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二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三十二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被柏知发射了暖心光波之后, 南齐愈发坚定了自己来的目的,他想以自己的片酬来投资剧组, 为柏知的戏份增加筹码。

    是的, 娱乐圈经常见的糟心事, 就这么发生在《仙劫缘》剧组了。

    这部戏是大投资,导演之前也因为钱多底气足可劲儿浪了几, 但是没想到,这些投资商出了点问题。

    资本的投入和影片的艺术没有任何关系, 导演和观众讲情怀,讲艺术,但投资人只讲收益和风险。

    有一个占额颇多的投资商因为公司运营的资金链问题, 从投资队伍之中撤出,新的投资商顶上,但这位和之前那种拿钱不话,坐等票房收益的投资商不一样,他格外的活跃,还盯上了男二的角色。

    导演力争,不允许这个投资商干涉自己的选角决定,但这个新投资商也很执着, 谁让想出演男二的人,是他的亲儿子呢?

    等南齐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 新投资商就提出了新的折中方案, 让两个人来演男二, 定好的演员不是才七岁吗?那就演皇子那一段, 他儿子刚好十五岁,正好演国破家亡之后的一段。

    导演只想冷笑,男二皇子的戏份大概就是回忆而已,这个新投资商是多大脸,要让他儿子占九成九的戏份?

    南齐听到之后也气的肝疼,自家崽被欺负了,尤其是这种财大气粗的,凌娅根本没有经济实力与之对抗,但是他又是高收入高支出群体,手里攒下来的钱不算太多,南齐就想把自己的片酬也算上。

    反正,他就是看不得这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新投资商,减少柏知的戏份。

    难得强硬的南齐让林哥也很愁,演员的片酬并不是南齐自己一个人就能决定的,还关系到公司和经纪人的分成,他是南齐的表哥还比较好话,公司那边就需要他去交涉了。

    出于理性考虑,林哥应该拒绝南齐的提议,但是,感情上他也知道,柏知和南齐不一样,这是家伙第一次接触电影,如果机会被别人抢走了,除了南齐,没有人会愿意为她出头的。

    哪怕导演现在为柏知顶住新投资商的压力,但是,剧组里面不是只有导演一个人的,副导演、助理、摄影、灯光、化妆等等,这些幕后人员都是要发工资吃饭的,一旦开拍,场地、服装和特效组,时刻都在烧钱,导演又不能凭空变出来这些。

    导演能顶到现在,已经是很义气了,但林哥不得不做出最坏的打算,剧组和投资两伤还是牺牲柏知,恐怕是后者。

    柏知的光光头,他也见过,圆溜溜的特别可爱,最终,林哥的感情战胜了理智,不就是钱吗?我们也往里面砸钱,看看谁敢欺负柏知。

    于是,他站在南齐这边,准备和新投资商怼,而南齐去找凌娅,也是和她一声这件事情,通个气。

    但是,刚见到凌娅,南齐就接到了林哥的电话。

    “不用投资了。”林哥直接来了这么一句,让南齐老老实实拿自己的片酬。

    居然阻止我?之前不是都答应我了吗?南齐刚想反驳表哥,却被那边的经纪人打断了。

    “你就不能听我完吗?”很明显,林哥是猜到南齐的想法了,不过他也不在意,自己弟弟有点傻,这又不是一年两年的事情了,认识这么二十多年来,他都习惯了。

    让他在意的是,柏知真的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吗?

    南齐听到表哥的解释时,也很惊讶。

    在经纪人前去和公司沟通南齐片酬转成投资的问题时,他坐在老板的办公室,还没有开口,就听到一向很少把事放在心上的老板,问他陶柏知是谁?

    在新投资商要用钱给自家儿子铺路,妄图挤掉柏知的三之内,《仙劫缘》的投资商队伍之中,迎来了三位重量级新人。

    齐总、石总和秦女士。

    三位通过现金、院线以及场地等等方式的注资,直接占了总投资额的百分之六十,要求只有一个——谁也不能动陶柏知的戏份,就算是剪辑,也要谨慎心的剪。

    老板和齐总、石总一个圈子的,经常能在京都的一些商业人士聚会上碰面,至于秦女士,关注艺术圈的肯定听过她的大名,前两年在拍卖会上刷新纪录的画作,就是出自秦女士之手,只不过秦女士很低调,有着艺术家特有的清高和简单,基本上没有什么消息的。

    现在,这三位同时给自家公司主导的一部电影投资,老板的手,都难得的颤了颤,再一看三位的理由,自然就对陶柏知好奇起来。

    这孩子是出身勋贵世家,受宠的辈吗?要不然,怎么这么多人为她保驾护航?

