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一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三十一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凌娅是典型的东方美人脸, 肤白如玉,气质如仙, 用柏知的话来, 那就是妈妈好看, 好看到指尖上仿佛都有星光。

    陶岸和陶汀也是容貌出挑的美人,黑润的眼神, 秀挺的鼻子,嫣红的嘴, 一个学舞一个学画,年纪不大也能看得出以后出众的模样。

    一家四口,三位美人, 都没有潜移默化的拉回柏知的审美观,可想而知事情的紧迫感,以及凌娅和两个姐姐的压力。

    成,则美哒哒的柏知。

    不成,则壮哈哈的巨石。

    之前三个孩子睡一个大房间,各有一张带梯子的组合木床,互相独立的空间摆着每个孩子自己喜欢的东西,互不打扰又挨在一起, 整体装修风格也是原木色的自然风。

    但现在,特殊时期特殊对待, 凌娅给家里换上了粉色的, 带着蕾丝的窗帘, 墙壁上也贴了一些梦幻版的花花。

    不方便直接把柏知的床单被套换掉, 凌娅就给柏知的床上摆了几个玩偶,又萌又软的那种。

    两个姐姐也展示了手工赋,给柏知经常玩的那个有半人高的战甲模型,织了一个毛绒绒帽子,还有配套的围巾。

    柏知同时有着心大的优点和缺点,哪怕妈妈和姐姐都把花快摆到她碗里了,依然能熟视无睹,不受半点粉色气息的影响。

    这让布置好一切,等柏知回家就开始暗中观察的妈妈姐姐们,表示很心累。

    少女心的终极大杀器,就是粗神经。

    好在,柏知跑去玩自己的模型时,惊讶的发现,自己的酷炫战甲人偶上面,为什么多了一套粉色系的帽子围巾。

    灰黑色、银金色和暗红色构成的冰冷模型,被毛绒绒裹住一半,柏知呆了几秒,“这是?”

    陶岸和陶汀轻咳了一声,“降温了,给它也保暖一下。”

    居然找不到任何理由来反驳,柏知眨眨眼睛,好像也只能接受这种理由。

    赶在柏知满七岁,准备进组之前,凌娅和陶岸陶汀的努力还是有作用的,不仅成功阻拦柏知演变成‘巨石’版本,而且,她差不多都快超脱了,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还有了一个美好的误会——

    那就是,以妈妈和姐姐们的颜值为标准线,在这个前提之下,放眼望去,大家基本上都是不及格的,偶尔一两个,好看一点,也是姿色平平的程度。

    是,审美观就是突然拔高了这么多。

    所以时隔半年,再进到星海的时候,柏知就已经对身边的俊男美女表示熟视无睹了。

    目不斜视,半点心神都不分的。

    哪怕是多少次进公司,都会被年轻的美丽面庞晃一下眼,诚恳的当一只颜狗的南齐,本来是抽空围观柏知剃光光头过程的,一起上楼的时候,发现柏知平静的眼神,就随意问了句,“柏知,你刚才看到穿红色外套的那个女生没?是公司准备新推出的美少女,真人和洋娃娃差不多,简直好看的不可思议。”

    娱乐公司最不缺好看的人,南齐每次从最远的一条路上楼,就是围观好看的人之中,更好看的那批人。

    他刚才的红外套女生,就是有几分混血儿的深轮廓,脸还没有巴掌大,五官精致皮肤白皙,和正常人的颜值都不是一个流水线标准的那种。

    颜狗也喜欢分享,所以,一进直达高层的专用电梯,南齐就扔掉自己刚才高冷的外皮,乐颠颠的向柏知安利起,刚才那个女生的美貌来。

    结果,柏知没有像以前那样,点头或是摇头,反而丢出一句,“一般吧。”

    “这还一般?”南齐差点摔倒,问柏知怎么评价自己。

    他觉得,自己的审美观可能和孩子有了代沟,不,没有可能二字,肯定是有代沟,南齐不服,他要问清楚这个问题。

    “五官端正,健康。”柏知给了这个评价之后,还很中肯的点了点头,以示自我鼓励。

    扶稳墙壁,南齐不可思议的盯着柏知,“你是不是被什么奇怪东西附体了?”明明之前柏知,走的都是厚脸皮风格,对大南齐夸她的话高度赞同,对自己满意的不得了。

    怎么现在就降级成,五官端正,健康这个标准了。

    “我的崽儿啊,那你觉得谁是好看的?”

