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五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凌娅让柏知张嘴,对着阳光‘啊’,看了白牙, 摸了摸舌头, 也没有看出点什么特别来,但想到柏知能轻松抱起家里任何一件家具的力气,又觉得可以理解。

    反正, 不寻常的事情已经这么多, 再来几件也没有什么。

    只不过, 凌娅挣的钱能让家里吃好穿暖,却没有什么余钱去买金银首饰, 所以, 柏知想舔舔金耳环这种想法, 还需要再等等。

    还是头一次,凌娅有一种, 养孩子, 好贵的感觉。

    看凌娅不生气了,柏知就笑嘻嘻的跳下沙发, 带了个遮阳帽就跑出门去接姐姐们放学了。

    陶岸和陶汀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老师提前放学了,姐妹两个站在校门口的大树下, 等着柏知。

    凌娅肤白如雪, 两个女儿也是极为白皙, 树荫底下也闷热的不行,让她们的脸颊微红,黑色发尾汗湿,漂亮的像是红苹果,乖乖的站在这里,让路过的不少人都回头多看几眼。

    等柏知跑到校门口的时候,就眼尖的看到有个穿大热还穿着无袖黑夹克的人在和姐姐们话,还离得越来越近,让陶岸和陶汀不断的往后退。

    炮弹一样冲过去,把那个人推开,柏知挡在姐姐们面前,“你是谁?”

    凌娅教过孩子们,不能让别人随意触碰自己的身体,尤其是陌生人。

    黑夹克看到陶柏知一愣,他本来是个吃瓜路人,正琢磨着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一抬头就看到两个特别漂亮的姑娘,就想过来聊一聊,但姑娘怕生,防备的看着他,让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后,就被推开,黑夹克还以为是个大人这么大的劲儿,结果,窜出来一个男生。

    穿着海军蓝的白边短袖,中裤和鞋子都是白底黑狗爪,把遮掩的帽子反戴,挡在两个姑娘面前的眼神,不他不输于两个姑娘的五官,就是这眼睛,黑亮亮又凶狠,突然就把黑夹克给戳了一下,啧,这孩子,真有星味,看着都像是在发光。

    二十出头的黑夹克平时哪里接触过这种孩子,冒冒失失的就凑过来,被柏知转移注意力之后,没听清柏知什么,光顾着打量这个男孩了。

    然后,就看到陶岸和陶汀从背包里各取出一截棍子,中间的凹陷处一卡一扭,组合成一条成年手臂长的整棍,动作很快,没有停歇,塞到柏知手上,黑夹克就被棍子威胁了。

    “一分钟之内清楚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做什么,否则,我就喊人了。”这就是校门口附近,哪怕还没有放学,大喊求救之后保安也会跑出来的。

    再,柏知的视线扫过黑夹克毫无肌肉线条的手臂,和穿着修身脚裤的腿,肯定,自己能吊打对方。

    没有和孩子相处的经验,黑夹克只觉得‘哐当’一个倒计时六十秒的表挂在自己头上,突然灵机一动,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尽量诚恳,“看,这是证件,我能跟你们家长聊一聊吗?想参加电视节目吗?”

    本来黑夹克只是被陶岸和陶汀的长相吸引,两个一模一样的美人脸,参加节目肯定有话题,但是,朋友对他很陌生,让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后来的这个男孩,让他更感兴趣了,尤其是男孩护着身后,比他还高的两个姑娘时,姑娘也一改之前的抗拒,紧张的挨在一起盯着他,生怕他会伤害男孩。

    三个孩子应该是亲人,彼此保护着,勇气却叠加的增长。

    虽然,这个男孩看自己的眼神很嚣张,好像能分分钟撂倒他一样,黑夹克不仅挺了挺胸,好歹他也是个成年人,怎么可能会被朋友吓到。

    陶柏知还在识字阶段,拿到身份证还有两个生字不认识,装模作样的看过去之后,倒是眼尖的看到了黑夹克戴的项链和戒指。

    看着平凡无奇,但感觉很好吃,而对于陶柏知来,越好吃,就代表着越贵,黑夹克应该很有钱。

    陶柏知看看自己,穷,看看黑夹克,富,然后让姐姐们打电话给妈妈,约在隔壁的甜品店见面。

    “弟弟,你还真不怕生耶!”拉着姐姐们的手,陶柏知和黑夹克进了甜品店,就嘴甜的让服务生姐姐给她们找个靠窗的位置,很主动的拿上菜单先唰唰唰点了几个甜品,然后,帮黑夹克多了点冰水。

    当然,黑夹克付账,还被柏知感动了一把,不知道他有什么喜好,先点杯冰水解解渴,真贴心。

    嘶,就是哪里不太对劲的感觉。

    三个孩子坐在一边,黑夹克坐在另一边,柏知边挖甜品边和黑夹克聊,“大哥哥,你从哪里来啊?”

