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六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三十六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尽管齐轩和石杨已经最大限度的对父母表示了友好, 已经被坑过一次的齐总和石总还是很警惕,拿出了平时商圈巨巨应该有的狡猾和心计, 给两个孩子挖坑。

    “你们的本金不足, 而且, 没有能力承担投资失败的风险,并不是理想的合作者。”

    看看, 这个拒绝理由多么的有理有据,一针见血指出三个孩子的最大缺点, 让齐总和石总不禁得意的给自己鼓鼓掌。

    “是是是,我们也这么觉得。”出乎意料的,齐轩和石杨没什么犹豫的就点头附和了。

    这话, 该怎么接?

    齐总和石总还没有什么,就看着两个孩子特别诚恳的解释,“毕竟以后我们也是要还房贷的,本金不足不代表不能参加投资,爸爸,你知道的,未成年人目前没有办法拿到银行贷款。”

    成年人最大的误区,就是觉得孩子什么都不懂。

    实际上, 齐轩和石杨这样十多岁的男孩子,正是接受度高, 胆子大, 什么都敢试一试的时候, 他们想和父母谈合作, 是认真的。

    目前他们的最大限度其实不是本金,而是年龄,就连还房贷都没有办法用自己的名义,只能以父母的名义,然后再把钱还给父母。

    但同时,他们最大的优势也是年龄,都是亲爸亲妈,和父母做合作者,反而规避了商业合作之中的背叛风险。

    举一个例子来,齐轩和石杨跑来问父母一些投资上面的问题,他们并不会给出虚假或是缺失的信息来坑他们,这样的真实度其实是很宝贵的。

    齐总和石总听完之后,居然无话反驳,哪怕儿子作为他的合作者,有什么问题来请教他,也是要认真且全面的回答的。

    儿子能坑爹,但是,他们总不能误导或是隐瞒,在这些知识上坑儿子啊!

    齐太太和石太太总算是听明白了,双方的合作是有可能的,而且,三个孩子明显是想借用齐总和石总的势,来投资圈找一个游泳圈套着,免得被大浪拍下溺水。

    两位商圈巨巨的势,其实就是一种人脉、信誉以及行业信息等等混合的资源优势,如果是普通合作者,敢占齐总和石总这个便宜,早就被收拾出去了,但换成亲儿子,他们不仅要主动的借势,还要尽可能多提点对方,分享一些知识和经验。

    这已经不是赔本买卖了,简直是连拿带送,还问要不要包邮到家的坑爹!

    塑料亲子情!

    但实际上,柏知和齐轩石杨还真的没有想到这么多,三个孩子想想房贷也是很忧愁的,齐轩和石杨想办法的时候,就瞄准经常带来各种各样信息的助理叔叔,他们就想着,每次把这些东西给爸爸的时候,能给他们也一下吗?

    还不太明白,这些消息背后的价值,反正,三个孩子借了,齐总和石总也是捂着心口的愿意借。

    没事,孩子愿意接触投资理财这些知识,总比染上一些二代的坏习惯,年纪就玩车办派的好,齐总和石总这么一想,心情就好多了。

    三个孩子边合作边懵懵懂懂的学,齐总和石总也在边合作,边给三个孩子教,谈生意不是简单的买入卖出,需要眼光,需要大局观,还需要一定的谋略和心理素质。

    亏,要稳,赚,也不能飘。

    两个老狐狸在慢慢的教着三个狐狸,给过甜头也挖过陷阱,三个孩子有赔有赚,但慢慢的也有了积攒,等到柏知读初一的时候,首付和房贷就都妥了。

    齐轩和石杨的妈妈们,还是给儿子添了一些钱的,算是他们的奖励,买的是户型比较大的别墅,而柏知对大户型要求不高,她看上了一个位于角落,比周围的别墅一点,但背后有着大片树林和河上游部分的房子。

    柏知拿到宣传册的时候,开发才刚开始,等首付到位,山水别墅区的基本格局已经出来了,柏知看的这套房子本来是要修一个凉亭的,但设计图考虑到整体风水就把这里改了,变成一个比周围别墅都的房子。

