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79 就到这里(全文大结局)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正文 379 就到这里(全文大结局)
(156166http://www.156166.com)    这点常青目前还真的没体会到。

    第二天一大早,姑父是睡不了懒觉的人,早早就起来了,然后就上山放牛放羊去了,王辰带着王炸也跟着去了,王炸呢没骑过牛,就试着骑了骑,这要是她妈看见了,肯定会觉得不干净,王辰这方面向来都是不多管,你喜欢你就去骑,随便的很。

    放牛回来,他端了个盆蹲在外面洗脸洗手。

    王耀雯就对她爸眼前的水盆感兴趣,她自己也有,姑姑特意给做的温水,都给调试好了,她只需要去洗就行,给常青和王辰都准备好了,结果王辰自己没用那份水,他觉得自己不需要活的那么精致,女儿的话平时可能就揪着出来洗了,这里天气实在太冷了,姑娘和他说了好几次冷冷冷的。

    “爸,你干嘛呢。”

    王耀雯跑出来,看着她爸用的那盆水就觉得好。

    王辰拉着女儿的手,王耀雯的手一碰水,往回一缩。

    “冷。”

    “那回屋去洗吧。”

    “我再试试。”

    可能再试试温度就能上来,她蹑手蹑脚的一下一下沾着水洗脸,王辰按着女儿的手,王耀雯就一直咯咯笑。

    “凉不凉?”

    雯雯点头,太凉了。

    “你看人家喝水都是喝这种水。”

    王耀雯一脸神奇,是,她看见别人喝水也是这样的,都不是凉开的水,可妈妈就不让她喝生水。

    扛起来女儿,一把抱起来扛在肩头上,雯雯大头朝下,进了屋子里,常青蹲那烧火呢。

    “妈,我帮你。”

    “不用你……”

    常青下意识就是拒绝,小孩子玩火多危险,再说都是灰。

    “你让她弄,她想弄就弄。”

    王辰张嘴说。

    常青还是觉得有危险性,可架不住丈夫的眼神,她还是妥协了,没办法,这方面她自认不如那就得听王辰的,在旁边叮嘱雯雯要小心,别烧了手。

    王辰站在一边翻白眼。

    你女儿是有多傻,难道不知道烫吗?

    烧手这种事情,她怎么可能会做。

    老母亲的心态啊,呵呵。

    老太太这边,今年没有常青倒是不怕周恺在闹腾什么了,结果周恺今年也没来,其实全家谁都知道常青一家为什么不回来,但是没人点破,盛国辉提前叫朱媛媛送过来五百块钱,就算是给他妈买菜的钱了,毕竟大年三十当天他是要过来母亲这里吃饭的,一大早的,明安就来了,不能干活也得帮着搭把手,不然就老太太自己忙活。

    “……你说说你回来做什么?在常青那里不是挺好的,回来还得侍候他们这一群祖宗……”

    明安就是爱生气的人,八点多一个人都没来呢,可能都要踩点过来吃饭,就没一个有心点,合计合计她妈这么大的年纪了,是不是不能下厨了,钱鑫那两口子没的指望,其他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最甚的就是朱媛媛。

    反正明安就是和朱媛媛过不去。

    觉得条件那么好,心地善良点,这样多好,可朱媛媛就是不往好道儿上去,一条死路乐得狂奔,你但凡把对你女儿的那点细致拿出来,都不至于叫人背后讲究你。

    老太太看明安。

    “我能回来几趟了,以后也没什么机会了,我能做我就做,不能做就不吃,也就不往一块聚了,你回屋歇着去吧,我自己能行。”

    人老了,都不像话,也还是盼着一家团圆的,老一辈的心声嘛,你给她一千万她都不觉得多高兴,儿孙满堂围绕在眼前,累点辛苦点,也觉得值得。

    明安是能回去歇着的人嘛,嘟囔生气,完了还得干活。

    明华是九点半从婆婆家偷跑回来的,她婆婆让她回娘家,说是不能叫老母亲动手,周紫奶奶家那边儿媳妇都能下厨,不像是盛老太太这边儿媳妇都躲清闲,就连人家都知道盛家这点事。

    盛明华回来帮忙干活的,明安负责监工,有人做了她就不动手了,那手指头按着菜就回不来形状了,而且昨天她真的没睡两小时,精神萎靡不振。

    “妈,这盘放在哪里?”

