有柏知和南齐还留在出发点,这时,跟拍导演了一下,已经有两个组完成了一半任务,他们要赶紧出发了。

    完蛋了,又要住最差的房子了,南齐表示很绝望,跟着柏知往前走。

    “这个村子的墙,很新还很漂亮啊!”柏知指了指路边,和南齐分享,村子的建筑多是白墙乌瓦,路边很多像是展板一样的墙面,画着水墨画或是写着很多字,按照柏知的识字范围,能看得出大部分都是‘修身’、‘齐家’这些关于思想道德建设的词句。

    南齐不明所以,他们是看到了几堵这样的墙,但是,上面要么画个看书的胖娃娃,要么来两个莲花一句诗的,和他们要找的词句有关系吗?

    柏知想了想,把手里的线索指引图一丢,拦住了旁边的一个村民,问这个叔叔,哪里是村子里的文化活动中心。

    “文化活动中心?”南齐是典型的大都市生活经验,根本不清楚文化活动中心是什么东西。

    “可以开会,放广播,举行一些活动,还能跳广场舞,农忙有的还会被借出去晒粮食。”这些是柏知从电视剧里看的,乡村剧里都有这些设定。

    最重要的是,柏知看到了印着画和字的墙,都有一个‘宣’落款,应该是整个村子开展的宣传,那文化活动中心一定能找到最多量的宣传板。

    套用电视剧经验的柏知还太,南齐也没有什么乡村常识,只有旁边的节目组工作人员脸僵了,这、这应该是巧合吧!

    没有用他们精心设计的线索引导,反而惦记上了村子里的文化活动中心,让设计任务环节的工作组简直‘汪’的一声哭出来,搞什么啊,现在想个点子这么难,好不容易从村子里的文化活动展得到灵感,让爸爸和孩子们熟悉村子的同时,找到各个线索,完成词句的填写,还能宣传一把古诗古词的教育意义。

    结果,被柏知一锅端,直接找到老巢去了。

    是的,节目组也不能凭空捏造一些词,挑的都是文化活动中心的宣传板上,看起来最拗口,一般来没有人能完整背下来,但是又和孝、亲之类相关的词句。

    但是,还能怎么办,总不能拦住柏知他们,不让走吧!

    这的确是节目组的疏忽,只不过,他们也没有想到,怎么会有人放弃线索引导,釜底抽薪的找到活动中心,而且,其他爸爸和孩子们,根本都不知道村子里还有个活动中心负责文化宣传这件事情的,一个不到五岁的孩子怎么这么懂?

    陈哥被几个人幽幽的盯了一眼,骗子,你还柏知是个地地道道的城市孩子,怎么可能?

    南齐一开始还没有懂柏知的意思,等到了地方,一看到各个宣传板,立刻跑过去拿着纸笔开始抄,认不得没关系,看不懂也没关系,找准一样的字,画画一样抄下来。

    但是,柏知往南齐那里看了一下,眼睛瞪的溜圆,好家伙,这字丑的,她都没看出来是字。

    问旁边的工作人员要了纸笔,她也跟着抄一遍,免得南齐那份识别不出来。

    等五组家庭都回到出发点,名次就出来了,南齐看了一下柏知抄的字,默默的把他手里的纸笔藏到了口袋里,然后,两个人拿到了第二。

    “第二名?我们可以选第二好的房子?”南齐一脸不可思议,看了看节目组,又看了看四周,得到周围四个爸爸友善的肯定之后,高兴的想在原地转圈,看着柏知,就想把人抱起来转。

    南齐一米八五,算上臂长,把柏知举到两米高多的位置,飞了好一阵才想起来,等等,这是个‘女儿’,不能和个皮子一样的随便举着玩。

    “柏、柏知啊,没吓着吧?”有点高兴过头的南齐立刻乖巧认错,一边给柏知扯平衣服褶皱,一边观察姑娘有没有生气,随便被唰的举两米高,刚认识没多久的孩子,会翻脸哭的吧!

