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四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柏知身上还穿着校服, 爬出来之后就把外套反过来穿, 黑白蓝的宽大外套,反面是浅灰色的,把孩兜住,整个人从阴影里跑过,就像是飞奔的仓鼠。

    身边人来人往, 路上车流不息,自从柏知参与拍摄的节目播出, 巴音这里的旅游业也被迅速带动, 和几个月之前相比, 街上都热闹了好多, 让柏知左转右转差点被路人撞。

    唉, 个子太矮,总容易被成年人的大腿怼到。

    好在柏知对巴音极为熟悉,顺着路一口气跑下去,就能到比较偏僻安静的地方,只是途中路过了巴音唯一一家四星级酒店时,她耳朵一动就停住了, 是模型组装的关节扣合的咔哒声。

    敢把飞机添到购物愿望里面的柏知,自然不会放过一些机械模型, 只不过这种东西属于高端玩具, 太贵了。

    南齐送给她的那套玩具就是同一系列, 拆开之后再拼装的声音,柏知不知道听过多少遍,所以,停住脚步探了探脑袋,她一眼就看到几辆黑车之中,有两个和姐姐差不多大的男孩子,手里拿的东西了。

    类似于汽车人,能切换两种形态,边缘泛着润泽的金属光泽,一看,就是好玩又贵的那种。

    但是周围有很多保镖,浑身凶煞气的,让柏知皱皱眉,没有凑过去,恋恋不舍的把眼神从模型上面撕下来。

    嗯,自己可是在逃学状态,还是不要惹事了。

    蹦蹦跳跳的游街,柏知一路跑的很远,她的体力不能用常理来看,等回过神,太阳都快落山了,柏知人也都快到巴音的郊区了。

    宽宽的大马路上没几个人,房屋也矮了很多,偶尔过去一两俩车还会带起扬尘,呛得柏知揉眼睛。

    发现自己跑过头了,开始转身往回跑,她要赶在放学之前回去,要不然,见不到她的人,妈妈和姐姐肯定会生气的。

    身上的校服也蹭了一些土,灰扑扑的,柏知靠着人行道里面走,被路边的隔离草丛一挡,基本上只露个头顶,抓紧时间往回跑,路过一个红灯路口时,她抓了一下耳朵,咦,她好像又听到了刚才的咔哒声了。

    很轻,很,只有一下,但已经引起柏知注意了,她顺着声音扒开隔离草丛,看到了一辆旧皮卡,声音是从这里面发出来的。

    窗户上被贴着阻挡视线的黑膜,但是柏知相信自己的判断,这个声音,就是刚才那两个男孩子手里的模型。

    而且,不像是被组装的,倒像是摔了一下的声音。

    一想到这些模型的价格,柏知心疼的脸都皱起来了,等转向绿灯旧皮卡驶出的时候,她人已经趁机翻入皮卡车露的后车厢,懵圈的被车带走。

    这绝对是身体快过反应,柏知立刻调整姿势适应提速的皮卡车,任风吹着她的脸颊,坚持认为这不是她的错,腿自己动的。

    轻轻的柏知爬上去,也没有带来什么震动,车里的人也不知道有人顺着后车玻璃的缝往里看,想找找那个摔下去的模型。

    结果,柏知就看到两个被捆起来的男孩,以及三个看着很凶,穿着维修工人衣服的男人。

    两个男孩看衣服,是刚才在酒店看到的模型主人?!

    这是,绑♂架?

    新闻频道和法制频道都是播过类似内容的,里面残忍的撕票手段让柏知下意识哆嗦了一下,第一反应想跳下皮卡车离开这里。

    车速很快,柏知就这么跳下去肯定会受伤,磕着或是扭到骨头还好,就害怕见血,因为她答应过凌娅,最好不要在别人面前受伤流血,因为她和别的朋友不一样,她的自愈速度极快,这可是她和妈妈之间的秘密。

    而且,柏知犹豫的回了一下头,模型的主人还在车里面呢,要是她离开了,就没有人知道这辆车要把他们带去哪里了。

    权衡了几秒之后,柏知缩回了车厢,还把原本就堆在旁边的杂物拉开个缝隙,钻了进去,算了算了,被妈妈打屁股也没办法了,她身上只有一张公交卡,没办法联系大人,跳下车跑回去肯定要很长时间,那这俩皮卡车早就跑了,还不如她藏在车里呢。

    三个成年人,而且还带着刀,柏知也不傻肯定不会和他们正面冲突,躲起来支着耳朵,感受着道路越来越颠簸。

    透过缝隙看了一眼,柏知借着快要落山的阳光,发现这像是个建在村边的工厂,墙都已经破破旧旧了,周围的农田也荒弃了,车厢里一直没有什么声音,让陶大胆难得有些紧张。

    很快,车停了,皮卡嘎吱一声,下来三个男人,破工厂的车库卷帘门拉开,又出来三个男人,柏知都不太敢呼吸了,六个?这超出了她的预计范围啊!