    老太太指挥盛明华。

    明安回了房间里躺一下,老太太觉得老女儿也是长大了,原本觉得明华这个性吧,心里也是不装人的,对着好她也不会对你太好,没想到上了年纪以后还改变了一些。

    “回去替我谢谢你婆婆,其实不回来也行的。”

    “也没什么,他们家人多,一个厨房挤都挤不下,我那嫂子们做菜都好吃。”

    过去主要是周恺护着她,几乎没什么人难为她,现在呢则是女儿给撑腰,周紫那多会办事,提前每家礼物都送到了,谁还能难为盛明华,就一顿饭的事儿,你爱去去哪里,回来吃现成的,做顿饭她们也累不到,聊聊天一会就做好了。

    “妈得感谢你。”

    盛明华张嘴:“这说的好像我就是个外人似的,有什么值得感激的,过去我没钱,也没办法孝顺什么,他又小心眼,现在我手头宽裕了,你用钱呢我就给掂量钱,你用我出力呢,我也就剩一身力气了。”

    干点力气活不算是什么,她姐这现在也是干不动了。

    “周紫是个好孩子。”

    老太太念叨着。

    不是周紫,明华也不能这样,变了个人似的。

    盛明华听人夸自己姑娘就有点小得意,周紫是真的不错,和儿子一样可靠,家里家外有什么事情全部都是她办,完全不用她和周恺伤脑筋,妥妥的。

    “你把常青养的也很好。”

    老太太心里想,那是。

    这是她这辈子最大的自豪和骄傲,你说当初也没用养常青的方法养别的儿女呢。

    不过也是,那个时候都吃不饱,家里一群孩子等着吃,她哪里有时间管,得出去赚钱,想着生活,能活就不错了,还注重什么教育,长什么样就什么样吧,没人管的。

    明安休息了十分钟,给她哥盛国辉打电话,电话朱媛媛接的。

    “明安啊?”

    “你们几点过来?”

    朱媛媛正在给盛国辉染头发呢,就说了:“我给你哥染头发呢,大概得十一点才能过去。”

    打车过去老太太那里,差不多十分钟就能到。

    盛明安憋着气挂了电话,然后又是憋了一肚子的气,这不就是等吃饭踩时间过来吗?

    有老大的样子吗?

    “你这个儿子就是白养,没心没肺的。”

    老婆说什么是什么,怎么不见他对自己妈有点孝顺的意思呢?你妈养你长大也挺不容易的,怎么就一点都不挂着呢?

    “妈,我哥是不是抱养的?”

    老太太说:“那可能全家都是抱来的。”

    明安心想也是,这一家子,就没几个孝顺的,你说也是怪了,人一家子怎么也得有两三个孝顺的,她家这儿子就没一个有样的,给五百块钱就觉得过来吃饭心安理得了是吧?

    “……我嫂子她妈活着的时候她可不这样……”

    就是她远在外地的弟弟们回来了,对着她还不好呢,你看她对着好不好?

    东西几千几千的给买,那个时候可没见她计较。

    老太太:“你和她计较这个那就没办法活了,咱们活着也不挑他们也不看他们,儿媳妇就是外来的,摊上好的那是我命好,摊不上好的他们能过的好也行,人家对我没有义务。”

    挑朱媛媛,不如说盛国辉眼瞎。

    这些都是盛国辉默认的。

    可能是觉得她这个做妈的,做的不够好吧。

    明华吐槽自己大哥:“年年去看老板的妈,带着我嫂子去,还在那里吃饭 ,我就没瞧见他对你怎么样。”

    老太太撇嘴:“不羡慕这些事。”

    她还有常青呢。

    一个常青顶一百个儿子,她对儿子们也没指望,随便吧。

    明安一听这话,就想接话茬,可老太太直接就给打断了,她不爱听,也不愿意叫家里人说。

    总是埋怨别人这个那个的,那日子永远过不好。

    国辉那家里还有个红绯呢,红绯也挺叫他们夫妻吃力,现在外孙子越来越大,花销越来越大,国辉还能干几年?他退休了不接别的活了,红绯的条件也就固定了,这样一想,也就不多想什么了。

    人人活着都挺不容易的。

    “我昨儿给常青打电话,问那边冷不冷,常青说特别冷。”

    明华无声,端着盘子就进屋了。

    有些事,时间是可以抹掉一些记忆,但是有些事不会。

    明安看着妹妹的身影:“妈,你说这个干什么。”

    想常青是正常,可提那边,这不是往明华心上戳刀子。

    老太太也是觉得自己挑错话题了,她就找个话题随便切入了,结果忘记了,家里还有个不能听这些的人。

    “她在那边不是挺好的?”

