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33 各奔前程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正文 333 各奔前程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常青那舞蹈排了四天就上台了。

    院长看见台上最后一排的人员时,表情是很复杂的。

    这是老年拉拉队吗?

    站在一排四十岁上下的队伍当中,常青是最年轻的,和前面的小年轻比不得,她跳的欢实。

    院长眼皮一抽。

    闭闭眼睛然后睁开,指着台上的人介绍着:“这是我们中医院这边的常青常大夫。”

    对方似乎也有听说过常青的名号。

    “常大夫还真是舞技超群。”

    院长心想,您眼睛可真瞎!

    全场就见她和机器人似的,这跳的是新疆舞还是僵尸舞?

    这样的,到底是怎么被拽上台的?

    中医院那边实在找不到女人了吗?

    常青是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还叫人帮自己录了视频,打算结束以后发给丈夫欣赏。

    王辰去外地了。

    从台上撤下来,院长招手。

    “常大夫,来来来。”

    来的人常青还认识的,算是熟人。

    师母给她介绍过的一个对象,这感情的事勉强不得,今天又碰上了,是她需要巴结的人物。

    “您好您好。”

    对方笑了笑,伸出手和常青的握了握。

    “认识?”

    院长觉得认识的话,这就好办了。

    印象分就有了。

    对方开口:“我和常大夫相过亲。”

    院长有些诧异,似乎不太明白,这样的来头为什么拒绝呢。

    “是嘛。”

    常青说了几句话就撤了,她和那人也没什么可说的,当年就是师母的一片好心。

    师母真的是把各行各业的精英都恨不得送到她的眼前,都是她高攀不起的。

    把视频发给王辰。

    王辰出去采风了,已经出去了快半个月左右,身体不方便带着人就方便了。

    接到视频的时候正在弄烧瓷器。

    结束手上的工作,淡定地点开,视频是从侧面围着常青专门拍摄的。

    实在是有点像,逗猴的。

    常青就是那只猴儿,被固定在原地,来回的扭捏。

    王辰没眼去看。

    眼皮撩了撩。

    助理说第一批送进去烧的盘子已经出来了。

    王辰也是第一次上手去弄,出来的完全就是残次品。

    喃喃念道:“残次品。”

    助理以为他有点失落呢,安慰着,隔行如隔山。

    王辰手摸着裤兜里的手机,心里想着,真是个残次品。

    幸好王炸长得像他,个性也应该像吧,千万别像妈妈。

    像妈妈的话,可能就要在自黑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了。

    没有别的特长,只能自黑。

    晚上睡在特别简单的房间里,这里不是他家,不是酒店,到处都是蚊子,而且环境不算是好,可挑剔如王辰,他就愣是住了半个月,一点嫌弃都没有。

    他和常青视频。

    常青抱着王炸,她给女儿指着手机,可女儿就盯着她的手看,她的手一放开,王炸眼珠子就跟着跑偏了。

    “傻女儿,看爸爸。”

    王炸不看。

    去勾常青的手,张开嘴,奔着常青的手就要去亲。

    常青单手抱着孩子,对着镜头:“完了,我瞧着我女儿这智商也只能随我了。”

    想起来自己发给他视频,他都没有回应自己。

    “看见我演出的视频了吗?我叫小护士帮我拍的。”

    王辰轻吐:“是逗猴是吧。”

    常青黑脸。

    她抱着王炸:“乖女儿,妈妈带着你下楼去散步好不好?去看气球球。”

    王炸高兴地拍着小手。

    她听懂气球了,她就喜欢带颜色的气球。

    常青无声做着抗议,说我像猴儿是吧?

    我爱女儿去玩,叫你看不到,哼!

    关了视频,就抱着孩子下楼去玩了,她的胳膊还是很有力气的,可以展示单手抱儿。

    王辰这边几乎是没有什么消遣,晚上到点就睡,早上早早起来,他的手机除了通话,几乎就都是摆设了,轻易不碰,都已经睡了,听见手机响,拿起来看了一眼。

    是老太太发给他的。

    一张照片。

    常青抱着王炸,给买了一个气球,常青拿在手里指着气球,王炸的笑脸贴着她妈妈的,母女俩正在看气球,常青再笑。

    这张照片拍的效果不错。

    王辰是二十五天以后回来的,到了他复诊的时间,从机场直接奔着医院就去了。

    现在站立的时间能长了一点。

    今天有小护士过生日,常青被塞了一块蛋糕,她拿着蛋糕往办公室回。

    “常青。”

    经过郗大夫的办公室,开着门,里面的人喊她。

    “诶。”

    应了一声,直接就进了门。

    “怎么了,郗老?”

    “来。”

    郗大夫扔给常青一个病人,叫她试试给看看,常青那边马上就要看诊了,坐了下来,给眼前的患者就看上了。

    和郗大夫两个人沟通沟通,郗大夫讲自己给用了什么药,现在哪地方见了效果。

    就是她之前没给看好的。

    这药呢,下的也没有根据,确实这方面没有方儿,是郗大夫按照经验给下的,下的时候也是不抱希望,没想到出好结果了。

    常青在郗大夫办公室侃了一会。

    卢伟山从外面经过,他今天过来办手续的,彻底准备离开医院了。

    他在外面开了个诊所,据说效益不错,找他看病的人也是不少。

    “常青。”

    郗大夫挥手,叫她忙去吧。

    常青和卢伟山走到角落。

    “今天走吗?”

    卢伟山点头:“嗯,手续都办好了。”

    医院的工资太少了,其实留在医院并不是个很好的选择,他诊所不赚不赚,每个月两三万是有的。

    “有点可惜了。”

    常青觉得可惜,他们一同实习,当时还别苗头来着,互相较劲,怎么样说也是有感情的。

    卢伟山摇头:“没什么可惜的,你适合这里,我不适合,我这样挺好的。”

    离开这里,他才有发展。

    常青点头,她其实听别人说过一些小道消息,说伟山在外面给看病,开的不是中药而是中药粉,中药粉里面还加了西药,她有心想和他多说两句,可话到了嘴边觉得某些时候少说少错。

    “希望你大展宏图。”

    “谢了。”

    卢伟山拍拍常青的胳膊,他和常青特意来告别,就是因为觉得感情不一样。

    常青是见证了他最纯真的岁月,那些年里不为钱,苦哈哈的赚着那点微薄的工资为了信仰,信仰是什么啊?信仰就应该是让自己的生活变得富足,他离开医院,这就是信仰。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