    “可能,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有更好看的人吧。”耸耸肩,反正及格线都变成凌娅和岸岸汀汀这种了,柏知已经失去了对美的探索**。

    大家都是凡世之中,普普通通的一颗白菜,哦不是,一副长相,何必太在意呢。

    南齐噎了半,很想解释一下,特么的在山的那边海的那边,住的不是更好看的人,是蓝精灵啊!

    但作为一个成年人,加上南齐和柏知多次交流的失败经验,第六感告诉南齐,还是捂住心心,不要问话,默默的去围观完柏知光光头现场,再赶紧撤场就对了。

    柏知和南齐要去的,是星海的高级化妆间,当然,这还是导演仗着剧组没人敢打他,发挥迷叔之力,特意为柏知请的专业发型师。

    也不知道,光光头为什么要让专业发型师出马,但是,导演买单没有人会有什么异议,柏知也准时出现在星海。

    发型师姓苗,大家一般喊她苗姐,摸了摸柏知的头发还有点可惜,孩子的头发没有经过烫染,凌娅平时也很注意孩子们的头发保养,这么好的发质,剃成光光头,她都有点舍不得。

    苗姐还准备了点糖,以防柏知等会儿看到自己的光光头,一时有点接受不了开始大哭。

    但实际上,坐好之后挺直腰背,等着苗姐给自己替光光头的柏知,美滋滋的,除了动漫和电影里面,她很少见到身边有光光头,更别剃一个了。

    现在,机会来了,柏知满怀期待的等着。

    导演当时摸的没错,这家伙的头型很好,剃光光头应该很好看,等苗姐轻柔又快速的把柏知的头发剃光,再将她脸上的碎发清理干净,让柏知可以睁开眼睛的时候,柏知看着自己,一下子就乐了。

    用手摸了一圈自己的头,圆圆的,有点凉,再加上化妆镜的灯光,柏知眼睛弯弯的,“像个大灯泡。”

    发型,占了颜值的百分之四十,分量其实是很大的,所以,光头差不多是人们尝试频率最少的发型之一,这对五官、头型和气质的要求太高。

    别光头,就是半光头的‘辫子头’,都很少有明星能撑得住。

    这一点,经常和圈里明星打交道的苗姐很清楚,被自己光头丑到的人,绝对不止一个两个。

    但柏知,幸运的不属于这一挂,她的五官轮廓相当的漂亮,头、眉、鼻和唇的比例也很标准合适,剃了光光头之后,没有什么能放大的瑕疵,反倒是突出了这个孩子的五官,好看。

    是的,之前有头发做装饰,柏知的五官整体看起来其实是偏男孩子气的,所以总是被误认性别,但变成光光头之后,圆圆的脑袋亮亮的,可爱多了,也让五官的好看,完全显露出来。

    任谁看到现在的柏知,都会夸一句,这孩子长得真好。

    而且,这还是没有经过妆容和灯光修饰的,苗姐都能想到,柏知的这个样子,在修眉、打光等等作用之下,将会呈现出多么惊艳的一种效果。

    旁边的南齐,以一条颜狗的自我修养,也觉得很好看,他没有苗姐想的那么专业,就是觉得这光头看起来很好摸,再加上柏知的眼睛总是亮晶晶的,干净又纯然,想让人伸手去捏两把。

    苗姐和南齐在旁边满意着,摸完自己的亮脑袋,柏知却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早就准备好的贴画,照着镜子,贴在了光头上。

    兴奋到搓手手,柏知终于能对自己的头顶,动手了。

    她准备了好多东西,能每换着往头上招呼。

    苗姐被柏知的动作逗乐了,她还没有见过性格这么可爱的家伙,而南齐抽了抽嘴角,知道他带柏知离开之前,凌娅为什么要搜柏知的口袋了。

    那些什么犄角或鸟窝,是不能往头上戴的。

    没想到,还让柏知偷偷的留了一张贴画下来,如愿贴在了脑袋上。

    告别苗姐,南齐把柏知送回家,路上看到柏知乐颠颠的摸着自己的光光头,这让南齐很不解,“明就是星期一,柏知你要这样去学校吗?”