    “嗯挺好的,说是杀了一头猪。”

    她姑对她肯定没的说。

    明安压低声音,尽量不让屋子里的人听见:“……常青啊,得感谢她姑,她姑但凡觉得麻烦,不送她出来,她现在也就当奶奶了,还讲什么前程不前程的,那家人缺德,她这姑姑还算是不错。”

    一桩归一桩,那都是出嫁女了,也怪罪不到人家的头上。

    老太太哼哼,倒是没讲别的,因为心结肯定还是有,大家都是看在孩子的面子上,才愿意给个笑脸的,不然就应该老死不相往来。

    “你进去看看明华。”

    明华倒是没太大的情绪,就是不爱听那些。

    饭菜都准备的差不多了,老大两口子进门了,而后哥几个就跟商量似的,一个个的都进门了。

    今年黛瑶也没回来,陪着婆婆呢,毕竟婆婆就一个人,一年回娘家一年陪婆婆,她现在也是顶门立户,很多事情都要考虑,照顾两个家庭,三个老人,也是在尽量做到公平。

    这家里就没什么孩子了,孩子们都去婆婆家过年了,孙子的话有两个,两个都去丈母娘家了,没回奶奶这里。

    明安在桌子上就数落盛国辉。

    “我哥,你是大头顶,你是长子,不说别的,那过年是不是该早点过来,我这身体不好,明华特意从娘家跑回来,我嫂子是不能动还是手脚不好啊?”

    朱媛媛呵呵笑。

    “明安,你哥早上出门之前要染发,你说我就给他弄,就耽搁时间了,真不是故意迟到的……”

    “你明知道这边准备饭菜,你偏这个时候染,你就不能晚上染?”

    朱媛媛讪白白表情。

    “明年去我家过年吧,我们准备。”盛国辉说了一句,就没有下句词了。

    要是来老妈这里过年,年年明安都要念叨,他不至于和妹妹一样的,毕竟明安也是个病人,但是明安真的不招人待见,没完没了的说,那明华不是回来了嘛。

    做饭这种事情,她和妈两个人做不就行了,要那么多人也进不去厨房啊。

    “这不是去谁家过的事情,你瞧人明华婆婆家,儿媳妇回来都往厨房挤……”

    她妈这么大的年龄了,就不能体谅体谅吗?

    “姐,你别生气,下午的饭我来做,我做……”

    鹏举妈妈立即就打头阵了,如果说做顿饭这个不愿意,和她讲明白她就早点来了,不是合计老太太特性,自己什么都能准备好,鸣皓妈妈也点头:“我和嫂子一起,下午你们都休息。”

    盛明安这才消气。

    至少这是个态度,不然干嘛凑到一起过年,就为了一群人互相找气吗?

    下午这顿饭就真的没用老太太动一根手指头,朱媛媛一个人忙活的,两个弟妹给打下手,都没用别人,明安戏称这是打雷震过来了,朱媛媛忙的热火朝天,其实她在家真的也是每天这样过的,盛国辉不会做饭,她又心疼女儿,叫女儿住的近就是为了方便照顾,红绯结婚到现在,也不会做饭。

    因为早饭她妈来家里给做,晚饭去她妈家里吃,自己家完全不开火,甚至厨房就是个摆设。

    婆婆靠不上,自己爹妈都是亲的,体谅她带孩子辛苦,舍不得她累一点。

    明安压低声音说:“这还有个样儿。”

    就一个婆婆了,朱媛媛她父母早就都没了,一年也就这么一次,你对着好点,良心上也过得去。

    明安和盛国辉聊天。

    “红绯现在还和你们一起吃呢?”

