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四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怎么了?”凌娅看着柏知突然蔫掉的表情, 有点奇怪。

    摆了摆头,像条毛毛虫一样的钻进被子里,然后裹紧了自己,柏知手气无力的摆摆手,“晚安。”

    她要独自消化,这成吨的悲伤。

    凌娅压下眼底的笑意,帮柏知把灯关掉,去看看岸岸和汀汀,等三个女儿都睡着了,她轻手轻脚的关上门, 去卧室拖出来个箱子,里面装的是些证件和房本之类的东西。

    她当然清楚柏知的那点心思,但有一点没错, 那就是齐轩石杨他们的学校,的确很不错。

    生为京都人,凌娅的家境也不错,只不过父母早逝,遗产被亲戚们惦记, 她过于出挑的容貌也给自己带来了不的麻烦, 正巧凌娅的亲戚惦记着她那点遗产, 表面柔美娇弱的凌娅就收拾收拾东西跑路, 离开京都了。

    后来走走停停, 在塔尔遇到了岸岸和汀汀的爸爸,边防特警陶岭,一个笑起来很明朗的青年,两个人关系不错,没产生爱情的火花却机缘巧合拿了结婚证,但不幸的是,没多久对方就因公牺牲了。

    凌娅本人不太向往婚姻生活,手里拿的结婚证也是方便她和陶岭的工作和住宿安排,只是借个名义而已,但对方的意外离世,让她还是有些感伤,想要个孩子。

    陶岭之前是优秀单身狗的标配,他也是父母早逝,加上工作有一定的危险性,就参加过捐精。既然孩子不能从上凭空掉下来,那凌娅就没什么犹豫的瞄上了这个。

    作为烈士家属,凌娅如愿,而且还是双胞胎,健康的两个女孩。

    按照凌娅计划,她先在塔尔呆几年,帮陶岭照顾一下对他有恩情的老邻居,虽然和陶岭没有什么感情,但对方是个很不错的朋友,凌娅也愿意帮忙照顾一下老人。

    陶岸和陶汀三岁的时候,老人就去世了,在塔尔紧急撤离之前,凌娅就打算带着孩子们离开了,但计划不如变化快,带着岸岸汀汀慌忙离开塔尔,却意外的捡到了柏知。

    而且,也借着这次紧急撤离,凌娅到了巴音之后,在户籍资料转入的重新核对之中,还找了个机会把柏知的信息录入进去,拿到了新的户口本。

    毕业之后刚离开京都的凌娅,孤身一人,没有什么安定感,现在她身边有岸岸汀汀,还有柏知,收入稳定,生活充实而踏实。

    齐轩和石杨的妈妈见到凌娅的时候,惊讶之色没有作假,同为校友,她们当然知道凌娅当年有多出色,容貌、才华和性格都极为出挑,身边追求者无数,哪怕随便答应一个,都能过上后生无忧的富太太生活。

    哪里能想到,在巴音这种地方,会见到凌娅。

    但在凌娅看来,这种生活简直不要太好,家里只有自己和孩子,不用和另一个成年人相处生活,自己的大床能随便滚,衣服就只用洗自己和崽崽的,吃饭也能和崽崽们商量着来,加上她收入稳定,手里也有点底牌,没有什么生活压力,不想出门就宅在家里,巴音偏僻是偏僻,物流什么的也很方便,简直满分。

    这才是凌娅她们三个校友坐在一起,两个保养极好的贵太太反倒没有凌娅显得年轻的原因。

    但柏知的话,还是让她放在心上的,自己是个成年人,零社交无拘束的生活没什么问题,但三个孩子如果可以,还是应该离开巴音去外面看看的。

    有的时候,眼界这种东西比个人能力还重要。

    和齐轩石杨的妈妈聊了聊,凌娅就已经有这种想法了,回来又听到柏知软甜甜的撒娇想换学校,当晚上拖出来自己的箱子,核对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所有财产,就已经有想法了。

    等这学期结束,京都的那套房子就不再续租了,重新装修一下,带崽崽们回京都看看。

    等柏知睡醒,想到自己昨晚的话,不禁悲从中来,由宇宙思考到太阳系,由太阳系思考到地球,由地球再思考到联邦,想用浩瀚的文学来安慰自己,却安慰失败,哭唧唧的趴在被窝里不动弹,她就是因为话多嘴快,和两年的自由时光擦肩而过。

    陶岸和陶汀洗漱完,已经准备吃早饭了,没想到左等右等没见到柏知,就跑到卧室找人,看到柏知呈倒栽葱姿势的屁股朝,脸埋在被子里,这、这是怎么了?

