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40 你不知道?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正文 340 你不知道?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王辰举着黑色的伞。

    好久之前了。

    多久她已经记不得了。

    以为他在自己的家,没想到却在她家。

    常青记得那画面。

    能记得的是,穿的都是她喜欢看的。

    她觉得王辰穿一套黑色的西装最帅,特别的帅。

    雨还在淅淅沥沥下着,砸在地面溅起砸到脚面。

    其实他还是在乎的。

    常青是医生,所以她清楚生病的人是有多么的心娇,不能被说不能受气,稍稍一点事情就会往深了去想。

    可这些,她一件都没体验过。

    王辰没有让她去体验过。

    他平和,他平常。

    没有发脾气,脾气甚至收敛了很多,他所有的康复工作,在没有取得更好的结果之前,甚至都不允许常青参与进去。

    她也想,这是我的丈夫啊,他最难的时候,我该是陪着他的,但他总是拒绝。

    从结婚那天开始,她脑海里就有个声音,提醒她说,说不定哪天他就翻脸了。

    就像是分手那时候一样,她得抓紧机会,好好的过。

    她得抓紧这幸福的时光。

    没有王炸的时候,她提心吊胆,她只是没说而已。

    有个孩子,或许看在孩子的份儿上,他不会说走就走,她试过留他,最后没有留住。

    国内对于残障人士的设施实在太不普及了,有很多的地方都需要借助别人的手,那么骄傲的一个人,他可能会受不了。

    她时刻都在做着准备。

    周紫说她过的幸福,常青摇头。

    她每天都在怕,一直都在害怕。

    只是害怕的同时让自己变得更强大而已,如果他走,她不会留,生活还得继续,她得好好活着,好好照顾家人。

    常青推开那扇门,她家的看台上面是木质的,拖鞋踩在上面,雨滴滴在脚边。

    看台的一周摆了很多的花,都是王辰养的,她养不好。

    她是属于养个仙人球都能给养死的类型。

    下面的人举着伞,慢慢站直身体。

    “我回来了。”

    常青嗯了一声。

    王辰看着站在楼上的人,他说。

    “其实这几年我过的不太痛快。”

    常青又嗯了一声。

    嗯,她知道的。

    他被困在了这个房间里,是她把他给困住的。

    王辰对着她说:“可没有办法,我自己心甘情愿的,谁都怪不得。”

    他可以翻脸,可以对任何人翻脸,因为他不在乎。

    他不在乎钱,不在乎势,什么都可以不在乎。

    也不是没有过。

    一间房一台电脑,他一样能过。

    可他在乎常青。

    楼上的人静静地站着。

    常青不敢说话,一说话就会变音。

    她挺对不起他的。

    真的对不起的那种,这些年她也不是没有忽略过他的时候。

    就连怀孕都比人家晚。

    想起来王炸,自己没忍住,又想笑。

    好在,女儿生的可心。

    算是弥补了她的一些遗憾。

    “青。”

    常青鼻音很重应了一声。

    “嗯。”

    王辰:“站不住了,能推个轮椅下来推我上去吗?”

    耍帅也是需要资本的。

    常青实在没忍住。

    “嗯。”

    说好按时间回来,自己偷偷提前回来,这给的是哪门子的惊喜,没进门就说自己过去几年过的很痛苦。

    常青推着轮椅下去的,推着人进来的,进了大堂合上伞。

    王辰说:“你这是干什么?”

    不推着他回家,而是抱着他?

    这算是另一种欺负吗?

    常青缓了会:“别说话。”

    影响气氛。

    有人从电梯里出来,结果正好碰上了,吓的腿差点迈回去。

    什么情况?

    王辰瞪着眼珠子。

    对方才明白,这不是欺负人呀。

    这两人真有意思,要抱回家去抱,干嘛在公众场合这样子,真是日风日下呀。

    王辰回家的时候,王炸正在唱歌,这孩子听的都是她爸平时听的歌曲。

    “我和我的祖国,一刻都不能分割……”

    常青:“……”

    有些时候她真的想问问看,王炸真的是她生的吗?

    她自己小时候可稳当了,这孩子有点离谱。

    “爸……”

    那父女俩抱成团回房间睡觉去了。

    “常大夫?”

    保姆叫常青。

    怎么站在门口不动了。

    保姆打算去给王炸把衣服洗了,正好孩子跟着她爸爸玩了。

    常青狐疑:“我记得王炸不是跟我最好吗?”

    这事实怎么和传说中的有点不符呢。

    保姆抿嘴笑:“可能是她太久没有见到她爸爸了。”

    常青:“太久不见,不是一见面就该喊叔叔的吗?”

    保姆笑,这个问题她可回答不了,每天都视频,怎么可能一回来就喊叔叔呢。

    拿出来拖鞋放在地上,缓了一会,才反应过来,就这样完了呀?