    盛国辉不太想理明安,觉得刚刚给了那么多的难堪,难为他老婆不就是难为他。

    而且盛国辉和明安还有点小纠结,当年朱媛媛骂过盛老太太,就说老太太不会管教子女,明安给弟弟买了衣服,朱媛媛就非得要给盛国辉,明安肯定不给的,她出的钱,结果朱媛媛闹腾老太太,明安不让份就给朱媛媛打了,打了以后又告诉盛国辉,盛国辉回家就把老婆给削了,削了以后和盛明安关系就越来越不好,你踩他面子了。

    你让他觉得难堪了,他肯定不能让老婆骂自己妈,但是打了老婆,那也是妹妹闹腾的。

    轻轻嗯了一声。

    “红绯都那么大了……”

    盛国辉起身就出去抽烟了,他觉得待在这里也没意思,家里的人也玩不起来,今天被明安闹的,更是没兴致打扑克。

    直接放了明安一个空。

    他是话少,但不代表心里没想法,陶青澄什么样他也看在眼里,没见得就比红绯好哪里去了,一样的养孩子,为什么总是想插手管别人家呢?

    你过你的,我过我的,干嘛总要混为一谈。

    “明安啊,你过来帮我尝尝咸淡……”

    朱媛媛给了明安台阶下。

    姑嫂两个人这才恢复邦交,朱媛媛也是诉苦,讲自己有了两个外孙,什么都舍不得吃舍不得穿,自己但凡多花一点,就心痛。

    “……自己养的孩子,怎么样也得挂着,我和你哥临死之前怎么样也得托起来,到时候红绯孩子都不拖她后腿,她这辈子就太太平平的。”

    不要求女儿能干,你不能干,你父母能干,为了你什么都计划好了。

    明安叹气。

    “你和我哥都能赚钱,不像我,我现在是没的依靠,也没有钱,想给他们留也留不了……”

    朱媛媛叹:“当父母的都是这样,不是谁都能活成明华那样。”

    朱媛媛这话可不是羡慕嫉妒,而是觉得盛明华自私。

    拿着女儿的血汗钱挥霍,你看今儿买件衣服,明儿又买一件,今儿去这里玩,明天去那里玩,孩子有,但那都是孩子辛辛苦苦赚来的,你做父母的没说多搭点,就花孩子钱了,惭愧不惭愧。

    “明华啊,心大,周紫给多少就花多少,自己也不攒,这两年可折腾进去不少好钱……”

    明安找到了知己。

    她一直都觉得盛明华特别自私,有钱就自己花,谁都不搭,也不想帮着这个家大家水平都维持差不多,谁家难就帮帮,周紫的钱就卯足了劲花,房子住的差不多就得了被,周紫说给换他们就换,家里一共才两个人,买那么大的房子做什么。

    她们俩仿佛找到了正确的路子,开始吐槽盛明华,盛明华上午做完饭就回婆家了,她不回去,婆家不会开饭的。

    两外两个妯娌,听听嫂子和大姑姐的话,也就笑笑。

    觉得二姑子也没说的这么不堪吧,这明安和明华还是姐妹呢,看来姐妹也这样呀,摇摇头,能躲多远躲多远,反正听见了就当做没听见。

    常青在姑姑这里过年,白天真的好说,到了晚上,守岁……

    眼前的情景让她有些意外。

    据说都是孙子辈的,进来跪到地上就开始磕头。

    额。

    王辰开口:“我包里有红包,去给爸拿来。”

    出来的时候他准备了不少的红包,想着的是,真的有亲戚晚辈过来给拜年,也不好空着手,毕竟常青的辈分就摆在这里,现在起作用了。

    开始只是过来两三个孩子,慢慢也不知道都是家里的还是……实在是太多了,记不住脸。

    有些拿过的还会回来重新拿,因为有红包可拿,拿到手红包立即扔到一边去,只留里面的钱,是真的钱呢。

    姑姑黑着脸从门外进来,她正在煮饺子,就看着家里的孩子一个个的好像吃了兴奋剂一样,拦住一个一问,她就来气了。

    “都给我停了,这是干什么呢。”

    这样还能叫人回老家了吗?

    有多少钱也不够你们分的。

    杨辉的思绪有些出神,其实恶意肯定是没有,就是这地方条件虽然比以前强多了,但白来的钱嘛,农村的小孩是不会有人教这些的,什么能拿什么不能拿,到哪里可以做什么事情,不能做什么事情,就算是有教的也是极少数的人。

    “你给出去多少了?”

