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三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柏知现在是初二生, 依旧是比同班同学三到四岁,但她的生长速度属于偏快的那一挂, 在班里坐中后排, 和陶岸陶汀差不多高。

    剃过光光头之后, 柏知就再也没有留过长发,最长也就是到肩膀, 偶尔还会借姐姐一个发夹,把滑落到脸前面的头发随便别住。

    柏知只有在刚被捡回来的那段时间, 和洋娃娃一样,精致好看到不像真人,等搬到巴音柏知会走路会话开始, 家伙就往眉眼清晰、五官轮廓更具有侵略感的中性化靠拢,再加上她不喜欢穿裙子,经常海军裤和运动裤换着穿,看着就像是个帅气的男生。

    拍电影剃光光头的时候,审美一度被带歪,还是凌娅和两个姐姐集三人之力,把柏知的认知扭转回来,给她看美少女、美少年, 勉强把她从肌肉巨石型,拽了回来。

    等到初中, 和同龄人一起抽条似的长个子, 柏知除了透出一种少年特有的柔韧感, 五官也有了些变化, 用凌娅的话来,家伙怎么长着长着,就变成慵懒的花花公子脸了?

    的时候,圆溜溜的眼睛慢慢的拉长,眼尾被浓密的睫毛遮掩,柏知有的时候在课上睡觉,迷迷糊糊中途醒来,悄声问身边的人,老师讲到哪里的时候,都能用这双眼睛勾的旁边姑娘脸红。

    眉眼和侧脸的轮廓清晰也继续保留着,如果柏知很专注的聚焦时,就会显得整张脸有些过于张扬,尤其是皱眉或是带着几分戾气的时候,五官其实是有些好看到锋利的。

    唇色则很柔和,笑开了还能看到浅浅的梨涡,就把整张脸一下子就融化了,变得有点甜。

    总体上,是一个严肃的时候有点硬气,懒洋洋的时候则显得坏坏的,笑开了之后能中和前两种感觉,又坏又甜,特别适合勾搭姑娘义无反顾私奔的长相。

    再加上柏知平时的运动量足够,腰背线条一直都很正,不会驼背也不会内缩肩膀,看着总比同龄人多一丝可靠的安心感。

    这年头,矛盾体和反差萌才是终极武器奥秘。

    可想而知,在一群穿着校服的学生里,一个从背影就与众不同的家伙,能多惹人注目,就连柏知有段时间习惯挽裤边,露出一点脚踝,没几,学校里就已经有六成的学生,也纷纷露出了自己的脚踝。

    要不是陶柏知同学长得帅,但是性别女,还专注学习,老师肯定要把警惕早恋当成首要工作。

    而且,有柏知放在这里,直接或间接的提高了青春期女孩子的审美标准,朦胧的好感,存在的,但起码有柏知一半优秀吧?!但现实的对比太明显,导致早恋的人数简直锐减。

    这简直让学校不知道多少男同学,愤愤的摔了作业本,然后暗搓搓的观摩一下柏知的穿衣打扮,默默学习。

    于是,有着这样长相的柏知,前去参加选拔赛的第一,就被其他参赛者开了嘲讽。

    “比赛是靠实力的,光长得好看有什么用!”来自联邦各地,拿到参赛名额的学生们,汇聚在京都,柏知他们正在分批次拿相应的考号,还没有坐五分钟,就被这么怼了一句。

    声音不算太大,就像是一句自言自语,但是,又刚好能让柏知听到。

    联邦近二十亿人口,年产的才能连起来绕地球一圈,能有资格坐在这里参加比赛的同学,都是初中或高中的学生,年龄上限是十四岁。

    每个人都是各有所长,平时承担着年龄最低点的柏知,在其中居然是算是偏的,她可是看到,有个七岁读初一的男孩,就坐在离她不远处的地方。

    拿到选拔赛名额的条件已经算是苛刻,大部分参赛者都是独自代表本校,或是本地区来的,彼此都是初识,除了性子特别乐观健谈的,很少有人会在等待考号的时候,拉着别人攀谈,的时候柏知在同龄人面前,有大佬包袱,不怎么热情话痨,现在则是有点源于懒的高冷,进了等待的教室,她就坐在一边,靠着椅背微微仰头闭着眼睛休息。

