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四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三十四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没有人知道, 只要不看到那种会让她头皮发麻的渐变色鱼尾巴,柏知会变成陶大胆多久。

    这也不怪她啊, 你看鲨鱼这种同色系, 没有什么变化的尾巴她就不害怕, 基本上没有什么尾巴的鱼她也不害怕,就是那种轻柔的、飘逸的、甚至可以呈现出半透明部分的鱼尾, 柏知接受不了。

    好在怕的快,平复的也快, 怕过哭过又是一个好崽。

    所以,柏知有着‘大胆’增幅,放轻呼吸, 正在试图往黑猫靠近,一点不担心这个突然出现的家伙,给自己几爪子。

    在梦到过一次蓝眼睛黑猫之后,柏知特意去查了相关的信息,除了本土的黑猫以外,孟买猫的品种比较贴合‘黑猫’,但眼睛的颜色对不上,因为脱离幼猫时期, 蓝眼睛的黑猫很少。

    猫的眼睛颜色和色素有关,一般有白化基因的猫会抑制黑色素, 也就是, 白色的猫比较容易出现蓝眼睛。

    黑猫, 则多是黄眼睛。

    倒是在一些专门培育出来的宠物种里, 人为的追求毛色和瞳色,出现蓝眼睛黑猫的特征。

    但是,柏知知道,这才不是呢,她梦到的黑猫敏捷又警惕,对外界充满着戒备,和宠物猫萌萌软软的样子,没有半点关系。

    就像是现在,柏知半蹲在黑猫两米远的位置,不能再往前了,因为一旦越过这个安全距离,黑猫就可能后退逃走。

    阳光充足,透过树叶的缝隙带着暖意,黑猫蹲坐在半截枯木上,和柏知互相打量。

    这么近的距离,足以让柏知看到黑猫是个圆脸,侧脸立体饱满,耳朵之间的距离也不,耳廓很深但耳朵尖尖却有一点点圆,虽然身形不大,但结实匀称,四肢长短适中粗壮有力,尾巴比普通的猫要长一点,浑身的毛发厚实有光泽,很凶也很健康漂亮的一只黑猫。

    更别那对蓝到剔透的圆眼睛,好看到犯规。

    现在,黑猫正打量着柏知,尾巴尖轻轻的翘起,好奇却又保持距离的模样。

    想开口和黑猫介绍一下自己,但柏知有点卡壳,该怎么称呼这只猫,直接喊“猫?”,她有点想把黑猫带回家养。

    但是,已经从枯木上轻轻跃下的黑猫没有给柏知这个机会,它毫无声响的落在地上,往前走了两步之后扭头看柏知,意思是让柏知跟上。

    立刻站起来跟着黑猫,等柏知能听到有人喊自己名字的时候,她才明白,黑猫在给自己带路。

    寻找柏知的南齐和村民们离的很近,黑猫也不愿意再往外走了,看着柏知停住,就准备返回树林。

    “等等。”柏知有点着急,总觉得黑猫有个名字,可是她是第一次来到这里,黑猫一看也不是家养的,怎么可能会有名字呢?

    离开的黑色身影停顿了一下,黑猫疑惑的扭头,看柏知向自己挥手,才跃向林子的深处消失不见。

    柏知苦恼的抓了抓脸,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去找大南齐他们,但是,离开的时候又不甘心的望了一眼林子的深处,安慰自己,下次肯定能再见到黑猫的。

    到时候,再问问黑猫要不要和自己一起生活。

    别担心,自己会有猫的。

    虽然这次黑猫的反应很冷淡,但是柏知这种有着迷之自信的家伙,根本没有受到半点打击,反而跃跃欲试的开始琢磨,怎么样再次见到黑猫,然后,揉了揉脸,跑出去和大南齐认错了。

    她跑到林子里差点没出来,让周围的人很担心的在找她,柏知鞠躬道歉,很认真的感谢大南齐和剧组的工作人员以及村民。

    孩子太懂事,也有不好的地方,就像是现在,柏知的态度太过积极配合,导致南齐想严肃的两句都绷不住脸,剧组的工作人员和村民们看到柏知向他们鞠躬感谢,忙摆手没什么,只要柏知安全就好,下次可不能自己往林子里跑了。

