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三十三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进组之后, 柏知拍的不只是戏,还有她的十万块以及买飞机的梦想。

    而南齐表示, 要和这冰冷的物质世界再见了。

    之前, 柏知还是戏份被投资商威胁的新人, 转眼之间,在齐总和石总的投资额兑换之下, 柏知就成为了这部戏,年纪最的投资商。

    等电影杀青上映之后, 南齐不仅能拿到片酬,还可以分到红利,加起来估计比南齐挣得都多。

    自己的挣钱能力, 还不如个七岁的孩子,实力扎心。

    拍摄进度并不是按照剧本的发展来的,为了匹配柏知的生长速度和戏服的大,拍摄实际上已经步入后半期了,不少角色已经杀青,留下的主要就是南齐、柏知和几个角色,而且,取景地不是在京都, 柏知是带着行李箱来剧组的。

    都是能谈生意的崽儿了,柏知做了一个很“成熟”的决定——拒绝了凌娅的陪同, 以及请个助理陪她的建议, 乐颠乐颠的厚脸皮去蹭南齐的经纪人和助理。

    嗨呀, 存钱罐都已经空了, 没有存款的柏知要节省。

    柏知的自理能力很强,基本上不需要别人操心,林哥和助理哥纷纷表示,照顾柏知比照顾南齐简单多了,背台词一遍过,讲明白剧情就不会轻易ng,精力旺盛却不调皮,不玩手机不熬夜,早早睡觉乖乖吃饭,还不用担心黑眼圈和长胖,摸摸良心,有比这更省心的艺人吗?

    南齐:“……”

    比变不成庸俗的有钱人,更让人难过的是,经纪人和助理不仅叛变成为柏知的粉丝,还开始用柏知的标准来要求他,晚上九点整被没收手机要求睡觉的时候,南齐是崩溃的。

    谁要和学生一个作息时间啊!

    而且,柏知这个变态,背台词的能力和提词器一样,没记错过一次台词,让南齐在内的其他演员都压力颇大,唉,年纪大了,脑子不好使了,比不过孩子了。

    不过,南齐还是感到庆幸的,剧组的拍摄过程并没有最终影片呈现的那么美好,嘈杂的响动,堆叠的物品,散发着热度的灯光,还有一些很没有安全感的威压或炸♂药点,难免会影响人的情绪。但这么高压的环境下,柏知还能蹦蹦跳跳的,很不错。

    好的导演,是会雕琢演员的演技的,《仙劫缘》的剧组就有这份幸运,南齐受益匪浅,柏知同样有所成长。

    赋极为重要,但恰当的引导也必不可少,拍摄的这段时间,柏知能更深刻的理解角色,发掘自己,以及学会表达。

    当年在没有接触到这些的时候,就已经是戏精的柏知,在璞玉经过打磨之后,成功进阶2.0版本。

    忘洛这个角色的愤怒、不甘和抗争,慢慢的在柏知的身上体现。

    柏知的最后一场戏,就是忘洛在取代林洛的机会近在眼前时,没有选择继续,反而放过了林洛选择了毁灭。

    其实,男二是反派,这话并不完全,他的坏和狠全部建立在不幸的遭遇以及渴望复仇的心愿之上,杀尽下魔修是过分极端的执念,同时也是某种程度上的大善,同命格却不同命运的两个人,忘洛想要摆脱被命运摆布,想要顶替林洛的身份,为亡国和亲人复仇。

    但最后,林洛和忘洛同时困在魔窟,局势危机之时,忘洛把林洛送了出去,自己和魔窟同归于尽,因为他已经明白,这个时候,有能力承担对抗魔修之责的人,只有身边的林洛,他为大局,让了步,丢了命,却不悔。

    和尚又妖又坏,有的时候用正面形象示人,让众人迷惑在慈悲为怀的模样之中,有的时候用反面形象示人,也让众人提到妖僧就咬牙切齿,但谁也不能否认,忘洛的惊才绝艳,忘洛的足智多谋,以及忘洛的一切。

    柏知的最后一幕,摔碎了脸上的笑,面容变得阴狠狰狞起来,为什么不怨,同样的命格,他却颠沛流离,为什么不恨,同样的赋,他却要步步为谋,可是,仙魔对抗的僵局已成,有能力打破的人,不是越走越错的他,而是林洛。

