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72 难收覆水

156166推荐各位书友阅读:撑腰正文 272 难收覆水
(156166http://www.156166.com)    王辰:“我相信你,早晚有一天能平静面对,即便遗憾也能撑过去。”

    常青趴在床上,那床上有属于他的味道,她静静吸了一口。

    平静地抬起头:“你就没想过我,这对我来说公平与否,你做了决定你就后退,一点余地都不给我留,不想你一走了之留给我的是什么,你凭什么相信我能过好?”

    王辰没有说话。

    常青觉得他们已经没有办法取得共识了,回不到过去的默契了。

    这段感情由始至终,是她说了算开始,是她说了算结束的吗?

    不是的。

    缓缓站了起来,说出来以后,这样就好了。

    接受他的离开,接受自己崭新的未来,她全部都接受。

    命运如此待她,她不接受也得接受,她想即便有一天我的膝盖跪地,我也不会向这命运屈服,我不认输,我没有任何的错,我是打不垮的。

    王辰低声:“因为你爱我。”

    常青离开了医院,她也不想在最后的时间里两个人闹的这么僵,就像是他所说的,以后能不能见面,见了面也不过回归到了朋友的界线总得留点美好,可她有些失控。

    王辰走的前一天,常青喝的酩酊大醉,醉在了自己的家里,没人看得见,她锁着门一个人抱着腿痛哭。

    对谁她都没有讲她此刻心里的难过,王辰想要的,她愿意给。

    和平分手。

    走的那天她原本以为一定是爬不起来的,可命运如此弄人,她到了时间就醒了,还去花店订了一束花,换了一身衣服,抱着花亲自送到他的床头,和他说了些开心的事情。

    那是她和王辰最后相处的时间。

    王辰走后一个月,日子还是这样过,天也没塌地也没有裂,该上班上班,该吃饭吃饭。

    医院里同事们背后对她投以同情,算是个悲剧的代表吧,临近结婚前发生这样的事情。

    常青这段时间冷淡了一些,就是对什么事都有点提不起来劲,可知道终会有缓过去的一天,那一天也许很快就会到来。

    时间是个良药。

    老太太每个月要去向京一趟,去看看常青,知道她很坚强但自己养大的孩子,其实她懂,常青还是伤到了。

    家里也没有人再提常青的婚事,这似乎就成了雷,谁踩都会炸的雷。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一年。

    常青人在门诊,今天最后一位病人,老太太从老家赶了过来,周紫要结婚了。

    婚期已经定了,这一年的时间里她很快解决了自己的终身大事,全家只有常青一个人单身,被盛黛瑶戏称就是嫁不出去的老女人,她是不年轻了,同年的黛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妈妈。

    老太太坐在椅子上,正好主任经过,她起身。

    “到很久了吧。”

    主任和老太太在外面说了几句话,作为常青的老师,主任一直都很关照照顾常青。

    “刚刚到,我是掐着时间过来的。”

    主任点头:“一会和她在食堂吃过 以后再回去吗?”

    老太太点头。

    那边有人找主任,他刚想走,走了几步还是顿住了,看向老太太。

    “是有话要说吗?”

    主任:“她最近的情况家里了解吗?”

    老太太不理解,情况,什么情况?

    从常青和王辰分手以后,家里已经形成了一种态度上的妥协,从老太太的角度来说,她不逼了,结婚也好不结婚也罢,这个孩子她现在就已经很好了,自己死了也能闭上眼了,这样就足够了。

    常青很勇敢也很坚强,缓了三四个月就缓了过来,她知道可能内心里有伤,但总会好起来的。

    “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

    主任笑,低声说:“我说这话就是完全站在她朋友老师的立场上讲的,她的精神受到了创伤。”

    老太太皱眉,什么叫做精神受到了创伤?

    神经有问题了吗?

    她没觉得有这样的严重。

    “她喝酒你知道吗?”