    “再来一次?”开玩笑,这点高度能吓着她?陶柏知一下子又软又甜,蹦蹦跳跳的跟着南齐往新家走,还一直撺掇着再来一次。

    一个傻白高力气足,一个萌坏飞高高,两个人配合得当,让身后的摄影师和抽风了一样,一会儿抬高拍陶柏知,一会儿拉低拍南齐,身边的跟拍导演也捏把汗,生怕南齐一失手,把柏知摔下来。

    但熊孩子带着大熊孩子玩的开心,午休之前柏知还看到了南齐带的蛋白♂粉,主动当南齐的健身器材,一会儿被拎着举,一会儿坐在南齐的背上当负重,相处的很愉快。

    可是,乐极生悲是有道理的,南齐刚立起自己的‘健身达人’形象,午休之后,就因为手臂肌肉拉伤,手臂控制不住的哆哆嗦嗦,成了半残废。

    家的重担,果然都要交给她了呢。

    和别人恨不得截成扭曲状的表情图不同,柏知的表情包只有一张,表情乖的像使,但是,配的文字确是——你的恶魔已经上线。

    因为每次柏知无意识坑南齐的时候,表情都这么乖。

    见过调皮捣蛋的孩子,见过懂事体贴的孩子,观众们还是第一次见柏知这种,复杂又立体的性格,她高冷吧,在熟悉的人面前就是话痨,她调皮吧,这家伙简直是送温暖分队队长,她乖巧吧,被坑的南齐第一个跳出来反驳。

    最后,还是友想了想,亲切的称柏知为,甜甜的恶魔。

    坏坏的,却又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可爱。

    而且,还有友把柏知无意识坑南齐的片段全部截出来,做了新的鬼畜视频,点击量速增,连南齐的粉丝都涨了不少。

    在这之前,不少人都认为南齐是个靠脸吃饭的鲜肉,平时唱唱歌跳跳舞也不算特别,又酷又坏的,有的时候粉丝喊‘南皇’的时候,都能把路人尴尬一脸,但是,在节目播出之后,南齐的傻白甜本质就彻底藏不住了,反倒是吸引了很多粉丝来。

    凌娅也没有想到节目播出之后,柏知受到这么多的关注,之前节目组还提醒她,要不要给柏知开一个微博账号,但她不太会打理这些,也就没有在意。

    但是,想多看看柏知的友们搜索了一圈,都没有见到和姑娘相关的账号,于是纷纷跑去找南齐和节目组,想看柏知,敲碗的想看柏知。

    身为当红鲜肉,打开评论和艾特,发现一半都不是问自己的,南齐的心情很复杂,跑去找凌娅姐,问她要不要帮忙。

    不只是友在找柏知,还有不少经纪约来找她,想邀请柏知参加节目或是演演戏,当个童星,凌娅不怎么上,也不太清楚柏知为什么就红了,但她比较在意的是,柏知真的想走这条路吗?

    看完电视之后,柏知就愉快的跑去厨房找吃的,拿到客厅和两个姐姐分着吃,刚才看到电视里自己的兴奋劲儿已经过去了,姐姐们去写作业,她就拿着纸笔趴在旁边画画。

    凌娅过来问她的时候,柏知还很茫然,“啊?什么是当明星啊?”

    想了想,凌娅把柏知抱去书房,用电脑搜了几个视频,都是她这种不关注娱乐圈的,都知道的巨星演唱会或是获奖片段,岸岸和汀汀也跑过来,凌娅把电脑放在地毯上,全家人开始看视频。

    边看,凌娅边解释,明星大概就是这种闪亮亮的职业,但是,也很辛苦很累,有人喜欢你就会有人讨厌你,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人盯着你。

    柏知本来还吃着葡萄,看着看着,就忘记手上的动作了,她记不清别的镜头了,只记得舞台中央跳出来一个人的时候,台下的无数人发出尖叫和呐喊,甚至有一些人都激动的哭了出来,疯狂的在喊着口号,为台上的人加油。

    一人出现,万人呐喊。

    原来,明星是这样的?柏知觉得自己的后背和过了电一样,向往又渴望。

    三个孩子里,岸岸和汀汀对视频里的画面没有多大的感觉,看热闹一样看完就移开了注意力,只有柏知盯着屏幕,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眼神亮晶晶的,视频播放结束都不舍得移开眼睛。

    下意识哆嗦了一下,柏知傻乎乎的看着妈妈,指着电脑屏幕,“这个好棒啊!”

