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五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于是, 柏知有了两个然的僚机, 调皮救场的盟军。

    但这次的事情有点严重, 陶岸和陶汀也很生气, 拒绝了柏知求救的眼神,直到柏知老实的认错, 保证自己再也不犯的时候, 才愿意和柏知话。

    自愈能力唯一的代价, 就是会让柏知变得很饿,加上体力消耗过大,脏猫一样的蜷在姐姐身边, 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凌娅其实和两个男孩的家长是旧识, 刚在警局相遇的时候也有几分诧异, 但孩子们都很疲惫,不是这些的时候, 后续的感谢也都延后,先让孩子们休息。

    拒绝了两家的邀请, 凌娅带着三个孩子回家, 已经快亮了,陶岸和陶汀撑过了那阵睡意, 现在也不想睡了, 一人握着柏知的一只手, 捏她的肉手。

    孩子的身体很软,柏知看着不胖,但手就像是少了两块骨头,捏起来又软又绵,两个姐姐一夜没睡有些不舒服,就轻轻的捏着柏知的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家之后,凌娅给三个孩子都请了假,让陶岸陶汀去洗脸,自己拿着毛巾把柏知大概擦一擦,也没有送她们回各自的床,而是放在了她的大床上,再重新睡一会儿。

    柏知一直没醒,睡得肚皮微微起伏,身上又软又暖和,让陶岸和陶汀贴着她,三个人睡成一团,凌娅去厨房里炖了点东西,就在卧室里陪着她们。

    和她预想的差不多,一夜波折情绪起伏太大,睡梦中的三个孩子都不同程度的做起了惊梦,凌娅轻声的拍哄着,陶岸和陶汀还好,带着几分惊慌哼哼了两声就平复了,只有柏知梦里还嘚瑟了起来,扭胳膊蹬腿的,就差带个墨镜飞了,模样让凌娅眉头一跳,黑着脸捏了屁股肉才安静下去。

    她要把家里的电影频道锁住!

    以后多让柏知看新闻联播!

    家伙不知道自己的介入,产生了多大的影响,甚至改变了别人的命运,反正她睡醒之后,就听到了凌娅,让她跳级去读三年级,和两个姐姐一个班。

    晴霹雳!

    不!

    上学一点都不好玩,三年级更不好玩!

    她不要跳级!

    “妈妈,我喜欢一年级,让我继续读一年级好不好?”顾不上吃饭,柏知狗一样的追在凌娅身后打转,试图让妈妈改变主意。

    这次柏知失踪,八成原因是老师让她罚站,上着课还不让在教室里站着,非要在走廊上,还有两成原因,大概就是柏知自己调皮和学校的安保还不够严谨。

    校方不可能光收高昂的学费,不给相应的保护,他们很快给了回复,违反校规的语文老师受到处罚,离职待查,一是侮辱学生的自尊,侵害学生正常上课的权利,二是没有注意学生的人身安全,造成恶果,这个语文老师不可能不承担责任,以及,校内的安保系统全面升级,务必杜绝学生顺着死角爬出学校,还不被发现的事情。

    至于柏知那一成错误,校方没提,也没有人好意思提。

    教过低年级孩子的老师都清楚,你把人家孩子赶出去,还能指望柏知有成年人的自控和自省,站在原地痛心悔改吗?这个年纪的孩子,能被一只蝴蝶吸引,能踩影子踩半,这一成错误,完全是孩子的性,他们成年人的失职。

    但凌娅这里,她是要追究柏知的错误的。

    自家孩子还是自家最了解,柏知一向分得清轻重,但这次,崽子明明有其他方法,却选了最危险的一种,凌娅不用猜,就能想到柏知当时骄傲的模样,可把她厉害坏了!

    尤其是警局那边,村民爆炸是因为绑匪们没处理好烟头,让旧仓库爆炸,三个孩子又在农田里被发现的,还是主动打开定位器的,让他们怀疑是不是有个成年人暗中帮助三个孩子,就让凌娅能补充出很多画面了,肯定是柏知这个家伙!

    她是真的有点怕了,这次是机缘巧合做了好事,但万一柏知真的遇上贩卖儿童的团伙呢?还逃的出来吗?

    柏知再不同,也不过是个五岁多的孩子,软软的一点,能面对多少成人社会的恶意?