    孙阿姨的公司原计划是这套房子卖不出去就留下自用,变成物业服务点或是其他的站都可以,但没想到,柏知一眼就看中这个了,背后有山还有河,她喜欢这里。

    于是,柏知就拿到这套因为位置不算太好,所以又打了爱心折扣的房子,省下好几条金链子那种。

    虽然比其他别墅一点,但是,三层基础层外加阁楼,对柏知她们来已经很大了。

    而且,柏知选的房子附近住户,基本上都是她认识的,秦阿姨就在隔壁,皮皮搬来第一,就跑来串门了。

    摸着皮皮的耳朵,柏知跑来找凌娅,可怜巴巴的要求第三次去找猫。

    是的,房子都搬了,猫还没有到位。

    当时拍摄的地方,柏知都已经去过两次了,但没有看到梭梭,只能失望而归,现在是锲而不舍的卷土重去。

    “要不然我们去买一只猫?”凌娅不太理解柏知的固执,去年柏知把家里的猫床布置好的时候,她就准备带柏知去宠物店了,结果柏知和她,猫已经选好了,不在宠物店。

    一问,是柏知在拍戏的地方,见到的一只黑猫。

    当时凌娅还以为,黑猫是本地村民家养的猫崽,就陪柏知去了一趟,结果到了地方,柏知撒欢的往湖边的树林里跑,不知道是不是身边的人很多,并没有看到黑猫。

    等学毕业,初中也定好之后,柏知又去了一趟,可这次气不好,树林里泥土被雨水冲刷,村民们考虑到柏知的安全,没有让她进山。

    这一次,柏知都已经查好了,时地利人和,猫一定能找到的。

    凌娅也不知道,柏知为什么对黑猫那么执念,名字都还取好了,但柏知就认定了梭梭,她还是答应了。

    孩子的成长,是很有阶段性特征的,学的时候,柏知就和个活蹦乱跳的兔子一样,根本停不下来,东摸摸西看看,根本坐不住。

    等到初中,可能是接触的同学都已经进入青春期,身体和心理进入了新的发育期,柏知就稳重了很多,表面上没有以前那么活泛了,内在也斯文败类,哦不是,乖巧安静了很多。

    当然,这个改变是和她相比的,搞事情本质并没有变。

    她看身边很多同学都近视戴眼镜了,也有点蠢蠢欲动,还是凌娅和两个姐姐警告,要是她敢为了戴眼镜,故意把眼睛折腾近视,以后吃饭就只给一盘青菜。

    妈妈和姐姐们都惹不起,柏知只能暗搓搓的放弃眼镜。

    以前明着搞事情,现在暗着搞事情,让凌娅和陶岸陶汀都要多关注一下这个家伙。

    所以,这次柏知来找猫,但是妈妈和姐姐都陪着过来了,不看着不行,要不然猫没有带回来,柏知都不知道撒欢跑哪里去了。

    事实证明,凌娅和陶岸陶汀的预感是对的。

    柏知这次准备趁他们不注意,偷偷摸摸一个人进山。

    总结前两次的失败经验,柏知发现,梭梭可能有点害怕生人,第一次见到黑猫的时候,梭梭都和她保持着安全距离,并不靠近,要是自己身边再跟着几个人,梭梭肯定不会出现的。

    但是,柏知不用想,自己一个人进山的主意,都会被妈妈和姐姐毫不犹豫的否定的。

    果然,革命的道路是曲折艰辛的。

    为了营造出自己乖巧听话的假象,柏知把课本都装到书包里了,只要凌娅和姐姐们看她,就立刻做出一副‘我爱学习,谁也不能挡着我预习和复习’的表情。

    陶岸看着柏知手里八年级的课本,有点想叹气,柏知是不是忘掉,她们现在还在读七年级?

    凌娅问柏知,“你在看语文书?”

    “对,这里面还有一篇很好的古文。”柏知很认真的点头,然后一本正经的背诗,“山不在高,有猫则名,水不在深,没鱼就行。”

    陶岸和陶汀还没有学过《陋室铭》,只觉得这个古文真的好接地气,而凌娅抽抽嘴角,捂住额头问柏知,“吧,你是不是准备偷偷摸摸去做点什么?”

    这古文的作者棺材板都快压不住了好吗?!

    山不在高,有猫则名,水不在深,没鱼就行,谁给你一本正经胡八道勇气的?

    柏知捂心口装晕,戏有点过,居然被发现了。

    最后,柏知还是老老实实承认,自己准备独自进山找猫。

    “要是不答应你,是不是就找机会瞒着我们去?”凌娅一看柏知听到这话,立刻望,东看西看就是不看她的模样,就知道这崽子真的这么想。

    还能怎么办,只能原谅她!

    凌娅气的扭了一把柏知的脸颊肉,然后和她约定了什么时候去,什么时候回,身上带着开着定位的手机才行,她们在湖边等她。

    “好的好的。”柏知猛点头,然后到了地方就直接往目的地跑。

    上次见到梭梭,是自己在林子里找不到方向,黑猫悄声出现的,柏知不知道自己要不要再情景重现一下,戏很足的一脸茫然,装作自己找不到路的往林子深处走。

    除了刚才在凌娅面前,戏有点过以外,柏知的演技还是得到了几十亿票房认可的,起码,梭梭是被蒙骗了。

    猫也很愁的,知道这个地方找不到路,为什么这个人又跑进来了?

