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五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没关系的,妈妈你放心。”柏知是第一次不在家里住, 也没有哭闹,乖乖的和凌娅挥挥手, 然后,拉紧了身边工作人员的手。

    负责陪着柏知的年轻女孩子,以为家伙舍不得妈妈,立刻抱起来她,带着她去吃东西。

    这一幕让陈哥看到, 他就特放心的向导演提议, “这孩子不错吧,绝对可以用乖巧懂事的当地孩子人设,没问题的。”

    离开妈妈和姐姐的柏知, 没有之前那么爱笑,也不怎么爱话, 吃饱肚子就挨着负责她的姐姐坐好,看起来沟通度很高,也很使。

    然后, 节目嘉宾带着自家孩子来到巴音, 柏知也被告知,她暂时的爸爸是谁。

    亲子类的节目是近年来的综艺新宠, 陈哥他们的团队是第一个吃螃蟹的正面例子, 这个节目都已经做过好几季了, 观众缘极好。

    但类似的节目也涌现了不少,所以创新是必须的,每年节目都会有一些变动,在最近几季,由亲爸爸带孩子,到亲爸爸和实习爸爸分别带孩子之后,今年这一季终于变成弹幕一直期待的,由孩子带亲爸爸和实习爸爸了。

    把主导的地位交给孩子,评分制将爸爸们和孩子们打乱,来决定下一期的搭配,考虑到过的孩子不太理解规则,这一季的孩子都在六至九岁之间,比以往的孩子平均年龄大。

    正是熊的时候呢~

    可前两期参加拍摄的素人孩子,最近感冒发高烧,孩子的身体健康比较重要,不能来参加这一期的录制,所以,陈哥就找了柏知来当孩子的嘉宾,顶了这期的班,就任务完成。

    柏知顶替的孩子是上一期得分最低的,就要匹配得分最低的实习爸爸,一个唱歌的鲜肉,南齐,刚满二十。

    南齐表示要被掏空了,拍过两期之后他发现,评分制里亲爸有着然优势,他这个实习爸爸很难拿到其他孩子的高分,虽然节目规则改变了,但孩子们还是更愿意跟着自己爸爸的。

    好在他是五个爸爸里,唯一一个实习的,红是红,但在其他爸爸面前,还是年纪资历浅,配上素人孩子也好,只不过,前两期刚摸清楚素人孩子的性格,这一期就要更换了,南齐只能提前做工作,来和柏知熟悉一下。

    南齐和陈哥关系不错,一听他的新崽乖巧又懂事,立刻给陈哥微信发了个六块六的红包,乐颠乐颠的来见柏知,刚见面,就被家伙帅一脸。

    “跟我时候简直一模一样啊!”南齐刚感慨完,就收获了身旁经纪人的白眼,这是他表哥,和南齐一起长大,肯定的给出评价,“切,人家孩子比你时候帅一万倍好不好!”

    被表哥打击习惯了,南齐拿出自己买的玩具献宝,又是变形金刚又是吉普模型,却被工作人员告知,“柏知,是女孩子。”

    咦?陈哥这个缺心眼的,只给南齐拍了张柏知的照片,还高糊,根本没这是女孩啊!

    好在柏知挺喜欢这些玩具的,收下礼物之后还和南齐了一会儿话,把年轻感动的一塌糊涂,他终于有孩子缘一次了!

    陈哥和南齐的经纪人也过来和柏知话,想多了解了解孩子,看南齐在旁边没出息的感动脸,把人挤开,逗柏知,“等节目开始拍摄了,柏知你就随便使唤新爸爸,让他努力把分数拼的高一点。”

    让分数高低决定爸爸和孩子的搭配,是个玩起来就挺有新意的规则,但这两期孩子们还在彼此磨合,没有太多的亮点,节目组以为柏知也是乖巧懂事的孩子,就鼓励她,搞事情。

    “好的。”不太理解,但还是点点头的柏知,只能在心底和妈妈声抱歉了。

    妈妈,你看,不是我不乖,是这些叔叔阿姨要求我搞事情的。

    等节目正式开拍,南齐早上过来和柏知打招呼的时候,就看到家伙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旁边的姐姐正逗她,还给她喂着果盘,看到南齐过来,大佬一般的挥手示意。

    不只是这表情,连衣服都变了,昨还是清新系的,今就变成花t恤和大短裤了,还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了发蜡,把有点长的头发抹到了后面去。

