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316 我为青狂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正文 316 我为青狂
(156166http://www.156166.com)    “常大夫,今天你不是要去北边?”

    同事在医院里看见常青还一愣,她今天不在这里办公的,怎么回来了,记错日子了?

    常青:“我回来拿点东西,我看时间还够用。”

    她和同事摆摆手就径直沿着院打算回自己办公室,东西在办公室呢。

    刚要进门,后脚还没进去呢,后面有人喊她。

    “常大夫……”

    常青回头。

    常青低着头,刘教授看她:“我那边有个昏迷的孩子,家长的意愿是想请郗大夫上针,你也知道他个性,他给我推荐了你,你的意思……”

    他是肯定不想常青上手的,但现在人治不坏了,最坏的结果也就这样了。

    这些年常青被传的神乎其神的,对中医的态度他有所保留。

    郗大夫是医院里出了名的脾气怪但医术牛逼的专家,请了他,可惜他不喜欢揽事,能治不能治,他都不治。

    就因为这个性,不出风头也从来不露一手,现在还在苦熬呢,他自己也挺满足的,拿着工资饿不死,该有的福利也有,累不到挺好。

    家属的意愿就是非常强烈,给郗大夫都跪下了,可郗大夫就摆手,说自己治不了,要是能找,勉强找个常青试试吧,行不行的,他也不知道。

    这老头反正是一点责任不担,他都没指望出名,他干嘛承担责任。

    “我去看看吧。”

    刘教授沉默几秒,语重心长劝了两句,不能治就千万别逞能,你看家属现在说的好好的,说变卦就变卦的。

    你给治坏了,你试试看。

    要你命。

    不仅如此,可能医院都得承担责任,到时候你常青就倒霉了。

    这种事情,成功就是利大于弊,不成功就是只有死路一条,再找个记者一报道,你只剩下死路一条了。

    其实常青每次做这种事情的时候,她都觉得自己缺心眼。

    缺心眼的同时,她认为自己还是有把握才会下手的。

    确实本事摆在这里,她没有把握,她也不敢乱来。

    刘教授领着常青进了大门,就换人领着常青前去了,这种事情他也不沾。

    郗大夫闲凉凉喝着热开水,他这边的病人看的差不多了,他等着看热闹呢。

    一会肯定有一场腥风血雨。

    应该买点瓜子,搬个椅子,坐下来等着看戏。

    那老耿肯定是要发飙的,但是老耿他不了解他学生,常青这个小丫头,有造诣。

    常青进去以后,和家属先交谈过,家属的意思那就试,孩子现在都这样了,最坏的结果也就是这样。

    护士看常青,压低声音:“常大夫,这种事情还是别管的好。”

    老耿肯定是在杀来的路上。

    知道消息,任何一个人都会飞过来掐死常青的。

    “你们先出去。”

    让家属出去等着。

    常青掏出来自己的针,一般这套针是走到哪里带到哪里,医家都有禁区,在禁区动针,她也是不要命了。

    脑户穴下针,常青低着头,外面家属死盯着那道玻璃,他们和郗大夫有亲戚,所以很信郗大夫的话,但是很明显,郗大夫是不想蹚浑水,推给常青了。

    常青就接了。

    护士都不敢看,想着自己现在给上面报告,会怎么样?

    针深一寸半时,躺在床上的孩子突然深呼吸一下,常青加快捻针次数。

    “来,帮个忙。”

    常青要护士帮自己:“看心跳。”

    护士说已经开始加快加强了。

    常青低着头:“叫家属进来。”

    外面家属推门进来。

    “和她试着说说话,说话。”

    孩子的妈妈一句话说不出来,就是哭,孩子的爸爸则是坚强多了,试着挤了过来。

    “文文,能不能听见爸爸说话?”

    孩子的眼皮动了动。

    常青收了针,自己想,这次不知道该用什么来麻痹老耿。

    她要吃不完兜着走了。

    惨了!

    这病例她见过的。

    常青她看过很多的有关于医学方面的书籍,正规的看,不正规的其实她也看,越是不正规的她越是感兴趣,有些书呢费很大的劲才能搞到,有些方子以及病例真的就是从别人那里得到的,她这个年纪她才能见过多少的病例,可赵家是祖上就干中医的。

    赵琴琴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几辈子积攒下来的病例,最后都便宜常青了。

    护士看看常青。

    我去!

    神了。

    这孩子送进来的时候就是昏迷,就是治不好。

    传话还能传的不快,外面现在就传的夸张了,说是人都要死了,叫常青给救回来了。

    老耿乐呵呵和人打着招呼,结果一听,头发差点没气的都秃了。

    这个兔崽子。

    郗大夫操着一口一点标准的普通话,站在门口喊着:“你去哪里呀?”

