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正文 第二十八章
(156166http://www.156166.com)    <div id="content">

    柏知的社交圈, 给凌娅她们带来了很大的改变,连陶岸和陶汀这种比较怕生的性子, 都因为柏知, 能把区里经常露脸的老人们认全。

    秦阿姨的伙伴大多也养着动物, 看皮皮最近毛发滑顺四肢健壮,傻气都少了很多, 就纷纷打听皮皮是换了狗粮还是怎么了,于是, 遛狗能手柏知就被秦阿姨这么安利出去,还有慕名而来让柏知帮忙遛狗或撸猫的。

    “你把猫抱过来干嘛?”秦阿姨的这个老姐妹住在隔壁区,家里养了一只高冷的英短, 最近刚被咔擦掉变成太监,食量都减了不少,一听柏知是遛狗能手,就想沾沾柏知的动物缘,把英短也抱过来了。

    英短在猫包里呆着,皮皮有点好奇的过来嗅嗅,没见到猫出来就扭头去找柏知。

    猫主人把英短抱出来,指着皮皮, “这还不是动物缘?你看,这几只狗都不打架, 多乖。”以前她也见过皮皮和区里其他几只中型犬在一起的时候, 要么贱兮兮的去咬人家耳朵, 要么就是尾巴被咬, 和平相处?不可能的!

    但现在,被柏知遛到趴下的狗狗,根本没有多余力气撩贱,围在柏知身边休息或是自己玩自己的,看着场面特别的和谐。

    秦阿姨看着老姐妹笃定的表情,就问问柏知,要不要抱一下猫。

    区里能带出来遛弯的都是狗,柏知还是第一次见到猫,走过去和英短对视了几秒,才试探的伸手,想看看猫是什么反应。

    猫,和狗的差别很大,像皮皮这种二哈生的亲近人,看到柏知喜欢的想用口水洗脸的那种,但猫不一样,高冷又矜持,肉垫里的尖爪会警告任何踏入领地的入侵者。

    在猫主人把英短的爪子抓住,免得它伸爪挠柏知之前,英短就已经安安稳稳地被柏知抱走了,没伸爪子也没有挣扎,“咦,今我家猫主子心情好?”

    平时去宠物医院,可是能把医生护士的袖子,挠成流苏的。

    英短只有项圈没有牵引绳,柏知就没有让英短下地,一直抱着坐在旁边翻看猫的爪子,能将爪尖藏起来的爪子,平时看起来和个馒头差不多,捏起来也软软的,柏知就低头在玩英短的肉垫。

    凉凉的,好像之前也摸过。

    柏知最喜欢英短的尾巴尖,蓬蓬松松的,还会勾起尖形成一个半圆,她伸出手让尾巴尖扫过自己的掌心,让旁边的皮皮也把尾巴伸过来,差点把英短吓得跳起来。

    专心的玩猫尾巴,柏知身边的狗狗也很乖,要么休息要么在旁边扒草坪,不用牵引绳拽着也会挨着柏知,不乱跑,等主人把它们分别带走,才离开。

    因为英短的出现,柏知比平时回家晚了一些,凌娅下楼找自家崽,正好看到柏知把英短还给它主人的动作。

    对待皮皮,柏知那可是策狗奔腾,不把它跑趴下不姓陶,对待猫猫,柏知就是抱在怀里玩尾巴尖,还给主人的时候模样很舍不得,简直就是重猫轻狗。

    柏知和秦阿姨还有皮皮再见,一转头就看到妈妈在等她,兴冲冲的跑过来抱住凌娅的腿,仰着脸炫耀,“妈妈,我今摸到猫了,尾巴尖扫的手心痒痒的。”

    凌娅和楼下几个老太太打了个招呼,带柏知上楼的时候,想想这个家伙最近沉迷于猫猫狗狗不可自拔,就问她,“柏知,要不然我们家也养一只狗,或是猫?”

    之前在巴音住的时候,区里基本上都是年轻人,没什么牵狗出来遛弯的,凌娅也没有想到宠物这么一回事,但搬到京都之后,区里不少家里都有宠物,柏知又每跑下楼帮别人遛狗撸猫的,她就有点意动了。

    要是柏知喜欢,养一只狗,或是猫,也挺好的。

    但没想到,柏知愣了愣,问了凌娅一个问题,“妈妈,你见过蓝眼睛的黑猫吗?”