    得到了原谅,柏知就乖乖的跑到南齐身边,一副‘我哪儿都不乱跑’的表情,眼神时不时的瞄一下故意不理她的南齐。

    等一行人原路返回,经过养锦鲤的池子时,南齐像是牛魔王一样,故意在柏知面前喷气哼了一声,把捣蛋鬼的眼睛挡上,免得她再看到活鱼飘飘软软的尾巴。

    柏知这就明白,大南齐不生气了,乐颠乐颠的和他一起回去。

    剧组没有留几,就杀青可以返程了,柏知被大南齐看的很严,根本找不到机会再去一趟树林,连人带行李被塞到车里要回家的时候,柏知还眼巴巴的望着湖边的位置。

    她的猫!

    可能是实在太惦记这只还不属于自己,但已经被厚脸皮的柏知划成所有物的猫,柏知回家之后,少见的又做起了梦。

    和上次那个模糊的,被一个温暖的怀抱包裹,身边还有一只蓝眼睛黑猫的梦不太一样,柏知在梦里,听到一个很温柔的声音在,柏知、梭梭你们看,这是高山、这是流水、这是湖泊、这是树木……

    但是,没有等这些话继续下去,就被摇篮曲一样的哼咛取代,同样的声音阻止了柏知梦到更多的东西,却格外的安心和温暖,让柏知酣睡到明。

    等第二起床,柏知打了个哈欠,迷迷糊糊的,“梭梭?”

    嗯?从床上一跃而起,柏知也不困了,立刻反应过来,黑猫是有名字的,叫梭梭?

    这好像是一种树?柏知记得齐轩妈妈用手机收什么能量的时候,过这个。

    等柏知去查了一下梭梭树,发现这是一种生长在干旱少雨的荒漠土壤上,防风固沙,适应能力极强的优质树种,“叫梭梭的树,这么好啊?那叫梭梭的猫,肯定也很好!”

    柏知对黑猫,也是这么自信。

    当然,自认为已经是有猫人士的柏知,还是考虑到这件大事,猫还不知道,柏知还是老老实实去问凌娅,可不可以让她占用一点家里的空间,养猫。

    之前柏知遛皮皮的时候,凌娅就问过柏知,想不想养宠物,但是柏知当时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猫,这个话题就暂时搁置了,现在柏知问她这个问题,是找到自己想养的猫了?

    “和岸岸汀汀过吗?”凌娅没有直接同意或是不同意,问问柏知,有没有和两个姐姐过。

    柏知点头,“过,姐姐们同意我养猫,但是,不能让猫挠破我们的衣服。”

    “那可以。”

    凌娅也不是什么生自带教孩子技能点的父母,一个单身妈妈总是会遇到常人想不到的困难,更别她还需要照顾三个女儿,家里事事做主是很难做到的,所以精力有限的凌娅也不难为自己,会给三个孩子很大的自由度,像柏知想养猫这件事情,只要通了其他的家人,就可以。

    至于该如何养猫就是柏知需要操心的事情了,凌娅和陶岸陶汀则需要对养猫带来的一些生活麻烦,多一些包容度。

    彼此妥协,各担责任,凌娅也是慢慢的发现,自己管的少一点,效果反倒会更好一点。

    蹦蹦跳跳的跑回房间,柏知向姐姐们宣布这个好消息,“妈妈答应我养梭梭了!”

