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五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乐颠乐颠的跑过去, 还没有最后一扑,就被凌娅的严肃脸制止了, “陶柏知,你过来。”

    陶岸和陶汀也不太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们两个正在上课, 就被妈妈接走了, 是柏知在拍摄节目的时候出了点事情,现在看到妹妹活蹦乱跳的,两个姐姐松口气, 忙给柏知使眼色。

    妈妈心情不好,你快乖一点。

    接收到姐姐的提示,柏知立刻乖巧状,碎步站稳, 双手背到后面,冲凌娅眨眼卖乖,但已经晚了,凌娅看着不远处的高空台,就觉得头晕。

    陈哥见势不妙,立刻过来引着凌娅她们先去屋子里休息, 别站在外面吹风, 这次让柏知试飞也有他们节目组的问题, 谁让他们没做好防护措施,让柏知呲溜爬上高台,要不是抓住上衣,这崽不知道能爬多高。

    一点的家伙,没有半点安全措施,就敢大着胆子往高台上爬,节目组的工作人员想着也是后怕,所以,这才通知了凌娅,听凌娅要过来也立刻安排接机和食宿。

    孩子的问题再谨慎也不为过,节目组也随行了一些幼儿教育专家,被柏知这次爬高也吓一跳,觉得家长过来沟通一下也好。

    怕,是正常反应,不怕,才是要多多注意。

    有陈哥做缓冲,凌娅的情绪也平复了很多,她刚接到电话知道柏知不顾工作人员的阻拦,从八米高俯冲下来,惊怒交加,怕柏知的安全出问题,也为这个熊孩子死倔而生气。

    可是,等柏知坐在两个姐姐之间,听着凌娅起这件事情的时候,她少见的没有认错。

    “我没有错。”旁听的陈哥眼睛猛地睁圆,等等,柏知刚才不认错?

    凌娅深吸一口气,“柏知,高空项目是不允许孩子参与的,节目组的叔叔阿姨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才阻拦你的,所以你硬要往上爬的这件事情,是错的。”

    她不是不讲理的父母,再生气,也会让柏知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可是,往常积极认错的柏知,这次却没有服乖,哪怕嘴上一下软话都没有,“妈妈,可是我也解释了,我可以的,叔叔阿姨并不相信我。”

    陶柏知也很委屈,别的孩子不可以,不代表她不可以,但是当时在高台之下,自己怎么解释节目组的叔叔阿姨都不相信,不管她什么,都不让她上去,要不是自己拿爬上去做威胁,她肯定就要被哄着哄着带离高台了。

    没有人相信她,她只能出此下策。

    来也是无解,柏知作为一个孩子,哪怕再自己可以,周围的工作人员也是不敢冒险的,阻拦柏知是工作人员尽责,而柏知硬闯则是给别人增添麻烦,需要道歉;可是,柏知又不是个普通的孩子,她自己可以就是真的可以,为什么给别人机会不给她机会,只是因为她,所以的话就没有半点力量吗?

    凌娅这次的态度很坚决,她知道柏知和其他孩子不太一样,蹦蹦跳跳的,好像不知道‘怕’字怎么写,但是,这种‘勇敢’,这种‘特别’,她不想纵容。

    今柏知敢爬高,明就敢下海,凌娅只是个普通的妈妈,没有办法二十四时守在柏知身边,如果有什么危险有什么闪失,谁能承担这个后果,她今的态度,就是给柏知的这种渴望冒险,划一道安全线。

    委屈的抿着嘴,柏知用眼神继续和妈妈对峙,她没有错,她就是可以,她本来就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要让她认错,眼睛红通通的,眼泪也大滴大滴的往下砸,可是,没有哭声,也不妥协。

    旁边的陈哥已经手足无措起来了,认识柏知这么久,哪里见过崽哭过,他们这些工作人员都挺喜欢柏知的,今的事情也不用柏知道歉,只是出于安全考虑才通知的凌娅,没有别的意思,“凌娅姐,你看柏知还,我们今这事也做得不太对,这不用道歉。”

    门口偷听的南齐已经想冲进来了,被经纪人死死的拦腰截住,和助理一起把他拖出去,抱着柏知送的皮球,南齐正是情绪激动的时候,再冲到凌娅面前,把事情越搅越浑怎么办。

    陶岸和陶汀懵懵懂懂,看着妈妈少有的严厉表情,悄悄的凑近柏知,伸出手去牵妹妹的手,她们还不太懂妈妈眼底的担忧,但是,柏知哭了,她们也想哭。

    三个女儿都眼泪汪汪的看着她,凌娅默默的攥紧了拳头,她有些后悔,不想让柏知参加这个节目了,柏知太特别了,捡到这个孩子的时候就是疑点重重,她不想让这份特别引来别人的关注,最后给柏知带来些不好的事情,她很难忘记当时撤离塔尔的时候,那些全副武装的大兵,搜查的过程中,看向他们的眼神,有多么的冰冷,而柏知,哪怕年纪还很,就已经能看出来和普通孩子不同了,毕竟,能消化金属这一条,就已经让凌娅暗暗捏把汗很久。

