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四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此为防盗章, 支持正版才是可持续发展之策, 不要使劲薅作者羊毛啊  反正, 不寻常的事情已经这么多, 再来几件也没有什么。

    只不过,凌娅挣的钱能让家里吃好穿暖, 却没有什么余钱去买金银首饰,所以,柏知想舔舔金耳环这种想法,还需要再等等。

    还是头一次, 凌娅有一种, 养孩子, 好贵的感觉。

    看凌娅不生气了,柏知就笑嘻嘻的跳下沙发,带了个遮阳帽就跑出门去接姐姐们放学了。

    陶岸和陶汀最后一节课是体育课,老师提前放学了,姐妹两个站在校门口的大树下,等着柏知。

    凌娅肤白如雪,两个女儿也是极为白皙,树荫底下也闷热的不行, 让她们的脸颊微红, 黑色发尾汗湿,漂亮的像是红苹果, 乖乖的站在这里, 让路过的不少人都回头多看几眼。

    等柏知跑到校门口的时候, 就眼尖的看到有个穿大热还穿着无袖黑夹克的人在和姐姐们话,还离得越来越近,让陶岸和陶汀不断的往后退。

    炮弹一样冲过去,把那个人推开,柏知挡在姐姐们面前,“你是谁?”

    凌娅教过孩子们,不能让别人随意触碰自己的身体,尤其是陌生人。

    黑夹克看到陶柏知一愣,他本来是个吃瓜路人,正琢磨着自己工作上的事情,一抬头就看到两个特别漂亮的姑娘,就想过来聊一聊,但姑娘怕生,防备的看着他,让他手足无措不知道该怎么办。

    然后,就被推开,黑夹克还以为是个大人这么大的劲儿,结果,窜出来一个男生。

    穿着海军蓝的白边短袖,中裤和鞋子都是白底黑狗爪,把遮掩的帽子反戴,挡在两个姑娘面前的眼神,不他不输于两个姑娘的五官,就是这眼睛,黑亮亮又凶狠,突然就把黑夹克给戳了一下,啧,这孩子,真有星味,看着都像是在发光。

    二十出头的黑夹克平时哪里接触过这种孩子,冒冒失失的就凑过来,被柏知转移注意力之后,没听清柏知什么,光顾着打量这个男孩了。

    然后,就看到陶岸和陶汀从背包里各取出一截棍子,中间的凹陷处一卡一扭,组合成一条成年手臂长的整棍,动作很快,没有停歇,塞到柏知手上,黑夹克就被棍子威胁了。

    “一分钟之内清楚你是谁,从哪里来,要做什么,否则,我就喊人了。”这就是校门口附近,哪怕还没有放学,大喊求救之后保安也会跑出来的。

    再,柏知的视线扫过黑夹克毫无肌肉线条的手臂,和穿着修身脚裤的腿,肯定,自己能吊打对方。

    没有和孩子相处的经验,黑夹克只觉得‘哐当’一个倒计时六十秒的表挂在自己头上,突然灵机一动,拿出自己的身份证,尽量诚恳,“看,这是证件,我能跟你们家长聊一聊吗?想参加电视节目吗?”

    本来黑夹克只是被陶岸和陶汀的长相吸引,两个一模一样的美人脸,参加节目肯定有话题,但是,朋友对他很陌生,让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后来的这个男孩,让他更感兴趣了,尤其是男孩护着身后,比他还高的两个姑娘时,姑娘也一改之前的抗拒,紧张的挨在一起盯着他,生怕他会伤害男孩。

    三个孩子应该是亲人,彼此保护着,勇气却叠加的增长。

    虽然,这个男孩看自己的眼神很嚣张,好像能分分钟撂倒他一样,黑夹克不仅挺了挺胸,好歹他也是个成年人,怎么可能会被朋友吓到。

    陶柏知还在识字阶段,拿到身份证还有两个生字不认识,装模作样的看过去之后,倒是眼尖的看到了黑夹克戴的项链和戒指。

    看着平凡无奇,但感觉很好吃,而对于陶柏知来,越好吃,就代表着越贵,黑夹克应该很有钱。

    陶柏知看看自己,穷,看看黑夹克,富,然后让姐姐们打电话给妈妈,约在隔壁的甜品店见面。

    “弟弟,你还真不怕生耶!”拉着姐姐们的手,陶柏知和黑夹克进了甜品店,就嘴甜的让服务生姐姐给她们找个靠窗的位置,很主动的拿上菜单先唰唰唰点了几个甜品,然后,帮黑夹克多了点冰水。

    当然,黑夹克付账,还被柏知感动了一把,不知道他有什么喜好,先点杯冰水解解渴,真贴心。

    嘶,就是哪里不太对劲的感觉。

    三个孩子坐在一边,黑夹克坐在另一边,柏知边挖甜品边和黑夹克聊,“大哥哥,你从哪里来啊?”