    之前只听过齐总和石总,夫人那边有一些亲戚关系,但秦女士这种常年在线对外隐身的存在,怎么也会参与进来?

    唯一的理由,就是交集点陶柏知。

    林哥被老板这么一解释,也有点呆,他好像还真的能猜到一些。

    他和南齐一直都和柏知有联系,知道柏知当时跳级就是逃学撞到了绑架事件,另外的两个男孩子好像就姓齐和石,至于秦女士,如果林哥没有看错,有一次他和南齐送柏知回家的时候,楼下一位遛狗的太太,就是秦女士。

    不过,这些都是林哥的猜测,没有出来,只是和老板摊手,表示自己无能为力,柏知又不是自家签约的艺人,不知道对方的交际圈很正常。

    而且,齐总那边还带过来一句话,他这种庸俗的有钱人,就只会拿钱怼回去,任性~

    新投资商就这么被挤出去,老板没问出什么也不准备深究,在京都贸然去调查一个孩子,岂不是给自己找事情。

    所以,新投资商这事儿的转折点出乎意料,林哥从办公室出来,就直接和南齐打电话了这件事情。

    留南齐站在原地,脑海之中回响着‘我们这种庸俗的有钱人,就只会拿钱怼回去,任性~’这句话,事情就这么简单的被解决,他都没有帮上忙。

    虽然不知道这三位投资者为什么要怼那个要抢角色的投资者,但是,南齐的想法很单纯,也做一个这样庸俗的有钱人就好。

    等南齐把这件事情的始末给凌娅听得时候,她也有点茫然,搬来京都之后,凌娅的确和齐轩石杨的妈妈有联系,但并没有提到柏知要拍戏啊,至于秦女士,她更是想不明白了。

    有钱人又不是大白菜,一出门就摘上三大颗,凌娅下意识找了找柏知亮闪闪的脑袋,觉得把这件事给柏知一下,柏知肯定是知道的。

    从上次去物业那里登记水卡信息,凌娅就已经认识到,家里最有人脉关系,社交圈最广泛的人是柏知了。

    被妈妈喊过来,柏知的确是知道点内情的,她还跑去给齐轩石杨打了个电话,求证一下。

    所以,事情是这样的。

    不要忘记,齐轩石杨和柏知一个学校,虽然他们和柏知不同班,但光光头引起的轰动绝对不局限于班级。

    自从巴音的绑架事件之后,两个男孩子也后知后觉感觉出来了点什么,只是一直压在心里,当成彼此的秘密,也让他们愈发的认为柏知很神秘。

    一举一动,都自带深意的那种。

    知道柏知剃了光头,齐轩和石杨就和打了鸡血一样,跑过去问问柏知原因,哪怕这个光光头是为了爱与和平,他们都信。

    所以,柏知这只是为了拍戏的解释,齐轩和石杨才不信呢,既然柏知要继续保持神秘感,那他们也想剃光光头,和柏知保持一致步调。

    齐总和石总是有钱人之中的顾家类型,工作一整晚上回家陪家人,还没放松几分钟,就被儿子一句话撞的头晕。

    “爸爸,我要剃光光头,你帮我服妈妈行不行?”绑架之后,两个男孩子受到的影响不,都没有之前那么活泼了,更别凑到父母身边要求点什么。

    心理医生也过,这是一个恢复期,急不得。

    但现在看到儿子愿意亲近自己,两个爸爸不行也要行,硬着头皮答应下来服工作,也好奇起来,为什么儿子突然要剃光光头,尤其是齐轩和石杨,都向家里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等问清楚,是柏知为了拍戏剃光光头,两个男孩子不相信,总觉得这理由有不为人知的惊大秘密,所以,要求和柏知保持同款,以求解密。