    “最后,我来成全李洛。”忘洛着自己的俗家名字,在送林洛离开,与魔窟共同湮灭的时候,衣着破损,面容狼狈的和尚却露出了一个浅浅的微笑,他一直都好累好累,现在,可以休息了。

    为什么悲剧让人印象深刻,因为作者把最好的东西毁灭给读者看,忘洛的形象,就是这样。

    柏知穿着僧衣的身影,像是被风卷起一样,在后期镜头的修饰之下,走向毁灭,但现实拍摄之中,则是悬在半空之中完成指定动作之后,掉到了铺好的海绵垫上,导演一喊卡,刚才还赚围观工作人员眼泪的柏知,就像是青蛙一样蹬腿,快来人帮她把背后的安全绳解开,勒肚子。

    刚才因为忘洛的牺牲而眼神湿润的工作人员:“……”

    果然,俗话得好,真情实感的代入角色,是要付出代价的。

    经常给柏知零食吃的几个姐姐忙跑过去,把柏知从垫子上扶起来,身后的安全装置也拆下来,可能是孩子的体重比较轻,柏知吊威亚飞来飞去的时候,模样特别的惬意,就是安全绳有点太勒肚子了,自己还不能独立拆开,每次降落柏知都需要求救。

    但是这场戏拍完,柏知就可以收工了,整部戏也快要杀青,等南齐的戏份结束时,她也可以回家了。

    至于柏知为什么不现在离开,原因和之前的一样,路费多贵啊,柏知这种没有存款的财迷,当然能省就省,到时候蹭南齐的回程安排。

    “我出钱把你送回去行不行?”南齐是崩溃的,虽然娱乐圈最近刮起了老干部人设风潮,但是,他不打算成为其中的一员啊,柏知在剧组住着,就意味着他没有夜戏的时候,也要遵守九点睡觉的作息,玩手机超过二十分钟就被收走,还要做什么眼保健操。

    “不要,浪费钱是不对的!”柏知义正言辞的拒绝,大南齐真是太不省心了,总是乱花钱。

    “……”算了,南齐放弃了,与其劝赖皮鬼柏知,还不如琢磨一下,被强制早睡的时候,如何把手机偷偷摸摸藏起来,要不然,在被窝里塞个游戏机,趁林哥和助理离开,躲起来玩。

    他当年高考的时候,都比现在的生活轻松。

    当然,南齐是没有想到,林哥和助理发现这段时间更改他作息习惯,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和身体健康都得到很大改善,所以,准备离开剧组,也继续实行。

    南齐的工作很忙,有的时候昼夜颠倒,倒时差赶行程,要不是身体底子比较好,早就出问题了,再加上他有着年轻人作息不规律,熬夜玩手机等等的通病,皮肤状态什么的,有的时候会差到化妆师掀桌。

    而且,有的时候压力很大,心情烦躁的时候,哪怕休息时间宝贵,南齐也睡不着的,烦躁、熬夜和失眠,让林哥和助理有的时候也没有办法。

    娱乐圈很多明星需要依靠药物才能入睡,不是句玩笑话,每个人都知道药物依赖无异于饮鸩止渴,但是,睡不着,休息不好,整个身体发出警告的感觉太难受了,对这些逼入绝境的人来,不过就是早死晚死而已。

    在《仙劫缘》剧组的时候,南齐也有点这种情况,拍戏不顺或是连轴转的时候,就容易失眠头痛。

    但柏知入组之后,家伙经常在南齐这里蹭吃蹭喝,还蹭经纪人蹭助理,经常把南齐气到飞起,可同样的,为南齐带来了活力和改变。

    剧组选的地方山清水秀,还有一片未开发的湖泊,地方偏僻自然是没有什么酒店住的,而是向当地的村子租了几个院子。

    而自来熟和厚脸皮这两种属性组合起来,效果是很可怕的,柏知精力旺盛,起床之后就停不下来,没有戏的时候,就自己去找剧组工作人员玩,或者在村子里转。

    懂礼貌,不扭捏,长得还好看的朋友,很受长辈的喜欢,村子里不少在家务农的中老年人,儿女都在城里打工,孙辈也被接出去读书,也不会用电脑上,平时很孤单,做点什么酱菜或腊肉,都不知道给谁吃,现在,有个柏知这种又蹦又跳,什么时候都活力满满的孩子,老人们也有事情做了,什么手工粉条、燕皮混沌,做法繁琐他们一般都等到逢年过节,家人团聚时才做的吃,都做起来。