    “我从京都来的。”看,买过甜品之后,都可以喊大哥哥了,黑夹克也点了份甜品,边回答边吃,也没多想柏知的问题。

    按照时间、地点和人物的三要素,通过了解对方的表面目的,从而推论出深层目的,柏知套话套半,黑夹克也唰唰唰的回答半,信息透露了大半还觉得,嘿,这孩子好玩,特健谈。

    等凌娅赶过来的时候,黑夹克差不多才反应过来,不对啊,自己叫什么,家里几口人,住在哪里,在哪毕业的,工作几年了,有没有男女朋友这些问题,他都回答了,可是,对面三个孩的名字,他都不知道。

    “你好,我是柏知她们的妈妈,凌娅。”单身的妈妈总是更有警惕心的,直到看到三个嘴边沾着奶油,冲她招手的孩子,凌娅心里才松口气,先和黑夹克互相介绍了一下。

    等妈妈来了,柏知就再也不吭气了,默默的吃甜品,这家店的东西很好吃,但是,甜品伤牙,凌娅很少买给她们吃,不管妈妈他们谈的是什么,三个崽崽的甜品是赚到了。

    而这边,黑夹克向凌娅明了来意,他想让三个孩子参加一款亲子类节目,当孩子里的嘉宾。

    巴音虽然地方偏僻,但附近有个很不错的风景区,常常有节目组过来取景拍摄,黑夹克所在的节目制作团队,最近就要来巴音一趟,他也是和同事刚到这里,正巧想找找当地的朋友参演,就看到了凌娅的三个孩子。

    毕竟,观众们都是很耿直的颜狗,对于电视上出现的陌生孩,他们的要求就很单纯——要好看。

    凌娅把三个孩子脸上蹭到的果酱擦了擦,问她们的意见,陶岸和陶汀不太意外的摇了摇头,她们的性格安静又内敛,不喜欢和很多陌生人呆在一起。

    柏知想了想,问黑夹克,参加节目有什么好处吗?

    黑夹克害怕三个孩子都不参加,立刻开始夸节目,什么能有玩具和好吃的,认识新朋友之类的,最后顺嘴提了句工资高。

    不到三的拍摄,就可以挣五千块。

    “去参加!”就是这么被金钱所动摇的柏知举手,然后抓了抓脸,对黑夹克,“对了,大哥哥,忘记告诉你了,我不是弟弟,我是女孩子。”

    黑夹克:“?”那你刚才和我称兄道弟那么久?注意力完全歪的黑夹克,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女孩子?

    难道,他居然是个孩子性别都分不清的常识废吗?

    老师演了几段戏,看柏知都能跟上,满意的笑了笑,给旁边的南齐甩了一个眼刀,问他们两个,聊聊刚才的戏里面,人物在想什么。

    南齐是看过这部电影的,也知道刚才那个卧底的结局,从答案推原因,总会容易一点,“这个角色很悲剧,但也很伟大,最后为自己的心中正义牺牲,也值得。”

    表演老师点了一下头,让柏知。

    没前因没后果,就表演了几段片段,柏知反应了一会儿,才皱着眉头,“愤怒,还有点坏!”她有点不上来那种复杂的情感,就用比喻进一步解释了一下这个坏,是什么意思,“就像自己的杯子碎了,也想摔碎别人的。”

    “不错,的很好。”和刚才的点头不一样,老师居然为柏知鼓了鼓掌,在南齐一脸懵圈的表情中,叹口气,好歹还记得这才是自己的正经学生,就耐心的和他解释,“你刚才的答案太表面,家伙的反而深刻。”

    过刚易折,的就是这个卧底,心中的光明过于纯粹和极端,到了帮派之中为了伪装自己,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时,他只能强压心底的反感,催眠自己这只是暂时的,但他在几次被识破的危机之中,违心的做了更多的坏事,到最后,反倒是他这个好人,比坏人还坏。