    其实,南齐也是剃过光头的,学的时候比较调皮,有一次和表哥闹着玩,把胶水倒到头发上了,盘结在一块只能剃掉,当时南齐和现在的柏知差不多大,满心不愿意的顶着光头去学校,当是哭着回家的。

    因为,光光头在学校实在太显眼了,哪怕别人只是好奇,没有多少恶意,南齐也受不了走到哪里,都有人在背后议论他,喊他‘那个光头’。

    孩子也是有很强的羞耻心和自尊感,南齐觉得自己被冒犯了,觉得自己被伤害了,可是,当时他除了哭着跑回家,以后戴帽子才出门以外,想不出别的什么好方法。

    挫败又失落,还有点委屈,是南齐变成光光头的直接感受,所以,这导致,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尝试过光头,连贴头皮的那种短寸都很排斥。

    哪怕南齐现在都是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了,也经历过很多风浪和困难,但是,的时候发生的这件事情,还是让他回想起来,觉得有些不舒服。

    南齐用尽量轻松和幽默的词句,简单的叙述了一遍自己的亲身经历,想给柏知提个醒。

    柏知对情绪的细微变化多么敏感,哪怕大南齐的语调再欢快,总还是能感受到一些很苦涩的味道。

    刚才还在车上左扭右扭的家伙,立刻坐直,挤到南齐身边,用力拍拍自己的肩膀。

    南齐:“?”

    干嘛,这是什么反应?都把自己的童年阴影给柏知听了,拍肩膀是几个意思?

    “来,大南齐,想哭就哭吧,大宝宝也是宝宝。”柏知总是听南齐,她是宇宙第一大可爱宝宝,才不是咧,自觉已经脱离宝宝行列的柏知,认为南齐才是宝宝,还是大号的那种。

    有人欺负大南齐,柏知好气,但还是想先安慰一下大南齐。

    正在开车的助理,猛然出现一个“s”抖动,然后默默摆正方向继续开,他什么也没有听到,他是安静如雪派助理的掌门人。

    南齐被柏知这么一打岔,阴影早就消失了,抽抽嘴角看着柏知的肩膀,总觉得自己有义务给柏知送点动画片什么的优秀影视资源。

    别被偶像剧给荼毒了。

    看到大南齐拒绝了自己的肩膀安慰,那柏知只能出动方案b了,“走,谁笑过你,我去帮你出气!”

    大南齐捂住额头,“这都十几年前的事情了,柏知你要一个一个找过去吗?”

    “对啊,大南齐你学毕业照还在吗?背面肯定有姓名的。”柏知才没有开玩笑,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大南齐提起来还是很不开心,这肯定是还在介意,还很难过。

    这简直是给柏知一张照片,她能翘起一个班级。

    可能这就是孩子吧,有着闪闪亮内心的孩子,不用因为困难或麻烦就“理智”的提前放弃。

    南齐看着柏知认真的眼神,突然就有点压抑不住的委屈,是啊,这些话除了和柏知,别人就算听到了,也就是劝一劝‘你都是成年人了,要看开一点’或者干脆笑起来‘哈哈哈不会吧,的时候发生的事情你难受到现在?’,不会有人为他愤怒拍桌,哪怕时间已经隔了十几年,也要为他出气的。

    用手挡住脸,南齐深呼吸几下,平复自己的心情,把柏知拦住了,“没事,已经有人替我出过气了。”

    就是坐在他身边的家伙啊~

    “真的不需要我也帮你出气吗?”既然已经有人帮大南齐出气了,柏知出于江湖道义,也不好再次出气,只是再和南齐确认一下。

    摇摇头,南齐帮柏知调整好安全带,“不用了,帮我出气的人特别厉害,一下子就摆平了。”