    尤其是村子里有一种薯类,和红薯有点像,但颜色偏浅,口感偏甜脆,柏知很喜欢吃这种薯干,去村子里乱晃的时候,会每家都蹭点吃,老人们喜欢柏知,还会往她口袋里装不少带走。

    所以,柏知每次回剧组的时候,基本上都带着一大包吃的。

    南齐和身边的工作人员也都能沾光分到。

    靠山吃山,没有谁再比这些老人更知道,山里的美味在哪里,可能做出来的东西样子不好看,但是,每一份不仅美味,还足够的健康和绿色。

    南齐分的最多。

    再加上柏知是不玩手机的,南齐和她相处的时候也就把手机放在一边,等晚上快九点,手机又被助理收走,躺在木床上,棉花做的被褥温暖厚实,每嚷嚷着拒绝学生作息的南齐,其实也慢慢习惯了这种生活。

    离开手机,和络的关联就了,每柏知在身边蹦蹦跳跳的,南齐也没有功夫去想些有的没的,饮食和睡眠又跟得上,要是再改善不了南齐的身体,都对不起这山里的水土。

    作为当事人,南齐当然能体会到整个人状态的提升,他也就是嘴巴上念叨一下,柏知能在剧组多留几,哪怕是为了蹭他的回程,心情也很好。

    以前拍戏结束,南齐都是问助理要手机,现在拍戏结束,南齐都是问柏知在哪里。

    “去帮忙收白菜了。”柏知每次跑出去之前,都会和助理哥报备一下行程,这几有两家村民收白菜和割蜂蜜,没有白蹭吃白蹭喝的柏知就跑去帮忙了。

    农家的孩子,有的比柏知年纪还的时候,就开始帮家里做事情,柏知有模有样的跑去帮忙,也没有被拒绝,她虽然不太清楚白菜怎么收,蜂蜜怎么割,但是力气足,跑得快,学习能力还很强,还是可以帮上忙的。

    头顶上是一个草帽,柏知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套灰扑扑的衣服,脸红扑扑的,一次能抱走两颗白菜,没有成年人步伐大,但胜在频率高,呼哧呼哧的帮忙运白菜。

    白菜不,柏知抱起来两个白菜基本上就看不到脸了,只能顺着白菜叶子的缝隙看路,偶尔爬过两只青虫,也不害怕,脑袋还下意识的随着虫子一拱一拱的往前爬,点点点的。

    当,柏知挑了一个自认为最好看的虫子,带回剧组送给南齐,把南齐吓得差点跳起来,恨不得爬上房顶大哭,为什么柏知不害怕这种彩色的软体动物,还献宝似的要送给他?

    可怕吗?柏知为了让大南齐从房顶上下来,只能把虫子放生,既然不喜欢彩色的,要不然明割蜂蜜的时候,找个白白胖胖的幼虫给他看?

    南齐被虫子吓到窜房顶这件事情,给他的心灵带来了难以磨灭的伤害,晚上凌娅把电话打到他这里,问问柏知情况的时候,蔫蔫的南齐把柏知喊过来之前,多问了一句,“凌姐,柏知有什么怕的东西吗?”

    昨打电话的时候,柏知就已经和凌娅过,要帮村民收白菜的事情了,听南齐这么问,凌娅一猜,就想到柏知半点不怕虫子还在这种事情上乐于分享的习惯了,她也是被柏知送过虫子的,当时凌娅可是僵笑着收下虫子,柏知离开之后,捂着嘴无声的尖叫着,把虫子拍死的。

    有的人就是怕软体多刺的虫子,没办法,柏知这种完全不怕的人,是想不到这一点的,好在她的虫子礼物就送一次,毕竟,虫子也是动物,凌娅教育她,不要随便打扰动物。

    “有的。”凌娅的回答,让南齐毫不意外,果然,柏知这种不怕地不怕的性子,肯定没什么怕……

    等等,有的?!

