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四十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流言, 果然是丝毫不负责任,严重混淆视听的坏家伙。

    要不然, 为什么把柏知塑造成躺赢的白脸?

    潘云龙和孙星觉得, 这、这起码, 也要是个躺赢的好看·运气好·帅·有魅力·但是性别女·脸啊!

    概括太不准确了。

    被‘白脸’误导的两个人一直以为,柏知是个男生, 所以刚才围观女生长跑的时候,还在等着评审老师过去, 把柏知这个跑错地方的人拎回来。

    没想到,人家不是跑错地方,是他们想错地方了。

    但潘云龙和孙星看了看柏知, 还是有点不信,“难道,你是祝英台她哥?”祝英台女扮男装,她哥,应该是男扮女装吧?

    完之后,潘云龙和孙星也有点心虚,总觉得祝英台会跳出来捶他们,让他们编排不知道存不存在的祝大哥。

    玩笑话归玩笑话, 潘云龙和孙星还是觉得柏知和他们挺投缘的,篮球玩的转, 吃饭不输阵, 至于性别, 反正平时他们也看不出来~

    第二还有最后一场选拔赛, 回去之后柏知他们就各自分开回去休息了,柏知进宿舍楼之前,转头看了一下,一点也不意外的发现,潘云龙和孙星两个人,和皮皮一样乐呵呵的在门口杵着,好像要确认,她是真的能进女生宿舍而不被宿管阿姨打出来。

    柏知这张脸实在太有辨识度,第一和引导老师一起来办暂住的时候,就已经被宿管阿姨认下,看柏知准备上楼,还和她打了声招呼,“今回来的挺晚的啊?快回去休息吧!”

    回去之后和凌娅她们打了个电话,梭梭也很给面子的在旁观咕噜咕噜了几声,它也不太明白,为什么这几看不到柏知,但能听到柏知的声音,也蹲坐在凌娅身边,还想伸爪子去动一下手机。

    挂了电话,柏知就早早的休息了,第二去晨跑的时候,还遇到了潘云龙和孙星,三个人很默契的吃完食堂早饭,又出去找了家牛肉面馆续了个摊。

    等剩下的八位参赛者再次聚齐时,引导老师就先给他们发了一叠资料,里面是每个人从第一关开始的评分,从评审角度的分析以及综合实力的评估,然后,告诉了他们这一关的淘汰规则。

    让这八个人,自己来决定。

    到了真正的赛场上,剩下的五个人就是团队,就是一体的,评审老师们的分析再怎么精确,再怎么客观,都不能保证人员的安排上,会让五个人最为默契,结果是最优。

    磨合,是团队不可避免的一件事情,剩下的八个参赛者能走到这一步,就已经可以肯定彼此的能力了,剩下这五个名额,不如就让他们自己决定。

    每个人被带到单独的房间里,两个时内给出最终答复,其间可以打电话联系其他房间里的参赛者,但只有一次拨出电话的机会,最后要交出来一份五个人的名单。

    自己来决定队友,评审老师们选拔了这么多关卡,最后一关,留给参赛者自己,只不过,若是两个时之内还没有结果,他们就要直接根据综合实力排名,择优选择了。

    柏知进了自己的房间,拿起手里的资料翻了翻,有点意外,自己的综合实力居然排到了第二?

    仔细看了一下,果然,是之前团体形的选拔里面,托神队友的福,分数拔高了很多,她在女生的长跑成绩里又是绝对性的优势,这个排名,也可以理解。

    柏知看了一下总排名,潘云龙是第一,孙星是第三,10号李亚茹是第五,12号张易薇是第八,其他还有两个男生和一个女生,柏知也没有细看他们的实力分析,直接提笔就把她的五人团队名单写出来了,她,潘云龙,孙星,李亚茹,张易薇。

    没有别的理由,因为,她刚好认识这四个人,相处起来也挺不错的。

    不需要考虑时间,也没有和谁打电话,柏知等了五分钟,看自己的电话还没有响,就提前交卷离开房间了。

    评审老师们没想到,柏知的速度这么快,进去还不到五分钟,就出来了?