    这身衣服也不是凌娅给她带的,而是柏知自己去服装师那里找到的,昨晚上洗干净,今就能穿了。

    嘻嘻,不在妈妈身边,她想自己搭配衣服好久了~

    南齐恍恍惚惚的走出去,有一种举目四望,自己还是食物链低端的即视感。

    节目组也发现,今的柏知好像有点不太一样,陈哥灵机一动,拦住了准备不断给柏知提示,引导她拍摄的工作人员,先让柏知自己发挥。

    于是,和南齐并肩出现的柏知,刚露脸,就让身边的三个男生侧目了,纷纷拿过爸爸的墨镜戴上,时尚感不认输。

    五个爸爸,六个孩子,三个男孩,一对双胞胎女孩,剩下的柏知是最的,但陶大胆也不知道什么叫怯场,和南齐一起打了招呼,就高冷的在旁边站着了。

    其他几个孩子听完介绍,都有些困惑,这是,妹妹?

    离柏知最近的是双胞胎女孩,两个人都是丸子头,好奇的看向柏知,然后声的问她,“你能猜出,我们哪个是姐姐,哪个是妹妹吗?”

    同卵双胞胎都喜欢玩这个游戏,柏知也和姐姐们玩过这个游戏,区分姐姐妹妹有着自己的方法。

    等南齐再回头的时候,就发现柏知不见了,跑去人家双胞胎姐妹中间,不知道了些什么,让两个女孩捂着嘴笑。

    “柏知,我们要开始做任务了,要不然晚上没地方住啊!”南齐很愁的听完分房子的任务,觉得他可能又要睡最差的那个了。

    被点名的柏知和姐妹俩个告别,跑回南齐身边,然后伸出手,示意南齐拉上。

    南齐:“?”

    柏知叹气,“真拿你没办法,走吧,我带你去做任务。”真是离不开人。

    南齐:“?”

    而通过节目的拍摄,属于血缘的那种亲近和爱,就会被慢慢激发出来,改变的同时,也带给观众们思考,这是节目真正打动人的地方。

    所以,像南齐这种实习爸爸,做不好就会显得很尴尬,他要努力和朋友相处好,体现一下成年人和儿童相处的美好,才算是完成目标。

    嗯,前两期,南齐是朝着这个方向努力的。

    但是,第三期,南齐就端不稳这个目标了,被柏知一捣乱,就像是拿错剧本走错片场,控制不住的忘掉什么友爱和谐,变成‘互坑戏精组’。

    磨面任务和做饭的劳动量实在太大,南齐是在其他爸爸的帮助下,才哆嗦着手臂完成任务的,想想下午躺在家里畅想的自己,南齐都觉得脸痛。

    看看在旁边的床上,被工作人员洗白白,已经睡着的柏知,再看看自己汗湿的上衣,软成面条的四肢,南齐拿毛巾擦了擦脸,就爬上了自己的床,并生无可恋的发誓,明早,明早打死他,他都不会早起的!

    这哪里是参加节目,这明明就是劳动改造。

    所以,第二很早醒来,自己穿衣服洗漱,还去院子里玩了一会儿的柏知,半都没有等到南齐起床,咦,再不去领早饭,就没有了。

    “早上好,起床啦!”今又是元气满满的一呢,昨晚上吃饱喝足,和伙伴疯玩,还被工作人员带去洗了个热水澡才睡下的,柏知休息的很好。

    南齐在柏知进来的时候,就已经醒了,现在却戏很多的装出一副‘刚被推醒’的模样,然后挣扎着起身,半途失败,颓然摔回去,哑着嗓子,声音颤抖,“柏——知——”

    完全呆住,柏知巴犹豫了半,学着凌娅平时的样子,在床边伸出爪子探南齐的额头,然后吓一跳缩回手,“好热,你发烧了?”

    如果让经纪人看到了,他肯定会很欣慰,南齐现在也是有演技的人了,只见他用万分不舍,却又无力病弱的模样,安慰着柏知,还一个劲的指责自己,他今不能陪柏知去领早饭了。

    “啊?可是任务卡上面,是爸爸们去比赛领早餐。”柏知十分感动,然后很冷静的想起了任务卡的内容。

    南齐挡住翘起的嘴角,继续引导,什么柏知很有担当,什么柏知一看就是有责任心的孩子,什么柏知最善良了,把柏知哄得笑眯眯,问他,“那我昨做的是不是很棒?”