    “嗯?”凌娅摇摇头,不知道柏知什么意思,她没养过宠物,平时关注的不多,也没见过黑猫,更别蓝眼睛的了。

    “哦。”不上失落还是怎样,柏知嘟囔了一句,摇头拒绝了,她想养一只蓝眼睛的黑猫。

    因为,好像在她很的时候,身边就有一只蓝眼睛的黑猫呢,妈妈还把她和猫一起抱在怀里呢!

    记忆模糊又零碎,柏知摇摇头没有细想,既然妈妈没有见过,那应该是她看什么动画片或是故事书,想象出来的。

    养宠物的事情,暂时被搁置下来,但平时一觉睡到大亮的柏知,却少有的做起了梦。

    梦里面,她和一只蓝眼睛的猫被裹在毯子里往前走,哪怕看不到脸,柏知也能感觉到,这是妈妈的怀抱,柔软又温暖,走啊走,走啊走,等到睡醒亮了,愣神的柏知坐起来还有点懵。

    “妈妈,你真的没有见过蓝眼睛的猫吗?”顾不上洗脸刷牙,柏知先跑去厨房找凌娅。

    这是第二次被问这个问题了,凌娅不明所以的摇摇头,“柏知是想要一只蓝眼睛的猫吗?我们周末去宠物店看看好不好?”

    “好、好吧,以后再。”不上高兴,也不上不高兴,柏知飘飘忽忽的去洗漱了,平时洗脸踩的板凳都没有踩稳,还是两个姐姐过来,让她扶好洗漱台,她们帮忙洗的脸。

    好在吃饱饭,柏知又是元气满满的样子了,等三个孩子去上学,凌娅开始在上查,蓝眼睛的黑猫是什么品种,柏知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柏知没有再提猫的事情,每遛皮皮也很开心。

    实际上,能在巴音当大哥的柏知,在同龄人面前还是很高冷的,看不出和成年人相处的时候,社交能手的模样,但是,柏知莫名点亮了女生缘技能点,哪怕再怎么不爱话,平时身边都会围着一圈女孩子,笑笑的,让同班的不少男同学羡慕的牙痒痒。

    霸占了陶岸和陶汀两个好看的女同学,还不满足吗?陶柏知同学,不要太嚣张!

    于是,放学后难得落单的柏知就被堵操场了。

    以为柏知会怕吗?不,已经激动到搓手手的柏知眼神亮闪闪的,哎呀,左等右等,终于等到这一了。

    她太喜欢这种被挑衅的戏码了,不枉她特意绕路往操场走。

    “怎么解决,校外巷子还是体育器材室?”柏知把手插兜,拽到不行,怀念起当年游街碾压对方学的自己。

    对面的几个男同学噎住,等等,这个走向是不是不太对劲。

    按照他们预想的剧本,这个时候怂的人应该是陶柏知,不应该是他们啊!

    “怎么办?”第一次上演这种威胁戏码的男同学们,已经有点自乱阵脚,偷偷的商量起来了,“要不然威胁她几句?”

    柏知眯着眼睛看了看太阳,催促对面几个还没有商量出来结果的同学,“你们快一点啊,要倒计时了!”

    “陶柏知,你也太嚣张了,哼,矮冬瓜!”柏知才五岁多,年龄差是硬伤,她在班里常年承包第一排,所以几个男同学就给自己壮胆,开始攻击柏知了。

    只是矮冬瓜的程度吗?柏知有点失望,果然,自从见过绑匪之后,看学校里这些朋友都觉得傻乎乎的,愉快的把自己从朋友行列之中剔除,柏知没有接话,开始倒计时,“十、九、八……”

    柏知是见过巴音一些教学环境不好的学,里面那些学生比她大不了几岁,却早早的学了满身的社会气,抽烟喝酒占便宜,她又不是没和这种人打过架,相比面前这几个一看就是乖乖仔,校服干净整洁,最坏的话也就是矮冬瓜,简直就是来和柏知开玩笑的。

    几个男同学业务不熟练,不知道柏知为什么倒计时,但直觉告诉他们,总有什么大事忘记了呢!

    果然,等柏知倒计时结束。

    远处有几个保安冲过来,“不许动,你们站住!”