    一看柏知的这个表情,凌娅就知道,完蛋了,这家伙喜欢,而且,是特别的喜欢,激动的额头都有点冒汗。

    伸手把柏知的头发理了理,凌娅没有立刻表态,反而提出一个关键问题,“柏知,想当明星就需要很多人喜欢你,而只有优秀的人,才能被别人喜欢。”

    从多种角度考虑,凌娅并不太希望柏知在这个年纪就接触这些东西,平时和南齐他们接触一下可以,但演戏和参加其他综艺节目就算了,可孩子的热情是需要保护的,所以,她就开始不着痕迹的挖坑。

    “优秀的人?”柏知抓抓脑袋,什么是优秀的人啊?能吃很多饭,跑的很快嘛?那她可以啊!

    “岸岸和汀汀,优秀的人是什么样的?”凌娅没有直接回答,让大女儿们。

    两个姑娘正处于理想状态的学状态,一提到优秀的人,下意识就的是“科学家。”再想想她们的兴趣班,可以再加上“画家和舞蹈家。”

    柏知听完很忧愁,必须要先成为科学家,画家和舞蹈家,才能当明星吗?

    “啊?这么难啊!”

    凌娅忍住笑,认真的点头,“妈妈觉得,优秀的人还需要好好学习,早睡早起不挑食,柏知你觉得呢?”

    陶岸和陶汀在学校经常听老师这么,也认同的点点头,让柏知这个连学生都不是的家伙,莫名产生一种危机感,“妈妈,我什么时候也能去学校啊?”

    想当个明星,要完成这么多事情啊?她要抓紧时间了。

    凌娅挖好坑,柏知也咻的跳进去,最近这几也不出门撩猫逗狗了,在家里认认真真的看书写字,生怕自己的明星之路,摔倒在学老师不收自己上面。

    和柏知这边的努力刻苦不一样,南齐的人气猛增,最近的工作量也不少,好不容易抽个空闲放松一个,开个直播和粉丝互动一下,聊了一会儿有的没的,他就看到有评论问柏知。

    于是,南齐突发奇想,让经纪人先联系一下凌娅,看看柏知能不能和他视频通话一下,没一会儿,直播间的粉丝就从南齐的手机上,看到了一张坐在客厅翻字典的脸。

    ——啊啊啊啊啊,是我们的宝宝!

    ——柏知好可爱啊,这个家居服是不是后面还有两个兔耳朵?

    ——画质这么糊,都挡不住我们柏知的美颜,赞~

    电话那边,柏知也从凌娅那里知道,这个视频电话是大南齐在做直播打过来的,可是,什么是直播啊?

    凑近镜头,打了招呼的柏知就问南齐,“妈妈这是直播,大南齐,直播是什么啊?”

    直播间的弹幕太多,南齐一时半会儿看不清,就专心和柏知视频,“直播就是让我的粉丝们看到我,因为我是明星啊!”

    一听明星两个字,柏知头上的线就竖起来了,眯着眼睛有点不相信,“大南齐,那你最近有好好学习吗?”

    南齐没明白是什么意思,他是国外大学办的休学,很久没回去上课了,更别学习了,所以,摇头。

    “那有早睡早起不挑食吗?”

    南齐继续摇头,他都熬夜成习惯了,哪怕晚上不忙也会刷手机玩游戏,早睡?不不不,不通宵都已经很优秀了。

    柏知有点失望,皱着眉头,“那你当上科学家,画家和舞蹈家了吗?”

    虽然看得出柏知的神情有点不满,但是,南齐还是很诚实的摇头,他就是个普通的歌手,科学家什么的难度太高啊!

    果然,柏知很失望的叹口气,对南齐叮嘱,“唉,这些都做不到,就不是好明星,大南齐你要加油哦!”

    南齐:“……”喵喵喵?

    直播间:“……”哈哈哈!