    心有不甘,所以愤怒,但长期的两种极端情绪让这个角色,其实已经开始改变本性,恶人,不就是从开始为自己找借口,认为恶是理所当然开始的吗?角色最后的毁灭,并不是这个角色的主动牺牲,他是被动的,他是迷惑的,顿悟之中有着悔恨,也有着愤怒和破坏欲,善意和恶意在最后的时候交融,已经分不清自己立场的卧底,在生命最后一刻拖着其他人同归于尽,画了一个仓促的句号。

    这才是卧底角色的复杂性,可悲,却咎由自取,要不然,当年出演卧底的演员,也不会一举夺得最佳男配。

    南齐的,还是太表面,属于这个角色催眠自己的情绪,柏知的,却是这个角色真正的挣扎。

    哪怕知道这话有点打击人,但老师还是想,果然,分比努力更重要。

    南齐被老师细细的讲戏,柏知就没事人一样的跑去追自己的瑜伽球,她还是第一次见这种大版的皮球,拖着它跑来跑去的玩,留给南齐一个蹦蹦跳跳的背影。

    这么掰开来,南齐总算是知道自己的理解局限在哪里了,老师看他终于没有那么迷糊了,转了话题,问起柏知来。

    他带过不少学生,对柏知这种分派的自然欣赏,再加上这孩子很投他眼缘,自然就感兴趣起来。

    “哦哦,这是陶柏知,之前和我一起上节目,她是我家孩子。”南齐最大的优点就是心大,刚才只能演石头的郁闷立刻被甩在脑后,骄傲的介绍起柏知来,他也没有问过凌娅,默默的把柏知圈成自家孩子,可嘚瑟的开始炫耀。

    这个模样,和朋友圈晒娃的家长差不多。

    老师还是第一次见南齐在他面前这么多话,但听到南齐,家伙也想当明星的时候,有点收徒之意,但想想柏知才五岁多,还有太多的不确定,干脆折中,让南齐以后上课,可以把柏知带上。

    而且,老师觉得,在柏知的对比之下,能鞭策一下南齐的学习进度。

    南齐也有点惊讶,他当然知道这个老师有多么难请,刚才带柏知过来也只能让家伙在门口自己玩,没想到老师居然允许他带着柏知来上课,这、这剧情,简直就是‘陪朋友去面试结果自己被选上’的翻版啊!

    转头再看走廊边撒欢追瑜伽球的柏知,南齐觉得,自己像是主角旁边的弟,不不不,一定是错觉。

    告别表演老师,南齐带柏知去他的练习室,里面有着舞团在排练,都是熟人,他抱着柏知,柏知抱着瑜伽球,艰难的绕开障碍物,总算是进去了。

    门一开,音乐声就倾泻而出,领舞老师转头一看,嘿,这粉色瑜伽球成精了吗?自己长腿开门?

    等南齐放下柏知,领舞老师才发现南齐带了个朋友,和表演老师不一样,舞团里都是年轻人,自然也知道前阵子的热搜‘甜版恶魔’,一看到柏知真人,和见到爱豆的迷妹一样。

    身边都是哥哥姐姐,柏知仰头,满视线的大长腿,她拉了拉南齐的裤子,“大南齐,你要来上舞蹈课了吗?”

    “我是编舞,厉不厉害!”逃离演技这个话题,南齐就自信多了,他可是唱跳俱佳王,腰要得意的叉起来。

    什么breaking、house燥起来。

    南齐的舞团偏街舞系,舞蹈动作都很有力量,还有一些是武术的变形,利落又酷帅的动作,把柏知看的脑袋一点一点的。

    她只看过岸岸的芭蕾舞课,腰肢柔软,指尖上仿佛有月光的那种,这种摇晃的音乐声里恨不得让热血燃烧的现场,让柏知都快变成星星眼了。

    南齐跳出一身汗,故意凑过去拿汗滴柏知,旁边的姐姐们嫌弃的把南齐挤走,围在柏知身边和她话,还教她动作。

    尤其是里面两个不苟言笑的女舞者,之前还教过南齐一段时间,严格如冰霜扑面,但对柏知简直如春般温暖,鼓励的话一句接一句的,哪怕动作记错了,也是鼓掌夸很棒。

    南齐:“……”

    what?难道这种被体贴关怀的剧本,不应该是他拿的吗?

    什么人气王,舞台king都是骗人的吗?

    演技课上碾压他,被表演老师夸也就算了,练习室里他好歹也是视线焦点,柏知和鸭子学走路一样,动作笨笨的也能被夸?

