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九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三十九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联邦教育界近几年, 总是接收到来自社会的投诉,指控他们不尽职, 批评现在的教育制度不完善, 基本上没有什么肯定或夸奖的声音。

    但实际, 这些负面♂评价之中,有一半的都是联邦自己人的宽外苛内。

    对自家孩子, 要求太高了。

    如何在五分钟之内将水煮沸到100c?国外的孩子把水放在太阳下,国内的孩子把水放在电磁炉上, 这些人评价,对,国外的孩子童趣又有创新意识, 不墨守成规,国内的孩子太死板;

    如果调换,国内的孩子把水放在太阳下,好了,不管国外的孩子做什么,这些人都会愤怒,都是怎么教孩子的,这么低智的举动是怎么来的?

    这些人如此激动, 纯粹是欺负被评价的孩子们不怎么刷微博或是一些新闻评论,躲在络之后, 也挨不到打而已。

    像柏知参加的这个比赛, 也会吸引很多这种站着话不腰疼的人, 大部分的评论都是联邦的孩子不够灵活, 读书读傻了,所以,这次国内选拔赛的组织者,大胆的创设新的关卡,看看这些学生,急中生智,扭转局面的能力如何。

    每个参赛者遇到的保安,都会提前写出一条动摇的标准,有的是‘许诺一万块钱’,有的是‘称赞他长得帅气’,还有的是‘就和他普普通通聊聊,因为他在外工作,没多少时间陪自己的孩子’,如果参赛者能找到这个标准,就会很容易过关,否则,保安就像是块磐石,沉默的立在原地,动也不动。

    而评审老师在旁边,就是记录参赛者的表现,包括处理细节和情绪变化。

    可想而知,柏知身边扶墙的评审老师,大概只能写一句话了——08号参赛者进入房间,扛起了保安,完成任务。

    没有任何外露的情绪,连点反应时间都没有的,评审老师还没有发挥自己引以为傲的观察力,一切就结束了。

    保安浑身的肌肉块又不是棉花糖,一百一十公斤重,就这么被拎出去放门口,柏知和没事人一样,甩了甩手臂放松一下,回房间问评审老师,下一关去哪里参加?

    “你等等,第二关的评审老师还没有到位。”评审老师实在忍不住好气,想问问柏知,“你,练过?”

    “乾坤大挪移?”柏知顺口接了一句之后,在评审老师的震惊脸之中,忙摇头,“没没没,我就是着力点选的好,你看以手肘为支点,用大臂和臂组成角度差,然后拿肩膀做支点,其实真正举起的力量,没有保安实际体重多的。”

    评审老师抽抽嘴角,“那个,我是物理老师。”所以,不要胡八道啊,他都看到保安被扛起来的时候,双脚是离地的,再怎么完美的力学组合,也不能凭空减重啊!

    柏知这种不知道不好意思是何物的家伙,完全没有被抓包吹牛的感觉,点点头,“侯赛因-拉扎扎德,挺举263公斤刷新世界纪录,老师,平时不关注体育赛事?”和比赛用的抓举、挺举相比,她这种用肩膀和手臂抵住省力,已经是很犯规偷懒了。

    评审老师作为一个物理老师,并不想和柏知聊体育,指了一下第二关的测试地点,拒绝和柏知共处一室了。

    好在他没有顺口多问一句,为什么柏知没有考虑收买或是其他技巧性的办法,要不然,让财迷掏钱,他可是要面对来自柏知的杀气的。

    等柏知离开房间,其他的参赛者也陆续出来,10号看到柏知就跑过来,也就是之前看到柏知莫名脸红的女生,自从知道柏知性别女之后,没有再脸红但也挺喜欢凑过来和柏知话。

    旁边已经出来的参赛者,也有的围在一起,聊一聊他们刚才用了什么方法,让保安离开房间的,10号自己是和保安聊,使劲聊,从保安十七岁参军,后来转业,再聊到他不识大字却温柔善良的母亲,最后聊到保安热泪盈眶,离开了房间。

    和柏知这些的时候,10号还拧开了水瓶,一口一口的喝水,明显是话得太多,然后,听到柏知她是把保安扛出来的,10号就‘噗’的把水呛出去了。

    扛?

    这个动词,和她理解的不太一样吧?

    10号没等柏知继续话,先跑到正在一旁站成排,继续工作的保安队伍中,找到刚才从08号房间出来的保安,伸手拍了拍,梆梆响的腱子肉,是真实的,不是塑料保安啊!