    齐轩和石杨总是对柏知有着迷之信任滤镜,齐总和石总觉得很有趣,特意去查了一下,想看看柏知拍戏他们有没有什么能帮忙的地方。

    当时凌娅拒绝了齐家和石家的物质感谢,只是在孩子入学的时候,让他们帮忙写了一封推荐信而已,这在两家人看来,实在太对不起救命之恩了,现在,新投资商想用投资删减柏知的戏份,这让齐总和石总卷起袖子,终于找到可以发挥的地方了。

    哎呀,这个年头,想表达个感谢之恩,都要把握时机,眼疾手快。

    所以,来自齐总和石总的投资,就这么出现了。

    钱,不是问题,够不够,我们什么都不多,就是这该死的钞票很多。

    至于秦阿姨,这份投资是她给柏知的回礼。

    到了换毛的季节,皮皮就和移动脱毛机一样,而且,比往年的掉落频率明显增加,秦阿姨买了三个扫地机器人才堪堪保持地板的整洁,而且,不只是秦阿姨很愁,害怕皮皮变成壮年秃狗,皮皮也被自己的脱毛吓了一跳,最近都不怎么精神,连最爱的咬沙发运动都唤不起它的兴致了。

    出门遛弯都自带忧郁之风,跑累了也不要坐推车回来,非要柏知抱着哄着才回来。

    柏知不太明白皮皮对自己毛毛的担忧,她看着秦阿姨收集起来的狗毛,觉得很有趣,就把这些都要走了,回家和两个姐姐,用毛毡玩偶的做法,做了两个只的皮皮。

    而且,就是用的皮皮掉的毛毛,颜色都一模一样。

    柏知在家里留了一个,送给秦阿姨了一个,她看这个可爱又精巧,就摆在了客厅的柜子上。

    结果,皮皮也不忧郁了,重回贱兮兮的本色,还经常自我欣赏起来柜子上的玩偶,看,英俊潇洒的自己。

    走过狗生低谷期,重拾对自我美貌的肯定,皮皮又是一条浪里二哈的好狗。

    秦阿姨和老伴快被皮皮笑死了,简直能乐一年,她想着柏知是没办法带回自家了,那就做点别的,柏知要拍戏这件事情她也知道。

    一般的粉丝会给爱豆支持票房,有钱的粉丝会给爱豆包场应援,像秦阿姨这种优雅和有钱并存的,迷姨,就是很简单粗暴,给柏知的剧组注资。

    当时听到有个投资商威胁剧组,要删减柏知的戏份时,秦阿姨高贵冷艳的一笑,投资和‘谁敢动柏知的戏份’这句话,就这么同时抵达。

    普通人是惹不起,柏知是惹不起惹不起惹不起,乘以三的那种。

    比预计更为宽裕的投资,砸的导演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

    让他只想着一句话,这哪里是男二的演员,分明就是顶着幸运草的招财猫。

    不行,他要拜一拜,沾沾财气。

    柏知毕竟还是个孩子,哪怕凌娅给她的零花钱很多,之前拍节目的工资也让柏知自由支配,她对钱的概念,其实还是挺模糊的,对十万以下的金额还有一些具体认知,但百万以上,甚至千万以上,她就没有什么认知了,只是通通认为,很多钱。

    这很正常,柏知的购物清单上面,除了飞机这一项,基本上都在十万以下,飞机一项就上亿,远的和星星一样。处在十万和亿之间,没接触过的百万和千万有什么区别,和柏知又没有关系,自然也不知道。

    齐总、石总和秦阿姨这三位的投资,已经超过了柏知的认知概念,她知道这些事情,却没有意识到什么,也不太理解这里面的分量。

    但是,凌娅不一样,她实在是服了柏知的社交圈,之前她不知道也就算了,但现在听柏知这么,她还是要感谢的。

    虽然投资的三位只是想给柏知应援一下,对他们来也是经济实力之内的事,可对方是对方,凌娅则需要让柏知明白,这三位的雪中送炭。

    哪怕是别人的举手之劳,也不应该变成理所当然,凌娅不希望柏知变成一个傲慢的人。

    就像是在家里,凌娅也经常和孩子们互相感谢,明白对方的帮助,然后表达谢意,哪怕是家人都不能例外,这是凌娅的教育方式。

    所以,陶岸和陶汀以及柏知,都还算是礼貌懂事,知理感恩的孩子。

    柏知是在凌娅的解释之下,总算明白齐轩和石杨的爸爸,以及秦阿姨是帮助了自己,“那我也要准备礼物谢谢他们。”