    两个姐姐走到床边,岸岸学着凌娅的动作,伸进柏知的睡衣里摸摸她的肚子,妈妈孩子肠胃不好,有的时候早上难受是因为肚子痛,她也不知道肠胃不好具体是什么样,摸一摸,嗯,挺软的,应该不是肚子痛。

    汀汀趴在一边,诱惑柏知,“妈妈早上买了鲜肉生煎,我们一起去吃吧?”

    一般来,让柏知不赖床的,就是好吃的了。

    但今,柏知受到的打击有点太严重,生煎也没法拯救,两个姐姐没招了。

    本来是来喊柏知起床吃早餐的,但陶岸和陶汀以为柏知不舒服就想陪着她,把吃饭这件事情先放在一边。

    两个人待在柏知的床边也不知道做什么好,话又怕吵到柏知,就一个拿着书过来,一个拿着作业过来,各自做各自的事情,来陪着柏知。

    在她们看来,陪着柏知总会让柏知好受一点。

    突然耳边没有声音了,早就不难过,赖在床上就是还想让姐姐再哄哄自己的柏知,悄咪咪的从被子里抬头,看看姐姐在做什么,结果,发现一个人看书一个人写作业,还拿她的肚子当书架撑着一个课本。

    哇——

    妈妈不爱我了,姐姐也不爱我了!

    没摘过茶叶,南齐就听着柏知瞎扯采茶,什么需要露珠刚刚滚落的清晨,洗干净胡须的大爷穿戴好纱衣,用唇轻轻的采摘柔嫩的茶叶,沾过口水的,才是好茶。

    没见过农村孩子放牛,南齐就挺柏知瞎编剧本,什么村子里为了孩子身体更强壮,就把牛奶往孩子的头上擦,让母牛以为这也是牛犊,让孩子和牛呆在一起就能强身健体。

    半真半假的,把南齐骗得团团转。

    播出这一段的时候,节目组的后期累坏了,柏知胡一张嘴,他们解释跑断腿,基本上柏知一句,后期就要解释一下,这里面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要不是有这些文字,估计不少观众也要像南齐一样,对柏知的话信以为真。

    哪怕这样,还有一些弹幕发出灵魂的叩问。

    ——这真的是假的吗?可是我为什么这么愉快的就相信了?

    ——哈哈哈,柏知的表情好认真,要我是南齐,我也信啊!

    ——噗,想知道柏知的家长每都给她看什么节目和书,这种民俗故事加神话,外加胡八道的改编,真的很有可信度啊~

    虽然观众们配着后期乐得不可开支,但是,拍摄画面里的南齐完全的一个傻白甜,柏知什么,他就信什么,大一很愉快的相处起来,午睡之前,柏知充当南齐健身器材的画面,也看着很有爱。

    然后,南齐睡醒,就发现手臂废了。

    软绵绵的,肌肉酸痛发涨,拳头都握不紧,柏知懵圈的看着南齐,南齐懵圈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好像不太能接受,自己这么弱?

    弹幕快要笑疯过去。

    ——看南齐就没有带过孩子,孩子的体重,不能按照正常公斤数算的。

    ——是的,我姐的孩子还不到一岁,抱上半个时我就手臂开始酸!

    ——哈哈哈,南齐应该是肌肉拉伤了,五岁的孩子还是有一定重量的,举过头顶这种锻炼法,健身达人也撑不住多久啊~

    这个意外让众人措手不及,南齐的大头像上面就标上了‘下午暂时缺席,专心养手臂’的状态,柏知自己去参加任务。

    分别的时候,南齐本来是想叮嘱一下的,但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这种路痴好没有底气,只能坐在柏知身边,让她走路慢点别摔倒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向其他爸爸或工作人员求救。

    睡醒之后,柏知有点饿,工作人员给她切了一碗水果,还淋了些酸奶,她正在拿勺子挖着吃,南齐叮嘱着叮嘱着,就直勾勾的看着水果块,清了清嗓子。

    “嗯?”柏知抬头,看着南齐的表情,反应过来,挖了一个苹果喂给南齐。

    “哎呀,谢谢~”美滋滋的一大口,南齐最近要上镜,经纪人对他的体重控制很严格,像这种加餐的果盘,是不能吃的,只能蹭柏知的水果。

    这件事情柏知也知道,刚才经纪人林叔叔还给她解释了,大南齐吃水果就会胖脸,要减肥就不能吃,所以水果让她自己吃就行。

    于是,南齐再次盯着菠萝块时,柏知就把碗往一边藏了藏,很正直的挡住南齐的视线,“刚才林叔叔,你不能再吃了,会胖。”

    吃了一块苹果之后,南齐更馋了,支着两个不能动的手臂,悄声的撺掇,“没事的,只有一块菠萝,不会胖的。”

    把菠萝叉起来,柏知觉得南齐很可怜,“看来减肥很痛苦,连水果都不能吃。”

    南齐忙点头,对对对,所以把菠萝给他吃一口吧!