    凌娅觉得很抱歉,她是一个胆的,不足够强大的妈妈,像是惊弓之鸟,宁愿藏着柏知,也不想让别人发现,柏知的真正身份。

    明明是更强势的一方,凌娅的眼神却很愧疚,很难过,柏知愣愣的看了看妈妈,突然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嗷嗷的那种哭声,扑在凌娅怀里,她认错。

    “对不起,下次让我知道,再去玩这些游戏好吗?”凌娅很声,亲了亲柏知的眉心,又亲了亲她的指尖,把三个孩子都揽在一起,挨个亲亲。

    大声哭反而没有什么问题,柏知每次默默哭才是难过,嗷嗷叫着哭都是只有声音没眼泪,在凌娅怀里把眼泪蹭干净,双手交叠放在软肚皮上,柏知挨个去和今高台下的工作人员道歉,顺便,去搜罗搜罗他们盒饭里的好吃的。

    等道完歉回来,柏知的肚皮也吃的溜圆,让白担心一整晚的南齐,不知道心情该怎样。

    “嗨,大南齐,晚饭吃的好吗?”妈妈和姐姐来了,柏知就抛弃南齐,让他自己吃晚饭了。

    “你妈妈你了吗?要不要吃零食,我这里有很多。”南齐让助理买了好多东西过来,给柏知留着,生怕家伙受委屈,结果,柏知拍着圆肚皮溜达,根本看不出来刚才还死倔不认错的样子。

    “哇,大南齐你又偷偷吃零食,你要成熟一点,好好吃饭知道吗?”嗨呀,柏知真替大南齐发愁,她跑过去拎走零食袋子,走之前还不忘拍拍南齐的肩膀,“妈妈其实没有责备我,只不过,有些事情我还不太能理解,但妈妈一定是想保护我。”

    还有好多道理,柏知还不懂,但是,她能看到,妈妈是爱她的,这个她是知道的。

    如果对错分不清,那就去感受爱,柏知丢给大南齐一个潇洒的背影,留下南齐仰大喊。

    这节目,又想骗他生孩子!

    最开始见到柏知的时候,家伙还有一点点,根本不像是布条上的一岁,等凌娅细心的照顾了一段时间之后,见证吹气球奇迹的时刻就来了,陶柏知差不多是‘咻——’的追上了同龄人的生长水平,并保持了优势地位。

    而且,凌娅发现,柏知和普通孩子很有多不一样的地方。

    照顾过陶岸和陶汀,凌娅很清楚正常的孩子应该是什么样的,但柏知不一样,过快的生长速度,敏锐的思维反应,几乎超脱常理的身体素质,让凌娅很担心,这份不同,会不会太明显了。

    好在这份担心没过多久,柏知就恢复了正常,或者,她潜意识发现了自己的不同,身体开始调整成普通状态。

    这让凌娅压下吃惊之后,把当时捡到柏知的那个背包藏的更严密了,平时也会引导一下岸岸和汀汀,让她们忽视宝宝的特别。

    不,不应该是忽视宝宝的特别,而是陶柏知身上,有着其他更特别的东西,转移了姐妹两个的注意力。

    明明的时候,陶柏知还是个卷睫毛大眼睛的洋娃娃,长着长着,就变了画风,只比姐姐矮半个头的身高,扎手的毛寸,锋利的眉尾和坏坏的笑,哪怕还是个孩子,五官带着稚气和萌态,也能被邻居夸一句,“柏知以后肯定不愁找媳妇。”

    凌娅最开始带着孩子住的地方,环境不太好,周围碎嘴的人也多,没有儿子的家庭总会被闲话,她出于多种考虑,把柏知的性别登记成男,但在家里,也和孩子们解释过了,柏知是妹妹,现在搬家之后,也已经把性别信息更改回来了。

    孩子正是对性别认知模糊的时期,引导很关键,凌娅不希望给柏知什么误导,给三个女儿买的裙子都是一个画风的粉嫩嫩,没什么偏向。

    但是,两个姐姐穿裙子就是乖巧可爱,柏知穿裙子就像是弟弟套了姐姐的衣服,不知情的邻居还以为,凌娅家经济条件比较差,只能让最的孩子穿姐姐的衣服。

    凌娅无奈背锅,看着性格也很外向活泼的柏知,慢慢调整家伙的穿衣风格,按照她的喜好,不再专挑着粉色裙子买。

    两个姐姐也从‘我们要保护妹妹’,慢慢的变成‘我家柏知无所不能’,她们不太喜欢外出,每次出门上学都要在门口上演一番生死离别,凌娅没办法,只能顺着孩子们的意思,让柏知送姐姐去上学。

    把钥匙挂在脖子上,柏知咽掉嘴里的鸡蛋就跑出来,在衣服上蹭了蹭爪子,一手牵住一个姐姐,和凌娅再见,“妈妈,我去送姐姐了,包子等会儿再吃!”