    可能柏知最招人疼的地方,就在于她在乎你,就想保护你,会当你的英雄。

    南齐决定了,等他以后结婚准备生孩子的时候,一定要多去拜访一下凌娅,打探一下,怎么才能生一个柏知这样孩子的秘诀。

    等把柏知送回家,南齐准备离开之前,柏知忙摸出一支记号笔跑过来,“大南齐,你往这里写个名字。”

    柏知指的,可是她新出品的光光头。

    南齐手腕一哆嗦,这要是把他的签名写在柏知的脑袋上,凌娅能把他扔下楼,所以,虽然不知道柏知要自己的签名做什么,但还是迅速抽出一张纸写上就撤。

    免得柏知等会儿还要对光光头做什么,让他也躺枪。

    凌娅和陶岸陶汀围观了柏知的亮脑袋,没忍住,伸手去摸摸。

    柏知的头型真的很好,圆圆的,特别好看,但耐不住,柏知自己把光光头当写字板。

    往上面贴一个贴画也就算了,看妈妈要写便利贴,立刻殷勤的拿着笔跑过来,指着自己的光光头,眼神亮晶晶的期待妈妈写在她的脑袋上。

    被凌娅拒绝之后,柏知毫不气馁,又在岸岸和汀汀身边晃,只要看到两个姐姐想写点什么东西,立刻跑去凑热闹,想给自己的脑袋上面加点东西。

    让陶岸和陶汀一听到柏知靠近,就下意识开始藏笔。

    但汀汀每是要画画的,这个实在躲不过,柏知把画板藏起来,帮姐姐把画笔拿过来,就开始期待。

    妈妈和姐姐们被柏知缠的没办法,实在不能理解柏知想折腾自己光光头的心,最后妥协,用凌娅的眼影和粉底调了色,拿笔在柏知的头顶画了一个简笔女孩。

    对着镜子很满意的柏知,又跑过来让姐姐再加三个,要有妈妈和姐姐啊。

    当下楼去遛皮皮的时候,柏知基本上是拖着皮皮去强行偶遇认识的叔叔阿姨们,然后嘚瑟,看,她的光光头,以及上面好看的画哦~

    皮皮:这根本不是我平时跑的路!

    可是,它作为一条身强力壮的成年犬,又拽不动柏知,只能生无可恋的被她拖走。

    秦阿姨知道柏知要去剧组拍戏,剃光光头是角色需要的,但是没想到,柏知这么喜欢自己的新造型,还给秦阿姨看,她头顶有四个女孩,是妈妈姐姐和她呢!

    “柏知你怎么这么可爱。”秦阿姨看着柏知笑眯眯的样子,也伸手摸了一下她的光光头,简直是被可爱击中,恨不得把柏知接到自家养。

    皮皮被柏知拖回来,遛弯结束,见到主人委屈坏了,结果,秦阿姨都顾不上搭理皮皮,一个劲儿的看柏知,越看越喜欢,这让皮皮,深感狗生之冷漠。

    在区里嘚瑟完光光头,柏知拒绝了凌娅给她准备的帽子,乐颠乐颠的去上学了。

    还特意提前半个时出门,给她从保安嘚瑟到老师办公室,留出充裕的时间。

    学对孩子们的发型要求没有太严格,但光光头还是独一份,凌娅已经和老师沟通过了,很快就要期末放假了,柏知剃光头是方便拍戏。

    老师和孩子们相处的时间长,考虑问题也更细致,她还有点担心柏知顶着光光头来到学校,会不会被其他孩子笑,可能这种笑没有恶意,只是好奇和有趣而已,但是,对孩子来,就是伤害。

    所以,下课之后她没有直接回办公室,而是在门口等了一下,想看看班里同学的反应。

    刚才她在的时候,班里的同学哪怕好奇柏知的光光头,也不会凑过来看看,现在第一节课结束,老师离开,同学们就好奇的凑过来了。

    大部分学生,想问柏知为什么剃光光头,还有几个想摸摸。

    柏知就大大方方的回答,光光头多好看,亮闪闪的,还能在上面画画。

    同学们:分明是你好看,哪里是光光头的功劳?!

    之前笑柏知是矮冬瓜的几个男孩子,也挤过来,刚想预备开始笑,但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孩子们,笑眯眯的围着柏知,还伸手轻轻摸一下光光头,使劲夸,一看就很喜欢那种,就卡壳了。

    莫非,光光头是真的好看?