    姑姑打算要回来。

    看着杨辉:“你去外屋地,去给我搅合搅合锅里的饺子。”

    这饺子估计是吃不香了。

    常青知道她姑要干什么,立即伸出手,拽住她姑。

    “过年高兴嘛。”

    姑姑一字一句说:“就高兴也没这样的。”

    这是掀开自己的短儿就给别人欣赏呢。

    “姑……”

    姑姑可能当着姑父的面说了什么,姑父好半天从外面进来,这孩子们早就分出去住了,这要是挨家去找,也挺远的,叼着旱烟袋,闷闷说了句:“妮儿啊,别惯着他们。”

    王炸就缩在她妈的怀里,原本是有点困了,现在被弄的有些看不懂,没见过这样的场面,有点小好奇。

    常青笑:“多少年就这么一次。”

    好说歹说总算是把姑姑给劝住了,姑姑出去看锅,屋子里就剩他们一家三口,杨辉也是要回自己家过年的。

    看看他。

    “什么时候准备的红包?”

    王辰淡淡道:“出发之前吧。”

    这种事情总要事先考虑到的。

    “每个里面包了多少?”

    王辰:“五百。”

    他不是过来壮阔,只是觉得既然来了就别舍不得这点钱,他们给出去没指望别人念他们的好,就是因为这地曾经养育过她,对她有着难以言说的感情,那这个钱花的就不冤枉。

    常青也不觉得花的冤枉,就是一个跟着一个进来磕头,吓到她了。

    她小时候还不知道这些呢。

    姑姑的勺子在大锅里搅合搅合,顺着一个方向转动,锅子里的水扑上来她就往里面浇点凉水,反复几次,饺子都漂了上来,出锅。

    常青和王辰现在住的炕就是直接受热,非常的烫,估计一整晚都不会太凉的。

    常青下了地,穿着她姑的老棉鞋,这里也不穿什么拖鞋,去厨房帮忙,扛着桌子进来,农村吃饭都是这种炕桌,人多的时候才摆地桌,一样一样端上桌。

    “我最爱的韭菜馅。”

    常青吞吞口水。

    她姑包饺子特别的好吃。

    她姥包的也很好吃,不过味道不一样,哪怕放的东西就都是一样的。

    “嗯,现在不比以前了,什么菜都能买到,想吃什么都能吃到。”那过去就不行了,冬天也长不出来菜,自己都吃不饱呢,还从外地运菜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冬天就是地窖里存的菜,除了这些也没别的,一年到头吃的也不是很好,为了改变常青对老家的印象,姑姑年三十也是做了一桌子丰盛的菜。

    各种肉各种她从小吃到大的菜。

    每一碗瞧着都有点红彤彤的。

    “我端。”

    姑姑:“小心烫手,不行叫你姑父端,他皮糙肉厚。”

    常青就笑:“我姑父让你使唤的,这从我来了就没闲过。”

    一直跑道儿,一会去买这个,一会去买那个,就围着她转了。

    “还是妮儿心疼我。”姑父笑。

    姑父的脸上都是褶子,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还要大,牙齿也掉了几颗。

    常青踩着棉鞋端着碗进来,王辰抱着王炸在炕上坐着呢,因为温度上来了,实在有点热,他在屁股下面垫了一个垫子隔热,王炸要睡不睡的,小孩儿都是这样,讲着我要和你们一起守岁,过了十点就开始各种迷糊,到了快十二点整个就谁叫都叫不起来了。

    “叫王炸起来吃饭。”

    王辰看看女儿:“她不吃了,叫她睡吧。”

    孩子困成这样,少吃一口也不会怎么样。

    常青伸手偷拿了一个饺子,直接扔到嘴里,是真的很烫,但是味道极美。

    “好吃,我姑手艺又精进了。”

    踩着棉鞋出去,“我姑饺子怎么就包的那么好吃呢,舌头都要吞下去了。”

    姑姑就负责笑,她永远都是这样,干多少的活都不会累,永远都只会对着常青笑。

    “爱吃,姑就天天给你包。”

    “姑父进来吃饭。”

    “哎哎。”

    姑父进了屋子里,坐在炕沿,王辰坐在里面,常青用盘子把饺子分开,省得沾上,这边端进来蘸料,他们这里吃饺子就是辣椒油陈醋,递给王辰叫他自己弄,愿意吃那个就放哪个。

    “我姑吃饭了。”

    “马上,你先吃。”

    姑姑江对面的锅里蒸好的黄米面趁热放到容器当中,开始上手揉搓。

    那个温度其实很高的,但是不能等凉,一定就得趁热,凉了就会变硬,正在给常青做她小时候最喜欢吃的油炸糕,姑姑的手有些发黑,即便温度有点高,也看不出来什么红色,这是一双常年劳作的手,她的手代表了她勤劳的一生。

    “姑,你……”

    常青刚刚吞下一个饺子,实在有点长时间没吃到了,想念的很。

    她就想姑姑怎么还不进来吃饭呢,掀开门帘一看。

    “妮儿你先进去吃,少少的吃,一会等油炸糕炸好了,叫王炸也尝尝。”

    揉好的面上洒些油,催促常青回屋吃饭。

    常青从后面抱着她姑,脸贴在她姑的背上,她找到了小时候的感觉,她真的比一般人都要幸运,去到谁家,谁对着她好,她从未感觉自己是可怜兮兮的,从小到大都是被捧在掌心里呵护长大的。

    “好好的,怎么了?”