    但是之前记录过柏知成绩的那个物理老师,很有经验,还给柏知分了一把椅子,让她坐在这里等,桌子上的大果盘也给了她一个。

    柏知不知道她离开之后,电话还会不会响起来,反正这种彼此选择的关卡,不可控因素实在太多了,她也懒得继续等。

    她是有一次打电话的机会,如果动作够快,打给她认识的四个人其中一个,服对方,然后利用这个每人一次的机会,定下来五个名额,也是可以的,但是,为什么要这么麻烦?

    选她,需要提前商量吗?那么电话用不用,都是无意义的。

    大佬的自信,一直都是这么迷。

    很快,李亚茹出来了,眼神一亮跑过来坐在柏知身边,等柏知不认识的三人组里面,一个男生出来的时候,还有点气鼓鼓的‘哼’了一声。

    评审老师并没有,已经交过答案的参赛者能不能开始交谈了,李亚茹看着柏知在认真的剥柚子吃,以为不能话,也过去拿了个苹果,咔擦咔擦的啃。

    没一会儿,张易薇也交了自己的答案,和柏知、亚茹眨眼笑了一下,不明所以的她没有打破这安静的环境,但看到三人组里和她同时出来的女生,也很不满的扭过脸不看她。

    吃柚子占着嘴,柏知是吃东西的时候不怎么发声,要不然觉得不礼貌,但她也不明白,后来的几个参赛者出来之后,为什么要默契的保持沉默?

    比赛到现在,已经把大家折腾到不出来话了?

    等她的柚子吃的差不多,潘云龙和孙星也出来了,两个大男生跑过来的时候,没有注意到柏知这边的沉默,特兴奋的直接问柏知,“我们都选你了,你也写我们了对不对!”

    原来不是不能话啊!

    李亚茹和张易薇也忙问柏知,“对,我们也是,柏知你呢?”

    “我写的是你们四个,但是,你们为什么要瞪着他们?”柏知把剩下的果盘推到前面,让潘云龙、李亚茹他们吃,但不太理解,这四个人为什么一出来,就怒气冲冲的看着对面三个人。

    “他们想收买我!”李亚茹皱起了眉毛,想给她好处左右她的答卷,想得美。

    张易薇也握紧拳头,有些生气,“在进房间之前,他们我排名最低,最好慎重考虑。”这明明就是威胁。

    至于潘云龙和孙星,实力比那三个人强,接到的电话都是利诱,许诺重金或是其他机会,但是,这两位是背叛饭友的家伙吗?

    不,一起吃过自助的,才是有真交情的!

    李亚茹一个,潘云龙一个,孙星一个,这三个电话联系的机会,意味着自己不认识的三个人,没有打电话给她,也没有想要利诱她?!

    为什么不对她展示财力的雄厚?

    看不起她这个排名第二吗?

    感觉自己错过了好多钱的柏知,突然就沉下脸盯着对面三位参赛者,想知道,为什么不拿钱收买她?

    实际上,柏知不认识的三人组,在昨的比赛结束之后,就对最后一关有了一些猜测,他们觉得,团体到个人,智力情商到体能,这些都已经考验过一遍了,最后,应该就是看看他们对于团队人选的个人意见。

    在远见方面,三人组做的很不错。

    都走到这一步了,谁也不想被淘汰,三人组结成同盟,觉得他们在最后一关,还挺占优势的,剩下的八个人里,他们也能估计出来大体的排名,潘云龙和孙星两个人,是真的硬实力,尤其是体能,强的变态,这就是他们想要争取过来的队友。

    两个加他们三个,刚好五个人。

    至于李亚茹和张易薇,三人组觉得这两个人的实力应该是偏弱,到时候以利诱混淆和语言干扰为主,降低她们选择对最终结果的威胁性。

    剩下的陶柏知?