    “我从京都来的。”看,买过甜品之后,都可以喊大哥哥了,黑夹克也点了份甜品,边回答边吃,也没多想柏知的问题。

    按照时间、地点和人物的三要素,通过了解对方的表面目的,从而推论出深层目的,柏知套话套半,黑夹克也唰唰唰的回答半,信息透露了大半还觉得,嘿,这孩子好玩,特健谈。

    等凌娅赶过来的时候,黑夹克差不多才反应过来,不对啊,自己叫什么,家里几口人,住在哪里,在哪毕业的,工作几年了,有没有男女朋友这些问题,他都回答了,可是,对面三个孩的名字,他都不知道。

    “你好,我是柏知她们的妈妈,凌娅。”单身的妈妈总是更有警惕心的,直到看到三个嘴边沾着奶油,冲她招手的孩子,凌娅心里才松口气,先和黑夹克互相介绍了一下。

    等妈妈来了,柏知就再也不吭气了,默默的吃甜品,这家店的东西很好吃,但是,甜品伤牙,凌娅很少买给她们吃,不管妈妈他们谈的是什么,三个崽崽的甜品是赚到了。

    而这边,黑夹克向凌娅明了来意,他想让三个孩子参加一款亲子类节目,当孩子里的嘉宾。

    巴音虽然地方偏僻,但附近有个很不错的风景区,常常有节目组过来取景拍摄,黑夹克所在的节目制作团队,最近就要来巴音一趟,他也是和同事刚到这里,正巧想找找当地的朋友参演,就看到了凌娅的三个孩子。

    毕竟,观众们都是很耿直的颜狗,对于电视上出现的陌生孩,他们的要求就很单纯——要好看。

    凌娅把三个孩子脸上蹭到的果酱擦了擦,问她们的意见,陶岸和陶汀不太意外的摇了摇头,她们的性格安静又内敛,不喜欢和很多陌生人呆在一起。

    柏知想了想,问黑夹克,参加节目有什么好处吗?

    黑夹克害怕三个孩子都不参加,立刻开始夸节目,什么能有玩具和好吃的,认识新朋友之类的,最后顺嘴提了句工资高。

    不到三的拍摄,就可以挣五千块。

    “去参加!”就是这么被金钱所动摇的柏知举手,然后抓了抓脸,对黑夹克,“对了,大哥哥,忘记告诉你了,我不是弟弟,我是女孩子。”

    黑夹克:“?”那你刚才和我称兄道弟那么久?注意力完全歪的黑夹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女孩子?

    难道,他居然是个孩子性别都分不清的常识废吗?

    哦特么的猫爪的,南齐不禁陷入了思考,自己为什么要想不通,给柏知打电话?

    这话怎么接,要是按照柏知这么,南齐都想脱自己的粉。

    “柏知,我觉得吧,明星可能不用那么优秀。”在同款男星之中,南齐已经算是高学历,高颜值,敬业又有才华的未来之星了,年轻有潜力,资源好前景佳,但是,怎么被柏知这么一问,南齐都对自己的人生产生怀疑了。

    然后,柏知给了南齐一个后脑勺,让他自己体会。

    ——哈哈哈哈哈我看到了南齐动摇的模样了!

    ——完全无话反驳有木有~

    ——哈哈哈,按照柏知的标准,这一批明星大概是最差的一届了!

    南齐郁闷的抹了把脸,觉得理智告诉他,这个话题还是不要继续了,要不然,他会直播现场吐血的。

    通话的时间不长,赶在大批友涌入直播间之前就结束了,南齐挥挥手和粉丝再见,就回去疗伤了,嘤嘤嘤,他要想办法把大学课程修完,要不然,自己当明星当得都有些心虚呢!