    凌娅只是点一下柏知,剩下的她也就不干涉柏知了,毕竟,柏知的社交能力已经得到认可了,到时候她陪柏知去一趟就行。

    秦阿姨和柏知很熟,看到凌娅和柏知一起来她家感谢的时候,没有太意外,但心里更满意了,帮柏知注资是出于她自己的意愿,可这不影响她收到柏知的回馈时的满意,她还和凌娅开玩笑,“谢什么,凌,要不然你把柏知送给我家吧!”

    凌娅摊手,别的感谢可以,送孩子是不可能的,迅速捞走柏知上楼回家。

    总有人惦记着她家柏知,心累。

    凌娅和齐总石总没什么联系,倒和齐太太石太太关系不错,听到凌娅带柏知感谢一下他们,忙不用,但好久没见,三家刚好能聚一下。

    交情,就是在互帮互助,彼此感谢之中增加的。

    凌娅在京都也就孤身一人,和齐家石家相处的不错,多两个话的朋友也挺好的,就带着三个孩子应约了。

    出门之前,柏知抱着自己的飞机模样存钱罐,看样子是要带去。

    “柏知,你拿这个做什么?”凌娅有点好奇,柏知这个财迷,平时可是很宝贝她的存钱罐的,连擦灰都是心翼翼的,这次出门居然要带去?

    “是,齐轩和石杨让我带的。”柏知也不知道理由,但在学校的时候,已经剃成光光头的齐轩石杨跑来找她了好几次,一定让她带上自己的存钱罐。

    没办法,不带,那两个光头会哭给自己看的,柏知就把存钱罐抱上了。

    等三家碰面,凌娅被在场的三个光光头晃了一下眼,有点诧异的问齐太太和石太太,“这是?”

    两个妈妈也无奈摊手,“可能是看柏知剃了光头好看,回家之后直接先斩后奏,让他们爸爸顶锅,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虽然自家孩子有着爱的滤镜,但齐轩和石杨的妈妈,还是觉得柏知的光光头好看,过去摸了两把,喜欢的不得了。

    一个光光头是亮的,三个光光头凑在一起,是亮闪闪的,陶岸和陶汀也在旁边,都觉得光线都明亮了不少。

    柏知把自己的飞机存钱罐拿出来,给齐轩石杨看,“喏,这是我的存钱罐。”

    齐轩和石杨也从带过来的书包里拿出了他们的存钱罐,一个是机器人形状,一个是篮球形状,都很好看,但是没有柏知的飞机存钱罐精致,因为,他们还看到飞机的驾驶舱里,有一个和柏知没剃头之前,很像的人偶,当机长。

    “这个是你吗?好厉害!”两个男孩子立刻觉得,自己的存钱罐被比下来了。

    柏知得意的不行,那当然啊,这是两个姐姐送给她的生日礼物,是陶岸和陶汀学了好久的手工课,做出来的呢~

    两个姐姐的手工赋很强,但做这个飞机存钱罐也忙活了近一个月,可想而知这个存钱罐的技术难度,而且,驾驶舱里面的人偶就是比照柏知做的,她平时心翼翼的看护着放在家里,生怕碰坏了,都没有什么机会炫耀,现在带出来,那就使劲向齐轩石杨炫耀。

    齐轩和石杨好气,有姐姐了不起啊,好吧,还真的了不起,哪怕他们打滚耍赖,爸爸妈妈也没办法给他们生个姐姐啊!

    但是,两个男孩子让柏知把存钱罐带来,是有别的原因的。

    “柏知,我们一起来谈大生意吧!”齐轩和石杨故作商务范儿的,向柏知详细的解释起来。

    和《仙劫缘》的投资有关系,齐总和石总被自家儿子的光头晃得眼花,一回家还会被齐轩和石杨问,“爸爸,你确定柏知的光光头,真的只是为了拍戏吗?”

    两个孩子不相信,事情就这么简单。

    齐总和石总被缠的没办法,干脆想了个办法,转移儿子的注意力,既然你们两个很喜欢柏知,还剃光光头表示支持的,那也来投资这部戏吧!