    说好的感动什么的呢,说好的抱在一起相亲相爱呢。

    推开门,王炸倒是躺下的快,闭着眼睛,明明没睡着,嘴里喊着。

    “我睡着了。”

    那意思,叫她妈不要上来挤,床有点小呢。

    常青苦笑。

    这是亲生的是吧?

    不是捡来的是吧。

    王炸喊的快睡的也快,没一会趴着就睡着了,常青坐在床旁边,看着女儿的小脸,也不知道是和谁学的,睡觉的时候五体投地的姿势,每次她看都觉得搞笑。

    扯扯她的小衣服,之前还有点发热呢,别在冷到了。

    “怎么提前回来了?”

    她问。

    说好的她去接,他这是几点飞回来的?

    王辰抿嘴:“别吵我女儿睡觉。”

    常青无语。

    他搂了王炸一会,给孩子盖好被子,才从里面出来。

    “临时改航班了。”

    就是想打个措手不及。

    生活里还是需要一点点小情趣的。

    不过他说出来,那完全就是航空公司的事情,和他无关。

    常青点点头。

    “我跟你女儿早上还势不两立来着,看在她睡觉睡的可爱的份儿上,我原谅她了。”

    王辰问:“她怎么你了?”

    “我亲她屁股的时候,她突然放了个屁。”

    常青没听见他的回答,只听见他轻轻笑了起来。

    王辰为女儿辩解:“这不怪我女儿,是你有问题。”

    好好的,干嘛亲人家的屁股。

    常青说:“我看你的脸,上面写满了幸灾乐祸。”

    王辰又笑:“你没看错。”

    庆祝王辰回来,晚上常青做东,请他去吃饭,老地方。

    保姆带着王炸很早就回来了那地方太吵了,人实在太杂,吃过以后就先离开了,剩那夫妻俩还在店里吃吃喝喝呢。

    这就是常青第一次喝醉酒的地方。

    平时偶尔也会来,只是现在来的次数少了很多。

    王辰把身体往后靠,靠在椅背上,他看着常青问:“我就想问你一个问题。”

    常青:“问啊。”

    “你第一次喝多了记得吗?”

    常青不想提那没意思的事情,喝多了有什么好回想的。

    “不记得了。”

    反正有关于黑的历史,一律不认。

    不知道,不记得,没发生。

    王辰看向她:“真的是喝多了吗?”

    对于她酒量这事,他觉得挺稀奇的。

    那后期这是练出来的是吧。

    “你的意思是说,我暗恋你许久,借机表白了?”

    想的可真美。

    是看上他了,但他还不值得自己耍这样的小心机。

    “你生的是女儿。”

    常青挑眉,这有什么关系?

    完全不搭。

    叫老板,加菜。

    老板送过来小菜,常青拿着筷子。

    “你女儿要是喝多了对别的男人这样表白呢?”

    常青冷笑一声。

    “我打断她的腿。”

    王辰:“你这三观还蛮有意思的。”

    常青:“多谢夸奖,客气客气,再接再厉。”

    家里有人给照顾孩子,夫妻俩愣是在外面浪到了后半夜才回家,喝了几小杯,联络联络感情。

    夫妻虽然睡在同一张床上,有些时候感情也得联络。

    常青想打车回家。

    “走回去吧,反正也没有多远。”

    常青看看那路,这还叫没多远?

    走回去没有多半个小时都没可能,何况是他这个身体。

    就是锻炼,选择在这个时间锻炼?

    下意识抬起来手腕看了看表。

    马上十二点了。

    “那走吧。”

    大半夜的,路上的人肯定很少,他们俩沿着大马路,常青走快几步然后再停下来等他,王辰晚上不是坐着轮椅出来的,是用的拐杖,两个拐杖,用胳膊的力量带动着腿。

    他不能走的太快,也不能走的着急,不然这腿只会更加不给力。

    “走回家大概得一个小时了。”

    他皱着眉头,原本觉得自己还行,走起来才知道,太慢了。

    她明天还要上班。

    半夜十二点带着她在外面逛,似乎有点不靠谱。

    常青低声笑着:“你着急?”

    她都不急,他急什么。

    王辰皱眉:“你不急?”

    常青一脸严肃:“我还急着想上月球呢,我也得能上去,说走回去就当散步好了,你也不用急,也不是没有两点多睡的时候,对你不是负担对我来说就更加不会是负担。”

    她自己走走停停的,一会一回头看他。

    一会皱眉,一会歪着头看。

    王辰有点想放弃了,今天挺累的。

    说实话,他特别累。

    坐了很久的飞机,然后回到家几乎也没怎么休息,晚上和她出门,又要走回去。

    他停了停,停住。

    “我抽根烟。”

    有点费劲的去掏兜,你看走不利索,就连抽烟都费劲。

    常青扶了他一把,从他的兜里把烟盒掏出来递给他。

    问他:“需要我帮你点火?”

    王辰想了想,笑着摇摇头,自己叼着烟,自顾自给了火,他熟练地吐着烟雾,眯着眼睛看着月光。

    “你不知道我为什么提早回来。”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