    然后,在场等待的女同学,进来选座位的时候,差不多都坐在了柏知的附近,有三个或四个坐过去,后来不明所以的同学也会靠过去一些,开启嘲讽模式的那个同学,就是看不过柏知那边围了一圈人。

    在来到京都之前,这里的每一位参赛者,都是享受着众人目光,极为优秀的,有些人难免习惯着众星捧月的感觉,看柏知什么都没有做,就吸引了很多人坐在身边,自己却没有得到任何关注,就忍不住的了一句。

    只是,柏知实在是不知道,这位同学到底是在夸她,还是在夸她,表达个不满之前还要先夸她好看。

    “哦。”柏知不太清楚,这位同学到底要表达什么,反正,她又不是依靠好看拿到的比赛名额,不知道怎么回应对方,那礼貌的‘哦’一声。

    然后谦虚一下,“一般有用吧,毕竟长得好看我也没有出多少力。”

    结果,成功把挑衅的同学噎住。

    为什么不按照常理出牌,还颇为谦虚的解释一句?简直是个气焰嚣张的白脸!

    坐得近的几个女生,也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皱着眉有些嫌弃的瞪了挑衅的同学一眼,这种心眼放在电视剧里,活不过第一集的好不好!

    她们看柏知醒来了,互相看看就大着胆子坐过去,在场的学生都是拿到参赛名额的,但每个人知道的消息也有多少之分,像这几个女生就知道,等会儿参加比赛的时候,先考察的是每个人的团体协作能力。

    毕竟,最后拿到正式参赛名额的学生,不管是以个人赛还是团体赛的方式参加,都要有一定的集体荣誉感,总不能到时候反给联邦丢脸。

    她们很嫌弃刚才挑衅的那个男生,就是因为,这种连别人长相都酸到忍不住挑衅的性格,第一轮选拔中就妥妥会被刷下去。

    大家能坐在这里,就是实力的证明,赛方当然会挑里面综合素质和人品过关的学生。

    但柏知除了学校公布的通知和野狼同学友情提供的道消息,也没有找找关系打听一下,完全就是一个只有系统提示的白板新手,现在有几个女生过来和她搭话,分享了一些信息,她才算是多知道了几条有用信息。

    几个女生的意图也很明显,她们拿同一批考号,等会儿第一轮选拔的时候,和柏知组成一个团体。

    加上柏知是五个人,刚好达到人数要求。

    柏知点头答应,对这几个愿意和自己分享消息的女生还挺感谢的,但看着有个女孩子看着自己的眼神有点害羞的躲闪,突然灵光一闪,摸出自己的身份证,“咳,介绍一下,我叫陶柏知,性别,女。”

    为什么拿出身份证,感觉更不真实了呢?

    将信将疑,勉强接受柏知的话,几个女生和柏知又聊了聊优势特长,想等会儿合作的时候,能更好的发挥出团体效果,没几句话,引导的老师就过来,把考号发到了她们的手上,五个人进入了第一轮选拔的场地。

    果然,是评审比参赛者多系列,坐在前方拿着打分表的评审就有六位,而且,身边还站着四位西装被手臂撑的很鼓,一看就是高武力的保安。

    柏知直觉,这四位是专门对付那种,想冲上来扇评审老师一巴掌,希望来加深老师印象的参赛者的。

    第一个这么做,且成功的人,绝对是一碗毒鸡汤,掌掴这种极为有损自尊的事情,又发生在初见且参加审核的时候,不让保安把你打出去都算给你面子好吗,追究你是不是反社会性格,好斗又具有攻击性才是正解!

    快速的扫了一遍场地,柏知习惯性先记陌生地点的门窗以及逃生通道,然后在原地站好,等待评审老师话。

    打量场地的同时,评审老师们也在观察这五位同学,他们手里都有相应的个人信息,只是看到陶柏知的时候,停顿了两秒,又仔细核对了一下。

    嗯,是本人,不是替考的。

    每一位参赛者的具体情况,其实都在报名信息中写出来了,包括才艺、特长,评审老师们出的第一个问题,就是每人拿一件旁边的乐器,不允许重复,半个时之内,五个人合奏。

    柏知她们的视线,顺着评审老师的指向看过去,钢琴、提琴、大提琴和长笛,只有四个,没有别的了。

    正巧,除了柏知以外,四个女生各擅长一个乐器,但这又要求五个人合奏,评审老师的话刚完,其他四个女生就面露难色,刚强调完她们要学会团体合作,就为五个人只提供四件乐器,不是坑人吗?!