    被拍了一下的保安,也是内心泪流满面,他的体重,可都是一口一口吃,一下一下练出来的,谁的肉不是认认真真来的,被个半大的孩子直接拎出去了,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

    但不管怎么样,三十个参赛者,扣点任务在时限内没有完成和行为过激场面失控的,还剩下十二位。

    柏知看了一下,10号和12号都留下来了,发现她的目光,还朝她挥挥手,意思是加油。

    在文斗、智斗了这么几,评审老师终于把剩下的人带去了田径场。

    正巧,站在前面宣布接下来比赛规则的人,就是之前考察柏知的那位评审老师,他道比赛对体力也有要求的时候,目光情不自禁的绕过了柏知。

    能扛起来保安的人,不用谈体力。

    他这个物理老师可能不太适合接下来的指引工作,要不然,去联系一下♂体育组的老师?

    在场的十二个参赛者之中,有五位男生,七位女生,从外观上来看,是六六分,听完评审老师的话,有近一半的参赛者表情都有点苦。

    在中学阶段,想要智力和体力双赢,其实是件挺难的事情。

    而且,体育之中的优秀和及格,完全是两种概念。

    很多轻视体育运动的人,其实是有认知误区的,那就是,体力的培养也看赋,就最常见的短跑,没有见过系统的科学训练之前,纯凭赋跑,经过系统的科学训练之后,还是凭借赋跑,这个,强求不来。

    一些运动员的选材和培养一样重要,也是因为这个,每个人生的红白肌分布,骨骼承受度都是不一样的,有的人就是更适合运动。

    被赋踢出去,剩下的人里面,练、努力的练才能让状态达到优秀,运动是半点投机取巧都不行的事情,长时间的投入和坚持也是必不可少的。

    而在场的十二位参赛者,已经通过之前的比赛,证明了他们的智商以及情商,现在,简单粗暴的比拼方式来了,看他们的体能。

    因为,历时十的正式比赛,肯定需要参赛者一定的体力,选拔赛肯定会考虑这个问题的。

    简单的做了热身,就准备测验一下参赛者的长跑成绩,跑步是最能看出身体素质的运动了。

    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中学生,是理想状态,现实是参赛者有几个女生,连八百米都跑不了及格分。

    平时体育课能躲就躲,考试也都尽量选择跳远、坐位体前屈这种运动量的项目,爆发力和耐力都不怎么样。

    在场的男生倒还都不错,能跑能跳,还有两个十四岁的男生,已经过一米八的身高,有着篮球二级运动员的实力。

    至于柏知,学的时候,就能把哈士奇遛到装死的人,会怕跑步?

    比赛规则之中,也没有参赛者能不能互帮互助,男女生的长跑是分开的,柏知站在女生之间,有点像是乱入的,轻轻松松跑起来更和散步一样,她随便跑跑,看到大喘气实在要摔倒的10号和12号,还能过去推一会儿,让她们省省力。

    不怎么保持体育锻炼的人,猛地长跑会肌肉拉伤,压迫心脏的,柏知推了两个女生大半圈,看她们的呼吸没有那么喘了,就跑到前面,先到终点休息了。

    这个运动量,皮皮都能闭着眼睛跑三趟,柏知在终点等了一会儿不见第二名,就往回走,去看看有没有实在坚持不住的女生,在旁边陪跑一下,免得对方一时心率过快供血不足,摔倒或是晕过去。

    学生的体质,好能好到人生巅峰,差能差到怀疑人生,柏知听跑的最慢的女生,喘的比皮皮声音都大,总担心她一个踉跄就摔倒在跑道上。

    体力这种东西,实在是太直观了,不用成绩出来,就已经有三个女生和一个男生主动退出了,他们实在是不擅长跑跑跳跳,为了心脏和命着想,还是不要难为自己了。

    剩下的八个人,还需要再淘汰三个,但最后一场选拔赛在第二举行,柏知他们今就不用再进行比赛了。

    有几个热身没做好,就开始长跑的参赛者,一听这话就放松下来,表情略狰狞的揉着腿,运动过度肌肉酸痛,腿僵直的都快不能弯曲了,柏知把刚才脱到一边的外套拿上,准备先回暂住的宿舍休息一下,就被人喊住了。

    “要不要来场篮球?我们三个。”话的是那两个很高的男生,他们之前听了柏知‘因为长得好看被队友带飞躺赢’的白脸事件,也没有太在意,两个人对长相问题都很不注意的。

    只是,刚才长跑的时候,两个人总觉得柏知站错了跑道,可围观了一会儿却没有发现老师把陶柏知带回1000米跑道,就猜测,可能女生跑道需要一个长得好看的男生,带动士气吧?