    学校里的孩子很多都是非富即贵,各个都是重点保护对象,监控和安保系统自然遍布任何角落,柏知也是和保安叔叔聊,知道学校里发生聚众现象,三分钟之内就会出动保安,刚才几个男同学拦住她的第一秒,就肯定有三个以上的摄像头对准了他们。

    所以,柏知才提议,要么去校外巷子,要么去体育器材室,对方没有同意而已。

    看,现在被逮住带去班主任办公室了吧!

    几个保安都认识柏知,他们刚在监控里看到有几个男孩子拦住她的时候,就立刻通知了老师往这里跑,这学校里的孩子都很矜贵斯文,好不容易遇到这种疑似校园欺凌的现场,保安们和打了鸡血一样。

    分分钟控制住现场。

    男同学们完全不懂,自己刚了一句矮冬瓜,还没有想出来怎么威胁一下陶柏知,怎么就被齐刷刷的逮去了办公室了。

    班主任一看监控录像,就觉得太阳穴突突的发痛,陶柏知同学一个人往校外走,被几个男同学拦住,高清摄像头调转方向对准画面时,都能清楚的看到几个男孩子叉腰话的样子,这还用解释吗?

    在等待家长来的时候,每个孩子面前都放了杯水,只有柏知是班主任给她泡的热奶茶,等等,这饼干又是从哪里拿出来的?

    凌娅和几个家长接到电话就很快赶到了学校,她也不是第一次被老师喊去学校的,比起上次柏知跳上绑匪的皮卡车,今这种被喊家长的程度已经算是很好了。

    于是,凌娅是最先到学校的。

    不过,她比较担心,柏知不会真的把别人家孩子揍了吧?

    转学之后,柏知也要参加新学校的跳级考,班主任是见过一次凌娅的,但同为女人,再见的时候还是觉得,柏知的妈妈真是太漂亮了,温柔又精致,皱着眉头有点担忧的模样,让她都觉得很揪心。

    “对方孩子受伤了吗?”凌娅倒没有想过,柏知会受欺负,而且,她一进来就看到柏知脸上的饼干渣了。

    “没有。”班主任下意识回答之后,发现自己的表述可能不到位,忙向凌娅解释,这次欺凌现场的受害者是陶柏知同学。

    凌娅诧异的瞪圆了眼睛,柏知是受害者?之前在巴音的时候,柏知可是能带着其他孩子游街的,转学之后怎么就变成被欺凌的可怜了?莫非京都的水土,养出来的孩子比巴音凶?

    但看向柏知的时候,家伙冲妈妈露出白牙,凌娅就松口气,没事,还能和她嘚瑟,柏知没吃亏。

    坐在柏知身边,凌娅听完整件事情的始末,也不知道什么好,看看自家肚皮吃的溜圆的孩子,再看看对面几个被逮住,已经自责到偷偷掉眼泪的男孩子,总觉得,这事一言难尽。

    柏知可骄傲了,她以前被喊家长,都是因为她搞事情,这次,喊家长终于不是因为她搞事情了。

    班主任对柏知还是挺有好感的,等男孩子的家长时,就和凌娅聊了起来,两个人没注意,柏知也跑去和几个男孩子聊了起来。

    “我知道了,你们早恋!”柏知一句话怼的几个男孩子眼泪都卡住了。

    “胡、胡,你胡!”看看这结巴的语气,几个男孩子根本就不是柏知的对手。

    嘻嘻的笑弯眼睛,柏知现在贼的和狐狸一样,哪里有平时在班里的高冷模样,“我知道你,平时下课会偷偷的看胡丽丽,还有你,给刘诗雨送过苹果对不对?”女孩子们喜欢围着柏知,经常叽叽喳喳在一起悄悄话,柏知保持严肃脸,竖着耳朵听,自然知道好多秘密。

    她可是乡村剧、历史剧和动画片都能看的有味的资深观众,这点眼神一看就懂,再凑过来一诈几个男孩子,这事就稳了。

    八、九岁的男孩子可能不懂爱情,但是懂喜欢,他们想和喜欢的女孩子挨得近一点,好东西也想分给她,不希望她和其他男孩子一起玩,但是,这种感情多害羞啊,被柏知安一个早恋的戳,又惊又恼,恨不得拿点什么东西挡住陶柏知,不要再继续了。