    实际上,美丑,对错,都掌握在更强势一方的人手里,再加上柏知本来就很受欢迎,好看的人,什么都对。

    身为高冬瓜的几个同学,也只能默默闭嘴,开始琢磨,要不然回家也剃个头。

    反正男孩子头发长的快,对光光头的排斥没有那么大,看柏知亮闪闪的吸引着比平时更多的女生,好胜心就上来了。

    周五的时候,南齐有点剧组上的事情找凌娅,就干脆让助理拐个弯去学校接一下柏知,他到的时候还没有放学,带好帽子和口罩,伪装一番的南齐就去教室找柏知了。

    他还没有见过上课状态的家伙呢~

    好在冷,帽子和口罩都裹严实的人也不太奇怪,用助理的名字在保安那里登记,再和凌娅打个电话确认身份,南齐就成功进去了。

    教室外面的墙壁上,贴的有优秀学生的作业展览,南齐一眼看到柏知的名字,就过去看看。

    家伙的字迹很特别,没有孩童的柔软和稚嫩,笔锋之中看得出力量和气度,南齐是没有什么书**底的,但不妨碍他欣赏。

    不过,这真的是同一批作业吗?

    别的孩子写好几张,柏知就一张半,多一个字都不肯写,南齐可以肯定,这个崽,懒是真的,估计要不是字好看,老师都不愿意贴她的作业。

    放学铃声一响,柏知也是第一个冲出来的,陶岸和陶汀今要去上兴趣班,她就撒欢溜出来了,还没跑下楼就被人拎起来了。

    悬空蹬腿,扭头一看,是大南齐。

    “你简直比放学铃声还要快,属兔子的吗?”要不是南齐眼疾手快,都逮不住柏知。

    嘻嘻笑的柏知被南齐放下,拍了拍自己的光光头,准备往校门口走,“等等,大南齐你别动。”

    突然想起来什么,柏知停住脚步让南齐不要动,自己往楼梯口走了几步。

    正是放学的时候,下来的都是要回家的学生,成群结队的冲下楼,自然看到柏知这个‘灯泡’,还招呼同伴来看,都是学生,也不太会掩饰自己的想法,直白的眼神和笑的动作让南齐皱起了眉头。

    但是,柏知找了两个笑起来牙露最多的,从人群之中拽出来,“你干嘛指我,还笑?”

    被抓出来的两个男生是六年级的孩子,比柏知高一个头,很壮实,被柏知这么问,很理直气壮的反驳,“你是光头,为什么不能笑。”

    “那你是嘲笑我吗?”柏知指了指自己的光光头,很认真的问。

    笑的时候,两个男生没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好玩,但被柏知这么拉过来问,是不是嘲笑的时候,他们就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了,嘲笑这个词的分量多重,所以,被柏知这么直面的问,反倒让他们心虚起来,忙道了个歉就跑了。

    南齐有点明白,柏知为什么让他等等了。

    让他介意到现在的光光头经历,就是有着很多笑他的声音和动作,这让南齐没办法释怀,柏知现在也是光光头,遇到了同样的事情,却做了南齐当时没有勇气做的事情,她直接拦下笑的最欢的两个人,问他们,你们是不是在嘲笑我?

    这个问题,让刚才还理直气壮的两个男生,脸突然烧起来,忙道歉跑走,就好像给了南齐一个圆满的结局,不用那么介意的,其实当时笑他的那些人,根本不算什么的,如果被他问了同样的问题,理亏的是他们,感觉到羞愧的是他们,而不是他这个光光头哭着回家。

    南齐想到经常在自己面前活跃的那几个黑粉,突然觉得,道理差不多,别看那些人跳脚,觉得南齐简直是社会渣滓那种,但如果被南齐找到,直面的问一句,你是在看不起我,伤害我吗?那些人,肯定就像现在一样,心虚到落荒而逃。

    在旁边看着南齐的表情,柏知终于等到大南齐对她笑了,明白她的意思了,就乐颠颠的收工回家,哎呀,要哄大南齐开心,还挺简单的~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