    姑姑就不太喜欢女孩子撒娇,但常青撒娇除外。

    在她这里,女孩子也是顶起半边天的,要下地干农活的,甚至干起来活比男人还要凶,撒娇做什么呢?看着就怪不好看的,但常青不是这里的人,自然可以另算。

    “你对我太好了。”

    “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

    老常家,就剩下她和常青了,以后就再没人了,世界上走了一遭,总得有个亲不是。

    常青打不了下手,因为小时候她就怕弄这个,太烫手了,做不得,姑姑手脚麻利,面是熟的,炸的鼓包就捞出来。

    “给王辰尝尝,叫他少吃,这东西不易消化……”

    常青端着那一盘子金黄金黄的炸糕,她眼泪差点掉下来,她走出老家都几十年了,她姑还记得她爱吃什么。

    掀开门帘进了屋子里。

    姑父是不会劝人,尽管看见常青眼圈有点红,但自己笨嘴拙舌的,还不如少说两句,王辰呢就干脆当做没看见,让她一个人平静一下就好了。

    “你尝尝,我姑给我炸的。”

    “什么?”

    王炸揉着眼睛坐了起来。

    她听见他们吃饭了,她就醒了。

    “小机灵鬼,一到吃饭的时间你就醒了,快尝尝看,好不好吃。”

    王炸明显对油炸糕更感兴趣一点,常青没敢让她多吃,女儿打算吃完第二个,被她抢了过来,说是吃一口结果全部都给吃了。

    “马上就要睡觉了,少吃点。”

    王炸看看她妈。

    王辰给女儿又夹了一个。

    “你吃一半,剩一半给我,吃完饭不能马上睡,爸带着你出去看看山村的夜景好不好?”

    姑姑忙活完了就进了屋子里。

    全部的人都有白酒,就连姑姑也能喝上一杯,唯独王炸自己看看这个看看那个。

    “敬我姑和我姑父,把我当成亲生女儿一样的待,甚至比亲生的都要好。”

    “说这些干什么……”

    姑姑摆手,她就听不得这些麻的。

    没什么好感激的,一切都是应当的。

    王辰吃了一顿被常青夸到飞起的饺子,其实他觉得味道真的很一般,甚至这边的口味不太对他的胃口,甚至都没老太太的手艺好,不过他还是很给面子吃了不少,他不能叫姑姑姑父不好做。

    吃过饭,常青给自己亲姑和姑父磕头,姑姑就说现在可不流行这个了,这都是过去的老传统了,接受新知识就不能留恋过去的,常青坚持要磕,王辰给女儿把帽子捂好。

    “爸爸。”

    “嗯?”

    “我妈为什么给别人下跪?”

    王辰看着星空:“大概是因为感激吧。”

    “那我也要对你们感激吗?”

    王辰缓缓摇摇头,说:“爸爸不需要你感激,只需要你开心,你妈也是一样的,如果将来你看见爷爷了,代替爸爸感激感激爷爷吧。”

    “我爷爷吗?”

    她都没见过爷爷,据说是有个爷爷的,但是很少见。

    “对,你爷爷,爸爸的爸爸。”

    常青裹着衣服从里面出来,和王辰一边一个拉着王炸的手,这边的雪就是比向京的厚,一脚踩下去脚就看不见了,大人行走还好,孩子一走一陷,自己大惊小怪的哦哦哦的叫,常青觉得女儿的声音美妙的就是这个世界上最悦耳的曲子。

    王辰和常青两个人同时用力,提起来王炸,王炸咯咯笑。

    “妈妈,姑奶奶为什么对你好?”

    常青说:“因为姑奶奶喜欢妈妈。”

    王炸点头,那双漆黑的眼睛对准她妈:“就像是妈妈对我好一样是吗?”