    有昨和皮皮遛弯的经验,柏知今换好了运动服和跑鞋,皮皮跑多快,她就跑多快,从两个家伙并排跑,慢慢就变成皮皮追着柏知跑了。

    超市的老板似有所感,抬头一看,果然,昨来的朋友,今又来借推车了。

    “老板,我想借一下这个车。”

    “你用车做什么?”昨借车的时候,老板在忙着收银,反正区有保安守着,他家的推车也推不出去,平日里住户借车推货物也挺常见的,没细问就点头了。

    今看到柏知又来了,他就有点好奇了。

    “皮皮跑累了,不肯走,我把它推回去。”柏知把车车推出来,皮皮就很懂的往车里跳,不像昨那样被柏知连捏带拽的塞进车里。

    老板抽抽嘴角,就看着和推车差不多高的柏知,一蹦一跳的推着二哈跑远了,一时不知道自己该感慨这狗真懒,还是这孩力气真大。

    活蹦乱跳的皮皮带出门,累成乖巧状的皮皮带回家,秦阿姨不知不觉中,好像也接受了这种设定。

    手里抱了两个秦阿姨给的大梨子,柏知蹬蹬蹬跑上楼。

    凌娅把她身上的运动服换下来,带她去洗手洗脸,柏知让妈妈检验了一下,身上没有树叶子也没有土,是干净的崽儿之后,就跑去客厅看电视了。

    让拿着手机的凌娅陷入了沉默,这才不到两个时,运动步数就从五百多位好友中荣居第一,甩第二名好几万步。

    还有两个朋友发信息问她,是不是把手机绑到狗身上了,怎么步数那么多?

    眉心跳了跳,默默的把运动步数暂时关闭,凌娅总算是知道,柏知楼下那只挺闹腾的狗狗特别乖是什么意思了,把哈士奇跑到趴下,能不乖吗?

    甚至,凌娅还想去捏一捏柏知,看看这个家伙身体里是不是装了一个发动机,但想想柏知还能啃铁勺,心理承受能力极强的凌娅就淡定的把手机丢到一边,去厨房端饭了,都能吃金属了,体能好一点也不稀奇。

    知道柏知每下午跑出去是遛狗的,凌娅也放心了一些,每次日常叮嘱她出门前记得喝水,在外注意安全,也就不再限制柏知的外出了。

    和‘不出门浑身难受’星人陶柏知不一样,凌娅除了买菜和下楼拿快递,基本上不怎么出门,京都这几年的房价飙升,手里还有套门面房的凌娅靠着租金和自己的稿费就能把三个孩子照顾好了。

    她不太会和陌生人打交道,每次必须要外出办点事情时,都要提起积攒一下能量条,充满了才可以正常社交,以前读书的时候,还能逼迫一下自己去充能量条,现在自己过日子,凌娅就放飞自己,不想出门就不出门了。

    陶岸和陶汀这一点很像她,除了上学和去兴趣班,两个姑娘也对出门兴趣缺缺,在家里帮妈妈拖拖地,洗洗菜都很开心,只要不出门什么都好。

    但是,生活中总是有点麻烦,需要凌娅出面解决的,家里的水卡没有水了,凌娅正准备电子充值,却发现区的管道升级,住户信息需要去物业那里重新录入。

    头痛的皱皱眉,带上身份证和钥匙,凌娅穿好外套拿着手机和水卡出门,正走到一楼,就被喊住了,“是柏知妈妈吧?”

    回头,是一楼的秦阿姨,她也出门去办水卡,正好看到凌娅,就把人喊住了。

    凌娅很少出门也不是能主动攀谈的性格,之前只是见过秦阿姨,也没有打过交道,这还是第一次和对方话。

    但秦阿姨很健谈,声音柔柔的,又很会找话题,没一会儿就和凌娅聊起来了。

    “上次你让柏知拿来的红薯,真甜,我和我老伴都特别喜欢。”秦阿姨是第一次和凌娅话,但不是第一次认识柏知,家伙帮她遛皮皮,她都会在柏知回家之前,拿点水果给她,柏知也会投桃报李,有什么好吃的东西,下楼的时候会给秦阿姨分一些。

    孩子的家教,最能反映背后家长的人品,所以,柏知不知不觉在秦阿姨这里,把凌娅的印象分刷满。

    凌娅一听红薯,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段时间,柏知回来的时候都会抱两个苹果,或是拿点荔枝什么的回来,和凌娅解释的时候,这是遛皮皮的感谢费,她当时也没有多想,就叮嘱柏知记得谢谢,了句家里的新鲜水果或吃的东西也可以拿出去分给别人尝尝。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