    他平时是极少看热闹的,今天也不怕别人笑话,声音还讲的挺大。

    老耿理都没有理郗大夫,带着一身杀气准备去活剐了常青。

    常青早就跑了。

    北边还没过去呢,迟到的话,大概会扣她工资,加上郗大夫给她通风报信了。

    麻溜的就跑了。

    她去北边给人看病,主任总不至于追过来砍她吧。

    本院这里已经都炸锅了。

    特别是来挂常青号的,现在就和疯了差不多了,一定要抢个号,据说快死的人都能救。

    常青:“……”

    可别说笑了,这就是瞎猫撞到死耗子了!

    谁见到主任都夸他带出来一个优秀的徒弟,简直青出于蓝,主任脸上阴嗖嗖,一点笑容没有。

    下了班常青就跑了。

    回了家,开了门,钥匙扔在门口的鞋柜上。

    “哎。”

    进门先叹气。

    “这上班还上累了?”

    一进门就唉声叹气。

    常青:“我今天干了一件特牛逼的事情,我这个年纪,估计也是顶尖了。”

    首先进行自我肯定,自我夸奖。

    伟山说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她一直都觉得付出和回报是成正比的。

    王辰点头。

    “然后呢?”

    “有个小孩子,才三岁,一直昏迷我给救活了。”

    王辰慢悠悠点头,像是她能干出来的。

    “估计明天我就要开始写检查了。”

    被开除不大可能,但是医院可能会很头疼她,觉得她很麻烦。

    “你说我的胆子到底是哪里来的?是梁静茹给我的勇气吗?”

    自己到现在还能说笑呢。

    王辰悠悠开口:“有本事的人,都有胆子。”

    常青的脸上看不出表情。

    她想老耿要是知道,自己家有这么一号人物,抱着这样的态度支持她,估计能气死。

    也不全是王辰给的勇气,也有自己给的,自己给的占了多数,他给的占了一丢丢。

    常青:“你说,我怎么就那么优秀呢?”

    王辰别开脸。

    “又优秀又聪明,找了我,你没吃亏。”

    哎呀呀。

    进门的时候整个人还一脸颓废,现在颓废没了,就剩下臭得瑟了,一路飘着回房间的。

    我这么优秀的人呀,真呀真优秀。

    就如常青所想的,她又被关禁闭了,写检查写检讨,院长的态度依旧是这样的,我支持你这样干,但是检讨必须写,要是都这样干,我们医院很快就倒闭了,这不是乱来嘛,但是有本事呢,私下我可以小小夸你一句,出了事情,你就倒大霉了。

    常青吹着气,心想这些老奸巨猾的老头子们。

    郗大夫经过门前,特意过来问问当时的情况,他也算是增加病例嘛。

    常青问:“您是觉得我有点本事,一定能行才推荐我的是吧。”

    郗大夫这人呢,不擅长撒谎。

    “我是怕摊上官司。”

    常青忽然觉得身心俱疲。

    那意思她不怕官司被?说好的关心后辈,照顾后辈,说好的团结友爱呢。

    “郗老,您这样就不怕挨雷劈吗?”

    常青没大没小的开着玩笑。

    郗大夫突然用手指竖在头顶。

    “不怕,我有避雷针。”

    常青被打败了。

    干是干了,一个医院里除了干中医的还有干西医的呀,觉得她就是乱来,中医的觉得她长脸了。

    老耿连续一个星期没搭理她,无论常青怎么秀存在感,老耿就是不理。

    理解和接受是两种概念。

    晚上九点多,常青登门了。

    负荆请罪来了。

    师母给开的门。

    常青提着两袋水果。

    师母:“快进来,要来也没和我提前打声招呼,我炒两菜。”

    常青:“师母你帮帮我,他和我生气,一个星期没讲话了。”

    师母笑:“你师傅都是为了你好。”

    推着常青进门,这事儿吧,她表示理解,但是站在老耿的角度,确实挺难的。

    “我知道。”

    师母带上门,对着门里喊着:“老耿,常青来了。”

    接过常青手里的水果,和自己人就不客气了,是外人的话,她才不收。

    难不成还差点水果。

    “就说我不在。”

    常青:“……”

    师母陪着常青坐在客厅里说话,师母闲话家常。

    “王辰那腿怎么样了?”

    “比以前好点,一点点。”

    两个女人就聊上了,师母还说自己上次给常青介绍那人,想找常青看个病。

    “他觉得挺不好意思的,我说那有什么,多个朋友多条出路嘛。”

    常青:“您叫他来吧。”

    “那就说定了。”

    “一言为定。”

    老耿坐在床边,吃着芒果,心里冷哼,讨好我?

    没用!

    这两个女的聊什么呢,怎么竟跑题呢。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