    “居然还有柏知怕的东西?”南齐立刻装作一本正经的样子,和凌娅,“凌姐,柏知怕什么啊?我以后也注意点,免得吓到柏知。”

    如果语气不这么好奇和荡漾,可信度还高一点。

    南齐一直在照顾着柏知,柏知也很信任南齐,凌娅知道,南齐这么问纯粹就是八卦,她也没有隐瞒,就和南齐了,反正,柏知怕的东西挺好发现的。

    “柏知,很害怕活鱼的尾巴。”

    是的,不怕地不怕,高空和速降,捏虫子当大佬全都无压力的陶柏知朋友,很害怕活鱼的尾巴。

    每个人的怕点都不一样,但柏知这个怕点实在太少见,凌娅和陶岸陶汀第一次发现的时候,又是心疼又是好笑的。

    巴音是典型的内陆城市,基本上是没有什么河流湖泊的,几条河也没有什么鱼,柏知接触到的水生动物,要么就是沿海冷藏运到巴音,摆在菜市场卖的海鲜,要么就是凌娅去买的当地鱼塘养的鱼,但做熟之后也看不到什么扭动的鱼尾巴。

    柏知也没有什么机会,近距离接触活鱼尾巴的。

    直到,凌娅有一次带着三个孩子去水族馆,这种展馆都是单向通过,从入口到出口是固定路线不能随意返回的,刚走进第一个展馆,看贝壳和海螺的时候,三个孩子还趴在玻璃上,看着里面颜色斑斓的贝壳和海螺。

    路过白鲸海豚馆和海象海狮馆的时候,三个孩子也都乐呵呵的,伸手隔着玻璃冲白鲸挥手。

    等到了鱼类展馆,柏知第一次见这么多活的鱼,以及它们的尾巴时,当场就绷不住了,大哭起来之前还记得捂嘴,因为凌娅,展馆里要保持安静,不能大声喧哗。

    可是,她实在太害怕了,边捂嘴哭边往凌娅身边躲,还藏在陶岸和陶汀后面,就是不敢看鱼。

    妈妈和姐姐们也吓一跳,忙把柏知抱起来,柔声问她,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孩子突然大哭,肯定是有问题的,而且,柏知的身体一直都很好,定期的体检也都在做,凌娅吓了一跳。

    然后,柏知躲在妈妈和姐姐围起来的阴影里面,怂怂的指着水族箱,泪汪汪又声的解释,她害怕鱼尾巴。

    而且,那里面还有好多好多鱼尾巴。

    不管是好看的鱼尾巴,还是难看的鱼尾巴,只要是那种好像裹着一层浅浅的粘液,从鱼的身体渐变成深色或透明,随着鱼类身体的摆动,划开水波的部位,都让柏知头皮发麻。

    美感?不存在的,柏知看到的,只有害怕。

    于是,当的水族馆之旅,就是柏知戴着两个姐姐提供的帽子和围巾,眼睛都不肯露的被妈妈的外套裹起来,抱出去的。

    好在,巴音除了水族馆之外,柏知经常去的地方,也没有什么适合养鱼的,被鱼尾巴吓到哭的事情,也没有再发生过。

    搬到京都之后,柏知的活动范围里也没有可以看到活鱼尾巴的,再加上她这个怕点实在太罕见了,也算是陪着柏知长大的南齐,自然就没有发现。

    但是,按照柏知四处跑的劲儿,以后总是会看到活鱼的,凌娅把这件事情和南齐,也就是提前一声。

    反正早晚会被发现的。

    南齐听完之后,果然笑到不行,居然害怕活鱼的尾巴?这个怕点,还有点清新脱俗,可爱呢~

    当然,他知道这件事情之后也不会恶作剧拿鱼吓唬柏知,南齐才不是这么没素质的成年人,以孩子的惊吓为乐趣的,只不过,以后送柏知礼物,要避免这个了。

    把柏知喊过来接电话,南齐就去一边乐了,哈哈哈,想想柏知平时的陶大胆模样,根本想不到,这家伙居然害怕活鱼尾巴啊!

    但有的时候,是什么来什么,南齐刚知道柏知害怕活鱼尾巴,第二拍戏结束,还没有问助理柏知去哪里了,助理哥就提前开口了,“柏知今去看割蜂蜜,地方有点远,下午可能会晚点回来,张和她一起去的。”

    有个成年人陪着就行,南齐点点头,多问了一句,“这个季节,收割蜂蜜?”