    “哦——”功成名就的告退,柏知坐回去,留下几个有点慌的男孩子,他们也是有自己骄傲的,被家长批评没关系的,但不能牵扯到他们喜欢的女孩子,柏知那个笑眯眯的眼神,让几个男孩子鼓着脸,再也不吭声了,生怕泄露出什么秘密来。

    于是,班主任就处理了她任教以来,最友好的一次学生内部摩擦事件。

    先是男孩子们对自己的行为老实的点头承认,没半点解释,接下来是柏知和凌娅不追究,对方认错就可以了,最后是男孩子们的家长深表歉意,和凌娅友好沟通,等班主任送学生家长们离开,还看到了几个男孩子围着柏知,不知道神神秘秘的在什么,一派友好。

    这么顺利,这么和谐?班主任心想,莫非,是她最近转的锦鲤起作用了?

    凌娅这么好话,是因为柏知和她,这几个男孩子刚才她是矮冬瓜,但是,已经和她道歉了,还柏知不解气,可以喊他们为高冬瓜。

    虽然不知道,矮冬瓜和高冬瓜有什么差别,但凌娅觉得,这点摩擦不必要揪着不放,柏知他们已经处理好,家长就不用再掺和了。

    彼此交换了联系方式,各自被家长带走,柏知拉着凌娅的手,连跳带蹦的,“妈妈,晚上我们吃冬瓜排骨好不好?嘻嘻,大冬瓜!”

    陶岸和陶汀已经回家了,凌娅伸手去戳了一下柏知的脸,“你是冬瓜,怎么这么开心?”

    “冬瓜好吃啊,炖排骨特别香,而且,他们也不坏。”孩子也有自己的是非观,柏知对别人的好感与恶意很敏锐,这几个男孩子想了半才挤出来一个矮冬瓜,道歉的时候为了让柏知出气,还愿意当高冬瓜,她当然不生气啦。

    凌娅喜欢柏知这种通透乐观的性子,点点头,“好,冬瓜很好吃,晚上回家加菜。”

    “对啊,而且我比较嘛,很快就能长高的。”柏知也不上为什么,总之,就是对自己的身高蜜汁自信。

    凌娅听听也没有当真,陶岸和陶汀是开始换牙的时候,身高的增长幅度提高,柏知才五岁多,不着急的。

    没想到,不到两个月,凌娅在给三个孩子的书包里装水果的时候,突然发现柏知的校裤能露出脚踝了。

    “柏知过来,妈妈量一下你的身高。”孩子的身高变化大,一般都会买大一号的校服,但是柏知运动量很大,爬树翻墙,在地上扭来扭去,衣服的磨损速度比生长速度快,凌娅干脆就给她买合身的衣服,反正都是要磨坏的。

    没想到,这次校服还没有磨损坏,柏知的衣服先显了。

    和孩子朝夕相处的凌娅没有什么直观的感受,但对比了两个月之前的身高记录,才惊讶的发现柏知简直是向上窜了一下,“腿痛不痛?”

    别长得太快骨骼跟不上。

    裤腿被妈妈卷上来,柏知被凌娅捏的有点痒痒,笑着往后躲,“不痛,妈妈怎么啦?我们要去上学了!”

    “没事,你们注意安全,放学不要乱跑,早点回来。”日常叮嘱三个孩子,凌娅看着柏知她们出了区,把柏知的新身高写到本子里,三个孩子的身高、体重、视力和体检结果,都被她专门记录下来,还会画折线图看一看最近的发育状况。

    但柏知这个数据上涨的有些厉害,凌娅想了想,准备周末带柏知去趟医院,看看要不要买点口服钙回来。

    柏知帮秦阿姨遛皮皮已经有半年了,按照这个每能把区里的几只狗狗跑趴下的活动量,凌娅觉得,这个生长速度好像也能理解了。

    准备下楼买点骨头回来的凌娅,突然乐了,莫非柏知是个运动的好苗子?一言不合就跑马拉松的那种?