    这个白脸是怎么一步步躺赢过来的,他们三个可是很清楚的,除了昨长跑的时候,看得出腿长占优势外,完全就是划水技术很好,运气不错而已,但真实的实力估计也是垫底的家伙,他们又不傻,怎么会争取柏知这样的白脸。

    于是,在评审老师公布规则后,三人组预料对了大半,难免有几分喜色的时候,仅有的三次联络机会,当然就按照他们的原计划走,争取实力最强的潘云龙和孙星,干扰李亚茹,至于划水的柏知,自然就跳过了。

    柏知发现对面三人组,看着自己的眼神和看白脸一样,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自己被低估了。

    但是,长得好看招谁惹谁了,如今,白脸界这么难混,观众缘这么差吗?柏知只是个被波及的路人,就这么错过了一次钱多多的利诱。

    这是偏见。

    好在,这个看脸的社会,会教育每一个随意评判对方颜值的家伙。

    三人组发现,八位参赛者之中,只出现了两个答案,陶柏知、潘云龙、孙星、李亚茹和张易薇是第一个答案,总共有五份是这么写的,剩下的三个人加潘云龙、孙星,是第二个答案,总共有三份是这么写的。

    最终淘汰谁,已经显而易见了。

    有远见,但是败在轻视白脸的三人组,是不明白自己失误在什么地方的。

    可能是柏知在选拔赛的第一关里,把四件乐器让了出去,自己很欢乐的去找了茶杯水瓶当拟音师,让四个女生认可了柏知,也可能是柏知在篮球场上,利落又干净的动作,以及烤肉自助店里,一碟又一碟的空盘,让潘云龙和孙星觉得柏知很投缘。

    人和人,本来就是这么机缘巧合和阴差阳错,潘云龙和孙星都是拿到纸笔,先唰唰唰的写了他们和柏知三个人的名字,还缺两个名字不知道该写谁的时候,互相打了个电话,“要不然,我们把经常在柏知身边那两个女生写上吧,刚好五个人,凑够了。”

    对于柏知的伙伴,潘云龙和孙星还是有点爱屋及乌的。

    正巧,李亚茹和张易薇也是这么想的,她们两个的排名靠后,纯粹是昨体能成绩拖后腿,当时可是能带飞柏知,让她躺赢的两个女孩,实力绝对不容觑,她们写上柏知之后,也空了两个名字,又接到了很讨厌的电话,还被威胁了一句,她们就把这两和柏知一起去吃饭的潘云龙、孙星写上了。

    虽然和对方两个人没有什么接触,但能和柏知相处不错的家伙,应该也不错。

    所以,大佬的自信,也是有几分道理的,如果不是柏知,怎么可能会在没有事先商量,彼此谈条件做妥协的情况下,就交出五份同样的答卷呢?

    没有被三人组打电话利诱,原本还有点失望的柏知,看到这个结果,心情也不错,智力情商有李亚茹和张易薇,体能方面有潘云龙和孙星,这代表着什么?

    继续躺赢的前奏!

    最后拿到参赛名额的五位,都有些兴奋和激动,只不过,他们不知道柏知已经想好,自己继续当一只就会拍手鼓掌的海豹,从左划水到右,从右划水到左的暂定计划了。

    但很快,评审老师们就打破了柏知的计划,不要忘记这场比赛,是分为个人赛、团体赛两种评分方式的。

    在决定出团队赛的五个人名额之后,个人赛的名额也要从中选出。

    “在正式参加比赛之前,我们诸位老师会尽自己所能,为各位进行一次集训,从中选出团体赛之后,参加个人赛的名额。”

    然后,话的老师看向了柏知,重申了一下重点,“集训是统一安排的,但是训练计划是量身定做的,努力保证你们每个人的状态,在赛前达到最优。”

    从选拔赛开始,这个比赛就不愧于它‘学术界奥运会’的外号,教育方面的领导层对此也很重视,这些临时评审其实都是选自各地的一些优秀教师,为的就是等到参赛名额出来,更好的提供针对性的培训计划。

    所以,柏知这种妄图划水的,第一个就会被揪出来。

    文体不分家,柏知他们的集训和正式大赛之前,运动员们的特训有点像,对自身的极限不断的发起挑战,然后,打破之后,进步,再用更多的练习去稳固自己的新成绩,突破和保持,以及不断的前进。