    “这附近的湖水质好,有的村民引了一些水来种莲花,专产花蜜美容养颜,张就是跟着去帮忙买蜜的。”助理哥解释了一下,“还有引水养锦鲤的,也挺有名气的。”

    “锦鲤?”之前听到这句话,南齐不会多想,但知道柏知怕什么之后,他就有点慌了,“我这边没什么事,你先去找柏知,快一点,别让她看到一池子的锦鲤。”

    柏知肯定会崩溃的。

    助理哥不知道南齐为什么脸色一变,但这里面的急迫他还是听得出来的,没耽误什么,就赶紧往湖边跑,去找柏知。

    但是,满意的喝了杯鲜花蜜水,拍拍圆滚滚肚皮的柏知,对旁边已经在开始的卖花蜜活动不怎么感兴趣,就到附近随便走走。

    一走,就出问题了,因为她已经看到特意养锦鲤的池子了。

    不同颜色的锦鲤,是专供各类酒店、企业大厅水池里观赏用的,颜色极其鲜艳,鱼尾巴都比普通的鱼要飘逸很多,尤其是岸边出现人影,傻乎乎的锦鲤以为要喂食了,都密密麻麻挤过来,还对着柏知甩尾巴,让柏知差不多是被定住了三秒,吓到哭的同时,转头就跑。

    好多好多鱼尾巴,吓死她了!

    也是第一次来的柏知,就这么扭头钻进背后的林子,跑没影儿了。

    恐惧是可以提高体能极限的,更别柏知的体质本来就不一般,等她的害怕劲儿消退,柏知自己都不知道她跑到哪里去了。

    四周的树木,茂盛的草丛,还有旁边的鸟叫虫鸣,空气之中还有一些阳光照耀下的灰尘飞舞,让身上没有任何联络工具的柏知有点发愁,这该怎么出去?

    剧组找的这个取景地很偏,柏知又是第一次来,不像是本地人那么熟悉路。

    再加上,她刚才可是全力跑了很久的,在树林里面连窜带跳的,行动速度很快,现在停下来,已经是林子里挺深的地方了,四周的景色又一模一样,让柏知根本没办法原路返回。

    蹲下来听了听动静,柏知挠了挠脸,附近好像没有人家?

    柏知也不怕,身上是凌娅给她买的衣服,运动款还有点特殊的设计,把上衣的袖子和裤子口拉开,将里面的魔术贴拽出来贴好,确认不会有什么东西钻到自己衣服里,才继续往前走。

    现在的时间还挺早的,太阳在东边,柏知在原地站好,用右手对着太阳的方向,念念有词,太阳升起的地方是右手,为东边,那么伸展手臂站好,面前是北边,背后是南边,左手是西边。

    村里的老人家,经常这是东边湖里产的莲子,这是东边湖里长得菱角,那边,村子在西边。

    知道自己要往哪个方向走,柏知就保持着右手对着太阳的姿势,努力往左手边走。

    有误差就有误差吧,反正柏知就是走个大方向,湖边是有村民来的,到时候能遇到人求救就好。

    柏知刚才被一池子锦鲤吓到的情绪依旧平缓,乐颠颠的往西边走。

    但事实证明,理论和实践还是有磨合的地方,太阳不可能是正东,柏知拿着手臂比划的角度,也不能一直保持着西边,她现在只能承认,自己迷路了。

    林子安静了很多,还有一些虫子或是动物穿行的悉索声,柏知有点担心自己遇到蛇,看到自己身边一株绿竹,手腕那么粗,深呼吸,蓄力,抬头,踹。

    竹子应声而断,柏知又来回踩了一下,得到一个比自己矮一点的竹棍,还带着点断裂口的毛刺刺,但是,不影响柏知拿着竹棍打草。

    她是没有什么在树林里穿行经验的,还是这几听村子里老人给她讲故事,柏知自己总结的,现学现用,反正没有鱼尾巴,陶大胆重新上线。

    而这边慢了一步,没找到柏知的助理哥,立刻通知南齐,围在湖边的村民听到柏知不见了,也都开始在附近找人。

    “柏知,陶柏知?你在哪里!”

    找不到路,扛着竹棍走,还哼哼哈哈出个拳,感觉自己武学宗师附体的柏知,和郊游差不多,并不知道大南齐他们在心焦的找自己,还等着偶遇村民然后问个路呢!

    但没走几步,柏知眼神一亮,看到了远处一个黑色的影子,等悄声的凑过去,她看清楚了。

    蓝眼睛的黑猫!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