    梭梭知道林子外面,有很多人的,他们有的还会进林子抓一些野鸡或是挖竹笋,作为一只猫,梭梭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什么是人类,什么是野鸡,什么是竹笋的,反正,它很抗拒人类,不会让任何人发现它。

    黑色的身影就和阴影一样,躲藏在山林之中。

    至于为什么出现在柏知面前,只是梭梭觉得这个人很熟悉,看她在原地转圈圈,爪子的动作比思考还快,就从远处现出了身形,给柏知引了路再消失。

    没想到,这个很熟悉的人,又出现在这里,走不出去了。

    梭梭确定周围只有柏知一个人的时候,才从一株很粗的竹子身后,探出了脑袋。

    柏知一眼就看到了,一点一点的靠近,甚至都快要摸到梭梭了,黑猫有些不适应的想往后退,但听到柏知轻轻的喊了一声,“梭梭,我找到你了。”

    黑猫的耳朵动了动,没有躲,圆圆的蓝眼睛看着柏知,然后,柏知慢慢挪过去,伸手摸了摸梭梭的耳朵尖。

    “要不要和我走?我叫陶柏知,家里有妈妈和两个姐姐,都很好哦~”

    黑猫没有动,只是每次柏知喊它梭梭的时候,耳朵就抖一下,明显是在听这两个字。

    柏知看黑猫没有跑,就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团在一起垫着,把黑猫抱起来。

    近距离抱起来梭梭,就会发现这只猫真的很,远看的身影里面,尾巴占了一半的便宜,但被柏知抱起来的时候,想跳下去却又忍住了,踩着柏知的肩膀伸了个懒腰,就和尾巴团成一个圈,任由柏知把它抱出去了。

    等快出林子,柏知抖开自己的外套,把梭梭包起来就露个脑袋,她害怕见到太多的生人吓到梭梭。

    好不容易逮住的猫,不能跑。

    凌娅和陶岸陶汀并没有等待多久,就看到柏知抱着外套出来了,凑近看才能发现,外套里面露出了两只黑色的猫耳朵。

    掀开外套,柏知握住梭梭的一只前爪,给妈妈和姐姐们看了看梭梭,凌娅和两个姐姐都是很温柔的人,靠近黑猫也不会让梭梭觉得不舒服,只是瞪圆眼睛略带防备的看了看她们。

    “这猫很漂亮。”凌娅在柏知想养猫的时候,就去认真的了解过相关的知识,也看过很多猫,但看到黑猫,也要一句这只猫很好看。

    黑色的皮毛油亮般的顺滑,四肢有力粗壮,圆脸一副超凶的模样,也是萌到不行,蓝色的眼睛是少有的剔透,看着纯净又神秘。

    而且,这只猫比她想象的,要干净很多。

    凌娅自从知道柏知盯上了一只山里跑来跑去的猫时,就已经把驱虫药粉准备好了,但看着柏知在摸梭梭的耳朵,翻爪子的时候,并没有看到什么跳蚤。

    但是,驱虫的药粉还是要涂的,该有的检查也是必须的,黑猫被外套一裹,就直接送去了宠物医院。

    与看到柏知和凌娅她们不同,黑猫对陌生人的排斥感特别高,还是柏知自己动手,在医生的指点之下给梭梭做了检查,才带回家的。

    医生也不是第一次见很凶的猫,她笑着和凌娅,“你们家的猫照顾的挺好的,身体很健康,驱虫也做得很好。”

    凌娅笑笑没话,并没有告诉医生,半之前,这猫还不属于她家,嗯,柏知单方面宣布所有权不算数。

    于是,柏知也变成有猫有房的人生赢家,回家没呆几分钟,就捞起梭梭出门嘚瑟了。

    搬到新区之后,住户没有以前那么多,但是遛弯的环境好了很多,皮皮定时定点守在家门口等着柏知,还没有趴在栅栏边吐舌头,就被柏知肩膀上的黑猫吓得扭头就窜回家了。

    “皮——”还没有喊完,皮皮就没有影子了,柏知也不知道皮皮为什么这么激动,只不过,她还没有开始炫耀自己有猫呢,观众就跑了?

    秦阿姨一开门就被扎进来的皮皮吓了一跳,“皮皮,怎么了?”