    在此之前,柏知在学校一直过得如鱼得水,不管是转学还是跳级,考试排名还是体育场,没有难到她的地方,但是在集训里,柏知也第一次体会到,上课上到想吐是什么感觉。

    为柏知他们集训的老师们,其实都是来历不凡,有的当过国内最年轻的作协作家,有的是科学创新奖的拥有者,还有的就是运动员退役转行,昔日的世界冠军。

    如果不是官方教育系统从中牵线,这些分散在各处,基本上不会齐聚的老师,会在他们各自的地方,熠熠生辉,而现在,聚在一起,就是把柏知这种划水党,闪耀到头晕眼花。

    老师们喜欢勤奋努力,专注又有冲劲儿的学生,潘云龙和孙星就是这种类型,他们没有其他三个参赛者那么聪明,但是,向学的态度还是很积极,值得肯定的;

    也喜欢敏而好学,在疑问之中得到成长的学生,李亚茹和张易薇就是这种类型,敢于挑战权威,敢于质疑经典,却又不断的去探索学习,也是很值得鼓励的;

    而柏知这种,赋好到让人羡慕,努力起来也效果显著,从哪个角度看都是一株好苗子,但成就是想着划划水,看看风景的家伙,在老师们的眼里,简直就是欠揍。

    在拿到正式名额的五个参赛者里,柏知又变成最的那个,她的体测成绩被拿到几个体育老师那里,还让他们特意过来和柏知约谈一下,问问她有没有意愿,在比赛结束之后走体育这条路子。

    体校苦,而且是特别苦,这事柏知也是有所耳闻的,一言不合就是去跑过几千米,蛙跳几圈冷静一下,更别正式的高强度训练,她、她觉得,自己还是当个身体素质普普通通的路人吧,不用更高更快更强了。

    体育老师们不想轻易的放过好苗子,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和柏知聊她很优秀的赋和身体素质,柏知就和他们近十几年联邦日益增长的经济发展,以及优生优育政策对青少年的体质提高;和柏知聊勇于挑战的人生意义,柏知就和他们聊平淡也是一种人生态度。

    你和柏知聊逻辑,她和你谈情怀,你用情怀想感动柏知,不好意思,这一招她之前玩过了。

    尤其是聊起当代体育,最近什么项目出了破纪录的将,国际上哪里杀出来一匹黑马,柏知不比几个体育老师了解的少,所以,谈话没谈多久,就被柏知带成几个体育圈的交流会。

    以体育为事业的运动员,实际上崭露头角的年纪都很,他们的巅峰时期并不长,很多还会饱受伤病的影响,十几岁的将比比皆是,在体育圈才了解想出头有多难,柏知和几个体育老师聊训练,聊联邦的新纪录,聊联邦和国际上还有差距的项目,把几个大男人聊得热泪盈眶,泪汪汪的。

    “要不然,你以后来考考教练?眼界不错。”几个体育老师并不是来自普通学校,他们都是体校的老师,正儿八经的教练编制,和柏知相见恨晚,劝不成运动员苗子,不如来他们教练圈啊~

    柏知离成年都还有好几年,这个话题未免太早,他们也就是开个玩笑,劝到此为止。

    运动员除了赋和努力拼搏之外,一定要有个想要胜利的心,这种念头会支撑着他们忍耐枯燥艰辛的训练,不被掌声和浮华迷惑,一步一步向着胜利走去。

    柏知志不在此,没有这个渴望胜利的心,他们也不能勉强。

    送走几个体育老师,柏知伸了个懒腰,笑了一下摇摇头,她这么果断的拒绝,也不仅仅是因为人比较懒散,还有她自身的问题。

    的时候,柏知还懵懵懂懂,觉得自己没有什么不一样的,偶尔吃两个铁勺,对金链子惦记的不行,看过听过的东西不会忘,身体素质能跑能跳,就差能飞,要不然,首饰店为什么会汇聚那么多顾客,不就是跑回家解馋吗?要不然,姐姐们的课本为什么随便翻翻,都能看到很多背诵全文的要求,不就是大家都能做到才写上去吗?