    “老三,那两个的呢?”为首的一个中年人,声音粗的像是砂纸磨出来的,问身边一个年轻人。

    “车里面扔着呢,哥,我们赶紧收拾东西,趁晚上离开这里,免得被发现。”三个男人没有把两个男孩拎下车,看样子他们是要把车库里面那俩车开出来,等会儿一起离开。

    好在这几个人准备先吃点东西,等黑透了再走,让柏知有机会悄悄的从车厢里爬下来。

    第一次操作,有点紧张,柏知心翼翼的,庆幸这个废工厂里没有狗,要不然她就要暴露了。

    车门没关严,爪子轻轻伸进去,从隐在黑暗面的那一侧爬进去,柏知发现两个男孩不知道是晕倒了还是怎么,闭着眼睛不动,但是还有呼吸。

    车库里面是附近唯一的光亮,几个人正在准备吃饭,很快就会开着两辆车离开这里,柏知有点着急,要是等六个人都过来,她可能都要被抓到,时间紧迫,该怎么办?

    实际上,不只是柏知在着急想办法。

    巴音还有两个地方,上演着类似的画面。

    一个是柏知的学,凌娅已经知道柏知被老师罚站,然后消失的事情了,正脸若冰霜的站在校长办公室,一边调取着学校的监控记录,一边拨通报警电话,儿童走失是没有时间限制的,警察很快就过来学校了解情况了。

    还有一个是巴音的四星酒店,上到总经理下到清洁人员,全部被集中起来,警察和保镖差不多占满了半个大厅,中间有两对非富即贵的夫妇一脸焦急,为他们消失的儿子担忧,整个酒店停业,全巴音的警力出动。

    可以看出,被绑走的两个男孩子身份不一般,但他们发现的太晚了,查到的最后监控也不过是一辆被找到时,已经扔在路边的空车。

    而绑匪到底是什么时候换车带走两个孩子的,根本毫无头绪。

    柏知想的没错,如果不是她听到男孩手上掉落的模型声,下意识爬上皮卡,这辆普通的运货皮卡就真的消失在众人眼里了,起码,在解救两个男孩的黄金时间内,没有人知道踪迹。

    巴音乱成一锅,柏知这里却想到了好办法。

    自愈能力唯一的代价,就是会让柏知变得很饿,加上体力消耗过大,脏猫一样的蜷在姐姐身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凌娅其实和两个男孩的家长是旧识,刚在警局相遇的时候也有几分诧异,但孩子们都很疲惫,不是这些的时候,后续的感谢也都延后,先让孩子们休息。

    拒绝了两家的邀请,凌娅带着三个孩子回家,已经快亮了,陶岸和陶汀撑过了那阵睡意,现在也不想睡了,一人握着柏知的一只手,捏她的肉手。

    孩子的身体很软,柏知看着不胖,但手就像是少了两块骨头,捏起来又软又绵,两个姐姐一夜没睡有些不舒服,就轻轻的捏着柏知的手,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回家之后,凌娅给三个孩子都请了假,让陶岸陶汀去洗脸,自己拿着毛巾把柏知大概擦一擦,也没有送她们回各自的床,而是放在了她的大床上,再重新睡一会儿。

    柏知一直没醒,睡得肚皮微微起伏,身上又软又暖和,让陶岸和陶汀贴着她,三个人睡成一团,凌娅去厨房里炖了点东西,就在卧室里陪着她们。

    和她预想的差不多,一夜波折情绪起伏太大,睡梦中的三个孩子都不同程度的做起了惊梦,凌娅轻声的拍哄着,陶岸和陶汀还好,带着几分惊慌哼哼了两声就平复了,只有柏知梦里还嘚瑟了起来,扭胳膊蹬腿的,就差带个墨镜飞了,模样让凌娅眉头一跳,黑着脸捏了屁股肉才安静下去。

    她要把家里的电影频道锁住!

    以后多让柏知看新闻联播!