    陶岸和陶汀喜欢动物的方式比较内敛,不像是柏知这样敢抱着皮皮在草地上打滚,她们摸一下动物,或是做一个好看的窝就很满足了。

    柏知想养一只猫,连名字都已经提前订好了,她们就准备帮梭梭做一张猫床。

    其实是柏知之前用过的婴儿床,比学生的书桌大一点,搬到京都的时候也被带过来了,柏知把没有布料和垫子的空床架在楼下洗干净,就把它拖上楼了。

    两个姐姐就做了一个牌子,上面画着一个简单的猫头,写着‘梭梭’,这个牌子三个孩子都有,写着自己的名字,现在,她们正在做第四块牌子。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柏知和姐姐们把养猫这件事情,看成和欢迎新的家庭成员一样重要,她们有自己的餐盘和组合床,那么梭梭也可以得到它的餐盘和组合床,就是上几号,摆在柏知的旁边。

    凌娅友情提供了婴儿床用的被褥,但是她并不能保证,如果被褥被猫挠花了,还可以提供替换的。

    于是,在梭梭本猫完全不知情的时候,柏知就已经把家里梭梭的这份东西,全部准备好了。

    但是,问题也出来了,户型不大的家里,原本合适的空间,一下子多了不少东西,有点挤,可柏知也没有办法凭空变出来一些地方,只能继续想办法解决。

    这个问题,一直困扰到电影准备上映。

    宣传期柏知是没有参加的,这可以理解,和普通的明星不一样,在络宣传和线下互动的时候,童星在里面的作用是受限的,而柏知又专注黑猫,觉得自己拍完电影就完成工作了,不想去全国各地跑宣传。

    导演对柏知的要求格外的低,一想到这个家伙带来的投资,他什么意见都没有,就这么放柏知偷闲。

    直到首映的时候,才集齐主要演员召唤柏知的。

    这里面,柏知最熟的就是大南齐,被妈妈送过来之后当然来找他,但剧组的主演都在,里面有几个还是第一次见柏知这个男二。

    对啊,没有和男二的对手戏,又在前半期拍完,这几个演员当然没见过柏知。

    两女一男总共三个人,带着笑和柏知打招呼,做自我介绍,柏知礼节性回应了一下,没有多什么,就跑去坐在大南齐身边了。

    本来就是初识,对方又是个孩子,三个人之中,有两个人已经完成日常寒暄,坐回去和身边的人低声交谈,只有坐的很近的一位女演员,继续和柏知搭话。

    南齐对柏知的社交能力一向很放心,这个家伙总是和别人相处的很好,但是,被这个女演员搭话的时候,柏知却一反常态的很冷淡。

    而且,这和柏知在同龄人面前的高冷不一样,她的高冷纯粹是有大佬包袱,内心戏比较多,但这个时候的冷淡,则是带着排斥的。

    南齐伸手摸了摸自家崽的耳朵,有点不满的提醒面前这个快要贴在他脸上的女演员,首映很快就要开始了,请坐回去。

    女演员还想和南齐点什么,就已经被故意走过来和南齐话的助理哥挤到一边,再也凑不过来了。

    借着南齐的遮挡,柏知笑眯眯的伸出一只手,偷偷的和助理哥来了一个give me five。

    果然,助理哥在开启安静如雪派之后,又向着善解人意派迈进。

    “你不喜欢她?”南齐声的问,柏知这种连毛毛虫都觉得花色很好看的家伙,很难第一反应讨厌什么,这个女演员让柏知露出了少有的抗拒,让南齐很好奇。

    “眼神黏黏的,而且,看我的时候,还盯着你,动物世界里面,蛇要吞青蛙的时候就这样的。”反正,这种感觉让柏知很不舒服。

    社交能力好不代表柏知是个长袖善舞,委曲求全的人,喜欢是喜欢,不喜欢是不喜欢,她走的不是技巧派,而是真心派,因果关系也是她喜欢身边的人,愿意给身边的人带来阳光,得到了回馈,拥有了让一般人想不到的交际圈,而不是柏知为了认识身边更多的人,会放弃自己的感觉,让她不舒服。

    大佬的任性不是任性,是人格魅力和眼光独到。

    对,就是这么理直气壮。

    助理哥也低声和南齐了两句,这个女明星在业内的一些秘闻,演技不错但人品堪忧,和柏知话的时候也是一个劲儿的拿眼神撩南齐,只是南齐的注意力都在柏知的情绪异常上,没有发现而已。

    被当成‘青蛙’一回的南齐听完这些,也觉得后背有点凉,连柏知带沙发,往一边挪了挪才舒服些,他对圈内一些规则不发表意见,都是个人选择,陷进去就没有完全无辜的人,不值得同情,但这不代表着南齐愿意成为别人往上的垫脚石,刚入圈的时候南齐资源好,潜力高,也差点上过当,要不是林哥机敏,南齐绝对是一身脏水,所以,南齐对找上自己的这种人异常反感。

    只是,南齐比较郁闷的是,为什么自己没有柏知这种反应度?