    “路上心,早点回来。”学就在隔壁,凌娅送过几次就被姐妹俩属于学生的骄傲拒绝了,替换成柏知每陪着她们上学。

    站在阳台上看着三个孩子手牵手的离开,凌娅把桌上柏知惦记的包子放回锅里热着,准备写今的稿子。

    等出了区,柏知回头看了看自家的阳台,没有发现妈妈,立刻拉着姐姐们快跑起来,“岸岸,昨是不是有胖子揪你辫子?”

    一般来,双胞胎的性格都不太一样,但陶岸和陶汀都是害羞敏感的性子,话柔声柔气,穿的也漂漂亮亮的,再加上长得好看,经常其他男生揪辫子或是放虫子。

    柏知也是才知道这些事情的,她才不会让姐姐被欺负,这不,就在路上堵人了。

    陶岸和陶汀攥紧衣角,拉着柏知想息事宁人,胖子可胖了,有柏知两个那么胖,她们害怕柏知打不过胖子,大不了以后她们都躲着胖子走好了。

    “没事,你们在这里待着。”完,还从汀汀的书包里摸出个苹果,一掰为二,让两个姐姐在旁观当吃苹果群众。

    胖子也住附近,手里还拿着两个包子,背着书包撩猫逗狗的走过来,就被柏知从背后勒住了。

    “不许动。”柏知没有胖子高,力气却很大,抓着胖子的书包带就把人挂在旁边的树杈上了,“不许喊,再喊我就喂你吃虫子。”

    搬了块石头垫脚,柏知从旁观的树上摘下来一只花花绿绿的毛虫,就放在胖子的面前,威胁他再尖叫就把虫子塞他嘴里。

    胖子吓得包子都掉了,要哭不哭的斗鸡眼盯着花虫子,看着面前这个眼生的男孩,也不知道怎么惹着他了。

    “你、你是谁,敢欺负我,我让我爸打你。”

    在旁边吃苹果的陶岸和陶汀,一听胖子让他爸爸来,就很紧张的跑过来,还没有话就被柏知拦住,“切,我还让我爸爸打你爸爸呢!”

    陶柏知戏精上身,描述了一下她身高两米,手臂有她腰那么粗,能一口气跳到三楼的爸爸,然后坏笑的把胖子的上衣卷起来,一巴掌拍到他肚皮上,“怎么样?还让不让你爸爸来了?”

    胖子都快吓哭了,他是知道自己很胖的,平时爸爸妈妈把他抱起来都嫌沉,可是这个男孩能把自己轻松的举起来挂在树上,明显就已经比他爸爸妈妈厉害了,更别,他还有个和怪兽一样的爸爸,他怂了。

    不知所措的胖子,只想大哭,可是又被脸前面的毛虫吓得不敢动,肚皮上的肉都一抖一抖的。

    陶柏知把胖子从树上取下来,然后抢走他的书包威胁他,“哼,知道怕了吧,以后你再敢欺负我姐姐,我就把你的作业扔掉,让老师惩罚你,再把你挂在树上。”完,还知道给个结尾升华一下主题,笑眯眯的蹲下把胖子的上衣拉好,“当然,你要是在学校,保护我姐姐,我就给你当大哥,以后罩着你,怎么样?”

    “可、可是你比我。”刚弱气的了这么一句,胖子就看到陶柏知的拳头亮了出来,立刻嚷起来,“大哥大哥,我懂得我懂得。”

    “很好,现在背书包去上学吧。”满意的拍拍手,陶柏知放胖子离开,继续去送姐姐上学。

    陶岸和陶汀有点担心,胖子有很多也喜欢欺负人的朋友的,万一他们来堵妹妹怎么办?