    好想吐口血,但是,南齐为了今的早饭,忍。

    “是的啊,柏知昨做的特别好,特别照顾我。”可以,南齐努力戳亮了他所有的演技技能点了。

    “那你在家好好休息,我去参加比赛领早餐。”柏知转身去旁边的床,把自己盖得农家红花绿底的厚棉被,仔仔细细的加盖在了南齐的身上,还拿了个水杯过来,压住了杯子边,大概是担心南齐蹬被子吧。

    至于为什么拿南齐的玻璃水杯,当然是因为,近啊!

    然后,柏知拿上南齐的任务卡,让他乖乖躺着,等她的早饭。

    “辛苦、咳咳、咳——辛苦柏知了。”看着柏知一点出门的背影,南齐不忘给自己收个尾。

    耶,完美!瞅着柏知离开,南齐立刻从两层厚被子里爬出来,太热了,本来就是拿热水给自己的额头增温,又盖着两层被子演了好久的戏,他也是很拼的。

    愉快的拍了拍枕头,南齐知道有工作人员跟着柏知,就愉快的继续睡觉啦!

    嘿,回去之后他一定要看这一段的播出,啧啧,肯定是满屏幕写满了演技二字。

    别看柏知蝉联着附近几所学的大哥之职,但实际上,她不太会和同龄人相处,反而,和成年人相处的很好,从昨她主动跑去和其他爸爸交换东西,就能看出来,她的这种交际能力和沟通能力了。

    再次代表着自己和南齐出现在任务点,几个爸爸都有些惊讶,今的任务时间太早了,其他孩子根本喊不醒,他们就自己来,没想到是柏知自己来的。

    “你南齐爸爸呢?”问话的是豆豆爸爸,他是个霸屏十几年的影帝,儿子是孩子里最大的,平时也很习惯早起,第一个发现柏知跑过来,走过去接她的同时询问。

    “早上好呀~他生病了,头很烫,我来代替他。”看着豆豆爸爸伸过来想牵她的手,柏知不明所以的给了一个击掌,“嗨?”

    不解风情的柏知蹦蹦跳跳的跑过去,和其他的爸爸也打了招呼,站到了第五个位置,准备开始比赛了。

    吸取昨的教训,南齐特意叮嘱柏知,不能交换他的劳动力,要亲力亲为才行。

    正巧,今早晨是考验爸爸们柔韧性的,别看柏知的个子最矮,但爸爸们下腰劈叉都僵硬的不行。

    无借力绷紧脚尖抬腿这个动作,其他爸爸还在为90°做努力,柏知和拿起假腿一样,唰的就把腿举起来了,首杀。

    下腰的同时用下巴去够篮子,其他爸爸基本上只能面朝,下巴根本没有做够这个动作,柏知不仅能下腰,还能用下巴把篮子往前推推,摆整齐,双杀。

    至于工作人员送来第三张任务卡的时候,其他爸爸看着跃跃欲试的柏知,纷纷把第一先让出来,“不比了不比了,第二到第五我们看着分一下就行。”

    这个真的比不过比不过,早知道柏知这么厉害,他们就把自家孩子从床上拎起来了。

    让孩子,去和孩子比拼韧带。

    篮子又大又沉,柏知不嫌重只是提着走路总是撞腿,就抻着手臂勾着篮子,让它离自己的腿远一点,快步走一会儿,再换手,让一直想帮忙提篮子的工作人员,白等了一路。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柏知停住了正准备兴冲冲往里走的步子,拐到了邻居家里,没一会儿,又拎着篮子回来。

    南齐听着门口的动静,立刻钻回花棉被里,继续虚弱状,眯着眼睛看着柏知把篮子放到桌子上,跑过来摸他的头,戏精上线,“咳、咳咳,嗓子好痛啊!”他看到早餐里有豆浆还有稀饭。

    “我去倒水。”拿上玻璃杯,柏知跑回桌边,不过没有倒水,也没有倒豆浆,而是从一个青瓷杯子倒出了些淡橙色的液体。

    这是什么?当地的早茶吗?南齐闻了闻味道,有点像是麦茶的苦涩味,就半靠在枕头上,借着柏知的手喝掉了,然后愉快的开始吃早饭,一会儿喝稀饭,一会儿吃烧麦的,满足的不得了。

    等两个人都吃饱喝足了,柏知又伸过来爪子摸南齐的额头,很惊喜,“不热了,看来药茶是管用的!”

    喜滋滋的跑出去,柏知准备谢谢邻居家的奶奶,这是她特意借来的,专门治发烧的。

    咂了咂嘴,吃饱摸肚皮的南齐有点好奇,“药茶?哪里来的?”