    “是不是孩子对情绪都比较敏锐?”南齐这么想着,就直接问柏知了,毕竟不是还有一种法,孩子的眼睛干净,能看到一些非正常的东西吗?

    没想到,柏知给了南齐一个眼尾,很嫌弃,“大南齐,你是不是还觉得,我可能见过鬼?”

    南齐一噎,要不要这么准确的猜到他刚才在想什么?!

    “唉,这是封建迷信知不知道?”柏知拍拍南齐的手臂,教育大南齐,要相信唯物主义,物质守恒定律。

    “这和守恒定律有什么关系!我把我的团员证给你看行不行!”南齐急了,上学的时候,他也是优秀的团员呢!

    “有好就有坏,平衡、守恒。”柏知才不是胡八道的,她可是知道辩证法的,有善良勇敢的人存在,就一定有邪恶自私的人存在,“所以,要多在阳光下行走,也要警惕黑暗的邪恶,嗯,我也不知道这是谁的,反正听起来很有道理,也很厉害的样子。”

    也不是第一次在柏知面前涨知识了,南齐抱拳受教,并表示疑惑,“你这都是从哪里看到的道理?”

    “古诗文鉴赏,以及中外名著导读。”柏知可以有着多所图书馆的借阅卡,看书速度快记忆力好,凌娅也经常带孩子们去看书,还是有收获的。

    南齐大惊,现在的孩子思维水平已经这么高了吗?幸好自己早生十几年,要不然,压力好大。

    柏知倒不觉得有什么,不经常和教育打交道的成年人,总是低估着现今的教育水平,或是站着话不腰疼,以自己当年读书的经验来批评教育制度。

    如果教育制度是个拳击手,肯定要暴打很多人,它招谁惹谁了,怎么谁都来骂它两句。

    时代的快速发展意味着孩子们的真懵懂时间被压缩,启蒙开智,大量的知识被灌输,柏知并不觉得自己这些话很奇怪,她见过很多同学,年纪差不多就已经在国学、书法这些方面,有所成,这些被家庭投入大量时间和金钱来教育出来的孩子,超乎了成年人的想象。

    所以,永远不要低估下一代的能力,南齐的感叹其实也没有什么错,同时期相比,他在柏知这个年纪的时候,是不会懂这么多东西,同样,也不会遇到太多压力,反正现在有柏知在,他对学生这个群体是报以敬佩的。

    等灯光调暗电影开始,柏知和南齐就不再闲聊,专心看电影成片,哪怕参与了拍摄,最终呈现的效果也是出乎柏知想象的,她看着屏幕上那个陌生又熟悉的自己,等电影结束都没有回过神。

    剧组的主演是要上台和媒体互动的,柏知跟在南齐身边,她的光头没有再继续剃,长出了一些,变成毛寸,记者们要不是看到演员表旁边标的陶柏知,是女孩子,肯定会觉得这是个俊帅的男孩。

    实际上,不只是柏知被电影震撼到了,观影的媒体工作者心中的评价也很好,他们总是和电影圈打交道,眼光会更毒辣一些,看的出这是导演的一份优秀答卷,从故事的脉络和拍摄的手法,都是加分点,拍摄之前,银幕作品并不多的南齐,用自己的实力话,当得起男主的戏份,在影片里演技出色;女主等其他角色,也都是人设饱满,各有特点。

    但是,最让他们在意的是男二,以及男二的扮演者,陶柏知。

    这真的是一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吗?

    所以,等主演都上台之后,有三分之一的话筒都怼到了柏知面前。

    镁光灯照的柏知基本上是看不清面前的东西,要不是南齐挡了一下话筒差点把她淹没,等接二连三的问题出现时,柏知皱了皱眉,把都快怼到她眼睛的话筒往下压了压,“你们稳重一点,一个一个来。”

    这个话,是学秦阿姨的,每次皮皮特别闹,秦阿姨都会追在后面喊,‘皮皮你稳重一点!’