    于是,凌娅怒了,聪明是不是,嫌一年级简单是不是,跳级,和姐姐们一个班,被当成才,也比柏知出什么事情好。

    向往自由恨不得逃学的柏知一听,就觉得不妙,她早就侦查过了,一年级是最轻松,放学也最早的,如果上学是一件躲不掉的事情,那么她选择一直读一年级。

    所以,凌娅让她跳级读三年级,柏知第一反应就是打滚不去。

    “妈妈,一年级可好了,我们上午还发面包和苹果吃。”

    “妈妈,我可喜欢班里的数学老师了,舍不得走。”

    “妈妈,我舍不得我们班的桌子板凳,花花草草啊!”

    如果有个黏黏胶,柏知肯定要把自己贴在一年级的地板上,她不走,她不要离开一年级。

    但没想到,陶岸和陶汀的态度比凌娅还坚决,如果柏知不去三年级,那么她们两个重读一年级。

    要是姐姐们重读一年级,肯定会被别人笑的,柏知向来都是自己无所谓,要是有人敢姐姐不是,第一个跳出来揍翻对方的性格,她本来还想打滚赖皮,要读好几个一年级,不离开,但一看姐姐这么坚决,只能妥协。

    “好吧,我跳级。”摊开手,柏知没办法了,唉,早知道就不逃学了。

    自愈能力唯一的代价,就是会让柏知变得很饿,加上体力消耗过大,脏猫一样的蜷在姐姐身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凌娅其实和两个男孩的家长是旧识,刚在警局相遇的时候也有几分诧异,但孩子们都很疲惫,不是这些的时候,后续的感谢也都延后,先让孩子们休息。

    拒绝了两家的邀请,凌娅带着三个孩子回家,已经快亮了,陶岸和陶汀撑过了那阵睡意,现在也不想睡了,一人握着柏知的一只手,捏她的肉手。

    孩子的身体很软,柏知看着不胖,但手就像是少了两块骨头,捏起来又软又绵,两个姐姐一夜没睡有些不舒服,就轻轻的捏着柏知的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家之后,凌娅给三个孩子都请了假,让陶岸陶汀去洗脸,自己拿着毛巾把柏知大概擦一擦,也没有送她们回各自的床,而是放在了她的大床上,再重新睡一会儿。

    柏知一直没醒,睡得肚皮微微起伏,身上又软又暖和,让陶岸和陶汀贴着她,三个人睡成一团,凌娅去厨房里炖了点东西,就在卧室里陪着她们。

    和她预想的差不多,一夜波折情绪起伏太大,睡梦中的三个孩子都不同程度的做起了惊梦,凌娅轻声的拍哄着,陶岸和陶汀还好,带着几分惊慌哼哼了两声就平复了,只有柏知梦里还嘚瑟了起来,扭胳膊蹬腿的,就差带个墨镜飞了,模样让凌娅眉头一跳,黑着脸捏了屁股肉才安静下去。

    她要把家里的电影频道锁住!

    以后多让柏知看新闻联播!

    家伙不知道自己的介入,产生了多大的影响,甚至改变了别人的命运,反正她睡醒之后,就听到了凌娅,让她跳级去读三年级,和两个姐姐一个班。

    晴霹雳!

    不!

    上学一点都不好玩,三年级更不好玩!

    她不要跳级!

    “妈妈,我喜欢一年级,让我继续读一年级好不好?”顾不上吃饭,柏知狗一样的追在凌娅身后打转,试图让妈妈改变主意。

    这次柏知失踪,八成原因是老师让她罚站,上着课还不让在教室里站着,非要在走廊上,还有两成原因,大概就是柏知自己调皮和学校的安保还不够严谨。

    校方不可能光收高昂的学费,不给相应的保护,他们很快给了回复,违反校规的语文老师受到处罚,离职待查,一是侮辱学生的自尊,侵害学生正常上课的权利,二是没有注意学生的人身安全,造成恶果,这个语文老师不可能不承担责任,以及,校内的安保系统全面升级,务必杜绝学生顺着死角爬出学校,还不被发现的事情。

    至于柏知那一成错误,校方没提,也没有人好意思提。

    教过低年级孩子的老师都清楚,你把人家孩子赶出去,还能指望柏知有成年人的自控和自省,站在原地痛心悔改吗?这个年纪的孩子,能被一只蝴蝶吸引,能踩影子踩半,这一成错误,完全是孩子的性,他们成年人的失职。

    但凌娅这里,她是要追究柏知的错误的。

    自家孩子还是自家最了解,柏知一向分得清轻重,但这次,崽子明明有其他方法,却选了最危险的一种,凌娅不用猜,就能想到柏知当时骄傲的模样,可把她厉害坏了!