    但等到柏知见过更多的人,经历过更多的事情,她才明白,除了她,那些去首饰店排队的顾客,都是买回家当饰品或是收藏,不会有人洗干净啃两口的;除了她,也没有几个学生,能做到翻一遍书,就一字不落的全文背诵。

    这样的发现,还有很多,别人的伤口需要创可贴,不是像她一样等一会儿就能自愈;别人没有经过训练,是没有办法徒手从一楼翻到三楼的;别人的才艺是有限的,需要专注投入的,不是她这种学完就会,和u盘存储文件一样。

    柏知又不是皮皮,这么多不同摆在眼前,还没有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

    有点茫然,有点不知所措,还有一点点害怕,柏知解释不了自己的异常,有的时候还会控制不住的悄悄观察妈妈和姐姐们,她和她们好像不一样。

    朝夕相处的家人是最能发现这些的,凌娅和陶岸陶汀却没有任何察觉到不对劲的地方,柏知等待着妈妈和姐姐们的反应,有的时候都忍不住,想跑去问问凌娅,她到底是哪里来的。

    但是,凌娅和陶岸陶汀,她们在柏知面前的情绪,一直都很稳定正面,像暖暖的棉花糖,慢慢的包裹了柏知心底的不安和怀疑,然后,消除这些负面波动。

    哪怕有的时候,柏知吃着饭,当着全家人的面,咔擦的咬一口铁勺,妈妈和姐姐们也很淡定,二话不,直接从柏知的零花钱里扣掉一支铁勺的钱。

    怎么,能吃金属,就可以随便咬掉家里的餐具了?

    被这么扣过几次零花钱,柏知就慢慢放松下来,不再害怕,也不会在家人面前心翼翼的藏起来自己的不同,因为凌娅和陶岸陶汀,总能接受她。

    不过在外面,柏知就有所收敛了,她平时关注体育赛事,也和这个有关系,了解一下这些运动员的成绩,看看他们的训练记录,新的世界纪录也看看,控制在这个标准线之下,她就能继续嘚瑟了。

    至于,为什么不心翼翼的掩藏自己,过成普普通通的模样?

    柏知觉得,自己现在的生活,就已经是很平凡无奇了。

    完全就是退休之后的低调大佬路线。

    像现在这样,体育老师来劝她走体育路线,柏知十分感动然后果断拒绝,简直就是安静透明本体了。

    对透明的定义,误会颇深的柏知,在错误的认知道路上,就不自觉的开始跑偏。

    在对比了一下团体赛的奖金和个人赛的奖金之后,继团体赛划水之后,柏知看上了唯一的个人赛名额。

    于是,负责集训的老师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陶柏知同学,在集体环境中,表现平平全程划水,但是在个人比拼中,各方面能力让人惊艳到怀疑人生。

    这简直就和,团体赛的柏知是封印状态,个人赛的柏知是前方高能一样。

    负责心理方面的老师,觉得这种过于强烈的对比,可能是柏知面对这种重量级比赛,心态有些不稳,所以,面对这种稚嫩的新人,是她该出马的时候了。

    刚送走体育老师,又迎来了心理老师,柏知很敬佩这些集训老师们的学识,但是,对这个动不动找她谈话的习惯,有点头疼。

    等听完心理老师,前来找她的原因,柏知一本正经的向老师解释,“可能,是我生性害羞,不太适合在队友前展示自己,但老师你放心,我会努力开朗外向一点的。”

    等等,这个话题走向有点不太对劲,心理老师用自己的专业素养保证,柏知和她这个话的时候,态度很认真的。

    所以,问题真的很严重。

    陶柏知同学,你对生性害羞,和开朗外向,都有很深的误解,到底是什么,让你觉得你这种三不到,宿管阿姨都喜欢你,喜欢到会给你带家里包子的性格,你还属于内向型?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