    现在记者的话筒都快戳到她脸上了,柏知也拿出训皮皮的态度,让记者们先稳重一点。

    从业这么多年,第一次被稳重一点,离得最近的几个女记者乐了,一起把身后几个不知道什么来路的家伙挤走,给柏知空出一点位置,然后蹲下来采访柏知。

    电影首映的媒体大部分还是友好的,只是稍不留神就容易混进来几个无良报,以找爆点和发黑料为看点的那种,很不守规则,刚才采访使劲往柏知身边挤,拿话筒差点戳到柏知眼睛的就是他们。

    只要好好话,柏知是很配合的,在场的保安也很快把几个闹事的记者挡住,采访才正常开始。

    导演和助理都是事先和柏知过一些,怎么回答媒体问题的方法,但的太不直接了,只让柏知挺清楚里面的精髓,使劲夸就对了。

    记者柏知好看,柏知就反夸记者姐姐也好看。

    记者电影拍的好,柏知就夸导演和剧组工作人员都很厉害。

    记者南齐的表现很出色,柏知就……不,她不用夸大南齐,她点头附和就行了。

    这种坚守‘夸奖不要钱’的原则,也是另一种程度的满分回答,记者们被柏知真诚的眼神逗得没办法,聊了几句之后就放过她,去找其他演员了。

    等首映结束,影评人的推送也接二连三的出现。

    让友们点击最高的一篇,名字叫做《男主女主都是观众的,把男二留给我》

    作者是一个很诙谐的自由撰稿人,出于客观角度,平时很少发表一些自己的喜好偏爱,但这次参加完首映,坐不住了。

    精炼准确的评价完导演的用心和影片的诚意,以及男主女主等演员的出色之后,就开始夹带私货安利男二。

    不管是真单纯的笑眼皇子,还是背负深仇的狠毒和尚,这个存在,撞入了他的心,不够完美却让他最为不舍。

    好的电影,是可以挖掘出人性的闪光点和阴暗面的,忘洛就是一个矛盾体,让观影者最为可惜的角色,他的不幸源于命运的不公,他的阴狠源于黑暗的摆弄,但他的坚持和牺牲,则是出于内心和真我。

    任你千般磨练万般阻碍,最后,他自己来成全自己。

    而且,让影评人注意的是,出演男二的演员,不仅把男二这种复杂而细腻的情感表达出来,在一些细节的处理上,也颇为独到。

    可以称得上惊艳的表现。

    所以,其他角色都给观众,请把男二留给他。

    各种各样标题的影评出现,友们在观望其中水分程度的时候,也发现男二和尚是个高频率词,不明所以的吃瓜群众,有点激动的原著书迷,在《仙劫缘》正式上映的时候,纷纷涌进影院。

    然后表示,那个男二留给他的影评人呢?敢抢大家的男二,找打!

    至于南齐的粉丝,从影院出来之后日常打卡夸奖了自家爱豆之后,又投奔到了新的话题讨论,开始发微博。

    ——嗷嗷嗷,没有想到男二是柏知出演的,但是看名字还以为是同名同姓!

    ——我要为柏知爆灯,要为柏知哐哐撞大墙,演的实在太好了~

    ——呜呜,男二变成点点光芒的时候,简直在影院哭成狗,好虐,为什么没有两全的办法?

    在“甜版的恶魔”之后,柏知再次以“不要想私吞大家的和尚”登上了热搜。

    没有宣传,没有社交账号,友们再次攻陷南齐的微博。

    南齐:“……”

    虽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但心情依旧很复杂,好的我才是顶级流量呢?!

    而此时,柏知本人不知道这些,她正在对即将到账的钱钱兴奋搓手手。

    可以,齐轩、石杨和陶柏知,是票房飙升的最佳受益者,三个孩子每都打电话,静看自己的收益往上涨。

    根本没有注意到扎心的齐总和石总,伤心的抱住了傻傻的自己。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