    会钢琴的女生本想建议,她和柏知一起四手联弹,但评审老师又不让乐器重复,提琴、大提琴和长笛更是没有办法双人合奏,柏知她们现在确定了,评审老师是专门考验她们的。

    一是考察才艺,二是看团队协作能力,三就是故意少给一件乐器,看她们的应变能力。

    但柏知倒没有想这么多,她和四个女生之前聊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这四个女生都已经是专业级演奏,乐器给她们能发挥出更佳作用,至于她,“那我能当指挥吗?”

    评审老师就等着柏知这句话,笑了笑,摇头拒绝,要求她也必须参与合奏。

    “没事,你们先去熟悉一下乐器,我去找一下我的乐器。”柏知也不意外,评审老师要是同意,才真正代表有幺蛾子等着她们,她让四个女生去拿乐器,然后四处看了看,“只要是在现场找到的东西,成功合奏,也符合你们的要求对不对!”

    每个人拿一件旁边的乐器,并没有具体的要求,也就是柏知在旁边找到任何可以发声、加入合奏的东西,都能算是乐器。

    于是,柏知上前,了一声打扰,拿走了评审老师面前的一个陶瓷茶杯,装了一半水的矿泉水瓶,还从角落翻出来一些保护箱子免受摩擦的泡泡纸。

    这就是她的“乐器”。

    和四个女生沟通了一下自己的想法,柏知想做的,就是一些乐团里面的拟音师工作,反正,一些比较出名的交响乐曲里面,是需要模拟出来一些普通乐器根本发不出的声音来。

    等评审老师们欣赏到最终成品,就是悦耳的钢琴声、倾诉的大提琴、明亮的提琴和悠扬的长笛,以及和划水一样的特效声。

    专注的演奏,其实很消耗体力,四个女生各司其职,认真的释放着自己的才华,却又收敛着自己的锋芒,让合奏变得更为和谐,只有柏知坐在旁边,跟没事人一样,一会砸个茶杯盖,一会摇摇装水的矿泉水瓶,还认真的捏半泡泡纸。

    虽然模样很欠揍,但评审老师不得不承认,这样的特效声并没有影响到四位女生出色的合奏,反倒让整体的声音更有质感,更有力量。

    他们提的要求,柏知她们做的很好。

    等合奏结束,评审老师示意他们这一关通过的时候,四个累到脸涨红的女生都围在了柏知身边,激动到不行。柏知坚持让她们拿走四个乐器,其实让她们是有些愧疚的,总觉得这会拖累柏知的成绩,等现在评审老师,她们这个团队全部过关,几个女生纷纷过来和柏知庆祝。

    而柏知则是体会到,以团体形式面试的好处了,只要配合得当,划划水也没事。

    虽然在柏知自己看来,她没有去挑四件乐器,找了一些道具当拟音,轻松又省力,但在其他四个女生看来,就是柏知很有大局观,应变能力也很好,她们很想和柏知在接下来的考验中,继续合作。

    四个女生本就是熟识,还知道一些更详细的消息,面对这样的邀请,柏知欣然应允。

    事实证明,柏知是对的。

    这四个女生的实力都很强,在接下来的几次考验之后,差不多让柏知躺赢,在其他参赛者之中,一个“靠脸晋级”的家伙,也莫名被宣传开。

    三之后,团体形式的面试结束,经过了多关考验之后,只剩下三十位学生,来争夺最后的五个名额,柏知和四个女生的合作,也暂时告一段落,但她们还是比较熟悉的,也愿意凑在一起话或选座位。