    围观的两个人看了一会儿她的跑步动作,就知道这是经常练的人。

    篮球是中学生的体育选修课,基本上男生都会拍几下,不过两个人拿不准柏知会不会,但想着柏知刚才在跑道上,像张拉满的弓,卷着风的模样,很合眼缘,就问了这么一句。

    觉得对方不错,想彼此了解一下,他们就会用篮球来话。

    男生之间,没有那么多话题来熟络,打场篮球就胜过语言。

    不过,柏知回头,很认真的问他们,“喊我?”

    “对,输的人请吃饭!”两个男生笑出一口白牙,拿着篮球站在一边的样子,好像对柏知请他们吃饭势在必得。

    参加选拔赛的这几,都集中暂住在京都的一所高中,他们在校内的开销是免费的,但食堂的饭对于柏知这种体力高消耗的家伙,根本吃不饱,她还要出校买点东西。

    这两个男生明显也是这种情况,体育运动量大的少年,基本上和大胃王一个食量,尤其是处在训练阶段,身体素质越提升,对食物营养的要求越高,好的运动员基本上都是吃出来的底子。

    他们就是在外订餐的时候,见过柏知,才开了这么一句玩笑。

    于是,柏知就把外套丢回去挂在一边,活动了一下关节,下场开始了。

    正规篮球比赛之中,是没有办法三个人打的,但平时练习的时候,尤其是考验突破和投篮能力时,三个人也能一起打,柏知的篮球技术中上,挡拆一般尤其是对抗性不好,舍不得用劲去和别人撞,但是投篮的准头很好,偶尔还可以来个漂亮的“后仰跳投”。

    当然,如果是正式比赛,她可能因为个人风格,被对方合作针对的拿不到球,发挥不了什么优势,但是这种三个人,打着玩的时候,只要让柏知摸到球,她就能弄到篮筐里。

    柏知比两个男生要矮大半个头,身形也是纤细款,不和对方硬拼对抗,动作极为灵活,假动作多的都让人没话,就是她的优势,半个时的限制之内,柏知为自己赢到了免费的饭。

    旁边定好的闹钟一响,柏知立刻撤场,“走走走,去吃饭。”

    动作流畅的,让两个男生不禁愣一下,难道柏知不是因为篮球的魅力下场的吧?为了吃饭才过来打篮球,一定是错觉吧!

    但柏知的篮球技术,还是挺不错的,两个人和柏知的风格不同,但不妨碍他们认可柏知,只是,他们更怀疑了,陶柏知,你真的不是来参加选好看比赛的吗?

    现在的男孩子,都长得这么帅了吗?

    尤其是柏知打篮球有点热,把略长的头发全部反拢到后面,略带汗湿,露出整张脸,外套搭在肩膀上,晃晃悠悠走出校门,引得旁边本校的过往同学,不少人都拉着同伴假装回头或是路过,来看柏知,就和拍偶像剧差不多,自带bgm那种,让旁边的两位也犹豫了一下,学着柏知的动作,反拢了一下自己的短寸。

    然后,毛刺刺的短寸扎手,告诉他们想模仿柏知,硬件太不符合。

    请吃饭就来真的,三个人二话不,搜到附近美食排名就去了一家烤肉自助,两个男生站在饭店门口,大言不惭,“随便吃,吃到撑,我们买单!”

    柏知没接这个话,默默的往旁边走一步,装作不认识这两位的样子,让这两个男生觉得背后一凉,一扭头,果然,是烤肉店的店员姐姐,听到这话,正阴测测的看着他们。

    哦,随便吃,吃到撑?

    虽然他们是自助餐,但能不能不要这么嚣张?很好,你们两个,已经成功的引起了店员姐姐的注意。

    身高和外形已经向欧美风格靠拢,超过十四岁这个年龄段,但两个大男生面对姐姐的眼神,还是很羞涩和不好意思的,灰溜溜的进店找位置,在墙边的四人桌坐下,一脸的乖巧。

    姐姐过来帮他们调桌子上的烤盘温度,然后看着柏知笑了笑,“不好意思,现在店里的客人比较多,麻烦你和这二位拼桌了,等会儿多送你一份店内限量的杨梅水。”

    烤盘是每两个座位一个,这家烤肉店的桌子都很大,有的时候客流量比较多,也会这样拼一下桌。

    但是,两个男生目瞪狗呆,这位姐姐,你到底从哪里看出来,陶柏知是和他们拼桌的?不能大家的画风不太一样,就他们不是一起来的啊!