    老太太不知道,当然不知道,怎么可能知道。

    全家的人都清楚常青是一杯就倒,常青的生活也很克制,你看医院和她读书两不耽误,并且她做的很好,很有成就,年纪轻轻爬的很快,现在也在国际门诊那边给人看病,这么优秀的孩子,你说她偶尔喝点小酒,老太太觉得是能理解的。

    主任说:“……我是撞见过一次,在天台上,喝的挺多,工作间隙……”

    这如果被发现了,她的前途就全毁了,当然也只有那么一次,他找过常青去谈,按照她的说法,那段时间她觉得有点压力,所以才会失控的,保证过再也不会了,那以后就真的再也没撞到过了,但主任觉得这种情况还是要和家里沟通沟通。

    老太太点头。

    里面的病人得的是结肠癌,做手术呢这是现代的首选治疗方法,因为手术的过程中医生发现了病人腹腔的淋巴结转移得很多,又加了放疗,这放疗呢就引起了放射性肠炎,吃过止疼药也打过止疼针,可缓解不了,大夫都说这就是放射性肠炎,需要一定的时间适应,适应就好了,可病人实在说不住,他是在打听了一些人,然后找到了常青这里。

    “大夫,我是真的很疼,疼的受不了,你能不能帮帮我,我是听人讲你很会看病的。”告诉他常大夫的人说,这个大夫就挺神奇的,年纪不大,很有方法,今天他就带着所有的病历来了。

    常青拿过来病历看了看,这人呢血色素偏低整个人也是比较瘦弱,癌症的病人呢是典型的气血两虚,腹部失养。

    “你伸舌头我看看。”

    病人伸出来自己的舌头,舌头上有瘀斑,这是有淤血的表现。

    “我先开几服药,你先试着吃吃,看看效果。”

    小建中汤加了活血化瘀的药。

    常青结束看诊以后和老太太去了食堂吃饭,老太太瞧常青的脸。

    “我脸上有东西?”她问。

    不然为什么盯着她看个不停,难不成是她又漂亮了。

    老太太说:“瘦了。”

    常青:“哪里有瘦,这个月体检还胖了好几斤。”

    老太太笑笑没在言语。

    吃过饭坐公交车回了家,回的她家,她现在不住医院宿舍,每天回家睡觉,家还是那个家,当时因为要结婚,王辰住了一段时间房子完全按照他的感觉来收拾的,她那个时候住在医院的时间比较多,等到折腾完了她也没瞧出来什么不同,倒是同事来过家里一次,夸她是有钱人,常青才知道王辰砸了多少钱在里面。

    那人做事情就那样,只要高兴,其他的都不在乎。

    老太太跟着常青上楼,她就盯着常青看,目前没有发现一丁点不对劲,你看人还是那样,看起来成熟稳健。

    常青站定在台阶上,去包里找钥匙,哗啦啦一阵以后打开了门,老太太跟着她进门。

    “今天累了吧,早点休息。”

    她姥总是往这里跑,她一开始还怕她身体受不住,后来管不了干脆也不管了,老人家活动活动也挺好的,顺便来她这里偶尔调理一下身体,常青弯着腰拿出来拖鞋扔在地上,自己踩着拖鞋进了屋子里。

    进家门安排老太太休息以后她去看书,这一切还是找不出来一丝的不对劲。

    老太太带着狐疑,她就怀疑耿主任可能是关心则乱,但耿主任也不是那种会胡乱开口的人。

    老人家嘛,就睡不多少的觉,一大早三点多就醒了,醒了也没有起床,常青昨天大概两点多睡下的,她现在起来弄出来动静,她就没办法好好休息,老太太躺到三点半,她听见常青开了卧室的门。

    躺啊躺,觉得有点不对劲。

    她坐了起来。

    卫生间过了十多分钟她开门又出来了,老太太想着,可能也许是上大号,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自己不能疑神疑鬼。

    常青经过老太太的门口,她停了脚步。

    “姥儿,你要是睡不着就起来下去散散步。”

    这个天气,她姥几乎都是差不多四点就要出门散步的,在她这里虽然路不熟,但小区内转转还是可以的。

    “嗯,你睡吧。”

    老太太爬了起来,看看时间,三点五十,她穿好衣服就下楼去了。

    常青推开窗子,坐在床边点了根烟。

    嗯,她有烟。

    谁都不知道她抽烟。

    看抽烟的熟练度,应该不是短时间学会的。

    抽完一根,去了卫生间毁尸灭迹,看着马桶里的水将烟头冲走,她看着那旋转的水出神。

    弯腰去下面的柜子里找出来一个类似喷雾一样的东西,对准自己的嘴开始喷。

    这个东西很好用的,喷过以后味道全无,别人也不知道她抽烟了或者喝酒了。

    老太太四点三十散步回来,回到家里看着那道门还在紧紧关着,她想常青应该睡的挺好,自己轻手轻脚准备她做早餐,随便弄点,起床以后随便吃一口好去医院,天天吃食堂她也觉得不健康。

    常青起床以后吃饭然后去上班,周末去上课。

    七月一号,她第一次相亲。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156166 http://www.156166.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撑腰》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撑腰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撑腰》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