    往外看去,柏知站在栅栏边举高一只黑猫,“秦阿姨你看,我们家的梭梭。”

    皮皮怂怂的躲在秦阿姨身后,探头探脑的匍匐前进,被秦阿姨揪着耳朵往前拎,“你这么大一只狗,有点出息好不好?”

    哈士奇的成年体态很强壮,比梭梭大很多倍,但胆子绝对是呈反比,被梭梭吓成软趴趴,被秦阿姨强行拖过去的时候,瞪眼睛吐舌头,傻的不忍直视。

    柏知这个根本不善解狗意的家伙,不明所以的开始梭吹模式,“果然,皮皮也很喜欢梭梭呢!”

    皮皮并不知道是什么给了柏知这种美好的误会,反正,它也要举高高抱着才不害怕,比秦阿姨腰还高的皮皮,就准备撒欢要抱抱。

    秦阿姨为了自己腰椎着想,很冷酷无情的躲开了,这么一扑她能住院三个月。

    失去主人爱的抱抱的皮皮,宛如一条失去梦想的咸狗。

    梭梭终于梭梭也终于把目光定在皮皮身上了,秦阿姨精心照顾的皮皮毛发溜光水滑的,成年犬又壮壮的,看起来很好踩的样子。

    于是,梭梭从柏知的肩膀上跳下来,轻巧的落在了皮皮身上。

    反应慢半拍的皮皮回头,和梭梭的蓝眼睛对视了三秒,然后疯了一样的往前冲,救狗了!

    梭梭也不知道是怎么保持姿势的,并没有用爪子勾住皮皮,却也没有从皮皮身上掉下去,于是,驮了一只黑猫的二哈,在区里勇往直前,惊起一众猫猫狗狗。

    “秦阿姨,我先去控制一下场面。”平时遛皮皮的时候,都没有见过皮皮跑这么快,柏知惊讶的看着皮皮爆发出来的速度,以及瞬间就没有的影子,和秦阿姨一声,去追皮皮和梭梭了。

    一只皮皮跑,可以引的很多狗狗追,区里遛狗的几位主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狗绳就被挣脱出手,自家狗凑热闹一样的就追着皮皮去了。

    等皮皮回过神,发现梭梭还在自己身上,后面还有好几只狗在追自己,可是吓坏狗了,整只狗都要崩溃了。

    等柏知追上它们的时候,就是一群跑到脱力的傻狗,摊在树荫底下装死,而梭梭甩了甩尾巴,从皮皮身上准备跳下来,但嫌弃了一下地面比较脏,就很不要脸的踩着其他躺在地上的狗狗,和过河踩石头一样的,回到了柏知的肩膀上。

    梭梭很只,又很轻,累到吐舌头的狗狗们也没有什么反应,但柏知抽抽嘴角,发现梭梭的真面目了,出乎意料的爱干净以及和柏知如出一辙的搞事情。

    狗主人们跟在后面跑,等终于找到自家爱犬的时候,就看到地上趴着好几个吐舌头的狗,旁边站着摊手无辜脸的柏知,以及她肩上望看风景的黑猫。

    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傻乎乎跟跑的狗狗们被主人带走,留下生无可恋的皮皮,不跑了不跑了,它是一条废狗了。

    没有推车在身边,柏知也没有办法抱皮皮回去,就和梭梭坐在旁边等皮皮休息好,她出门的时候会带上水壶,给皮皮倒一点,给梭梭喝一点。

    梭梭还是很喜欢皮皮的,厚实又柔软,喝好水之后又跳回皮皮身上,破罐子破摔的皮皮也不怕了,还敢扭头龇牙吓唬梭梭。

    然后,黑猫惬意的侧趴,‘噌’的亮出了爪子尖。

    皮皮秒怂,一脸乖巧可爱的铺展自己,任由梭梭躺着。

    等柏知把皮皮带回秦阿姨家里的时候,皮皮就已经习惯自己的新身份了,“猫骑士”。

    解释一下,黑猫专用坐骑哈士奇,的简称。

    皮皮发现,不只自己害怕梭梭,区里平时很凶的几只狗都有点怕梭梭,平时梭梭懒洋洋的趴着还没有什么的,只要蹲坐盯着挑衅的狗,对方就秒怂。

    于是,皮皮找到新乐子了,每遛弯的时候主动来找梭梭,顺便找一下柏知,然后美滋滋的带着梭梭去吓唬区里其他的狗狗。

    乐此不疲,很快就让梭梭成为柏知之后,区宠物界的一霸。

    导致区里经常看到猫猫狗狗的孩子,总是认为,猫比狗厉害,只的比大只的厉害,被不明所以的父母纠正的时候,还很委屈的大哭。

    真的啊,猫就是比大狗厉害的,他们亲眼看到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