    家里最神秘的力量,绝对来自厨房,凌娅带柏知检查过之后,知道孩子食补就可以,于是,家里的饭菜水平又迈了一个台阶。

    凌娅本来就很喜欢琢磨吃,现在搜着上的食谱学,每的鸡蛋和牛奶没有断过,不仅把柏知最近的营养追了上来,脸都吃圆了点。

    孩子身上软但不容易长肉,陶岸和陶汀两个人就属于纤细娇型的,平时安静不爱动,看着还好,但柏知运动量很大,穿着运动服在楼下遛皮皮的时候,凌娅看着柏知细腰细腿,被风一吹和竹竿一样的背影都觉得心疼。

    现在,好不容易给柏知吃出来点肉,不只是凌娅喜欢摸柏知的脸,陶岸和陶汀也经常过来摸一摸。

    陶岸陶汀和柏知差了三岁,等两个姐姐九岁,柏知六岁的时候,三个孩子从身高上来看,其实差的已经不大了,凌娅一直担心柏知长得过快,带她去医院查过几次,确认没有问题,也慢慢的放心下来。

    南齐拍完电影火速赶去学校把毕业证拿到,差不多已经有一年的时间,没有见过柏知了,他受到柏知明星标准的激励,基本上是压榨潜能似的把学分修完,忙到昏暗地,好不容易和柏知通个电话,家伙要么下楼遛狗去了,要么就已经睡着了。

    等把这些事情都搞定,南齐兴冲冲的跑来借孩子,表演课还是要继续上的,课友我们走!

    结果,一看到柏知,就笑的不停,“哈哈哈,柏知你的脸变圆了!”南齐被学业折腾了一年,体重终于降到经纪人满意的标准,看到柏知比去年高了点,脸也圆了点,立刻乐得不行。

    其实,孩子还是要脸上有点肉好看,柏知属于五官轮廓清晰,看着像俊秀的男孩子的长相,骨相很好但基本上是瘦削脸,没肉的那种,现在吃圆了一些,五官更柔和了一些,头发也能扎起一个揪,就可爱了不少,南齐没忍住就想去捏把脸。

    好久没见大南齐,柏知举着一个大桃子跑来送给他,一听这话,就愤然的自己先啃了一大口桃子,“这不是肉,这是妈妈的爱!”

    南齐也不嫌弃,从柏知手里拿过来大桃子接着啃,比划了一下柏知的身高,去找凌娅借孩子了。

    “凌姐,柏知我接走啦!”最近沉迷于做饭不可自拔的凌娅,给南齐装了一个饭盒,里面包了一些自家做的饭团。

    等下楼坐进车里,南齐咬了一口饭团,才明白柏知为什么脸圆圆了,这手艺,不长肉都是对不起食物!

    切块的鸡腿肉鲜嫩多汁,口蘑中和了酱汁,还有一些豌豆粒和玉米粒,不知道被凌娅拌了什么调料,甜脆又爽口,包在饭团里,两口一个,紧实又耐嚼,南齐一时没收住,唰唰唰吃了不少。

    “咦,这条路不对啊!”柏知的记忆力很好,看着这不像是去星海公司的路,南齐点头,咽掉嘴里的东西和她解释,今不去公司上课,去老师在的大学上课。

    其实是有一场试镜,老师作为评审走不开,南齐就带着柏知直接去学校了,再,这戏他也有戏份,围观一下试镜也挺好的。

    车程挺长的,南齐吃饱了就开始折腾柏知,一会儿揪一下她的辫子,一会儿拽拽她的外套,“柏知,下次南哥给你买个公主裙怎么样?”他好像没见过柏知穿裙子。

    “哦,那你买这两款。”柏知居然应下,还拿出纸笔记下来两款童装品牌,以及具体款式和尺寸。

    “哇,原来你喜欢这种风格!”看不出来啊,柏知居然喜欢繁复又华丽的公主裙,明明是平时穿着运动服卫衣,就蹦蹦跳跳的家伙,这眼光太梦幻了。

    等等,虽然南齐是独生子,家里只有一些堂弟堂妹,年龄差的比较大,也没有什么和孩子相处的经验,但是,一般来,听到别人买礼物的话不应该客套的推拒一下吗?柏知这种毫不犹豫点头答应,还把详细到什么颜色,什么款式,在哪里买的信息写出来,到底是谁在套路谁?