    跟拍柏知的摄影师又出去了,身边的工作人员也是出去了解了一下情况,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然后,不打算详。

    但偏偏南齐追问,他只能坦白。

    村子里有些老人有个治高热的土法子,童子尿和一种虫粪粉混合冲茶,就是药茶,成品是没有什么异味的,柏知是昨听邻居家有人发烧,家里有药茶,早上特意去借了一杯,她也不知道这里面有什么。

    于是,这药茶治不治高热,没人清楚,反正,专治南戏精。

    虽然知道,童子尿和某些虫粪的确能入药,但是,根本就没有发烧,只是偷懒的南齐还是扶着门框开始吐。

    他发现了,柏知简直是无意识,都会坑他!

    等等,爆炸?

    成年人看imax特效电影,只觉得这是经费在燃烧,场面逼真节奏带感,但柏知是个演什么敢信什么的家伙,只觉得自己欠把枪和皮衣了。

    从车里溜下来,柏知蹲下来从车底往光亮处看。

    卷帘门开着,吃饭的绑匪们在车库右侧的灯下面,中间停着一辆车,大半在灯的范围里,半则在阴影之中,然后,在车的左边,柏知就发现了堆着的汽油桶、散落的零件和麻绳若干,满意的闻了闻空气中略浓的汽油味。

    简直和电影里演的一模一样呢!

    深吸一口气,能抱起冰箱的柏知轻松的把两个人质挪出车里,放到院子门口边的破扁担里,还摆成方便扛走的角度,柏知就立刻转身跑回去。

    旧皮卡横堵了旧车库三分之二的位置,柏知把车钥匙拔下来,摸到cd盒里扔着的打火机,比划了一下距离,摇摇头,不行,太远了,汽油桶还是拧上盖子的,和电影里满地漏油的画面不一样。

    于是,不知道怕是什么感觉的陶大胆就顺着阴影,悄声的摸进车库,借着乱七八糟的杂物摆放,摸进去把汽油桶拧开横放,看着汽油流出浸湿了旁边的麻袋。

    手轻轻的把麻袋里露出的几粒玉米拨到一边,免得踩到发出嘎吱声,柏知边倒汽油边放轻呼吸,脸都涨的通红。

    这个旧车库在绑匪们发现之前,堆了几袋陈粮,破麻袋里还露出了一些玉米粒来,气味也不好闻,被绑匪们占用之后,就变成三辆车的维修地点,油桶和沾着黑色油斑的零件就是这么来的,不拉上卷帘门也是为了通风。

    这么一个不经意的举动,却方便了柏知现在倒汽油。

    六个绑匪再怎么谨慎,也想不到这里还有个五岁大的崽,正在使用国外大片的套路倒汽油,他们几个借着头顶的昏黄灯,分着锅里的肉汤,还展望了一下拿到赎金之后的生活。

    为了这一单,六个人踩点准备了快半年,买通了消息之后,蛰伏在这个破车库里也有快两个月的时间了,闻着这股汽油味早就不耐烦了,现在计划顺利完成了九成九,他们也忍不住发发牢骚了。

    为首的中年人呵斥了两声,让最年轻的两个家伙闭嘴,“赶紧吃,吃完我们就开车走,把这里弃了。”

    那边已经倒好汽油,浑身蹭的脏兮兮的柏知,正心翼翼的挪出车库,等彻底钻回黑暗,站在车库外的时候,她摸出打火机,脑补了一下电影情节里应该放的音乐和灯光,觉得自己做的挺好的,三二一倒计时结束之后就丢。

    真实的爆炸还是和想象有些出入的,火瞬间就起来了,破旧的车库里灰尘很多,空间又相对密闭,连带着汽油立刻发生了爆炸的效果,柏知差点被热浪冲的没站稳,吓得立刻转身往外跑,空气都要烫到她了。

    而隔着一辆车,六个绑匪也吓了一跳,发现车库有火光,第一反应也是往外跑。

    可燃物不多,柏知倒了半的汽油,也只能让两个麻袋里的玉米粒变成爆米花,但声响还是不错的,把绑匪都唬住了。

    几个人还没有意识到柏知的存在,以为是他们有人的烟头没熄灭,点燃了旧麻袋,想先把车库里的车开出去,但看着皮卡堵住门,就骂了几句,让同伴赶紧先把皮卡开走。

    “不对啊,车钥匙呢?”准备把皮卡车开到一边的年轻人觉得有点不对劲,他下车的时候应该没有拔钥匙啊,转头一看,后座是空的,立刻喊了起来,“人跑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