    尤其是警局那边,村民爆炸是因为绑匪们没处理好烟头,让旧仓库爆炸,三个孩子又在农田里被发现的,还是主动打开定位器的,让他们怀疑是不是有个成年人暗中帮助三个孩子,就让凌娅能补充出很多画面了,肯定是柏知这个家伙!

    她是真的有点怕了,这次是机缘巧合做了好事,但万一柏知真的遇上贩卖儿童的团伙呢?还逃的出来吗?

    柏知再不同,也不过是个五岁多的孩子,软软的一点,能面对多少成人社会的恶意?

    于是,凌娅怒了,聪明是不是,嫌一年级简单是不是,跳级,和姐姐们一个班,被当成才,也比柏知出什么事情好。

    向往自由恨不得逃学的柏知一听,就觉得不妙,她早就侦查过了,一年级是最轻松,放学也最早的,如果上学是一件躲不掉的事情,那么她选择一直读一年级。

    所以,凌娅让她跳级读三年级,柏知第一反应就是打滚不去。

    “妈妈,一年级可好了,我们上午还发面包和苹果吃。”

    “妈妈,我可喜欢班里的数学老师了,舍不得走。”

    “妈妈,我舍不得我们班的桌子板凳,花花草草啊!”

    如果有个黏黏胶,柏知肯定要把自己贴在一年级的地板上,她不走,她不要离开一年级。

    但没想到,陶岸和陶汀的态度比凌娅还坚决,如果柏知不去三年级,那么她们两个重读一年级。

    要是姐姐们重读一年级,肯定会被别人笑的,柏知向来都是自己无所谓,要是有人敢姐姐不是,第一个跳出来揍翻对方的性格,她本来还想打滚赖皮,要读好几个一年级,不离开,但一看姐姐这么坚决,只能妥协。

    “好吧,我跳级。”摊开手,柏知没办法了,唉,早知道就不逃学了。

    两个男孩的外套被绑匪扔掉了,穿着单衣冻得不行,反倒是柏知不知道是校服保暖还是自身体温高,像个火炉暖洋洋的,被挤在中间当成人形暖宝宝。

    虽然看得出,这个陌生的孩子比他们,但两个男孩子却从柏知身上得到了勇气和温暖,紧紧的贴着她,还时不时偷看柏知的表情。

    而此时,沉着脸盯着自己的手腕,柏知内心惆怅,唉,再见不到妈妈和姐姐,自己的伤就要痊愈了。

    自己逃出学校还失去联系,这事怎么想都是要打屁股的那种,柏知还想着自己惨兮兮的,凌娅就没有那么生气了。

    可是,看看这讨厌的自愈能力,她都看不出受过伤了!

    没等柏知想出点什么歪主意挣扎一下,三个孩子就被找到,顺着指令到达目的地的警察们也没有想到,嘿,这里有三个孩子?

    救援这么快,其实也和柏知有点关系,她折腾出来的爆炸没有伤到绑匪,但声响和亮度已经足够引人注意,这个废工厂离村子有一定的距离,但大晚上这动静,让村民们还是报了警。

    爆炸不是个事,不少警力出动,半途又发现被绑走的两个孩子发来的定位,增援的警车还在后面,先头部队一分为二,先确认孩子们的安全。

    那边逃窜的六个绑匪也被村民们和警察抓了个正着,夜色之中不少警车呼啸而过,但这些都和柏知没有关系了,警察们确认了她的身份,通知了凌娅之后,柏知就被一个女警官抱在了怀里。

    三个孩子明显是受到惊吓,又被冻了很久,在家人出现之前,警察们也不敢贸然询问,就先让队里的女警官陪着孩子们。

    勇敢了一把,此刻恨不得得意叉腰,嘚瑟一下的柏知,其实不太需要这种安慰,但两个男孩抓着她的校服不松手,看到警察也很排斥,让她走不开,一个不注意就被抱起来了。

    实际上,三个孩子从外表看,柏知最凄惨,两个男孩除了穿着单衣,身上沾了点泥以外,就没有什么了,但柏知不一样,脸上被蹭的灰和黑色的机油,头发好像被烫了一下,发尾有点卷,衣服更是土和泥混合,手肘和膝盖的地方还有些擦破,一看就是摔跤了。