    “嗯。”

    “我也喜欢妈妈。”

    常青笑笑。

    说是去遛弯消食,去的时候孩子还挺高兴的,回来的时候在路上就睡了,只能王辰抱着。

    常青:“我来吧。”

    他的手估计都抱酸了。

    王辰摇摇头,说:“你知道我看着她,是什么心情?”

    常青想,大概就是爱的无以言表的心情吧,就像是她,她看见王炸,心情就会好起来,自己生的永远觉得好,哪里都好。

    王辰淡淡地说:“我现在还能抱着她,等到她上了小学,上了初中,那个时候抱着就真的吃力了。”

    常青看不到他的神色,也分辨不出来他此时是不是有所感伤,伸出手摸摸他的胳膊。

    “孩子早晚都要长大的,有我陪着你呢。”长叹口气:“孩子都是人家的,老婆才是自己的。”

    这就是至理名言呀。

    只有老婆才是真的,其他的都是虚的。

    抱着孩子走了挺久,他们走出来的太远,回了屋子里姑姑和姑父都已经躺下了,睡在对面的屋子里,而这间则是留给了常青和王辰,之前都是常青和姑姑睡的,今天晚上王辰才刚刚回到这里。

    常青拽着被子,先给女儿铺好,然后给雯雯解衣服,没忍住还是偷亲了一口。

    “我生的。”

    她对着眼前的男人炫耀。

    基因真的就很可怕,这样的孩子做梦一样,结果就真的从她的肚子里生出来了,你看她多本事。

    王辰送给她一记白眼,请她自行体会。

    会生孩子是了不起,用不着晒。

    他羡慕也没用,自己也生不出来。

    王耀文睡在炕尾,因为现在炕头特别的热,肯定不会把她放在那个位置,怕她半夜热醒,位置距离她爸爸妈妈稍稍有点远,常青和王辰挨在一起,都收拾完毕了,上了炕关了灯。

    王辰动了动,掀开自己的被子,准备借给她一半。

    常青钻了进去,她搂着王辰的腰,脸贴在上面。

    她想,就算是重新来一次,她也会把生活过的很好的,也会和他生一个这么可爱的女儿的,一切都不会改变。

    “我给爸爸打了电话。”

    王辰过了很久才开嗓:“什么时候?”

    “十二点之前。”

    其实其他退下来的人也没有像是公公这样就一个人在外面一直生活,她公公现在年岁也不小了,身体又不好,可就是不肯让人靠近侍候,有些时候常青不能理解,可有些时候,她又觉得自己太理解了。

    每个人活着,都会有属于自己的难处,她公公也一定就有。

    王辰的手臂从被子里拿了出来,他觉得这个温度真的就有点热了,他快要被烙熟了。

    在这样寒冷的夜,睡在这样的火炕上,可真是奢侈。

    “其实我早些年问过他,为什么不肯和我们一起生活。”

    “有原因的吧。”

    王辰作为儿子,对父亲也有过不理解,这种不理解不是他过去选择的生活,而是退下来的生活,明明可以生活在一起,可他却放任自己一个人,他是从老太太的身上体会到的家庭的感觉,不然他这辈子就是一个人来一个人去,多了个老婆和孩子,其他的依旧没改变。

    眼睛看向别处。

    他永远忘记不了父亲的回答,父亲说已经习惯了,已经习惯了不和认识的人太靠近。

    常青抱着他,让他靠在自己的心口上,摸着王辰的头。

    “其实我觉得,可能他的身上发生过很多的事情,是我们都不曾发生过的,我们也没办法设身处地去理解他,我这辈子敬佩的人很多,爸也算一个。”

    王辰扯着唇角。

    “敬佩他抛弃儿子吗?”

    常青在黑夜当中摸着他的脸。

    “不,不是抛弃,而是选择了更加伟大的活法,或许你不能理解,这个世界上总会有些事要有些人去做的,选择做了这些事情的人,并不是蠢而是伟大,他卧底做了那么多年,你甚至都不知道过年对于他来说算是什么,也许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件喜庆的事情,可对他来说就是悲伤。”

    王辰的手找到她的,捉住。

    “大概吧,有些事情我已经记不清楚了,那些年过的很混乱,所有理想抱负都被压制在一间工作室里,没日没夜的赚着钱,不赚钱我也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是不是和你想的有些不同,你一定以为我是为了梦想才没日没夜的吧。”

    常青:“我爱的王辰,他不孤独,他才华横溢,只是在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才华,人很矛盾,笑的不怎么真心,活的很像短命鬼,但是我看见他的第一眼,我就觉得他在发光,吸引着我。”

    王辰吐槽。

    “我记得你看见我的第一眼,说的可不是这样的话。”

    是他记忆出错了吗?

