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21 挂念着钱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正文 021 挂念着钱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盛老太太顺着黛瑶的一侧看过去,这些孙子孙女中真的要说有哪个是她不喜欢的,那么盛黛瑶就排第一。

    想当年黛瑶她妈结婚的时候娘家条件好,孩子少,别人家还吃玉米面呢人家家里就已经吃上了细粮,那年月和现在不同,能吃口细粮那日子过的是十分的好,结婚以后轻易不来家里,生了孩子冰天雪地的自己送过去一篮鸡蛋,结果人家还不领情,孩子都没让她看就打发她回来了,别说儿媳挑唆,儿子也是那味儿。

    真的孝顺能让自己妈走了那么老远又回去吗?那时候通车也不方便,盛老太太走来的走回去的,走到家真的是心都凉半截子,盛黛瑶长这么大来看她的次数都是有限,过年过节都是去外婆家,外婆有钱嘛,母亲教育的内容就反应在孩子的身上,瞧不上那就少接触吧,结果她现在还觉得自己对常青好了?

    “你哪里红了?”目光盯着孙女问。

    盛黛瑶心虚,又强装镇定;“我哪里也没红,可我看不惯,我才是盛家的人,她就一个寄人篱下的。”要不要鞠躬尽瘁?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她奶奶的私生女呢。

    “谁说你不是盛家的人了?我问你,她手是怎么红的?”她没瞎耳朵也没有聋,不愿意把气氛搞的僵掉,现在想想自己的出发点就是错的,这是她孙女,“人和人都是一样的,不同的是人的德行,做人得有做人的品格。”她这样要求常青就更加该这样要求黛瑶,“以德行来观自己,做个好人,做个合格的人不见得就是个简单的事,人来世界走一遭不是为了和谁攀比和自己去比,而是在这个过程中去享受生活中的点滴。”常青从哪里来,常青是谁并不重要。

    盛黛瑶躲开视线,拉起来被子,就当做没有听见。

    “她下次泼你水,你就泼回去。”盛老太太斩钉截铁。

    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孩子,一丁点都不带差的,当妈的那个天天要算计自己的这个房子,家里的家具,还有她手里的这点钱,我让你们算计,我的东西我做主。

    常青尴尬的笑了笑:“没事的,就红一点。”

    在这个家她的位置很尴尬,真的闹起来,别人也只会觉得她是小题大做,说是有心也可以讲成是不故意的,话还不是人说出来的,这些年她住在这里,吃穿用全部都是外婆给出,吃点亏就吃点亏吧,常青想着自己书包里的书和不翼而飞的钱包,摇了摇头,但愿自己的退让能让盛黛瑶收敛一些。

    盛黛瑶十三岁以前的日子过的要多美妙就有多美妙,外婆家是首屈一指的大户,条件一直很突出,可这天上就没有不变相的风,这几年大家的日子开始好过起来,外婆家的那点优势几乎就所剩无几,反而奶奶随着姑父的不停升职日子好过了起来,外婆和妈妈都说奶奶就是个落架凤凰过去她就是这样听的,现在让她过来讨好奶奶,她也做不到,不是她爸妈今天不回来,她肯定不会住到奶奶这里来。

    她就是个老糊涂了,分不清里外人,为了一个外人来训自己,早晚有一天常青骗走你所有的东西,她就老实了!

    钱鑫的舅父去世了,所以盛国文和妻子听说了消息就立即赶了过来,半夜守灵,大家都回楼上睡觉去了,夫妻俩是打着精神聊天,“也不知道黛瑶睡没睡呢。”

    她养的这个孩子有点娇,她说给带回来,丈夫就说这样的场合不适合孩子待,那晚上跟着她外婆住不就好了。

    “都十点多了肯定睡下了。”盛国文打着哈气,这人啊活一场最后就是白骨一把,谁都逃不过去。

    “我问你个事儿。”钱鑫来了精神,“我记得妈有个翡翠的戒指,现在放哪里了?”

    她进门的时候老太太就有那么一个东西,不过瞧着也不是那种绿,看起来就不值钱,那时候自己家条件好的不得了,她哪里瞧得上盛家的东西,对外都说盛国文那就是倒插门,娶了自己,得到那么许多,最近就突然想起来了婆婆的戒指,以前传说有人出了十万要买婆婆的那两个柜子,十万块钱这肯定就不是真的,但大价肯定是有的,那两个柜子据说是老手艺,怎么留到今天的不清楚,可确实就是个好东西,柜子的柜面是紫檀木雕刻成的,这东西要是给了自己,留着以后翻倍也不是不可能的。

    盛国文不明白怎么问起来他妈的戒指了,他哪里清楚,老太太貌似已经很久都不戴了,要么就是丢了要么就是不爱戴了,也不值几个钱的东西:“你问这个做什么?”

    钱鑫说着话眼睛都亮了起来:“也没什么,我问了我妈,我妈说那个年代的东西也没有假,就算是不值钱也能卖个好钱。”

    “你可别想,我家兄弟四个,好事怎么可能就落我头上。”再说那些年你对老太太爱答不理,现在人家叫你高攀不起了。

    晚了。

    盛国文是个吃粮只看眼前的人,不考虑以后,也不觉得这个破玩意能值多少钱。

    钱鑫撇撇嘴,看着丈夫起身走出帐子外,剩下的话也没办法说了,心里骂着这个蠢货,他怎么就不知道争东西呢,现在不争以后说不定都跑谁手里去了,她不担心都给常青,老太太也不傻缺,常青那是外人的孩子,但是上有老三下有老四,你说盛国文夹在中间,最后就很容易什么都得不到。

    钱鑫她妈担心女儿守灵害怕,加上自己弟弟去了她这心里着实难过,回了家又返了回来,撩开帐子,看着里面只有女儿一个人,你说这过国文也是的,这样的地方怎么只放钱鑫一个人呢?再吓到她了,虽说是亲舅舅。

    “妈,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回来看看你,怕你害怕。”

    “这是我亲舅,我有什么好怕的。”钱鑫说的一脸不在乎,舅舅活着的时候对她也好,不可能死了还专门来吓她吧。

    母女俩站着说话,钱鑫就说到自己婆婆家里的那两个柜子,其实早两年她就有心思想弄家里去,可婆婆不发话,她又不能强搬走。

    “国文人呢?”

    “不知道,可能去楼上找地方睡觉去了,他你还不知道,就这么点大志向。”钱鑫忍不住和母亲告状,过去觉得丈夫听话,现在瞧着就是个木头,你让做什么他做,不交代到的,他就不做,不是木头是什么:“我刚才和他说,叫他回去问问他妈的戒指,和我推三阻四的。”

    ------题外话------

    常青:这个姥姥我似乎见过

    盛老太太:……闪边去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