    家伙不知道自己的介入,产生了多大的影响,甚至改变了别人的命运,反正她睡醒之后,就听到了凌娅,让她跳级去读三年级,和两个姐姐一个班。

    晴霹雳!

    不!

    上学一点都不好玩,三年级更不好玩!

    她不要跳级!

    “妈妈,我喜欢一年级,让我继续读一年级好不好?”顾不上吃饭,柏知狗一样的追在凌娅身后打转,试图让妈妈改变主意。

    这次柏知失踪,八成原因是老师让她罚站,上着课还不让在教室里站着,非要在走廊上,还有两成原因,大概就是柏知自己调皮和学校的安保还不够严谨。

    校方不可能光收高昂的学费,不给相应的保护,他们很快给了回复,违反校规的语文老师受到处罚,离职待查,一是侮辱学生的自尊,侵害学生正常上课的权利,二是没有注意学生的人身安全,造成恶果,这个语文老师不可能不承担责任,以及,校内的安保系统全面升级,务必杜绝学生顺着死角爬出学校,还不被发现的事情。

    至于柏知那一成错误,校方没提,也没有人好意思提。

    教过低年级孩子的老师都清楚,你把人家孩子赶出去,还能指望柏知有成年人的自控和自省,站在原地痛心悔改吗?这个年纪的孩子,能被一只蝴蝶吸引,能踩影子踩半,这一成错误,完全是孩子的性,他们成年人的失职。

    但凌娅这里,她是要追究柏知的错误的。

    自家孩子还是自家最了解,柏知一向分得清轻重,但这次,崽子明明有其他方法,却选了最危险的一种,凌娅不用猜,就能想到柏知当时骄傲的模样,可把她厉害坏了!

    尤其是警局那边,村民爆炸是因为绑匪们没处理好烟头,让旧仓库爆炸,三个孩子又在农田里被发现的,还是主动打开定位器的,让他们怀疑是不是有个成年人暗中帮助三个孩子,就让凌娅能补充出很多画面了,肯定是柏知这个家伙!

    她是真的有点怕了,这次是机缘巧合做了好事,但万一柏知真的遇上贩卖儿童的团伙呢?还逃的出来吗?

    柏知再不同,也不过是个五岁多的孩子,软软的一点,能面对多少成人社会的恶意?

    于是,凌娅怒了,聪明是不是,嫌一年级简单是不是,跳级,和姐姐们一个班,被当成才,也比柏知出什么事情好。

    向往自由恨不得逃学的柏知一听,就觉得不妙,她早就侦查过了,一年级是最轻松,放学也最早的,如果上学是一件躲不掉的事情,那么她选择一直读一年级。

    所以,凌娅让她跳级读三年级,柏知第一反应就是打滚不去。

    “妈妈,一年级可好了,我们上午还发面包和苹果吃。”

    “妈妈,我可喜欢班里的数学老师了,舍不得走。”

    “妈妈,我舍不得我们班的桌子板凳,花花草草啊!”

    如果有个黏黏胶,柏知肯定要把自己贴在一年级的地板上,她不走,她不要离开一年级。

    但没想到,陶岸和陶汀的态度比凌娅还坚决,如果柏知不去三年级,那么她们两个重读一年级。

    要是姐姐们重读一年级,肯定会被别人笑的,柏知向来都是自己无所谓,要是有人敢姐姐不是,第一个跳出来揍翻对方的性格,她本来还想打滚赖皮,要读好几个一年级,不离开,但一看姐姐这么坚决,只能妥协。

    “好吧,我跳级。”摊开手,柏知没办法了,唉,早知道就不逃学了。

    因为每次柏知无意识坑南齐的时候,表情都这么乖。

    见过调皮捣蛋的孩子,见过懂事体贴的孩子,观众们还是第一次见柏知这种,复杂又立体的性格,她高冷吧,在熟悉的人面前就是话痨,她调皮吧,这家伙简直是送温暖分队队长,她乖巧吧,被坑的南齐第一个跳出来反驳。

    最后,还是友想了想,亲切的称柏知为,甜甜的恶魔。

    坏坏的,却又是让人无法拒绝的可爱。

    而且,还有友把柏知无意识坑南齐的片段全部截出来,做了新的鬼畜视频,点击量速增,连南齐的粉丝都涨了不少。

    在这之前,不少人都认为南齐是个靠脸吃饭的鲜肉,平时唱唱歌跳跳舞也不算特别,又酷又坏的,有的时候粉丝喊‘南皇’的时候,都能把路人尴尬一脸,但是,在节目播出之后,南齐的傻白甜本质就彻底藏不住了,反倒是吸引了很多粉丝来。