    而且,这个杨梅水是店家根据时节自酿的,并不对外销售,偶尔会给客人提供一杯尝尝味道,他们来了好几次,可都是没有喝到的。

    好气。

    柏知当然不会不,饭是别人请的,饮品也是店家送的,她没有任何异议的,对店员姐姐了声谢谢,去拿好几盘肉过来等着烤盘变热,柏知想起来什么似得,很诚恳的问了两位男生,“对了,我是陶柏知,还不知道你们两位的名字。”

    共用一个烤盘,正在往上面摆肉的两个男生,差点把盘子扔出去。

    感情我们一起参加比赛,相处这么几,还打了篮球,现在坐在一起吃烤肉,你还不知道我们两位叫什么。

    但想想,他们好像还真的没有做过自我介绍。

    因为陶柏知在参赛者之中,躺赢的名声实在太大,他们知道对方的名字,下意识也忘记主动提一下自己的名字了。

    “我是潘云龙,他是孙星。”把空盘子摞到一边,方便店员等会收走的潘云龙补充一句,“我们可是一直都知道你的名字的。”

    柏知摊手,觉得自己应该礼貌的回应一下,“那,二位久仰久仰?”

    事实证明,柏知的礼貌,一般都会怼的人心塞,潘云龙和孙星忙摆手,让柏知赶紧吃肉别话了。

    普通人一摄入的卡路里,大概在两千左右,不少运动量很少的还达不到这个数值,一般运动员的消耗卡路里在四千到五千,如果处在身体发育期和体能高耗期的,会更多,像是游泳类的世界冠军,日消耗卡路里在一万以上,也就是饭量是普通人的五到六倍。

    柏知、潘云龙和孙星处在一般运动员和世界冠军之间的消耗量,三个人吃烤肉,都是两个盘子扣在一起算一份,然后摆满一桌子,吃光算是一次,旁边桌子的几位顾客,都在下意识找摄像头,这场景有点像是络吃播,但没有暖场话也没有镜头,只有三个在认真吃肉的家伙。

    体力支出,就是在燃烧身体的能量,人类又不能光合作用,只能依靠食物来补充,柏知他们今的消耗量都不,两三轮这么吃下来,自助烤肉店的老板脸都黑了。

    柏知看着斯斯文文的,吃干净的盘子也默默的摆在了靠近潘云龙这边的推车上面,还没有暴露出饭量来,但潘云龙和孙星,两个看着就很能吃的伙子,吃相也挺能吃的,让老板的心都和一摞一摞的盘子一样,要空了。

    如果可以,老板来掏钱,下次去对门那个自助火锅吃如何?

    不要盯上他家这种店了,脆弱的禁不住这两位吃几次的。

    潘云龙和孙星是神经大条,对视线不敏感,柏知是吃饭的动作极快,速度优雅又具有韵律感,比潘云龙和孙星的效率高很多,反正在店员眼里,柏知就是一个拼桌到两个很能吃的男生旁边,一个特别好看的男生而已。

    等她吃完,提前收场,拿了一叠水果在旁边休息,这导致潘云龙和孙星没有赶上趟,离开的时候,都快被店员姐姐的眼神哀怨到穿出洞。

    两个人摸摸头心虚的离开,出来就大呼柏知奸诈,居然把饭量隐藏在他们之中,没有被店员姐姐的眼神洗礼,离开前还又带走了一份杨梅水。

    “都是哥们,这么不义气?”打场篮球吃个饭,关系就热络起来,潘云龙嘻嘻哈哈的准备搭柏知的肩膀,想用身高碾压一下柏知。

    然后,柏知退了一步,躲开了潘云龙的泰山压顶,笑的特别欠揍,“男女有别,不要这么热情,你矜持一点。”

    “喂,我可是正儿八经的汉子,哪里是女……”潘云龙恨不得捶捶胸口,以示自己纯爷们的身份,但到这里,有点不对劲,“等等,你不会就是这个‘女’吧?”

    刚从口袋里摸出一把花生米的孙星,花生米都掉了,陶柏知居然是个女的?

    不是,那个每次都躺赢的白脸吗?什么时候,白脸也能性别女了?

    难道他对白脸,可能有什么理解误会?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