    “没关系的,等放学了我还在这里等你们。”陶柏知挥挥手让姐姐赶紧进学校,然后开始美滋滋的往家跑,如果按照电视剧里面那么演,她很快就能有一帮弟了,棒~

    事实证明,姐妹俩的担心没问题,陶柏知的预计也没有问题,一群学的‘恶霸’在放学后,堵住了来接姐姐的陶柏知,半个时之后,陶柏知成为了这群孩子的老大。

    被拳头揍服的这群孩子里面,最大的都已经三年级了,比陶柏知高两个头,还是被按在地上摩擦着打,心悦诚服的喊完大哥之后,忍不住问,“我们人这么多,大哥你万一打不过怎么办?”

    这话刚完,其他孩子也竖着耳朵,他们也算是附近学的一霸了,居然这么被揍了,肉痛加心痛。

    陶柏知很惊讶的看着他,一脸的欠打,“我会输?开什么玩笑。”

    颇有王者风范的陶柏知遣散弟们,立刻窜出巷子接姐姐们回家,等凌娅晚上给孩子们洗澡的时候,发现柏知的衣服脏兮兮的都是土,有点奇怪,“柏知,你今去哪里玩了啊?”区里哪能蹭到这么多土。

    当然是和一群孩打完架,蹭到的啊!

    陶柏知耳朵一抖,立刻趴在浴缸旁边无辜的眨眼,我只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宝宝,喵~

    在前两期节目里,南齐一直在努力完成任务,做一个懂事又努力的实习爸爸,画风正常但没有什么点,节目组剪辑的时候也很愁,都不知道该怎么给南齐留镜头。

    但这一期节目里,南齐全程偷懒,和柏知开启互坑模式,又一一失败被坑到不行,反而画风清奇起来,满满都是梗。

    别剪辑的取舍,就是现场守着摄像画面的工作人员,都笑翻了好几次。

    人和人之间的磁场,是很玄妙的,两期节目下来南齐还是和之前的朋友客客气气,没什么相处的火花,不温不火。

    一期节目下来,和柏知交战几次纷纷败退,却意外的投南齐的眼,节目拍摄结束之后,他还和陈哥一起,把柏知送到凌娅身边。

    “你要不要来我家做客?”柏知也很喜欢南齐,这个实习爸爸可柔弱了,风一吹感冒,药一喝还偷偷摸摸哭,她其实都发现了,但是,柏知是不嫌弃南齐的。

    身为娇弱,又不是南齐的错。

    一直以活泼帅气形象活跃的南齐,当然不知道自己的人设在柏知这里崩的一塌糊涂,他还挺依依不舍的,但听到柏知的邀请,求生欲让他拒绝了。

    “咳,柏知你要是和妈妈姐姐来京都,我带你们去玩啊!”南齐很尊敬的喊凌娅姐,对待柏知却和同龄人一样,心里还在盘算,回去之后给柏知寄点什么好玩的。

    话的时候,陈哥把柏知这一次的工资装在信封里,交给凌娅,柏知眼神不离信封,对南齐的话抖了抖爪子,以示听到了。

    “喂,我们都要分别了,能真情实感一点吗?”南齐捧住自己的心心,难道他还没有几千块重要。

    柏知没有什么别绪,指了指在门外等着南齐的经纪人,干脆利落的拜拜,“好啦,你不要这么黏人了,要学会自己长大知道吗?”

    这话,是柏知在学门口听到的,一般还会附带一个哭唧唧不想上学的崽,和一个头痛的家长。

    再见!

    果然,就不应该期待着什么,柏知特别舍不得自己,抱着自己大腿不让自己走的场景,南齐洒泪奔走,戏可以是很足了。

    经纪人对南戏精熟视无睹,他也挺喜欢柏知的,还和凌娅互留了联系方式,也是结个善缘。

    陶岸和陶汀快三没见到柏知了,等凌娅把柏知带回家,两个人特别亲热的围过来,摸摸手摸摸脸,看看别人有没有照顾好柏知。

    凌娅洗手准备去做饭,去之前,把信封给了柏知,“这是你自己的工资,妈妈不收了,你自己留着用,但是不能乱花知不知道?”

    几千块钱,不算是钱,但凌娅觉得这钱很有意义,就让柏知自己收着。

    “好的。”开心的把信封收起来,柏知都已经想好了,她要用这个钱买礼物。

    给凌娅买真丝的床单,给岸岸买手工的芭蕾舞鞋,给汀汀买个画板,至于自己,嘻嘻,剩下的钱全买黄金,打成大金链子,挂在脖子上,有事没事咔咔的啃两口。

    这可是柏知自从知道她能赚一笔钱,就已经在思考的礼物购买计划,几十个备选方案中,这个方案脱颖而出。

    没事看看电视购物节目,路过商场不忘盯门口的大幅广告,区阿姨们聊也会凑上去听一耳朵的柏知,连凌娅的上购物账号都摸来了,还用现金和妈妈交换了银。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