    虽然警察们不清楚,这三个孩是怎么出现在一起的,但单看外表,柏知才像是被绑架的那个,另两个像是被顺带的。

    女警官也知道两个男孩子身份不一样,一出事巴音的全部警力出动,他们局长都急的摔了好几个杯子;柏知却是巴音本地的孩子,家长发现孩子不见了,报警之后也只有两个警察去处理。

    这么一对比,女警官安抚柏知的声音更温柔了。

    被找到的时候正是半夜,坐在警车里,两个拽着柏知衣服的男孩子困意和疲倦涌上,有点撑不住的点头,柏知的精神很好,和女警官了一会儿话之后,就眼睛圆溜溜的等着见家人。

    刚才警察姐姐已经了,等会儿她就能看到妈妈姐姐了,把柏知高兴的左扭右扭,全然忘记刚才她还在委屈巴巴,念叨着等会儿回家再哭的事情。

    两个男孩的家人和凌娅得到消息,知道孩子接回来之后就开始焦急的等,凌娅没想到柏知也被牵扯到绑架案之中,她一时间又怕又急,陶岸和陶汀不肯回家睡觉,硬要一起等柏知。

    于是,等女警官把柏知抱下车,她一眼就看到了妈妈和姐姐,炮弹一样的冲过去,柏知元气满满的和妈妈姐姐打招呼,然后,就被凌娅一把拎起来,照着屁股就开始打。

    陶岸和陶汀也一边拿手帕给柏知擦脸上的灰,一边气的也过去拍两下她的屁股。

    等等,这和想的不太一样啊!

    好在,不疼。

    柏知被摁在凌娅的腿上,照着屁股肉最多的地方揍,第一次揍孩子不太熟练,力道掌握的不好,拍上去只有声音不怎么疼,还让柏知抽空扭了扭,找个舒服点的姿势趴着。

    一下子把凌娅气的眼前发晕,“陶柏知!”

    “啊?”柏知茫然,打屁股她也没躲啊,怎么还不让调整一下位置了?

    不服气的柏知想要扭过来身子,给妈妈姐姐看她的手肘和膝盖,虽然现在看不出来什么了,但是刚才摔倒了,可疼可疼了,手腕还肿了一个大包。

    但还没有话,柏知就发现,妈妈和两个姐姐的眼泪,一滴接着一滴,掉在她伸过去的手上,凉凉的,让柏知控制不多的哆嗦了一下。

    凌娅和陶岸陶汀都是性子软的人,善良好脾气,有的时候受点委屈也不会生气,哪怕柏知再调皮也没有对她高声的呵斥过,同时,也足够的好强和坚韧,若水却不弱,很少会掉眼泪。

    相比之下,经常戏上来就嗷嗷哭的柏知,和漏水的哭包一样。

    所以,柏知看到妈妈和两个姐姐掉眼泪的样子,都呆住了,也开始意识到,自己这次失踪真的是吓到她们了。

    “对、对不起。”一咕噜从凌娅的腿上爬起来,柏知赶紧把手背在校服里干净的衣服上蹭干净,踮脚给妈妈姐姐擦眼泪,“我错了,妈妈,岸岸汀汀,你们不要哭了好不好?”

    凌娅和陶岸陶汀一时之间情绪起伏过大,眼泪有点控制不住,想平复下来也需要缓一缓,看着柏知在她们面前急的团团转,纷纷把脸别开,对柏知表示,这一次的错误,不是那么容易原谅的。

    柏知苦着脸,不对啊,这剧本没见过!

    最开始见到柏知的时候,家伙还有一点点,根本不像是布条上的一岁,等凌娅细心的照顾了一段时间之后,见证吹气球奇迹的时刻就来了,陶柏知差不多是‘咻——’的追上了同龄人的生长水平,并保持了优势地位。

    而且,凌娅发现,柏知和普通孩子很有多不一样的地方。

    照顾过陶岸和陶汀,凌娅很清楚正常的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柏知不一样,过快的生长速度,敏锐的思维反应,几乎超脱常理的身体素质,让凌娅很担心,这份不同,会不会太明显了。

    好在这份担心没过多久,柏知就恢复了正常,或者,她潜意识发现了自己的不同,身体开始调整成普通状态。

    这让凌娅压下吃惊之后,把当时捡到柏知的那个背包藏的更严密了,平时也会引导一下岸岸和汀汀,让她们忽视宝宝的特别。

    不,不应该是忽视宝宝的特别,而是陶柏知身上,有着其他更特别的东西,转移了姐妹两个的注意力。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