    “还好我不胖。”柏知松口气,把菠萝全塞进嘴里,吃掉了就不会让南齐眼馋了。

    就是这么贴心。

    南齐:“……”

    ——哈哈哈,我以为柏知要把菠萝块给南齐吃,没想到啊呜一口塞自己嘴里。

    ——还好我不胖,这句绝对扎了南齐的心,23333

    ——大家好,我今要从南家正式脱粉了,现在我是柏知粉~

    望着空碗,南齐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好在他今下午能休息,没吃到菠萝也没有关系!

    没有任务做,就开始给自己找乐子的南齐,就晃晃悠悠的去休息了,一会儿躺在树下憩一下,一会儿到路边和村民聊聊,整个人过的十分悠闲。

    但是,这只是镜头里的画面,主镜头拍摄的是柏知他们这边的任务,一派热闹的比赛场景之中,有个把竹篮子扣在头上,晃晃悠悠的划水王。

    正是柏知。

    别人摘蘑菇,她爬树,别人采莲藕,她抓鱼,不仅自己全程划水,还一个劲儿劝其他孩子划水,孩子特别容易玩到一起,于是,整个泥潭里,爸爸们不仅要挖藕,还要时不时抓一下乱窜的孩子。

    柏知不怕生,其他爸爸拿沾着泥巴的藕逗她,她也不躲,笑嘻嘻的跑去接,等游戏结束之后,别的爸爸身边都有很多藕,她身边就只有一条泥鳅,和拿着当玩具的半截藕。

    对比太明显,弹幕也有点紧张,这应该要哭了吧,别的孩子有爸爸也有蘑菇和藕,只有柏知自己什么也没有,不点站在夕阳的光晕下,影子拉的长长的,看着别人的爸爸,眼睛圆溜溜的。

    节目组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柏知提着空篮子终于反应过来,她们晚上要没有饭吃了。

    其他爸爸已经准备给柏知匀点东西了,孩子不懂游戏规则很正常,整个下午都很乖已经是表现良好了,但柏知没有闹也没有哭,用袖子擦了擦自己的花脸,蹬蹬蹬跑到其他爸爸那里,主动提出一场交换。

    此时,不知情的南齐还晃晃悠悠的躺着,对即将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于是,柏知愉快的把南齐坑了,拖着桶就往家里冲。

    来啊,互相伤害啊~

    嗯,一本正经胡八道的家伙。

    南齐的性格阳光开朗,但反射弧比较长,有的时候过于慢热,在节目中的亮点不多,但是,遇到柏知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家伙,南齐身上的亮点就剧增。

    对国情不了解,南齐就听着柏知安利乡村剧,还认真的把参加乡村剧当成自己的奋斗目标;

    没摘过茶叶,南齐就听着柏知瞎扯采茶,什么需要露珠刚刚滚落的清晨,洗干净胡须的大爷穿戴好纱衣,用唇轻轻的采摘柔嫩的茶叶,沾过口水的,才是好茶。

    没见过农村孩子放牛,南齐就挺柏知瞎编剧本,什么村子里为了孩子身体更强壮,就把牛奶往孩子的头上擦,让母牛以为这也是牛犊,让孩子和牛呆在一起就能强身健体。

    半真半假的,把南齐骗得团团转。

    播出这一段的时候,节目组的后期累坏了,柏知胡一张嘴,他们解释跑断腿,基本上柏知一句,后期就要解释一下,这里面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

    要不是有这些文字,估计不少观众也要像南齐一样,对柏知的话信以为真。

    哪怕这样,还有一些弹幕发出灵魂的叩问。

    ——这真的是假的吗?可是我为什么这么愉快的就相信了?

    ——哈哈哈,柏知的表情好认真,要我是南齐,我也信啊!