    凌娅也没有想到节目播出之后,柏知受到这么多的关注,之前节目组还提醒她,要不要给柏知开一个微博账号,但她不太会打理这些,也就没有在意。

    但是,想多看看柏知的友们搜索了一圈,都没有见到和姑娘相关的账号,于是纷纷跑去找南齐和节目组,想看柏知,敲碗的想看柏知。

    身为当红鲜肉,打开评论和艾特,发现一半都不是问自己的,南齐的心情很复杂,跑去找凌娅姐,问她要不要帮忙。

    不只是友在找柏知,还有不少经纪约来找她,想邀请柏知参加节目或是演演戏,当个童星,凌娅不怎么上,也不太清楚柏知为什么就红了,但她比较在意的是,柏知真的想走这条路吗?

    看完电视之后,柏知就愉快的跑去厨房找吃的,拿到客厅和两个姐姐分着吃,刚才看到电视里自己的兴奋劲儿已经过去了,姐姐们去写作业,她就拿着纸笔趴在旁边画画。

    凌娅过来问她的时候,柏知还很茫然,“啊?什么是当明星啊?”

    想了想,凌娅把柏知抱去书房,用电脑搜了几个视频,都是她这种不关注娱乐圈的,都知道的巨星演唱会或是获奖片段,岸岸和汀汀也跑过来,凌娅把电脑放在地毯上,全家人开始看视频。

    边看,凌娅边解释,明星大概就是这种闪亮亮的职业,但是,也很辛苦很累,有人喜欢你就会有人讨厌你,做什么事情都会有人盯着你。

    柏知本来还吃着葡萄,看着看着,就忘记手上的动作了,她记不清别的镜头了,只记得舞台中央跳出来一个人的时候,台下的无数人发出尖叫和呐喊,甚至有一些人都激动的哭了出来,疯狂的在喊着口号,为台上的人加油。

    一人出现,万人呐喊。

    原来,明星是这样的?柏知觉得自己的后背和过了电一样,向往又渴望。

    三个孩子里,岸岸和汀汀对视频里的画面没有多大的感觉,看热闹一样看完就移开了注意力,只有柏知盯着屏幕,整个人一动不动的,眼神亮晶晶的,视频播放结束都不舍得移开眼睛。

    下意识哆嗦了一下,柏知傻乎乎的看着妈妈,指着电脑屏幕,“这个好棒啊!”

    一看柏知的这个表情,凌娅就知道,完蛋了,这家伙喜欢,而且,是特别的喜欢,激动的额头都有点冒汗。

    伸手把柏知的头发理了理,凌娅没有立刻表态,反而提出一个关键问题,“柏知,想当明星就需要很多人喜欢你,而只有优秀的人,才能被别人喜欢。”

    从多种角度考虑,凌娅并不太希望柏知在这个年纪就接触这些东西,平时和南齐他们接触一下可以,但演戏和参加其他综艺节目就算了,可孩子的热情是需要保护的,所以,她就开始不着痕迹的挖坑。

    “优秀的人?”柏知抓抓脑袋,什么是优秀的人啊?能吃很多饭,跑的很快嘛?那她可以啊!

    “岸岸和汀汀,优秀的人是什么样的?”凌娅没有直接回答,让大女儿们。

    两个姑娘正处于理想状态的学状态,一提到优秀的人,下意识就的是“科学家。”再想想她们的兴趣班,可以再加上“画家和舞蹈家。”

    柏知听完很忧愁,必须要先成为科学家,画家和舞蹈家,才能当明星吗?

    “啊?这么难啊!”

    凌娅忍住笑,认真的点头,“妈妈觉得,优秀的人还需要好好学习,早睡早起不挑食,柏知你觉得呢?”

    陶岸和陶汀在学校经常听老师这么,也认同的点点头,让柏知这个连学生都不是的家伙,莫名产生一种危机感,“妈妈,我什么时候也能去学校啊?”

    想当个明星,要完成这么多事情啊?她要抓紧时间了。

    凌娅挖好坑,柏知也咻的跳进去,最近这几也不出门撩猫逗狗了,在家里认认真真的看书写字,生怕自己的明星之路,摔倒在学老师不收自己上面。

    和柏知这边的努力刻苦不一样,南齐的人气猛增,最近的工作量也不少,好不容易抽个空闲放松一个,开个直播和粉丝互动一下,聊了一会儿有的没的,他就看到有评论问柏知。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