    为什么变成美化了呢。

    他当时的形象是不太好,但常青的嫌弃未免太直接了点,这人就是个外貌协会的。

    “你绝对就是发现了我的盛世美颜,才被我吸引的,说什么被才华吸引的,呵呵……”

    常青刚刚还在感动呢,现在只想对着他扔粪球。

    嫁个这样的丈夫,就完全没什么浪漫可言,说着说着就跑偏,变成吐槽了。

    感动就是个屁!

    “你好看?大冬天拉风穿个粉色的羽绒服?不知道的还以为你红心萝卜呢,轻浮不够稳重,剃个光头以为自己多美,拜托你照照镜子,浑身上下也就脸能看。”

    王辰一脚把常青踹出了被窝。

    “赶紧回去自己住,我拒绝和你一起睡。”

    在姑姑这里,她待到了初五,初五以后才去老太太这边。

    “常青……”

    黛瑶和红绯对着常青招手:“快来,就差你了。”

    周紫稍稍的将身体向一侧挪挪,常青擦了擦手挤了进来,挤进姐妹中间,陶青澄侧着脸笑着,大家都在微笑。

    老太太乐呵呵的坐在中间。

    “常青……”

    有人叫她,过来拍合照。

    常青放下了手中需要清洗的青菜,看过去。

    “哎,来了。”

    王辰给她挪了挪地方,常青站了了过去,她侧着身体,手自然而然放在椅背上,视线先从王辰的身上挪过,为老太太整理整理花白的发丝,人人见了都夸老太太长寿,是很长寿。

    记性已经大不如从前咯,很多事情总是记混,看见常青偶尔也不认得是谁。

    “妈,我要拍了。”

    王耀雯拿着相机,眼睛从镜头后挪开。

    “好,你拍吧。”

    画面定格在一对夫妻和一个老太太身上。

    “你过来……”

    王耀雯调整好相机,自己挤进父母中间,挽着父母的手臂,对着镜头微笑。

    “爸,明天我骑车载你转一圈怎么样?”

    她说的是自行车。

    “我可不用你载,你妈两个月前就约了我……”

    “哦。”王炸一脸八卦的表情,老夫老妻了,还这样的恩爱?

    “照了照了。”

    王耀雯XX大学全年级第一名,平均学分绩97。7分,所有物理课程的分数均在94分以上,所有物理课程的平均学分绩为98分,并取得了物理系最重要的四门必修课,四大力学全满分的成果,是她父亲学校物理系历史上第一位四大力学全满的学生。

    本科科研横跨物理学三个完全不同的领域,量子信息、光子信息已经光子学和凝聚态理论计算。

    “我去做饭了。”

    “妈妈,我帮你。”

    王耀雯扭头去看父亲,一语不发地看着父亲。

    王辰接收到女儿的视线,挑眉看她。

    “我的位置腾给你?”

    王辰淡淡抬起头:“你的位置?家里有你的位置吗?”

    王耀文雯:“……”

    算了算了,不要和上年纪的人争吵,尤其是上了年纪的男人。

    老太太正在看的全部都是王炸小时候家里给拍的一些录像。

    “你爸爸是做什么的呀?”

    王炸歪着头:“没工作……”

    又大了一岁,还是一样的问题。

    “你爸爸是做什么的呀?”

    “我爸爸是在博物馆做修复工作的。”

    “你妈妈呢?”

    “我妈妈是中医大夫。”

    老太太百看不厌,看来看去,自己窝在躺椅里,要睡不睡,谁也不知道她究竟是睡着了还是没睡着。

    你最大的希望是什么呀?

    王耀雯:我最大的希望就是全家人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生活在一起。

    依靠在老太太的椅子扶手旁边,王耀雯指着照片里面的人:“太姥姥,还是觉得我最好看吧……”

    摇椅一晃一晃。

    椅子上没人了,家里的窗纱微微被风带起,飘啊飘的。

    客厅里都是人,热热闹闹,桌子上摆着正在准备的年夜饭,有大人的说话声,也有孩子们的笑声。

    今天的阳光有些刺眼。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