    ——噗,想知道柏知的家长每都给她看什么节目和书,这种民俗故事加神话,外加胡八道的改编,真的很有可信度啊~

    虽然观众们配着后期乐得不可开支,但是,拍摄画面里的南齐完全的一个傻白甜,柏知什么,他就信什么,大一很愉快的相处起来,午睡之前,柏知充当南齐健身器材的画面,也看着很有爱。

    然后,南齐睡醒,就发现手臂废了。

    软绵绵的,肌肉酸痛发涨,拳头都握不紧,柏知懵圈的看着南齐,南齐懵圈的看着自己的手臂,好像不太能接受,自己这么弱?

    弹幕快要笑疯过去。

    ——看南齐就没有带过孩子,孩子的体重,不能按照正常公斤数算的。

    ——是的,我姐的孩子还不到一岁,抱上半个时我就手臂开始酸!

    ——哈哈哈,南齐应该是肌肉拉伤了,五岁的孩子还是有一定重量的,举过头顶这种锻炼法,健身达人也撑不住多久啊~

    这个意外让众人措手不及,南齐的大头像上面就标上了‘下午暂时缺席,专心养手臂’的状态,柏知自己去参加任务。

    分别的时候,南齐本来是想叮嘱一下的,但话到嘴边,又觉得自己这种路痴好没有底气,只能坐在柏知身边,让她走路慢点别摔倒了,有什么事情可以向其他爸爸或工作人员求救。

    睡醒之后,柏知有点饿,工作人员给她切了一碗水果,还淋了些酸奶,她正在拿勺子挖着吃,南齐叮嘱着叮嘱着,就直勾勾的看着水果块,清了清嗓子。

    “嗯?”柏知抬头,看着南齐的表情,反应过来,挖了一个苹果喂给南齐。

    “哎呀,谢谢~”美滋滋的一大口,南齐最近要上镜,经纪人对他的体重控制很严格,像这种加餐的果盘,是不能吃的,只能蹭柏知的水果。

    这件事情柏知也知道,刚才经纪人林叔叔还给她解释了,大南齐吃水果就会胖脸,要减肥就不能吃,所以水果让她自己吃就行。

    于是,南齐再次盯着菠萝块时,柏知就把碗往一边藏了藏,很正直的挡住南齐的视线,“刚才林叔叔,你不能再吃了,会胖。”

    吃了一块苹果之后,南齐更馋了,支着两个不能动的手臂,悄声的撺掇,“没事的,只有一块菠萝,不会胖的。”

    把菠萝叉起来,柏知觉得南齐很可怜,“看来减肥很痛苦,连水果都不能吃。”

    南齐忙点头,对对对,所以把菠萝给他吃一口吧!

    “还好我不胖。”柏知松口气,把菠萝全塞进嘴里,吃掉了就不会让南齐眼馋了。

    就是这么贴心。

    南齐:“……”

    ——哈哈哈,我以为柏知要把菠萝块给南齐吃,没想到啊呜一口塞自己嘴里。

    ——还好我不胖,这句绝对扎了南齐的心,23333

    ——大家好,我今要从南家正式脱粉了,现在我是柏知粉~

    望着空碗,南齐安慰自己,没事没事,好在他今下午能休息,没吃到菠萝也没有关系!

    没有任务做,就开始给自己找乐子的南齐,就晃晃悠悠的去休息了,一会儿躺在树下憩一下,一会儿到路边和村民聊聊,整个人过的十分悠闲。

    但是,这只是镜头里的画面,主镜头拍摄的是柏知他们这边的任务,一派热闹的比赛场景之中,有个把竹篮子扣在头上,晃晃悠悠的划水王。

    正是柏知。

    别人摘蘑菇,她爬树,别人采莲藕,她抓鱼,不仅自己全程划水,还一个劲儿劝其他孩子划水,孩子特别容易玩到一起,于是,整个泥潭里,爸爸们不仅要挖藕,还要时不时抓一下乱窜的孩子。

    柏知不怕生,其他爸爸拿沾着泥巴的藕逗她,她也不躲,笑嘻嘻的跑去接,等游戏结束之后,别的爸爸身边都有很多藕,她身边就只有一条泥鳅,和拿着当玩具的半截藕。

    对比太明显,弹幕也有点紧张,这应该要哭了吧,别的孩子有爸爸也有蘑菇和藕,只有柏知自己什么也没有,不点站在夕阳的光晕下,影子拉的长长的,看着别人的爸爸,眼睛圆溜溜的。

    节目组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柏知提着空篮子终于反应过来,她们晚上要没有饭吃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