    柏知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变相的坑了多少流量明星,到了九月,她就被凌娅带去学,背着书包懵懵懂懂的就开始学生活了。

    节目的拍摄已经结束,播出的进度要慢一些,不少人被柏知圈粉,奈何家伙再也没有什么动静了,让不少友大呼遗憾,但柏知的生活也慢慢重归平淡。

    学校里有些老师认出柏知,但职业身份在这里,她们也不会过于惊奇,最多平时多关注一下家伙,但和凌娅预想的不太一样,柏知并不适应校园生活。

    因为柏知没有幼儿园的学习经历,直接升入学,有所不适应是正常的,但是,柏知的不适应比较特殊,上午她是一个老师同学喜欢的乖崽,下午她就坐不住了,东摸摸西碰碰,千言万语就想跑出去玩。

    好学生状态,只能维持半。

    刚开学的时候,班里的大部分孩子都是这个样子,柏知还不太突出,可是,都已经开学两三个月了,学生们已经能被老师引导着,学会遵守纪律,学会适应校园生活,只有柏知一个,半在线,半离线。

    老师谈话,没用;凌娅谈话,没用;老师找凌娅谈话,没用;凌娅找老师谈话,还是没用。

    陶岸和陶汀刚升入三年级,有的时候下午体育课能自由活动,就跑到柏知的班里看她,姐姐们陪着的时候,柏知还稍微安分一点,大部分状态,就和个喷气式飞机一样,乱窜。

    “柏知,从窗台上下来!”下午第二节课,语文老师只是转头过去写个字,再转回来就看到柏知已经爬上窗台,眼巴巴的贴在玻璃上往外看。

    教室的窗户都有安全锁,只有老师和检修人员能全部打开,平时爬上窗台也没有什么危险性,但是,鬼知道这家伙,是怎么在几秒钟的时间里,从座位上窜上去的。

    被老师逮住,柏知垂头丧气的从窗台上滑下去,像是趴趴泥,软手软脚的挪回座位。

    虽然之前也发生过,学生年纪太,有的时候上课听不懂走神,就突然忘记课堂纪律站起来的事情,但是,这和柏知一溜烟儿爬上窗台不一样啊!

    偏偏柏知还是那种,被老师一声,就委屈哒哒的回到座位上,不挣扎也不多话的那种,有的老师脾气好,让她坐回去也就算了,有的老师性格比较硬,偶尔火气上来了,可能就要怒了。

    这次,柏知就正好撞到最近情绪不好的语文老师枪口上了,家伙还没有回到座位上,就被语文老师挡住了,指着门口让她罚站,“去外面站着,陶柏知,你是不是有多动症?有就让你家长带你去看病!”

    刚才懒洋洋的模样消失,柏知的眼睛一下子溜圆,直直的看着语文老师,看的她一个成年人都有点心虚后悔,这个学生是不是知道多动症在这里不是好词?

    可是,柏知抿了抿嘴角,没有什么,站在门边,像个蘑菇不话。

    班里的学生们都有些呆,他们才刚上学有很多东西不明白,老师对他们的容错度也比较高,平时上课突然哭起来或是打架的事情也有,柏知这种抽空摸去窗台边看看外面的行为,已经算是很轻微的调皮了,没想到,这个老师发火了,还让柏知罚站,一下子就唬住其他学生了。

    老师从门口回到讲台,皱着眉头把刚才的那股心虚劲儿忘掉,反而凶巴巴的拿柏知去教育其他孩子,不听话就罚站。

    一般来,孩子的羞耻感和恐惧是相关联的,要是别的孩子像柏知这样被推出去罚站,可能怕着怕着就羞恼的哭起来了,但柏知没什么表情,只用黑鸦鸦的眼神盯着老师,让语文老师浑身不舒服,索性不再理她,还在心里暗骂一句,真是没皮没脸的崽子。

    反正按照她看来,有自尊心的表现应该就是罚站之后,大哭。

    正是上课中,走廊空荡荡的,柏知低头看看鞋尖,默默的往外挪了挪。

    唉,上学真的好无聊啊,老师翻来覆去讲的东西一点意识也没有,上午她还能控制一下自己,下午就已经失控了,总想看看窗子外面,有的时候一回神自己就已经溜到窗边了,根本控制不住自己向往自由的腿。

    凌娅给三个孩子选的是巴音最好的学,高昂的收费代表着校方承诺的优质教学态度,所以,今发生的这种伤害孩子自尊心的体罚,其实是不允许发生的,但凡事都有例外,柏知刚好撞上夹带负面情绪的老师,就被罚在教室外面吹冷风了。