    “对啊,可以给岸岸汀汀穿。”柏知一看大南齐的坏笑表情,就知道他想让自己穿裙子,但送礼物给她不代表她必须穿,买两件她之前就看好的裙子,给姐姐们穿。

    柏知的购物清单,永远是迷一样的存在。

    陶岸和陶汀都是很害羞安静的朋友,大南齐这种有点莽撞的大男生性格,自然不可能想和柏知一样,与陶岸陶汀也很熟,印象大概就停留到两个漂亮乖巧的女孩子阶段。

    看柏知坑他两条裙子送姐姐,好笑的揉了一把柏知的头毛,难得感慨,“你们家三个孩子还真好,我记得我亲戚家的孩子,都会打架的,女孩子之间也容易抢东西。”

    这和家境好坏没有什么关系,孩子从出生到成长就是一个被给予的角色,如何学会爱,如何学会分享,这需要父母和身边环境的引导教育,六七岁的孩子有一个自我放大的心理阶段,如果前期没有引导好,就容易霸道蛮横,想把好东西都据为已有,按照自己的喜好来做决定。

    南齐记得自己时候,也因为和表哥抢东西打架,最后被父母教育惩罚的。

    犯错误,被教育,然后改正,这不就是大部分孩子的心路历程吗?但南齐觉得,凌娅家的三个孩子,好像跳过了这个阶段。

    生下来就是使性格,不怎么需要父母操心的孩子,有,但是比中彩票还难,现实是,不少刚当上父母的夫妻大呼坑爹坑妈,哪怕是自家孩子,有的时候也讨厌到恨不得丢出去,但有的时候又很可爱,只能耐着性子慢慢教。

    凌娅大概就是中彩票乘以三的好运气,陶岸陶汀就属于生性子软,讲道理又善良的使性格,哪怕做错什么事情,没等凌娅批评自己就已经愧疚的认识错误了,捡到的柏知虽然闹腾了点,但对妈妈和姐姐绝对是biubiubiu爱心发射的状态,总会把她们放在心上,性子又硬又倔,在她们面前也愿意主动妥协。

    孩子比孩子,果然能让父母吐血三升,南齐想到自己那几个去上父母培训班的姑姨,就觉得凌娅家的三个孩子教的真的很好。

    先条件不错,后环境也优秀,使乘以三,也不怪南齐一见柏知,就想去偷孩子。

    南齐觉得,这要归功于凌娅的教育,但柏知没想到南齐这一会儿的功夫,想到这么多东西,她有点骄傲的炫耀起自家姐姐,“岸岸和汀汀,是世界上最好的姐姐。”

    凌娅带着孩子刚到巴音的时候,住的地方环境不太好,在搬去区楼房之前,还把柏知的性别改成过男,就是在提防身边一些潜在的麻烦,来也有点可笑可悲,女性的很多苦难都是由女性带来的,如果她家里没有个男孩子,周围就有嘴碎的妇女念叨这是断后,这是没顶梁柱,着着就容易让流氓地痞盯上她们家。

    凌娅想的更多,知道附近重男轻女的想法近乎病态,一是担心有人趁她不注意抱走柏知,二是对周围一些妇女,自来熟的到别人家串门,还随手掀开孩子的尿不湿看鸟的动作,深恶痛绝,她就叮嘱岸岸和汀汀,一定不能离开柏知身边,尤其是不让别人靠近柏知。

    所以,从看顾柏知开始,陶岸和陶汀慢慢也学会给柏知泡奶粉,换尿布,抹爽身粉这些工作,如果柏知哭闹起来,两个姑娘就抱着哄,等到手臂没有力气,就把柏知交给对方,换着来抱。

    在这段时间里,柏知对两个姐姐的体温和味道最为熟悉,只要陶岸和陶汀在她身边,家伙就能安安稳稳的睡。

    安全感,实际就是来自懵懂的孩童时代,不管凌娅带着她们怎么奔波,柏知的身边一直都是安宁稳定的,这也是她活力满满,又机灵又勇敢的性子成因之一。

    “而且,妈妈买给我们的薯片,姐姐都会把里面完整的,给我吃。”一想到家人柏知就开心,分享秘密一样的告诉南齐,岸岸和汀汀对她有多好,表情可骄傲了。

    哪怕只差三岁,她也是姐姐们的柏知宝宝呢~

    南齐都二十多岁了,还没有人愿意把薯片里完整的挑出来给他吃,一想到这里,只想汪的一声哭出来,国家欠他两个姐姐!

    开车的助理抽抽嘴角,发现自家艺人只要和柏知呆在一起,就容易很没有偶像包袱的嗷出声,什么舞台king、南皇?假的假的,不存在的!