    两个孩子每年的压岁钱是存入教育基金,暂时动不了,但是,放在存钱罐里的零花钱有不少,两个爸爸答应齐轩和石杨,用这些钱从他们那里换取相应的比例,投资赚钱了就连本带利的还给他们,投资不赚钱也没有关系,本钱会还给他们,不需要他们承担风险。

    这就是齐轩和石杨的,大生意。

    家里经商,齐轩和石杨也是有所了解的,但受限于年龄,他们是没法接触到投资赚钱的,现在有一个机会,让他们参与进来,两个男孩子要求,也让柏知来。

    “可以,你们让柏知把存钱罐也带来。”本来就是锻炼一下孩子,逗他们开心的,齐总和石总也没有多想,反正他们觉得,让孩子早一点接触一下这些事情,挺好的。

    但现在,两位坐在一起,看着对面的三个光光头,以及面前三个存钱罐,不禁感慨,纵横生意场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谈这样的生意。

    是时候让三个孩子看看,他们这种商圈巨巨的魅力了。

    凌娅和齐轩石杨的妈妈在旁边话,聚餐的地方是个休闲度假的山庄,有一款特色的梅子酒味道不错,她们准备等会儿尝尝,看到远处柏知把存钱罐摆到桌子上,和齐轩石杨坐在一起,对面的齐总和石总摩拳擦掌,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齐轩的妈妈觉得这个场景很好笑,还特意拍了下来,三个孩子第一次谈生意,都严肃的不得了,而且石杨硬要爸爸打上领带,要不然不正式。

    而这边听明白存钱罐里的零花钱换投资额,凌娅立刻想过去拦一下,她不太清楚柏知的飞机存钱罐里具体有多少钱,但是,她知道这些钱是柏知攒着买飞机的,一直没舍得花,肯定有不少,这未免太占便宜了。

    要知道,在巴音柏知当大哥的时候,哪怕快要破产,都没有舍得动存钱罐里的钱,这是买飞机的,要攒着。

    比银行的定期还要定期。

    两个妈妈拦住了凌娅,三个光光头坐在一起,和两个成年人谈生意多可爱,零花钱换投资额本来就是逗逗孩子的,不算什么占便宜。

    齐轩和石杨手里的零花钱也不少,她们两个为了坑老公,昨晚上还特意往存钱罐里面偷偷添了一些,保证齐总和石总这次投资大出血。

    生意场上无柔情,齐总和石总两个人傻钱多还乐呵呵的,看着对面三个光头努力忍笑,等三个孩子把存钱罐全部清空,点好总额的时候,笑容僵硬了。

    “助理叔叔,给我们打一份合同,上面写好齐轩十二万,石杨九万,陶柏知十万块。”齐轩和石杨发现存钱罐里面,多出来几张支票的时候,也有点呆,但是正是谈生意的时候,他们要保持严肃,悄咪咪的看了一眼妈妈的方向,没有声张。

    而柏知的存钱罐里面,都是她以两万为单位,让妈妈存的支票,心翼翼的向着‘买飞机’的目标攒着。

    基本上来自柏知签完整季节目的工资,以及凌娅给她的一些压岁钱,这可是大金链子都舍不得买,好不容易积累下来的。

    齐总和石总给孩子们的兑换比,是一比十,也就是,如果挣钱,齐轩将得到十二万的本金和一百二十万的相应利润,石杨将得到九万的本金和九十万的相应利润,而柏知将得到十万的本金和一百万的相应利润,如果不挣钱,无利润或亏损,那就把本金还给三个孩子,风险由齐总和石总承担。

    坑爹,是真的。

    尤其是齐轩要求爸爸的助理,给他们打一份正式的合同,双方签字,免得两个爸爸到时候赖账。

    实际上,柏知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坐在这里谈起生意来了,但是,十万块钱已经投出去了,抱着空空的存钱罐,她和齐轩石杨三个光光头,拿着占了大便宜的合同,还一起忧心着自己刚交出去的本金。

    “唉,果然,做生意很累的。”柏知感慨了这么一句,让齐轩和石杨齐刷刷的点头,是啊是啊,真是苦恼啊!

    签完合同,就被丢到一边的齐总和石总,听到这句话差点摔倒。

    是他们不懂孩子,还是不懂生意场?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