    仰着脸,柏知在心里做加减法。

    自己没管住腿跑到窗户边,是她的错;

    老师对她不好听的话,让她很生气,是老师的错;

    一错抵一错,但是,这个老师不让她上课,罚站,这又是老师的错。

    柏知眼神一亮,咦,按照公平抵消原则,自己再犯一个错,妈妈也没有理由生气的。

    这么一想,刚还气鼓鼓的柏知就和条鱼一样,从二楼的走廊翻下去,悄咪咪的靠着墙边,爬出了学校。

    哈,逃学的大哥,要开始游街啦~

    害羞?矜持?不存在的!

    既然是感谢宴,齐家和石家也是拿出诚意的,连厨师都是特意从京都请来的,手艺极佳,让柏知很快就把齐轩石杨忘在脑后,坐在姐姐中间吃饭。

    没办法,她有点太只了,手短不好夹菜,踩在凳子上又不太礼貌,陶岸和陶汀就来帮她。

    她们两个是普通饭量,喝点甜汤吃几口菜,再夹两个烤排骨就吃饱了,没有从头吃到尾不停的柏知战斗力这么强,所以,就开始照顾柏知,帮她夹喜欢吃的东西。

    齐轩和石杨趁妈妈不注意,又都挤过来,有一搭没一搭的吃口饭,主要是来和柏知话。

    “柏知,你要不要和我们去京都上学?那里可好了,我们学校还有电磁车。”孩子表达喜欢,就是想凑在一起,齐轩和石杨都是京都人,读的私立学校,哪怕是学,也有一些和电磁、智能化相关的兴趣组,两个男孩子看柏知收下了他们的模型,就连忙推荐。

    “电磁车?”柏知的眼睛唰的亮起来,“那有没有机器人?”

    少儿频道每周末都会播出一些青少年兴趣大赛,发明设计和机器人都是热点,柏知才看过一场机器人之间的足球比赛,到电磁车,第一反应就是比赛的机器人。

    两个男孩忙点头,“有的,之前还出现了会跳舞的机器人呢!”

    这些兴趣组的开展都是极为耽误时间和耗费金钱的,也就是齐轩石杨他们这种非富即贵的私立学校,有这个条件开展这样的兴趣组,柏知听着他们到轨道赛车模型、智能分拣机器人和悬浮盘之类的东西时,羡慕的眨巴眼睛。

    普通的学根本没有这个条件,陶岸和陶汀听了之后,也有点好奇的凑过来,“那你们也上兴趣班吗?”

    “我学钢琴,杨杨学架子鼓,老师会隔来上课。”齐轩点头,他们除了学校的兴趣组,家里也会让他们学点东西的。

    陶岸和陶汀一个在学舞蹈,一个在学绘画,听到这里,也进入了话题,和两个男孩子分享了一下自己的学校。

    对比很明显,齐轩他们的学校师资力量雄厚又先进,单外语课程,就有英、法、德三种,更别各自学校引导的兴趣组,连插花和烹饪都包括,自然而然,基础学科的作业量就会变得精简,起码齐轩他们是没有把课文抄三遍这种作业的。

    陶岸和陶汀她们的学校相比之下,还是很主流的,老师和家长都很重视分数,基础学科的教学量和作业量都很大,课余时间基本上也都有兴趣班要去上,时不时还有什么古诗词比赛、绘画大赛,家长们会带着孩子们去开开眼界,当然,这些兴趣也都是为学习生活服务的,烹饪这种的,想都不要想。

    两所学校不能是好坏,只能是适合的学生群体不一样,柏知他们的学校在巴音是重点,不少家长攒钱想把孩子往里送,以求以后读好初中,好高中再考好大学,齐轩他们的学校在京都很有名气,普通家庭根本负担不起,基本上被中上阶层的家长垄断。

    但这些是成年人考虑的问题,四个孩子的年纪差不多,对彼此的校园生活还挺好奇的,聊了一会儿,还觉得挺有趣的。

    然而,重点永远歪的柏知,放下自己的杯子,用手撑着脸颊,很认真的问,“那你们放学的时间是什么时候?”

    因为是校方组织,会留学生们在学校参加不同的兴趣组,所以正式放学的时间很早,如果当完成课程任务,能更早的放学,等齐轩完这句,就看到柏知整个人都亮起来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