    于是,其他留下来的参赛者,就打量起这个据运气很好,合作的都是神队友,然后躺赢的家伙。

    柏知也是听到这些话的,但是,想了想之后,她居然无话反驳。

    除了第一关用乐器合奏外,剩下的关卡,并不要求团队里每个人都要达到标准,有一个很出挑,满足条件即可。

    她们的团队里,有个女生不是接受的正常学校教育,而是在家里接受国学,让她们在一关考察传统文学时,不仅秒胜,还的评审老师深表受教。

    团队里最大的女孩子今年十四岁,已经拿到了知名大学化学系的破格录取,在实验操作的一关之中,一人带飞团体,标准又严谨的操作,让柏知就像个海豹,只知道鼓掌了。

    剩下两个女孩子,也各有所长,遇到她们擅长的关卡时,让柏知继续在旁边拍手就好。

    唯一的一次,五个人都不怎么擅长的时候,柏知刚好抓到了轮空机会,跳过了。

    于是,其他人自己躺赢,柏知是真的找不到理由反驳。

    她也没有想到,临时组成的团队,实力这么强。

    这已经不是划水了,分明就是自由自在的游泳。

    评审老师也都认识柏知了,比赛的规则是早就定好的,第一关之后就能刷掉很多不适合团队合作的人,这是团队的基础能力考验,剩下的关卡,就是从不同角度,近乎刁钻的考察每个团队的最高能力。

    可他们没有预料到,颇为看好的四个女生,居然和柏知组成了一个团队,而且,经过第一关之后,对彼此的认同感居然提高了不少,团队就保持着这样的高配置。

    导致后来的关卡,柏知就经常的划水,划的评审老师看着都觉得欠揍手痒,而且,好不容易有一关能难为一下这个团队了,还被柏知抓阄抽到轮空机会了。

    呵呵,评审老师们的心,就像是第一关被摔碎的茶杯盖,咔擦。

    站在这里,坦然接受众人目光的柏知摊手,队友太神,怪她咯?

    不过,现在的团体形式结束,变成个人考验时,和看向她羡慕或嫉妒的眼神不同,身边的四个女生,可是被不少挑衅,甚至有一道带着恶意的眼神观察着。

    三之中,每个团队的表现都是公开的,留在这里的参赛者都知道,想要拿到名额,柏知身边的四个女生,是很强的竞争者。

    柏知扫了一眼让她挺不舒服的恶意眼神方向,没找到眼神的主人,就走在边上,用自己挡住了其他人看向四个女生的视线,再看也不能把对方喝掉,有什么好看的。

    四个女生被柏知的动作逗笑了,从接受国学的女生和已经拿到大学录取资格的女生,两个人悄声和柏知,接下来的比赛要加油,她们就先撤退了。

    她们两个并不准备参加接下来的比赛了,一个人不习惯国际化比赛的氛围,一个人想要去体验一下大学生活,最初就是为了陪另外两个女生来参加的,现在认识了柏知,叮嘱的人就多了一个。

    虽然相处的时间不算长,但柏知的性格真的很讨人喜欢,相处起来舒服又放松,团队合作里面也是值得交付信任的伙伴,两个人离开之前,还和柏知交换了联系方式,以后还可以约着见面。

    在场的参赛者各有各的想法,很快,重新排序的考号也发到了每个人的手里,柏知拿的号码是08号。

    之前和她一个团队,留下来的那两个女生分别是10号和12号。

    按照号码的顺序,参赛者单独进入了考场,柏知推门进去的时候,只看到了一个评审老师,以及一位她之前见过的肌肉鼓鼓的西装保安。

    评审老师可算是逮到柏知落单了,特别兴奋的把手里的规则递给柏知,看看她该怎么应对。

    因为国内选拔赛的组织者,也并不知道今年的比赛内容,他们只能参照往年的比赛,尽量考察学生们的灵活度。

    柏知看到的,就是让她在二十分钟之内,使这种保安离开这个房间。

    “方法不限?”柏知问了一句,看到评审老师点了点头。

    戴着墨镜的保安估计有一米九,沉默的站在那里像座山,柏知围着他转了两圈,挽起袖子,准备用最原始的方法。

    把这位,拎出去。

    在比赛开始之前,引导老师已经提醒过各位,随身物品是可以带的,柏知也知道,有些参赛者还装着钱包,面对这样的比赛内容,他们可能会选择‘钱帛动人心’,甚至其他灰色的手段,选拔赛的组织者就是看各位的‘计谋’。

    但柏知这种财迷,怎么可能会贡献出自己的钱包,她也懒得去试试,能不能劝一下保安,直接从背后扛起保安,运出去就行。

    整个过程,不过三秒,保安自己都没有反应过来。

    评审老师手里的笔掉到地上,伸手扶着墙勉强站稳,这不是他们预想的答案啊!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