    在‘有姐姐就得意叉腰’星人陶柏知的炫耀下,‘没姐姐就汪汪哭’星人南齐心情低落的赔进去两条裙子,捧着破碎的心心到达目的地,看着自家经纪人表哥,就悲愤为什么这不是表姐。

    林哥也很久没看到柏知了,看家伙长高了一些,很长辈心态的表示欣慰和夸奖,扭头一看,就发现南齐幽幽的盯着自己的胸,不用问理由,眉头一跳的林哥就直接一掌糊上去,“导演和老师都在那边等着,犯什么二呢!”

    看看,这么凶!

    把柏知拦腰拎起来,差点没抱住的南齐立刻飞奔离开,他都不求给个姐姐了,让表哥温柔一点也行啊。

    南齐带着柏知从后门进到试镜的房间,两个人悄悄的坐到角落,表演老师离得比较近,扭头看了一眼对这个方向笑了笑,算是打招呼。

    只不过,南齐只觉得老师看的是柏知,不是自己。

    试镜已经进行了大半,旁边的助理过来给南齐递了个册子,类似工作日志的东西,让南齐明白,这是要试三个角色,女二、男三和男二的原著状态。

    怪不得现场还有不少十岁左右的男孩子。

    这部戏改编自一本个仙魔背景的,基本上是男主奋斗史,不后宫不种马,女性角色出彩不落俗,男性角色也各有特色,南齐自然拿的是男主剧本,女二是男主走失的妹妹,坠入魔道,容貌艳丽摄人心魄,男三是男主的好友,一个最后以身证道牺牲的正面角色,至于男二,反派人物,一言难尽。

    因为,全书长得最好看的角色,就是男二了,大魔头,变态至极,而且还是个光头和尚。

    来,念一遍,光头和尚。

    南齐当时看原著的时候,被作者的描写和设定唬的一愣一愣的,坚定不移的相信着男二这个少年和尚,是全书的颜值担当,但等改成剧本,要选角的时候,南齐才发现,这个设定有多坑。

    仙魔背景,每个角色都要有美图秀秀之后的颜值才对得起设定,男主在其中算是中上颜值,只是眉间坚毅的神色,和心中坦荡的正义为他增加魅力,南齐的脸,绝对是满足这个要求,还有点超标的,女主也是容貌和气质双双在线的大花,出场不多但格调满足,剩下的角色,也都是各有各的好看,丑的?不要的!

    这部戏是大投资,导演就秉承颜狗的自我修养,对选角的条件苛刻起来,忙了一个上午,女二和男三是定好了,但男二这个角色,五岁到十五岁的男孩子之中,根本挑不到满意的。

    副导演看着导演眉头紧锁的模样,想站起身去劝劝,当时他们也和原著作者沟通过,男二实在不行就换设定,由成年人来演,不必死磕和尚的少年模样,但导演这次财大气粗,选角试镜的规模不,还是想按照原著走。

    毕竟,副导演知道,导演不仅是原著粉,还是男二的迷叔,这哪里是导演的自我修养,这分明就是迷叔给爱豆打call的最佳时机!

    其实,刚才试镜的那些男孩子里,是有容貌出众,让众人眼前一亮的,但是,导演觉得感觉不对,太阴柔太精致了,总是把男二设想成一个带着眼影的妖僧。

    去你个喵喵的,导演以迷叔的身份发誓,男二是带着锋利和霸道的那种美貌好不好,哪怕身中奇毒只能维持少年模样,也担得起男人二字,只是命运不公,让男二身不由己最后毁灭而已。

    刚才有个试镜的男孩子,居然捏了一下兰花指,气的导演砸了三个杯子,被副导演拦腰抱住才没有暴走。

    南齐看着怒火之中的导演,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回忆起自己看过的,嗯,按照都市文的套路,这个时候,最适合男二角色的人,一定在现场,有着不起眼的身份,但有了试镜的机会,一定能让众人眼前一亮,非他不可的。

    摸摸自己的脸,南齐这点自知之明还是有的,他是俊帅阳光的长相,和锋利如刀的美貌完全不搭边,所以,扫过胖乎乎的副导演,闭目养神的儒雅老师一系列人,南齐的视线停在了自己身边,拿着原著看,不经意间皱起眉头的柏知。

    伸手捂住了眼睛,南齐只想嗷一声,看看男二这设定,再看看柏知这设定,除了性别女,简直条条能卡上。

    柏知才是拿男主剧本的人吧!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男色担当性别女》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男色担当性别女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男色担当性别女》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