    南齐觉得,自己弟的剧本都拿不稳了。

    没耽误舞团继续排练,南齐左臂夹着柏知,右手扛着瑜伽球,提前结束了星海的内部参观计划。

    今份的打击已经足够了,下次再下次再。

    柏知和猫差不多,被拦腰抱起的时候四肢放软,拉成液体的条状,被南齐夹起来也不嫌难受,还左扭右扭的四处看,还是遇到了南齐的经纪人,当面给了南齐一个白眼,把柏知救下来了,“你这是抱孩子还是卷被褥呢?”

    “林叔叔好。”柏知挥挥爪子打招呼。被林哥笑眯眯的抱起来,“现在快中午了,柏知饿不饿?”

    南齐带孩子不太熟练,整个上午就只给柏知喝了水,也不知道给柏知找点东西吃,要不是林哥来找他们,自己的三餐都从来没准时过的南齐,估计还会错过中午的饭点。

    于是,有着几千万粉丝的南齐,就抱着一颗瑜伽球,老老实实的跟在后面,和跟班一样。

    以前,他以为自己拿的是之骄子,贵公子人设的主角剧本。

    现在,他顿悟了。

    废材逆袭才是他真正的剧本。

    柏知问林哥,“林叔叔,大南齐为什么抱着大皮球突然跳起来了?”

    林哥回头扫了一眼,看着中二上头的南齐,抽抽嘴角,“没事,饿出幻觉了,等吃饱就没事了。”

    等三个人坐在餐厅,南齐看着旁边两个人面前的大餐,再看看自己面前的蔬菜沙拉,不禁发出灵魂般的质问,“为什么我就吃点草?”

    柏知面前除了餐前的甜点,大大的盘子摆满了桌子,而南齐的面前,只有一杯白水和蔬菜沙拉。

    林哥拿出手机,给南齐看了一下他的体重记录,“前我就有事出去了一,你胖了多少?”

    “没、没有啊,我那吃的鸡胸肉和沙拉啊!”南齐有点心虚,眼神开始飘。

    然后,听到林哥冷笑,“呵呵,连吃七碗,你到底是在减肥还是增肥?”想到他回来,助理哭唧唧的告诉他,实在是控制不住南齐,他一顿吃了七大碗鸡胸肉和沙拉,当晚就胖了两斤,林哥就恨不得把这个倒霉弟弟揍一顿,残酷的用叉子翻了翻,确定南齐的蔬菜沙拉里没有半点肉,量也只有一碗,他才收回视线,给柏知夹了几片石板烤肉,“来,柏知多吃一点。”

    五岁的孩子抱起来轻飘飘的,林哥刚结婚没多久,正准备要个孩子,看到柏知就有点父爱泛滥,不断地给家伙夹东西。

    柏知还特别给面子,和大胃王吃播一样,啊呜啊呜的吃个不停,好在林哥是见过柏知吃饭的,也不担心她撑着。

    啃草的南齐的心好痛,默默的拍了一张照片,发微博。

    南齐v:,我是不是你们最爱的人?[图片]

    粉丝们是知道南齐最近减脂增肌的事情的,看到他发微博的图片,是一碗蔬菜沙拉和旁边丰盛午餐对比的时候,正准备给爱豆么么哒的时候,突然发现,图片光线比较暗的地方除了经常露脸的经纪人大哥,还有个朋友,拿着勺子正在大口吃饭,是柏知?!

    于是,往常评论热榜都是什么南皇万岁、期待我们的king,最爱南齐之类的,全部都变成——

    我们要看柏知!

    南齐看看面前的草,再看看微博评论,拒绝和这个冷漠的世界相处了。

    林哥也是有微博的,平时的动态不多,都和南齐有关,看到南齐发微博他也登录上去看了一眼,结果就发现很多粉丝跑到他这里来,求脸熟,求直播,想看看柏知。

    没办法,这段时间刚好是南齐和柏知参加的那档亲子节目的最后一期,友们也找不到柏知的其他消息,正不舍着,看到南齐的照片立刻就嗷嗷叫了。

    柏知正扒着饭,看大南齐开始点手机,没一会儿,林叔叔也开始点手机,有点好奇,想凑过去看看手机里面有什么,但又不想离开碗,只能努力伸长脖子。

    林哥和凌娅打了个电话,得到同意之后,让南齐的直播号开了个房间,画面正是吃草的南齐和吃肉的柏知。

    和上次打电话直播不一样,柏知还是第一次看到,自己出现在手机屏幕里,有很多字快速的滚动过去,南齐直播的次数多,熟练的和大家打招呼,结果被挤过来的友齐刷——脸往后一点,挡着我们柏知了!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